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生意上门

    嘉州城口,不可不戒正瞪着拦路者,低声问道:“你……你是天龙帮的人?”这拦路者白袍附口别着金色龙形徽章,正是标准的天龙帮装束,他熟络的着近乎:“大师恐怕已经不记得我了,在下鬼眼七,以前曾在白石镇有幸见过大师一面,当时一起与清风寨的匪徒搏斗,大师神拳无敌,还有两位大侠剑法惊天,我可都记忆犹新呢。”然后又冲着岳衡几人抱了抱拳:“各位好。”

    “啊,好像有些印象了。”不可不戒本是个自来熟,听鬼眼七拉扯,隐约中也忆得此人似是面熟,好像曾跟自己打过一个照面,之后彼此还说过几句场面话,和尚戒备之心犹存,警惕的问道:“你找我们?”

    “是帮主找几位,”鬼眼七客气的说道:“帮主听说几位在戎州城外的酒铺里遇到些小麻烦,之后过河去了,帮主心中挂记,派兄弟们到处找又找不到,于是想着几位本事高强,说不定会从南边一直杀过来,帮主知道我记好,认人准,所以派了我带了几个兄弟在这里守着,还真碰上了。”

    然后,他轻轻苦笑一声:“想不到各位的游兴这么好,直到今天才现江湖,我们过来的一队兄弟,现在就剩下我一个啦。”

    “阿弥陀佛,”和尚口宣佛号,迅速与众人打了个惊异的眼色。天龙帮好大的手笔!烧火棍仅凭猜测,就派人在嘉州城口一直守着消息,要知道大家伙儿进入白族领地后,已过了好些子,鬼眼七能忠于职守,耐住寂寞,耐得住牺牲,已算是个人物,可这般人物,说派出来就派出来,也说明天龙帮人才济济,实力之雄。

    鬼眼七对众人的挤眉弄眼恍若未觉,好声好气的说着:“各位见笑,我先带个话。我们帮主说了,几位大侠旅途劳顿,要求在下务必好好招待,一切用度全由帮费支取,我现在就给帮主传书,帮主应该正在双虎岭一带出任务,快车从那边赶过来,估计也就几个时辰的功夫吧,不知几位能否赏个薄面?”说毕,鬼眼七客客气气的侧相让,他的位置站的极好,无声无息的传递出一个信息,如果大家答应天龙帮的,他就负责接待,如果大家拒绝的话,他也不会过多纠缠。

    “嘿,天龙帮有你这样的人才,当真是捡到宝了!”和尚顺口称赞,却拿眼看向岳衡,意在征询,天龙帮兴师动众,烧火棍大费周章,所图所谋,多半就落在岳衡上,和尚心中也有几分计较,顺水推舟,将皮球踢给了岳衡。

    兄弟,藏宝图在你的仓库里,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岳衡淡淡的白了和尚一眼,冲鬼眼七微微一笑,对大家曼声问道:“听说乐山的温泉汤池相当有名,峨眉酒家的宫保鸡丁最是正宗,只见红油不见汁,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试过,想不想尝尝?”

    “好呀!”

    “快去快去!”

    “嘉州特产的东岩酒味道还不错,可以尝尝。”

    众人齐声呼应,兴高采烈的往城里就走,鬼眼七心里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将给人留住了,事先准备的几番说辞,已无需再费唇舌,他眼中奇光一现,人却十分的招呼起来,鬼眼七在嘉州停留多,对城中街巷的熟悉程度,居然不在不可不戒这个老鸟之下,此人确实也是个搞接待的人才,记忆力惊人,又不知从何处听来一些当地的典故,一边走,一边解说,居然头头是道,许多典故,便是不可不戒都未曾听说过,还真的引起了大家的几分兴致。

    美美的泡了一个分浴温泉,大家一阵神清气爽,然后又打道酒家,包下一层酒楼,大快朵颐,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微微有了倦意时,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敞亮的豪笑,接着人影一闪,烧火棍手拄虬龙杖,孤一人出现在厅堂中,他目光一扫,见岳衡几人一个不少,全围坐在一起,脸上顿时喜色一片,抱拳沉声道:“嘿嘿,燕兄、不戒兄、风大小姐,还有这位唐兄弟,都别来无恙啊?”

    然后,他又冲着白眉和高山流水问道:“在下烧火棍,恭为天龙帮主,请教这两位兄台高姓大名是?”

    “白眉!”

    “高山流水!”

    烧火棍眉头微蹙,旋即展颜笑道:“原来竟是的传说中自强不息的白眉兄弟,和取暖帮的高山流水帮主,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今得见,果然是英雄好汉,名不虚传啊!”

    “客气客气……”白眉和高山流水下意识的回答,脑子里一片空白,这就是传说中的龙之手的大老板烧火棍?国内有名的超级玩家?天龙帮的大帮主?他干吗还对咱们这样客气?我的个天啊,烧火棍居然知道江湖上有我这么一号人物!这要是传出去,咱得多有面子呀?

    鬼眼七在一旁陪着,见烧火棍上楼,立时起相迎,等烧火棍客完了,才乖觉的往楼下行去。烧火棍此来必有要事,不是他应该掺和的,既然自己不该掺和,那连知道都不要知道才是最好。

    “做得好,辛苦你了,回头找库管领三万贯铜钱,挑两件精良、两件工匠装备、任意一本秘籍做补偿,我再让精英队带你练级做任务一个月,地方你自己挑!”烧火棍拍了拍鬼眼七,毫不吝啬的许下赏诺,令鬼眼七心中一阵狂喜,他知道自己多的辛苦终有回报,而且算下来比自己全力练级任务还赚了许多,连声称谢而去。

    烧火棍这些子混的相当不错,天龙帮不愧是超级公会,一口气包揽了清风寨、三星寨(重新开放)附近的大半生意,小子蒸蒸上,最近帮中高手又在尝试双虎岭的场景开放任务,并且已找到了克敌制胜的契机……

    烧火棍人逢喜事精神爽,自从得知藏宝图的消息后,烧火棍坐立不安,可就是找不到岳衡等人,想飞鸽传书,却又发现柳帝王和燕赤霞等人都关闭了普通的好友通讯功能,根本联系不上,烧火棍派出鬼眼七,本是抱着撒网捞鱼的心态,随意为之,能撞到正主,已是意外之喜,正主既然愿意坐下来跟他谈,说明人家心里其实有谈价的意思,这就更喜上加喜了,所以烧火棍也一改平的吝啬,先当面豪赏下属,不动声色的显示了一番实力和决心,这才大马金刀往桌边一坐,冲着几人咧嘴一笑,道:“几位,我也就不兜圈子了,我的来意,相信大家也明白,就是藏宝图。”

    话声一落,楼中静了一静,几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岳衡上,烧火棍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一声“坏了。”烧火棍一路赶来时,心中就已盘算过遇到不同的主谈人,应当如何应对,相比之下,燕赤霞、不可不戒和风铃这三人名气响亮,格脾气最好琢磨,而最难应付的,便是唐龙此人,话说这个唐龙,名声不响,却是个死不吃亏的狠角色,但此人虽锱铢必较,给人种好贪小便宜的感觉,可不知怎的,烧火棍却总觉得此人其实骨子里压根就不在乎钱,更邪门的是,烧火棍每见此人,心中必有股子“不顺”的感觉,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完全是来自于己直觉的灵感,令他本能的对岳衡避而远之,仿佛对面之人就是自己的命中克星,撞上此人,稍不留神就会吃大亏似的。

    “咳咳,大帮主,藏宝图目前在我的仓库里放着。”岳衡淡淡的露齿一笑,烧火棍不由微微前倾,神色略显关注,听岳衡又问道:“龙帮主的诚意我们心里有数,也希望有机会谈成合作,但是关于这藏宝图,我们一来手中有图可以自己开荒,二来也不缺人手,不知龙帮主这边,又能为开荒提供什么助力呢?”

    烧火棍眼睛微微眯起,他听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首先是对方根本就无意出卖藏宝图,而是提出合作开荒的想法,但既然是合作,就涉及到分成的问题,现在人家已经挑明了自家的优势,就等着看天龙帮的手中底牌是什么了,只要自己手中底牌分量不够,或者不对路子,那人家铁定就要狮子大张口了。

    “哼哼,幸好老子早有准备!”烧火棍伸头探出酒楼,高声冲下面叫了声:“上来!”一阵脚步声连响,楼梯口上又出现一人,神色恭敬的走到烧火棍侧。看到此人的装束,大家突然一愣,再看清的面貌时,又是一愣,烧火棍面有得色,指着此人介绍:“他叫千里飘香,五毒教玩家,懂得五毒教的圣文,我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挖过来的,其实,你手上的藏宝图,就是从他手中爆出来的。”

    千里飘香应声冲岳衡等人点头示意,千蛇岩那一役,千里飘香受惊不小,至今心有余悸,他背叛五毒凤凰,投靠了天龙帮,就算五毒凤凰的为人江湖人尽皆知,可他的行为毕竟有卖主求荣的嫌疑,事实上,千里飘香也确实是被烧火棍开出的价码和补偿打动,卖投靠,他此刻见到了熟人,表还有些不太自然。

    “五毒教圣文需要达到一定的条件,并做特殊任务才有几率学会,教中已知的能认识这种文字的玩家,算上我不超过三个,”千里飘香笃定的说道,“这张藏宝图是我的任务奖励,确实是教中一名被称作灵蛇子的前任长老留下的,开启的秘境也叫做灵蛇秘境,可以进二十人,传说藏有这位前辈的生平所得,可能有名器级以上的装备,或中高级武学秘籍。”千里飘香言下之意,他对灵蛇秘境十分了解,是开启藏宝图的最佳人选。

    “怎么样,唐兄?你们有钥匙,我有开锁的人,”烧火棍不失时机的加码:“你也明白,这种藏宝图一旦出世,若是在一段时间内不能开荒成功,早晚还会有第二张宝图出现,为防万一,我在秘境门口布了人手,夜看护,现在万事俱备,就等东风了。”

    烧火棍此言一出,燕赤霞和不可不戒顿时耸然,风铃也微微蹙了蹙眉尖,显然他们对烧火棍亮出的底牌都估计不足。

    “咳咳,看来龙帮主果然准备充分呢,”岳衡不咸不淡的赞了句,顺口道:“龙帮主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又是挖人,又肯谈合作,看来是势在必得了,所以我就想啊,那秘境里究竟留了什么让龙帮主这么动心呢?”

    岳衡微微一顿,见烧火棍作凝神倾听状,千里飘香表僵硬,不置可否,于是淡淡笑道:“其实兄弟我私下里也研究过这个藏宝图,因为看不懂上面的文字,便托朋友打听过宝图的底细,咳咳,找一个懂圣文的五毒教玩家协助开门确实不容易,差不多要砸下去五万大银呢,至于那灵蛇子前辈么,我没打听到,但是在五毒教的故往记载中,却发现五毒教曾有一位长老,唤作千蛇老人,此人与教主争权不胜,远走他方,音信渺茫,那千蛇老人擅长驭使蛇虫,喜欢与蛇同居,他的成名兵器,是一根千年蛇藤杖,成名的武功,叫做千蛇杖法,咳咳,龙帮主,您觉得这千蛇岩的名字奇怪不奇怪,怎么听起来都像跟千蛇老人有点儿瓜葛,您觉得我说的对也不对?”

    此话一出,烧火棍面不改色,千里飘香的脸却突然黑了。

    “噗”的一声,却是燕赤霞把口中的烈酒吐了出来,他惊讶的看着岳衡和烧火棍。岳衡言之凿凿,显然不是信口开河,而是真的找人做过研究,却不知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干的,一点儿口风都没露,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烧火棍看着爽快,敢也是个老油条,跟千里飘香事先串过,想用个似是而非的典故蒙混过关,坐地还钱,两个极品人物此番对上,还真有些一物降一物的感觉。

    烧火棍盯了岳衡半晌,缓缓说道:“佩服,阁下打听消息的能力好生了得,这么隐秘的典故,居然都能挖出来,与你们这样的行家合作,千蛇秘境的开荒,必定会成功,兄弟,你出个价吧。”烧火棍是棍法高手,听说千蛇秘境可能出千年蛇藤杖和千蛇杖法后,他志在必得。

    “帮主有话好说,”岳衡也不在言辞上过多纠缠,他回顾众人,微微沉吟了一下,竟真的开门见山道:“合作费五十万两,进去的名额咱们两家一半一半,收获各凭运气,最后的宝藏我们五五分帐,但我们要两次优先选择权,当然,我们也会遵守约定,绝不抢千年蛇藤杖和千蛇杖法,可也仅限这两件,如果出了其它的兵器或秘籍,就算是与棍杖相关的,都要依照前一条来算,而且如果真出了帮主指名要的东西,每出一件,还需追加咱们二十万两的辛苦费,一切以合同为据,怎么样?”

    “追加的辛苦费还算合理,可五十万的进门费有点儿高了吧?”烧火棍脸上露出一丝讶色,岳衡没有丝毫见风涨价的意思,令他意外,其实岳衡开出的条件,除了开门费略高出他的心理价位外,其余的条件都还算是比较公道的了。只是对方要求两次优先挑选权,若是这次开荒,没有他指名要的东西,那他的账面投资可能就收不回来了。

    天龙帮人多势众,进斗金,可开销也大的惊人,他龙之手一年近十个亿的虚拟流水,可分到烧火棍自己手上的现金,也不过才三五百万,五十万两银子,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但绝不是一笔小数目。

    “咳咳,帮主,一份藏宝图才二十个进入名额,咱们两家一半一半,等于一个名额才算您五万元,摊分下来其实不算高,而且我们拿到这藏宝图也不容易,流过血的,出过力的,怎么也要分个十万八万的,才算够意思,我就惨了,自己的那份儿还要分给帮忙打听消息的朋友,唉……”

    岳衡可怜兮兮的一叹,道:“如果帮主愿意少进去几个人也没关系,咱们只要在合同上将分成比例改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

    “算了,就这样办!”烧火棍咬了咬牙,斩钉截铁的应下,秘境开荒,进去的人越多,占到的便宜就越多,开荒名额,他只嫌少,却绝不嫌多,而且千蛇秘境只要开荒成功,对天龙帮的名声也有极大的好处,潜在利益多多。

    “不过,帮主还需要再答应我们两个条件。”岳衡话锋一转,不待烧火棍开口,便抢着说道:“第一,藏宝图归于天龙帮之事,还请帮主在江湖上宣扬一下,省的还有人痴心妄想,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第二,五毒凤凰这条疯狗死咬着我们不放,惹人厌恶,也请天龙帮仗义出手,最好将此人赶出剑南去,还大家一个清静。”

    “这倒不是什么难事,我派人去办。”烧火棍不以为意的说道,心里这才明白为什么岳衡的开价如此“合适”。不过留着五毒凤凰在剑南,对烧火棍开荒千蛇秘境也绝对是个不大不小的隐患,赶此人出境,也正合他的心意,烧火棍才拍完脯,又觉得话说的太满,于是补充道:“你们也要理解,江湖是虚拟世界,我们能力有限,对于某些人,可以防范一时,却不能防范一世。”

    “三个月!”岳衡立刻伸出三根手指,有三个月时间,足够他们跳出剑南这一隅之地,从此海阔天空。一山还有一山高,对上天龙帮这个庞然大物,五毒凤凰只能吃瘪,但以五毒凤凰这厮死缠烂打的秉,说不定又会和好面子的烧火棍直接扛上,如果两边真的擦枪走火,咳咳,那自己就在一旁偷笑好了。

    “好,就三个月!”烧火棍沉声答应,两人心照不宣的一笑,烧火棍又问:“那么,我们可以谈谈具体的计划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