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于无声中练剑 三

    一个时辰后,岳衡缓缓睁开双眼,清风剑法残篇十式,了然于

    清风剑法,乃华山派入门剑法,取意于“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全剑招虽仅十三式,可每一招却繁复异常,有“最繁复的一阶剑法”之称,传说练到高深境界,剑法可以像清风一样飘逸洒脱,不拘形式,取人命于无形,便是在华山派中,也有不少专练清风剑法而成名的npc高手。华山派是江湖最有人气的剑派,同样的,清风剑法也是江湖上最有人气的一阶上品剑法。

    只可惜岳衡参悟的清风剑法残缺不齐,少了三招,仅这三招,便令这门剑法无法融会贯通,品阶也掉落到了一阶下品。

    “咳咳,好剑法,总是难求的啊!”岳衡无奈的叹息一声,没有燕赤霞做参照,他对于清风剑法的领悟,立刻艰难了很多,还真的必须像系统提示那样的“自行摸索”了,岳衡也不抱怨,轻飘飘的跟着风铃退出了演武场,白光一现,两人出现在武道广场申请处出口边缘。此刻外面天光初亮,武道广场上依然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便在申请处的边缘,也站了几人,这几人要么是唐门的核心弟子,要么是直系弟子中的翘楚人物,他们分成两方,旁若无人的高声交谈,隐隐的,有彼此间还有些敌意,那些进出的普通唐门玩家一旦碰上他们,或是低头转向,或是点头示意,总而言之都本能的与这几人保持了一些距离,无声无息的匆匆而过,显示出对这几人的份,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势力,有所尊敬或顾忌。

    见到风铃和岳衡出现,那几人顿时一静,彼此使了个眼色,左首边一人上前向风铃问好:“大师姐。”

    “鹦鹉,你在这里做什么?”风铃淡淡的打了个招呼,此人正是出药堂的唐门玩家血鹦鹉,唐毒的铁杆小弟,鹦鹉顺口道:“大师姐,我们几个在等人,你忙。”

    “好,那我们走了,”风铃点点头,便和岳衡径直而去,鹦鹉呆呆的看着两人渐渐远去,终于吐了口气,嘴中低声算道:“大事件!大师姐竟然和那人在里面待了两天,害得我等了这么久,真是累惨了,这件事必须尽快报给五爷知道,须留意那个人了。”他冲一旁的玩家施了个眼色,那玩家立刻伸手取出自己的飞鸽。

    就在此时,鹦鹉耳旁传来一阵扑棱棱的声音,他扭头一看,却见对面的几个玩家已放出一头飞鸽,直冲云霄而去,鹦鹉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暗道:“果然,这几个傲气盟的人,也是为大师姐和那人而来的!”

    风铃在唐门向来独来独往,对于任何人都和颜悦色,却也不加辞色,突然一反常态带着岳衡去对练,自然引起了唐毒的注意,这才有了鹦鹉等人把守出入口的这一幕,而对面那几个傲气盟的人,竟然也是为了此事被唐傲遣来,两边的目的一致,可彼此间却有些不大对头,他们互相示威似的瞪了几眼,又各派出一名弟子,不远不近的吊在风铃和岳衡后,进一步观察。

    此时,风铃和岳衡正边走边低声交谈,所到之处,凡遇到两人的唐门第子,都下意识的默默的让道两旁,却不由自主的拿眼偷望二人,目露好奇之色,直到二人走远后,才与左右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看到了吗?大师姐真的和一个男的走在一起呢?”人世间,总有八卦党。

    “这有奇怪吗?”人世间,也总有迷糊的。

    “切!”众人齐齐鄙视,于是有人说:“我在唐门这么久,都没见大师姐和哪个男的走的那么近乎。”

    “你见过大师姐很多面吗?就敢这么判断!”那人不服。

    “切!”众人又齐齐鄙视,有记忆好的说:“前在广场就看到他们在一起了。”

    “咦!”众人齐齐惊讶,又有消息灵通的说:“我看见傲气盟和毒手帮在武道广场守了差不多两天,就是......”

    “嘘!”那人话未说完,便被朋友一把捂住,然后,他们戒惧的亲眼目睹,傲气盟和毒手帮的精英,正蹑手蹑脚的从旁走过。

    “咳咳,我有预感,我快死了,”岳衡一边走,一边于风铃轻声交谈,他垂头苦笑道:“而且是死定了。”

    “有那么夸张吗?我看谁敢动你!”风铃一笑,回眸四顾,附近的唐门玩家对上她的目光,纷纷低头,绕行而走,待走远几步后,又忍不住边走边回头张望。

    “嘘,大小姐,我服了,你就别再说话了!”岳衡大惊,赶紧拦住风铃的话头,此时此刻,他已心知肚明,如果自己还想在唐门混下去,过些安生子,那就绝对不要惹风铃这尊大神!

    风铃怒,会有人想要岳衡的命!

    风铃喜,也会有人想要岳衡的命!

    所以两人相处的最好方法,就是若隐若离,若即若现,不悲不喜......

    于是岳衡试探的问道:“你一会儿去哪儿?”

    “当然是回我自家的宅子啦,然后下线休息,”风铃奇怪的回答:“你呢,你不会还要玩吧?啊,我忘了,你还没有申请宅子,嗯,你可以去我那里暂住。”唐门直系弟子以上,均可在唐家堡申请一处宅子,宅子的地段和规模,与份对等,似风铃的宅子,其实已是一处院落,位于唐家堡内堡的核心地段,防守严密,十分安全。

    “咳咳,不必不必,我还是自己申请吧!”岳衡大骇,冷汗直冒,他委婉的拒绝了风铃的好意,坚持寻到内堡执事,要了一处尚算不错的大宅,算是安顿了下来,目送风铃离去后,他又马不停蹄的奔赴武堂,继续练剑大计。

    吃尽苦中苦,方为上人,这个道理,岳衡早已懂得,他如果稍有懈怠,对自己放松一点,要求少一点,那他就不会有那么伟大的成就了。

    什么是伟大?

    其实,伟大都是熬出来的!

    这一回,岳衡仔仔细细的研究了一下武堂的一层,赫然发现,剑法果然是江湖上最普及武学,武堂一层两百多本秘籍中,竟有接近四分之一,都是剑法秘籍,像什么五岳剑派就不说了,大到崆峒、少林、终南、峨嵋这等名门大派,小到黄山、铁剑门、十字剑门这等小派,均有入门剑法留存,此外,武堂中存有一些江湖上的常见剑法秘籍,例如基础剑法、三才剑法、清平剑法、白鹤剑法等等,不含岳衡上携带的三本剑法,粗粗一算,居然有四十三本秘籍!一时间,岳衡竟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岳衡定了定神,当即又选了三门剑法。

    《衡山天柱剑法残本》南岳衡山,乃江南剑派中的一门,五岳一枝,此派剑法素以奇幻著称,但其入门天柱剑法,招式却少有变化,古朴质拙。

    《泰山观剑法残本》东岳泰山,自古便是皇族祭天之地,这观剑法,堂堂正正,有“剑如旭,剑落沉”之说。

    《嵩山嵩阳剑法残本》中岳嵩山,乃五岳之首,其剑法向有“内八路,外九路”之称,阳变化,奥妙无端,这嵩阳剑法,虽是其中的入门剑法,其剑招颇有玄妙,也是一阶剑法中的上品。

    岳衡的选法相当直接,他首先挑自己最熟悉的,然后就选名气大的,依次排列,一路选下来。当世剑门,以五岳剑派最为著名,所以岳衡一上来,就以五岳剑法为主,事实上,他连之后几次应当选择的剑法都想好了。

    恒山万花剑法、崆峒上清剑法、少林罗汉剑法......

    “咳咳,估计咱这一段时间的子,会很繁忙啊......”岳衡手捧秘籍,心中暗暗盘算:“武道广场只有双人,或多人才能申请使用,如今我孤家寡人一个,又应该去哪里?”他心里如是想着,于是顺手扯住边一人,如实的问了。

    “啊,这个问题嘛,”那人犹豫了一下,忽然眼睛一亮,脱口道:“你可去刑堂!刑堂每天会发布镇守天牢的常任务,你接了之后,就有资格进入囚室,期间可以选择与囚徒过招,赢了可以再挑战其他囚徒,输了,就自动被赶出天牢,同时会有死亡惩罚一说。

    那人又犹豫了一下,坦然道:“不过,刑堂的镇守任务必须要专修或辅修的弟子才能接取,一般人可拿不到,”然后,他不失时机的鼓励起来:“其实刑堂蛮不错的,任务的贡献度比别的几个地方都高一些。”

    “还有这种好地方?谢了哥们儿!”岳衡络的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兴冲冲的跑了出去,那人立于堂中,用一种古怪莫名的眼光,定定的看着岳衡的背影越跑越远,突然松了口气,嘴里念念有词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只不过刑堂那地方,除了任务贡献高一些外,却没什么好功夫可学呢,而且镇守天牢的任务虽然好做,与囚徒过招,却跟找死没什么差别!嘿嘿,刑堂和武堂,是本门六堂中的两大冷门,一向出不了高手的,兄弟,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以后后悔了,却莫要怪我!”

    然后,他掏出信鸽,低头写了几个字,扬手一挥:傲哥,兄弟我给您出气啦!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