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耍花枪 一

    蒙面巾下,清秀青年的嘴角撇出一丝微微的笑意,眼前这名敌人,手卓绝,反应敏捷,可以说是他成为獠牙之后遇到的最难应付的大敌,直可媲美那些在网游圈中不可一世的超级高手!

    但是,这样一名大敌,却马上就要死在自己的连环局下!

    初见此人时,清秀青年已直觉此人不可轻敌,后来双方连番试探下,他更是认定此人是一名极其可怕的高手,有可能是自己出道以来,遇到的最强的一名劲敌。事实证明,岳衡的实力的确可畏可怖,竟能以一人之力,独抗狼群十二名高手的围攻,并破阵反歼了这伙好手,而且还无一幸免,这等战绩,简直就令人难以置信,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玩家,而是经百战,杀人如麻,且精擅逃遁之术的杀手!

    幸好清秀青年临敌经验十分丰富,他预感到此战的艰难,硬是在布置杀局时力排众议,选了几名材接近的手下佯扮己等,自己却携最精锐高手埋伏在五毒凤凰旁,说是以备不测,其实却是用五毒凤凰作饵,打算布局杀对方中的强手。

    清秀青年的布置可谓周密,以事主充当饵的做法,更是彰显出其无狠辣的本。此法提出之时,很多人都提出异议,五毒凤凰的手下群激愤,甚至连自己的一些同伴,都有些不以为然,若不是五毒凤凰复仇之心急切,已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还有赤发鬼这个兄弟在一旁帮腔,清秀青年的这一计划,几乎无法施展,但此刻,那些持有异议者,却个个默不作声,那荒原上一具具冰冷的尸骨,已用铁一般的事实告诉大家,他们所面对的,究竟是何等之强徒!

    不过眼前这名无名剑客,竟能单人只剑,正面击溃歼灭狼群战阵,却是清秀青年所料不及的,但这也没有关系,因为这人就要死了,而且这人的手越卓绝,份越尊贵,杀起来才越有意思!

    当杀手当久了,一般的单子,清秀青年才懒得理会,他这次带队前来,一是因为曾欠过乱世鬼雄的,有恩报恩,二来也是因为狼骨初入江湖不久,需要带同伴们熟悉江湖环境,找几个江湖中所谓的高手来练练手,三来,却是看能不能碰上给捅出个未来一个立功的机会,完成他走向獠牙之路的第一个试炼。

    清秀青年眼神火,他人在半空,手中之剑,却已刺出不知多少剑,在半空中交织出一片剑光电网,狠狠向岳衡网去,心中却微叹:“这回真的碰上一条大鱼,真正的顶尖高手!可惜,这一功,却要让给未来了。”

    “这一功,就是我的了!”岳衡后,捅出个未来紧紧盯着岳衡急飙而来的背影,目光紧锁。

    捅出个未来是狼骨中资格最浅的新人,但同时也是晋升最快的新人,他武功高强,尤其擅长枪法,曾在上一款游戏中,独自完成数次正面强杀任务,其中两次还达到百人斩的惊人战绩,是以他进入狼骨不过一年,就因个人表现极其突出的缘故,被内定獠牙的候选人,按照规矩,只要未来能完成十次试炼,并刺杀十名被组织认定的游戏顶尖高手,就可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獠牙。

    “死!”捅出个未来暴喝一声,紧盯着岳衡的背心处,长枪疾刺而出。

    捅出个未来志在必得,这一枪名曰“刺绝”,取的一往无前,有进无退,无血不归之意。捅出个未来用尽了全力,上来就施展出最拿手的枪法,他这一枪力道极猛,速度奇快,一枪既出,枪尖破空时所带出的风声,裹挟着一股子森然的杀机,竟犹如狂风呼啸般的尖锐,势不可挡,眨眼间,枪尖已指至岳衡的背心。

    “死!”清秀青年心中默念,手下微微一缓,捅出个未来这一枪,不但招式趋于完美,隐隐的,已将自精气神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势如破竹,就算是再厉害的高手,披重甲,遇到这必杀的一刺,也只能束手待毙,饮恨当场。

    其余几名獠牙显然也判断出了解决,于是,几人的出手,都不约而同的的略微缓了一缓。

    然后,几人听到“叮”的一声脆响,便见岳衡的子,突兀的定在半空,似曲似张,似蜷似缩,双手反剪,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十分怪异的姿态,而捅出个未来则举枪在手,长枪的另一端,狠狠的顶在岳衡的背心处,但说来也怪,捅出个未来脸上非但没有一丝喜色,反而露出无比精悍的神色。

    “他竟然挡住了我的枪?这怎么可能!”捅出个未来心中一凛,电光火石间,他看的也不是十分真切,只觉得对手的躯在半空中似乎扭了扭,然后自己的长枪就与对方紧密的接触到了一起,但枪尖所指之处,却非血之躯,而是对方的长剑剑背,对方也不知用了什么巧妙的用剑法门,乍一接触下,长剑和躯连续轻微抖动,竟避开了锋锐,反以剑脊压在长枪枪头三寸处。

    所以实际况是,对手不但没有中枪毙命,反而借用手中的长剑,以体的重量,压住了自己的长枪。

    捅出个未来顿时大惊,立刻意识到,若是对方抓住自己枪势的破绽,顺势滚下来,以短兵对长枪贴搏杀,轻则可以让他兵器脱手,重则可以趁机取他的命!捅出个未来也是个实打实的高手,虽惊不乱,他下意识的以左手反拧枪把,右手上托,腰用力,猛的向上一挑,暴喝一声,“开!”

    这一枪也极有讲究,名曰“挑绝”,化繁为简,力挑千钧,捅出个未来在刹那间,就完成了招式的变换,应变之巧,招式之纯熟,足以令人乍舌。

    是以这一枪挑出,连岳衡也不由开口轻声赞了一个“好”字,但岳衡的表现,却更令人匪夷所思,他的后仿佛长了眼睛一般,捅出个未来左手才一反拧枪把,岳衡便以剑借力,在半空中腾翻滚,当捅出个未来发力上挑之际,岳衡已经调整完毕,以足尖斜点枪,凌空一个翻滚,连人带剑,在半空中打着旋儿,直向左侧方疾扑而去。

    这一下兀突之至,从岳衡与捅出个未来接触,到捅出个未来变招,岳衡飞出,前后还不到一个眨眼的工夫,围攻的几名獠牙高手,只是方自惊觉况有些不对头,但还没来得及做出适应的调整时,岳衡已化解了这可以称得上是“绝杀”的一招,并且还做出了最凌厉的反击!

    岳衡凌空飞旋,他子本就轻盈,再借助捅出个未来的一挑之力,这一式旋飞扑,快速无比,刹那间就已到了丈外,而岳衡的落点之处,正立着一名面色郁,目露骇然之光的蒙面剑客。

    “当心!”清秀青年忍不住大喝一声,那名剑客,是精通前行匿伏,暗杀狙击之术,但若单论武功,他的剑法虽好,正面拼杀,却还不及其余几人,岳衡这一击,也不知是瞎蒙还是蓄谋,却刚好击中了埋伏圈中最薄弱的一环。

    那剑客的反应也十分迅速,他咬了咬牙,迎着岳衡,决然跃起挥剑,敢在这一刹那,蒙面剑客已做出决断,就算是用自己的命填,也务必要将对手留在包围圈中,决不让这个可怕的对手有一丝机会逃窜。

    如此大敌,吾等必杀之!

    蒙面剑客生出拼命之心,使出的剑法,竟也是超常发挥,是平难有的漂亮之作,法度森严,别有气象,在当当的脆响中,两道人影在半空中交错而过,交手间,岳衡的子微微一顿,左手在蒙面剑客肩肘部一拉,右手横抹,人则一刻也不停留,嗖的越过蒙面剑客的拦截,落在蒙面剑客后丈许。

    众獠牙看在眼中,不发出“呀”的一声齐呼,他们反应虽快,却毕竟慢了一步。众人不由看向蒙面剑客,却见他喉间有一抹血痕缓缓散开,看来是喉管已经被切断。只见他满眼的不信,看着清秀青年,仿佛无法相信有人能在自己最信赖的兄弟面前,如此轻易的杀了自己。

    再看向岳衡,只见他脸色苍白,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眉头微微皱起,但人终究稳稳的站着,并用冷冷的目光回望着众人。

    “你!”清秀青年脸上气一现,直到这一刻,他还难以置信,世上竟有如此人物,不但能从如此精密的刺杀布局中脱,而且还反杀了己方一员大将!

    “这不可能!”清秀青年的脑海中念头飞转,“除非......”他心思陡然一沉,目光无可觉察的从捅出个未来的上一扫而过,只见捅出个未来浑颤抖,仿佛见了鬼一般的紧盯着岳衡不放,满眼的惊骇莫名,清秀青年略一沉吟,耳边听见秃鹰的大声呼喝:“未来!你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我......我也不知道.......”捅出个未来下意识的回答,直到这一刻,他的魂儿还没有回来,为了刺杀这名高手,拿下第一份大功,捅出个未来连最拿手的绝艺都施展出来了,他这一手枪法,可不是什么从江湖中学到的武功,而是捅出个未来自己在现实中捉摸了很久,磨练出的一门枪法绝艺。

    仗着这门绝艺,捅出个未来混的顺风顺水,人不出名,可杀掉的高手却着实不少,谁至今天遇到了邪门人物,他那赖以生存,且百试不爽的绝活,突然阵前失风,不但被人给破了,而且还明显被人加以利用,葬送了同伴的大好命!

    若不是对捅出个未来的枪法有足够的自信,众人在齐出扑杀的最后一刻,也不会下意识的缓了一缓。

    若不是捅出个未来用力猛挑,那对头就算是借力横扑,也不会有如此迅捷的速度,以至于同伴们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

    简单的说,如果不是捅出个未来出手,如果捅出个未来没有突然变招,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捅出个未来深明此理,所以,他有些蔫了,对于秃鹰的质问,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