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群狼

    说时迟,那时快,四周的火把极快的聚拢过来。火光下,一张张杀气沸腾的脸颊显得格外狰狞。其中更有人大声狂喊:“燕赤霞、不可不戒,不要跑!把命留下!”

    “跑你妈!”

    “阿弥陀佛!”

    燕赤霞和不可不戒勃然大怒,联手向发处出扑去,迎面几道黑影猛扑上来,燕赤霞长剑挥舞,直冲上去,迎面—剑劈下,剑势凌厉异常,对面的黑影猝不及防,弯刀尚未举起,只听“咔嚓”一声,人头竟被—剑劈飞。

    燕赤霞反手又是一剑,快如闪电,挑中黑暗中偷袭的毒蛇七寸,一声冷笑:“原来是五毒教的手下败将,受死吧!”

    “燕赤霞,我来会你!”话音未落,一个黑衣人从斜刺里袭来,燕赤霞挥剑刺去,两人兵刃相交,忽然目光一凝,已认出来人正是寒夜家族的叛徒暗心,他顿时喝道:“原来是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

    “嘿嘿,爷爷这叫审时度势!”暗心脸色微红,忽然恼羞成怒,叫道:“一起上,围住他!”

    “杀!”几个寒夜家族出来的玩家立时呼应,叫嚣着扑向燕赤霞。

    “背信弃义者,不可饶!”不可不戒赶到,他双手一合,已将另一个寒夜玩家的长剑牢牢制住,忽而右肘一横,狠狠击在那玩家的口,将那人打的口吐鲜血,筋断骨折。他高宣一声佛号,又瞄上另一个五毒玩家,那玩家正蠢蠢动,被不可不戒一盯,立时心中一寒,不由自主的连退三步。

    千蛇岩一役,被这和尚一拳爆头的景,他记忆犹新!

    “阿弥陀佛,施主别怕!”和尚微微一笑,作势扑,蓦地,和尚脸色一变,旋让开,一柄呼啸而来的大斧,紧贴着他的衣襟掠过,带起一片劲风。

    “好家伙!”不可不戒心中暗凛,转目望去,却见一个高大的赤发汉子,手持一柄齐人高的大斧,正恶狠狠的盯着他。

    “你是谁?”和尚目光微凝,这个人,他并未见过。

    那赤发大汉并不回答,又迎面一斧劈来,招式之猛,以不可不戒的横练之能,竟也不敢硬接,在他后,又冒出几名乱世玩家,手持兵器,向和尚杀来,霎时间,十来名玩家,已缠住燕赤霞和不可不戒,高声酣战起来。

    其余十几名五毒玩家,却从四面八面向小心风铃等人近。

    人怕出名猪怕壮。六人中,以燕赤霞和不可不戒两人的名气大,目标明显,所以立刻成为众矢之的,而名气略高于二人的唐门第一真传弟子风铃,却因暗器功夫实在可怕,又沾上了“大美女”这一特殊份,成为最醒目的目标。

    至于六人中最变态的岳衡,因为其本人一直刻意低调的缘故,直到现在,竟始终无人能叫出他的名头,只有五毒凤凰目中凶光直冒,远远的指着岳衡尖声高叫:“笨蛋,先杀那个最猥琐的,就是那个拿弓的,快上,一定要爆了他!”

    五毒凤凰狠狠的盯着岳衡的影,时隔多,可就算是岳衡烧成灰烬,他依然能够辨认出这个一直在噩梦中出现的仇人!此人,不仅击杀了他赖以横行苗疆的金蜈,还爆走了他视若珍宝的藏宝图!五毒凤凰如此仇恨岳衡,其实还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缘由,他自诩五毒教第一高手,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风光无限,可千蛇岩一仗,他死的实在太憋屈了,太没面子了,堂堂五毒教第一高手,绝招尽出,却竟败在岳衡随手一记飞刀之下,更悲惨的是,他还被自家豢养的毒物反噬,死状极其恐怖。虽说五毒凤凰被毒物反噬精血时已奄奄一息,没坚持几秒钟就魂归冥冥,可那短短的一幕,却如同噩梦一样,潜伏在他的灵魂深处,无时无刻的啮咬着他的心灵。

    五毒凤凰知道,如果他不能克服这个心理障碍,只怕他以后都很难再继续与毒虫为伍了,这对一个专精豢养的五毒教玩家可是致命的!

    “杀了他,这将是我重拾信心的第一步!”五毒凤凰恶狠狠的盯着岳衡的形,心中默念。

    五毒凤凰话一出口,跑在最快的十几名玩家立刻响应号召,从四面八面向岳衡扑来。

    “呃,我有那么招人恨吗?”岳衡无辜的耸了耸肩,抽箭拉弓去,他的箭强劲无比,准头十足,第一箭就穿了一名玩家的膛,接着,他又连开两弓,霎时间又有两名玩家惨叫倒下。

    “这个点子硬!让给我们!你们对付其他人!”

    话音从篝火方向传来,岳衡目光—扫,迅速定位到此人,此人黑衣蒙面,材中等,手中横着一把五尺余长的三尖铜叉。

    岳衡迅疾一箭去,那人挥叉将箭格开。

    “咦,这人功夫不弱!”

    “好快的箭!”

    两人忽然都顿了顿,那黑衣人冷汗微冒,慎重的挥了挥铜叉,侧立刻聚过来十几个人。岳衡定睛望去,只见其中一蒙面人,量高大,手持长枪,又有一蒙面人,秃头锃亮,赤手空拳,还有一蒙面女子,姿婀娜,他不由冷冷一笑,目光在那持枪蒙面大汉和形清秀的蒙面剑手上微微一转,叹气道:“果然是你们!”

    “嘿嘿,”持枪蒙面汉子干笑两声,并不答话,反倒是为首的蒙面大汉接口道:“好小子,有两下子,你报个名吧,咱手底下,不杀无名之辈!”

    “咳咳,抱歉啦,咱是无名小卒,说了您也不知道,”岳衡所答非所问的打了个哈哈,然后,很无辜,很诚恳的问道:“要不,咱们打个商量,您几位既然不杀无名之辈,干脆高抬贵手,放过我算了?”

    “你!”蒙面大汉张口结舌,目中露出奇异的光芒,紧紧盯着岳衡,仿佛在看一只稀有动物。多年刀头血的生涯,已将蒙面大汉的眼力锤炼得十分毒辣,他百分之百的肯定,眼前这个持弓者,铁定是同伴口中那个极其难缠的角色,但他却绝未料到,岳衡面对自己言语挑衅时,竟丝毫不在乎所谓的名头、颜面,反倒像街头混混一样,在口舌上反将了自己一军,更古怪的是,直到此时,此人仍目光清澈,神态平静,他直面十余名对手,却仿佛牧人面对牛羊一般,从容不迫。

    “此人必定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在蒙面大汉的心中,岳衡的危险程度,无形中又上升了几分。

    “难道真遭遇了同行?”同伴的警告在蒙面大汉脑中一闪而过,他狞笑一声,将三尖铜叉齐平举,指向岳衡,喝道:“结阵,撕了他!”

    瞬时间,那十余名黑衣蒙面人中,有三人从背后摘下弯弓,搭箭发,其余九人,却一眼不发,缓缓举步迫近,其中又以三名施展长兵器的走在最先,形成一个步步紧的阵势,向岳衡压近。

    那三名箭手也随后跟上,他们好像想迫近一些才发出劲箭。

    岳衡不一愣,对方有了戒备,又以长兵器在前,利于拨打箭矢,令他已无法再有效用箭进行袭击,突然间,他醒悟想道:“是了,他们的箭手,有效程没有我远,所以要借机会迫近,我如果再犹豫的话,一旦被他们近,麻烦就更大了,而且……”他迅疾回首看了同伴一眼,心一横,立刻反直向对手冲去。

    他一面奔跑,一面以张弓搭箭,霎时间,一枝枝长箭带着破空之声,径直向对面洒去。那些蒙面人一阵动,他们或以兵器拨打,或闪躲让,一一解决来犯之箭,但他们后的五毒凤凰,却倒了大霉。因为岳衡洒出的箭雨,竟有一半,都是冲着五毒凤凰而去的,随着岳衡的迅速贴近,这些箭所带来的威胁也越来越大,五毒凤凰名气虽大,但自从铁背金蜈被废掉之后,一功夫已去了七七八八,被岳衡瞄上后,立刻狼狈不堪,若不是他一旁还有同伴持刀拨打箭矢,他早已见血了。

    “你们快杀了他呀,我有重赏!”五毒凤凰气急大叫,状若癫狂。

    “哼”,蒙面大汉扫了五毒凤凰一眼,眼中鄙夷之光一现,然后低声道:“此人甚是了得,已瞧出咱们的图谋。但他想必以为咱们联手阵势不能快速移动,咱们立刻冲过去,定能杀他一个措手不及,但大家移动时,须显出散乱之状,降低他的戒心。”说罢,蒙面大汉挥喝道:“跟我来。”

    他当先奔去,其余人则散乱的跟在他左右。

    岳衡果然中计,心中微晒,暗想原以为这些人是专门借杀人生意的行家里手,可看他们扑过来的散乱步伐,似乎也不过如此,也许自己在白族总寨时所做出的判断,有些小心过头了。

    他丝毫不把对方放在心上,一面与对方对,一面迅速贴近,等到那蒙面大汉冲近时,才收起弓弩,反手拔剑劈去。

    那蒙面大汉叉一架,左右两人刷的齐出猛攻,一刀一剑,手法凶毒,配合得异常巧妙。

    岳衡的剑势披敌人封住,心中一凛,这才晓得敌手甚强,绝不是一般人可比。他猛运内力于剑上,顿时把敌人的铜叉震开。

    但此时左右刀剑夹攻而至,使他无暇伤人,只得急急回剑自保。

    那蒙面大汉发觉敌人不但轻功剑法俱佳,内力竟也比寻常人强劲许多,不由骇然变色,他咬牙叉从空隙间连连刺击,配合同伴,迫得岳衡无法反击,只能招架。

    霎时间,所有人都赶到了,他们团团围住岳衡,迅即展开阵法猛攻,或三人齐上,或五六个人从四方八面抢入猛扑,此进彼退,极是迅快,他们的配合十分老到,互相掩护照应,岳衡不论想对付那一个,总因有别人袭到要害,不得不半途收剑变招。不消多久,他就陷入被动挨打的局势之中,全无反击之力。

    “嘶!”岳衡登时晓得不妙,只因这十二个黑衣敌人个个骁勇无比,武艺甚强,更可怕的是,他们出手间,透着一股子悍不畏死的煞气,震人心腑。单打独斗的话,这些人自然全都不是岳衡的对手,三两招间即可了账,但结阵而斗后,形势却全然不同,他们仿佛百战之兵,将彼此的武功、兵器的特长发挥到极致,不但丝毫不惧岳衡的犀利攻击,而且隐隐的还占了主动之势。

    岳衡眉头微皱,突然间,他形连动,左突右绕,蓦地出现在一名蒙面人前,那蒙面人心中一寒,接着就听见同伴们的一阵惊呼,他手中双钩迅疾扬起,但只举到一半,忽觉咽喉处一阵冰凉,立时人事不省。

    一剑封喉!

    所有围攻者的脸都变了。

    但岳衡并无喜色,击杀一敌时,他左肘一阵剧疼,原来已中了一拳,岳衡立刻反手一撩,他后,一个蒙面秃头大汉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后跃,那大汉落地后,立刻抹了一把冷汗,他的右手腕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道深深的赭红色。

    那大汉脸色一变,随即将右手腕提到嘴边,吸了两下伤口,咧嘴一笑:“他受伤了,杀!”

    霎时间,岳衡陷入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中。

    那大汉的拳力甚猛,岳衡左肘上中的那一拳,虽然及时侧保护,只是擦到了一下,伤势不重,但已是足以使他陷入更危险的局势中。好个岳衡,临危不乱,手中长剑贯足内力,拔剑诀和移形换位全力使出,剑光绕涌生,但听叮当之声响个不住,却已封抵住七八记猛袭上的兵器。

    人影乍合乍分,

    岳衡长剑斜指,微微喘息,几名蒙面人围在他周围十步处,其中两人上,各添加了一道淡淡的赭色,但他们的脸色,却十分平静,冷酷,仿佛那些伤口,根本就没有在自家上似的。

    “你们是,什么人?”岳衡淡淡的发问,口气冷清之极,对方的出手、配合和凶悍,绝对不是一般人可比,隐隐的,岳衡心中已有了几分猜疑,“莫非,他们竟是……?”

    那蒙面大汉冷冷一笑,低声应道:“好小子,够种儿,凭你的本事,倒也有资格知道大爷们的名号。嘿嘿,遇到我们狼骨,算你小子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咱们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向例无人能够逃生!小子,你被我记住了!”

    他答话之时,那十个蒙面人已各占方位,或前或后的站好,成一个阵势。

    “狼骨!果然!”岳衡心中一叹,已他的见识,自然知道,这个自称狼骨的组织,乃是国内最有实力的三个杀手工作室之一。

    狼骨工作室人数不过百人,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专业杀手集团,他们专在虚拟游戏中受雇于任何人,只要价钱出得够,定可把指定的仇家杀死,这伙人作风极其凶残,悍不畏死,一旦确认了目标,就如狼群一般,紧咬不放,不死不休。

    在普通玩家中,狼骨之名并不彰显,甚至很多被狼骨中人出手暗杀的玩家,都从没听到过这个组织的名号,但只要是知道这个组织的玩家,莫不头疼不已,以至于一些妄图负偶顽抗的资深玩家,发现对手是狼骨之后,甚至会有泄气放水之举,对他们而言,反正被狼骨盯上后,迟早都要死一次,那还不如早死早投胎,早些安生的好,只要不是要被杀到删号,能忍,就忍了吧。

    三凶,惹不得!狼骨,惹不得!

    “小子,你死定了!”蒙面大汉见岳衡眼神的变化,便知自家的凶名,对手果然知道,他立时冷冷一笑,铜叉一指,凶焰滔天。

    岳衡的目光也渐渐冷冽起来,狼骨么,哼哼,咱既然惹了,那就惹的彻底些吧!

    于是,他冲着蒙面人淡淡一笑,仿佛自言自语般的轻声说道:“想收我的命?凭你们,还不够!”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