第二百零一章 谁是渔翁

    昏黄的烛光中,众人一片沉默,他们目光在出口和对手之间来回闪动,但偏偏谁也不愿意抢先挪动脚步。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他们人人懂得。

    没多久,厅外的密道中又传来脚步声,唐猛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见到厅中的景,唐猛微微一愣,随即乐道:“哈,这回我居然赶上了啊,总该有个名次了吧!”然后他乐呵呵的跑到岳衡的斜对面站好,让他前面的两个黑衣玩家大感紧张,不由的让开了两步。唐猛此人,在唐门中大大有名,虽只是直系弟子,可因为天赋异秉的缘故,练就了以巨型暗器为主的奇异功夫,威力惊人,单论出手,就是核心弟子都不一定能匹敌,只可惜此人天生力量强大,可敏捷较差,轻功法不佳,不然早就跻核心弟子的行列了。

    且不说唐猛笑逐颜开,唐小宝的脸色却变了变,嘻的一笑,貌似天真的问道:“唐猛师兄,你来的路上,有没有看见什么人呀?”

    “人没看见,暗箭伤人的畜生倒是碰到两头,”唐猛眼珠一转,耸了耸肩,道:“嘿嘿,都被我顺手干掉啦!”说话间,唐猛有意无意的看了岳衡一眼,竟将击杀两名拦路高手的事揽到自己上去了。

    唐猛此言一出,众人俱是一惊,唐小宝脸色更是剧变,那对用锁魂刀的唐门玩家,也是唐门中一对十分知名的玩家,刚柔之极盟中的干将!这两人合力,不知玩死了多少高手,便是核心弟子,都有被两人死的记录,谁知竟折在唐猛的手下!唐小宝有心询问二人详,但机关道属于特殊场景,无法与外界联系,他只能熄灭了这个念头,脸上却沉不定,两个修炼锁魂刀的高手一死,刚柔之极盟此次进入机关道的六个高手,便只剩下唐小宝一人,他虽然自负,却也知道,在群敌环视之下,夺冠的几率,能有一半就已经是侥幸了。

    唐小宝狠狠的瞪了唐猛一眼,目光中的毒,令人心惊,他咬了咬牙,忽然对两名黑衣玩家问道:“两位考虑的怎么样?如果觉得价钱不合适的话,我再加一千两!”

    两名黑衣玩家眼睛一亮,彼此对视一眼,左首那人伸出三根手指,沉声道:“加三千两,总共四千两,现在交易!”

    “喂,不带这样的吧?”苦脸大叔郁闷的喊了一声,下意识的退开几步,摊手道:“我对第一不感兴趣,就想混个名次过关,对谁都没有恶意,你们怎么联手就怎么联手,但可别把我算上啊!”

    “我也是!”岳衡举手示意,直接也往后退,他也明白过味来,敢在自己进来之前,唐小宝已用金钱拉拢过两人,此刻见自家援兵完蛋,唐小宝当即加码,两个玩家趁火打劫,眼见两伙人之间**金钱交易有成交的势头,岳衡立刻后退三步,心中对唐小宝有高看了两眼:“这个小子,长大之后一定不简单。”

    “成交!”唐小宝目中厉色一现,咬着牙答应,同时伸手入怀,掏出四张银票,向两名玩家走去,那两人财之心,同他们的暗器功夫一样,闻名唐门,他们见银票上印着明晃晃的“壹仟”二字,顿时眉开眼笑,左首那人一边伸出手,一边假意客道:“哈,这怎么好意思……”

    唐小宝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卖命钱啊,必须拿的!”他嘴里说着话,袖中突然飞出三枚漆黑如墨的小箭,直取那两人的面目和咽喉,不但奇快奇准,而且劲道十足,居然是用机簧发的。

    谁也想不到这看来才十来岁的小孩子,竟是如此心黑手辣,那两名玩家的心神已被银票吸引,警觉时,小箭已入左首玩家的前心和右肋,右首玩家下意识的闪了闪,却也被中左臂,顿时半边子都麻了。

    中箭后,左首玩家立刻满脸漆黑的栽倒在地,自然死的不能再死了,那手臂中箭玩家嘶声大呼,“追心箭!你……”他的话只说到一半,因为唐小宝已经贴近他的边,手腕一番,手里已多了一柄精光四的短剑,不等那人话说,已闪电般向那人刺出了数剑,唐小宝不但出剑快,变招快,而且出手十分狠毒,每一剑出手,都好像和对方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似的,恨不得一剑就将那玩家刺出个大窟窿来。那玩家的呼声嘎然而绝,任谁被人在上的要害处捅了几个大窟窿,都只有一个结局---死!

    唐小宝的突袭实在太出奇了,简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待几人反应过来时,那一对知名的唐门高手已双双倒地饮恨,手中的暗器居然连出手都来不及,苦脸大叔如受惊的兔子般的跳出老远,站在另一边的唐猛却大喝一声:“卑鄙!”

    岳衡则皱眉道:“小孩儿已如此狠毒,长大了那还得了。”

    “卑鄙?那倒未必!赢了就是赢了,有什么卑鄙的!”唐小宝一边回嘴,一边向唐枫杀去,在他心目中,岳衡和苦练大叔都是无名之辈,不足挂齿,唐猛缺点明显也容易对付,如今的当务之急,却是先干掉唐枫这个硬茬儿!

    唐小宝展开法,忽然一枝箭似的窜向唐枫,法之灵动,让人吃惊,但几乎同时,他另一只手却反背过来,猛的一按机括,只见“嗖”的一声,又是三枚漆黑如墨的小箭,向岳衡。

    唐小宝这一下突袭,明显有心存报复的嫌疑,他倒不是怪岳衡说他狠毒,而是对岳衡叫他小孩而耿耿于怀,“居然敢叫我小孩?该杀!”

    唐猛正在大骂,见状不由叫了声“小心”,但随即他又揉了揉眼,因为那三枚漆黑的小箭,已透过岳衡的形直向无人处飞去,唐猛不由的低声嘀咕了一句:“奇怪,难道这人是透明的?”

    苦脸大叔脸上也精彩纷呈,唐小宝和唐枫打成一团,令他心花怒放,可他这心花只放了一半,便凋谢了,因为他也看到了那黑箭落空的诡异一幕,由于距离岳衡较近,且观察角度不同,他倒是模模糊糊的察觉,岳衡的子在黑箭临的那一刹那,似乎横移了两步,但瞬间又移回了原地。

    “尼玛!瞬移啊!”苦脸大叔觉得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胆汁上涌,苦的脸都绿了,一直以来,他都以唐小宝和唐枫为此行的最大障碍,见两人打成一团,正考虑是不是要抽冷子偷袭一把,来个连锅端,但转目一看却赫然发现,自己旁那无名之辈,敢也是个实打实的大高手,而且还很有些高深莫测的感觉,苦脸大叔两眼一翻,开始计算:“我那一招,能不能同时干掉这三人?完了完了,干不掉!我勒个去!那个唐猛我还没算呢!哎呀,这一回的第一名……”

    苦脸大叔已想不下去,他猛的碰见岳衡淡然而明亮的眼睛,目光不由缩了一缩,却听见岳衡怪有趣的问道:“你右手袖子里藏着什么?”

    “呃,没什么,没什么!”苦脸大叔郁闷的退后三步,却将右手又缩了缩,这一刻,他的心里后悔死了,“万一被人给杀了,我的东西爆出来怎么办,不行,我要出手,可是出手万一打不中,岂不是又全浪费了,那我还是别出手?”

    苦脸大叔陷入极度的矛盾和苦闷中,而唐小宝,却陷入了危机。

    唐小宝与唐枫交手,两人既顾忌对方的暗器,又顾忌有人偷鸡,所以刻意保持着距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以苦脸大叔和岳衡的对话,唐小宝听的真真切切,也令他心中一凉,唐小宝武功高强,但最令他自负的却是自己的智计,他自命绝顶聪明,可今在机关道中,却连连算漏,锁魂刀兄弟的失利,已是一个大纰漏,索及时杀死了两个竞争对手,扳回了些许颓势,可岳衡无损闪了他的追心箭,又是他始料不及的……

    唐小宝突然意识到,能来到这厅堂之中的竞争者,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越是那不发亮的,不出名的,说不定越不省油。

    高手相争,只差一线,唐小宝心神一分,立刻被唐枫抓住了漏洞,但是这唐小宝的确不凡,与唐枫相争,虽处下风可攻击仍十分顽强,一连打了数十招,唐枫居然犹没得手,不过唐小宝也知道今天遇到了难惹的人物,取胜的希望渺茫,落败亡的几率极高,连眼睛都急红了,咬着牙道:“你们可知道我姐姐姐夫是谁么?只要你们敢伤我一根毫毛,他们不来将你们乱刀分尸,大卸八块才怪!”

    此话一出,大家顿时吐了口气,本来大家见唐小宝年少狠毒,往往做出连成人都做不出,想不到的狠事,大家的心都有些莫名的沉重,此刻听他急乱嚷嚷,这才是个小孩子应该有的表现,所有人又有种如释重负的快感。

    岳衡于是叹道:“看来这孩子格恶毒,多半是他姐姐姐夫惯纵出来的,唉,养不教,家长总是有过错的。”

    唐猛浓眉紧皱,道:“唐刚唐柔虽然行事嚣张霸道,却还不算恶毒,但这孩子……”

    唐小宝听了,七窍生烟,激战中忽然一个踉跄,整个子,这一窜一跃,直向岳衡扑来,他的动作极显功力,几丈的距离,转眼即止,令人称奇的是,他竟然放弃了暗器,而是直接举起手中的长剑,分心就刺,一面出手还一面喝道:“竟敢骂我姐姐姐夫,那就别怪我破施展武功……”

    岳衡心里一惊,他与人交手的经验十分老到,眼看这一剑刺来,如封似闭,出手的部位、时间、力道,无一不拿捏得恰到好处,显然这孩子非但得到了剑法名家的指点,练了不俗的剑艺,而且他天生就是练武的好材料。

    要知武功招式,虽可得自师傅,学自秘籍,但临敌时的应变和判断,却是谁也传授不了,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就是这个道理。

    唐小宝竟然是个格斗高手,这要是传出去,准保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只可惜他今遇着的对手是岳衡,他的所有招式变化,被一眼看穿。于是,岳衡淡然的飞出一刀,这一刀并没有任何变化,但却恰好从唐小宝招式的空隙中穿过,一刀贯

    唐小宝捂,仰天栽倒,他双目无神,宛如死鱼般的盯着岳衡,他绝没有想到,自己竟死在一个压根没有任何印象的玩家手下,而且是一招!他真不甘心!

    大厅中鸦雀无声,其余三人都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目光看着岳衡,目光中饱含疑惑(这怎么可能?)、惊异(居然也是一刀?)以及庆幸(幸好老子没出手!)。岳衡这一刀震惊了全场,强如唐小宝这样的高手,居然被一击毙命,传出去简直可以令整个唐门震三震!

    唐枫定定的看着岳衡,全紧绷,那种如临大敌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体验过了,不知怎的,他心中竟莫名其妙的闪过一道人影,那人影的形象渐渐模糊,似与岳衡的形渐渐重合,他忍不住脱口低呼了一句:“真像!”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