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白大叔的委托

    大家立刻围住老铁匠嘘寒问暖,一口一个白大叔,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但白大叔何许人也,作为能够晋大师的npc铁匠,白大叔的智力早已开窍,且相当的高,他三两句话就明白了众人的意图,将头摇成了拨浪鼓。

    “铜锤功是我白家家传武功,虎啸拳法为我大哥自创,也算是家传武功,按宗族的规矩,只有立过大功,又通过我们白家考验的武士才有机会修习,而且需要我们兄弟瞧得顺眼才行,家传武功,我绝不会私授,你们想拜见我大哥,也必须先晋武士,通过足以让我们兄弟认可的考验才行!”

    “枣核钉必须辅以刚猛内功方显威力,小姑娘你年纪轻轻的,花容月貌,我劝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免得后后悔都来不及。至于你这小子,内功特异,倒是够资格学,但我那侄儿媳妇闭门不见外客,特别是男人,你想见她?难,难,难!”

    三个“难”字入耳,不单岳衡,众人都陷入沉默。他们有千般能耐,但见不到正主儿,又能施展什么?

    “这样就放弃了吗?”白大叔冷冷一笑,又给了众人一线生机,“不要说我不给你们机会,你们这几个年轻人,是我这么多以来,来见过的最强的年轻人,”他的目光依次在岳衡、、不可不戒、燕赤霞和风铃上一扫而过,嘴角一撇:“既然如此,我,白万兵,也指点你们一条出路。”

    “您说!”燕赤霞膛,心中升起一股骄傲的绪,“看看,连npc都承认我老燕是最强的!”

    “我需要你们帮我做三件事,”白大叔目光微凝,铿锵有力的说道:“我自己出手,动静太大,容易被人察觉,因此需要你们的帮助。”

    “有话……请讲。”岳衡深深的吸了口气,静静的看着白大叔。白大叔不是常人,深悉用人之道,他如果一开始就说自己有所需,估计已陷入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窘境,但他随口一通狠狠打压,先磨去了大伙儿的锐气,然后再开口,就占据了主动,大家不但生不起讨价还价的念头,反而隐隐的有了欠人的感觉。

    “第一件,你们既然能在一内猎杀黑玉独角犀,实力勉强也算够了。此地往东北方向二百余里,靠近青衣江附近有个绿林山寨,你们去杀死一个名号叫做的双头蛇的恶徒!”白大叔低声道,说话间,脸上煞气一现,露出江湖人的铁血面目。

    “白大叔,您说的那个绿林山寨,不会川东十二寨中的双龙山吧?”岳衡目光闪动,突然发问。嘶,燕赤霞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他分明记得,在嘉州地界,有个双龙山,寨中两个寨主,一个外号双头蛇,一个外号红花蛇,据说武功均甚是了得,但为人险狠毒,穷凶极恶,在嘉州一带,名声可止小儿夜哭。这两人,都是50级左右的高手,双龙山在川东十二寨中,也排的上字号。

    “不错,就是双龙山!”白大叔目中精光一现,面露不屑,哂笑道:“怎么,没信心?”

    遣将不如激将,燕赤霞立刻拍着脯应下“没问题,不就是双龙山吗,刀山火海咱们都去!”,他心里却砰砰打鼓。没吃过猪也见过猪跑路,燕赤霞虽没领教过双头蛇的本事,但一叶知秋,根据过去的亲体会,他心里明白,boss也是论出的,同级的boss,只要与川东十二寨沾了边的,就绝对比野外boss要强悍几分,那双头蛇为一寨之主,当然更加难惹,何况他还有一个好兄弟,外加一窝悍匪小弟?

    “咳咳,白大叔,这个任务咱们义不容辞!不过咱做事素来都是职业的,绝不糊里糊涂,双龙山的虚实,还有这事的来龙去脉,也请您讲清楚。”岳衡冷静的提问。

    “双头蛇常羲,擅长江南流行的梅花枪法,梅花枪两头皆锐,招式变化多端,正适合此人险狡诈的格,十分难防,红花蛇常贵,也是个用枪的好手,擅长红花枪法,武艺略低,此二人在嘉州地界为恶多年,恶名昭彰,手下聚有赤青紫黑四大金刚,还有数百个恶盗,也算是一方之霸了……”白大叔侃侃而谈,将双龙山的形势,几个重要人物的武功特点,都一一指明,让众人了然,然后才道:“这两条小蛇,武功虽然不错,却还放不在我眼里,但那双头蛇常羲有个结拜义兄,却是个极厉害的角色。”

    说话时,白大叔的脸上出人意料的露出愤怒的表,略显狰狞,咬牙道:“此人名唤独眼鬼王连川,乃川中巨盗,武功极高,生残暴凶恶,此人又与川中另外四名巨匪彼此慕名比武,打成相识,他们臭味相投,后结为异兄弟,这便是名震江湖的川中五鬼了。川中五鬼取同行同止,如遇敌手不管你人多人少,五鬼都是联手齐上,是以江湖中人,凡是与五鬼有牵连,只要不是深仇大恨,都会忍让三分,更造就了他们的不可一世,就连**翘楚蜀山寨,都对五鬼刮目相看,颇为顾忌,传言蜀山寨曾邀请五鬼入伙,但五鬼桀骜不驯,所以一直没有如愿。哼哼,以双头蛇常羲的本事,若没有蜀山寨的支持,根本不可能经营好偌大的一片家业,而蜀山寨支持双龙山,其实未尝没有向五鬼示好拉拢的意思。”

    “呃,白大叔,白前辈,您不觉得以我们几个小辈的力量,惹下川中五鬼这样的敌人,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么?”岳衡哀怨的问道,双龙山本就已令人仰止了,再蹦出个连蜀山寨都不鸟一下的川中五鬼,这任务根本是让人送死嘛。

    “嘿嘿,川中五鬼好了不起么?有本事就再来我们白族的领地走走!”白大叔目中冷焰微闪,面无表的说道:“独眼鬼王的眼睛,就是被枣核钉瞎的,三鬼的左手,就折在铜锤功手下。”

    “什么!”岳衡震惊,倒抽一口凉气,白大叔所言的内容着实惊人,让他心中泛起一个很不好的猜想,他强自镇定,问道:“大叔,您不会是与川中五鬼有仇,想让我们当饵,引蛇出洞吧?”

    白大叔上上下下打量了岳衡几眼,缓缓的说出让岳衡略感放心的答案:“凭你们的本事,做饵还差一点儿,杀了双头蛇,就足以引蛇出洞了。川中五鬼横行川中,行踪飘忽,想在他们的地盘上追踪这五个人,十分困难,但独眼鬼王与双头蛇是结拜兄弟,只要双头蛇一死,五鬼闻讯必然会到嘉州来探查,到时候就是我们白家报仇雪恨的子。哼哼,五鬼中的三鬼好色如命,当年在街上看见梨花,居然起意不轨,被我侄儿打跑后,却又引来五鬼报复,害了我唯一的侄儿,留下孤儿寡母……这个血海深仇我们非报不可,可惜三年前那一次交手未能成功,被他们逃了!听说五鬼痛定思痛,寻高人指点,取彼此武功之长,按五行八卦苦练研创出一五鬼风剑阵,由独眼鬼王为主联手合击,威力十分惊人,与其等他们准备停当卷土重来,不如抢个先手,这一回,非要分出个死活不可!双头蛇常羲不是好东西,他偷遣手下扮作什么红巾盗侵扰梨花的寨子,不就是想为自己的结拜大哥出气,探听虚实么?哼,难道当我们都是瞎子?此人其心当诛!你们几人只需杀了双头蛇常羲,剪除帮凶,至于五鬼,自有我们白家出面对付,不需你们做饵敌。对了,可别说我没提醒你,双龙山与嘉州城中几大豪族交恶,城中大户联合官府开出赏格,可是非常人的……”众人的心,随着白大叔的话语起伏跌宕,敢白家当真与五鬼有不解之仇,而且白家兄弟和段大娘立志复仇,武功磨练得十分厉害,至少以三人之力,就可以击败过去的五鬼boss,五鬼练就五鬼风剑阵后,实力渐渐做大,白家似乎也有后手……

    “白大叔,这个仇,我们肯定帮您报!”风铃眼圈微红,女孩子就是这样,听见段大娘的遭遇后,虽明知是一段虚拟的数字故事,仍感动的稀里哗啦。

    “真是好孩子,”白大叔倍感欣慰,顿了一下,道:“双龙山后山矿洞中,特产青钢石和火岩砂,是双龙山的重要财源之一,把手甚严,你们需要小心,不过等你们有本事干掉常羲时,取几块石头,不过顺手牵羊。”

    “白大叔,老白,你对我们真的很好啊!”岳衡恍然,嘴里刻意亲近,短短几功夫,就能从“前辈”一路改而称呼到“老白”,他这份自来熟的功夫可不是常人能有的。原来杀双头蛇,引五鬼出马的任务,并不是老白一时兴起发布的,他一早就已埋好了伏笔,张网待鸟,只是被自己几人撞上并触发罢了!

    “哪里,哪里!第二件,却是跟着第一件来的,你们杀了双头蛇,他的结拜兄弟独眼鬼王必然会出面寻访凶手,以你们的能耐,对上川中五鬼自然是鸡蛋碰石头,但通风报讯却没有问题,你们只要看见如此这般模样的人物,就如此这般……五鬼凶残,动辄杀人,你们一定要留个心眼,切记不可过于接近,只需调查到他们的落脚之地,然后立刻通报我,我自有安排。”

    白大叔,老白,开始仔细描述川中五鬼的衣着样貌,五鬼形貌“出众”,又有两个伤残人士,相当好辨认,而他们的风剑造型特殊,也是个招牌,然后他又续道:“我们白族在嘉州派驻有耳目,五鬼一旦现,我早晚也会知道消息,但这样的话你们就得不到更多的奖励了。嗯,只要击杀双头蛇这个帮凶,我立刻给你们每人打造一件名器,当然材料还是自备,如果能准确通报五鬼行踪,我免费打造一件稀有装备,事成之后,我就再全力给你们每人打造一件名器,怎么样,这个奖励算够丰厚了吧?”然后他手腕一抖,亮出两本秘籍:“这算是我预支的一小部分报偿,你们谁有需要?”

    “这是?霸王肘!铁砂掌!”不可不戒和高山流水专修拳掌,眼睛中立刻喷出炙的光芒,这两门功夫都是二阶上品,正宗外家,虽不是多高深的武学,但适于高手近搏杀,对于二人均十分实用,以和尚硬功,施展霸王肘,等于多了一件近杀器,高山流水已有震天铁掌傍,但技多不压,与铁砂掌相互映证,内外兼修,倒也相得益彰。

    不可不戒和高山流水美滋滋的接过秘籍,让燕赤霞和白眉一阵眼红,岳衡陪着风铃,淡然旁立,心中不以为然,老白的手笔确实很大,任务尚未开始就派发了两本秘籍,但天上怎有白掉的馅饼,npc能给你块糖吃,肯定有他的算计。

    果不其然,见两人开始修习秘籍后,老白才笑眯眯的提示道:“不过我的任务可是有时间限制的,若是一年之内,你们不能除掉双头蛇常羲,这两门功夫就会自动收回清掉,连带取走你们一级的修为!”

    和尚和高山流水顿时一滞,一年看似漫长,其实换算成现实时间,也不过两个月而已!

    老白转头看向岳衡和风铃,“枣核钉易练难精,江湖上除了上官家也没有几人会了,你们二人若真有心,那就把第三件事办妥,巫山深处,有一处山寨,名叫**寨,也是川东十二寨之一,你们可曾听说过?”老白见二人脸色有异,旋即笑道:“放心,**寨高手众多,我不会遣你们去打打杀杀,自寻死路,你们只需盗取一件物什,事成之后,我自会引荐你们去拜会我的梨花侄媳。小伙子,机缘难得,虽然危险,也值得拼一把。”

    “咳咳,老白,敢问到底是什么东西?”岳衡的脸色,更加异常了。

    老白低声道:“那东西也是件奇物,全天下只有**寨一家独有,**娘子宝贝的不得了,叫做玉髓龙角芝,你二人每人弄来一株,也就可以了!”

    “玉髓龙角芝!”

    “果然!”

    “哈哈,运气啊!”

    “老白,啊,白大叔,和尚跟您打个商量,咱要是缴上玉髓龙角芝,万一和尚没按时杀掉双头蛇,您就高抬贵手,再宽限三个月,武功修为先别收回了吧?”

    众人笑逐颜开,欢呼雀跃,弄得老白一头雾水,泛起一丝事态超出自己掌控的感觉。

    “等一下.”岳衡神秘一笑,一溜烟小跑向铺外奔去,不多时,又风风火火的赶回,翻手亮出一物,冲着老白献宝似的晃了晃,“老白,您看这是什么?”

    “什么?这是玉髓龙角芝!”老白见识非凡,一眼认出此物真,激动起来,他手下意识的伸出,又迅即停在半空,一脸震惊的看着岳衡,呐呐道“这怎么可能,以你们的来历,怎么可能弄到此物,难道你们是蜀山寨派出来试探我的?不对,你们几个的出清清楚楚,明明与蜀山寨无关呀。”

    这一回,精明如老白,也迷糊了。

    “咳咳,老白,你先别急,咱有话好好说,”岳衡好整以暇的坐下,露出久违的,淡淡的笑容,“正好,我这儿也有几个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