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站 白与黑的碰撞

    “一个黑苗斥候5点声望,一个黑苗阵营的武士,又是多少声望?”岳衡缓缓的将手中剑从一名黑苗斥候的咽喉中拔出,同时将尸体慢慢扶倒,拖进深可齐腰的草丛中,心中默默计算着。

    这已是岳衡伏杀的第四名黑苗斥候。

    白族的担心是有道理,黑苗族果然有企图,竟在梨木峰南麓的山道上建立了一个小型营地。岳衡等人不敢接近,但远远看去,那营地里人头攒动,估计有三四十人驻扎的样子,营地周围十里地的范围内,则不时出现由单个或多个黑苗斥候组成的巡逻小队,很显然,黑苗族人的小股势力有长期在此地安营坚守的打算。

    撇开对自己的东家白族的一丝丝小愧疚,岳衡心里美滋美滋的庆幸着,黑苗族愿意在这儿扎根多好呀,这意味附近一带经常会刷黑苗斥候的巡逻队。这些40级上下的人形怪可富有多了,贡献经验之余,既掉铜板,偶尔还出装备,更兼附赠声望,简直就是雪中送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活雷锋啊!

    不过,从白族猎手,升到白族蓝鹃武士,需要一万点部族声望,需要独立击杀两千个黑苗斥候,就算有其他部族任务可拿声望,但估摸着一时半会也凑不够,至少也得单杀上千斥候才有希望。看这黑苗营地的规模,外面一天顶多也就刷出十来个斥候巡逻吧,若是这么坚守下去,就算有别的手段获取声望,岂不是仍要二百多天才能升成武士?

    二百天(ps:游戏)还是有点儿长,虽说白族的蓝鹃武士是个让人期待的称号,可是为一个区域的称号奋斗这么久,还是让人感觉有些不划算。

    怎样才能迅速收割声望呢?

    岳衡望着远处营地中的人影,心里痒痒的,这营地里的人手,要是跟自家哨寨的一样,那得有多少声望啊,杀一圈怎么也能攒二三百吧,再加上周围的散兵游勇,要是能来回扫个十来次,倒也油水丰厚。

    可惜这个想法也就只能在脑子里转转,却根本无法付诸于实现。别的不说,只要那营地里有一个跟阿布一样的boss存在,自己这票人就得望风而逃。五十级的boss岳衡不是没打过,但那绝对是一场噩梦,若不是巫峡渡被临时封闭成任务场景,大家逃无可逃,谁愿意背水一战?何况营地里除了可能出现的boss外,还有一群实力不俗,完全以boss马首是瞻的小弟,双方的实力对比就像鸡蛋和石头一样,一旦碰上,就会粉碎骨。

    自己这方绝对,且肯定是鸡蛋。

    事实上,岳衡连靠营地周围的开阔地都不敢,他早就发现,黑苗斥候的感知似乎比同级人形怪要更敏锐些,别说是营地里有boss,就是精英,只怕当自己“观察”到人家的时候,也就是被人家“发现”的时候。

    故而,他只能在林中干巴巴的望着。

    “啧啧,可惜啊!”岳衡往营兴叹,干咽口水。

    “真可惜!这么打有些慢了。”风铃也略感遗憾,她目光微转,道:“你发现没有,这些黑苗人的技击路数,似乎有些熟悉。”

    “嗯,有些像是五毒教那些人的刀法,不过更加简练一些,或许苗疆一带武功,都比较接近吧。”岳衡顺口道,黑苗斥候人手一把弯刀,刀法与上次在千蛇岩碰上的五毒凤凰那批人,颇有几丝神似,他一望便知。话说道一半,岳衡又是一愣,扭头看向风铃,一个念头在心中蓦然出现,虽然有几分异想天开,但他还是抑制不住,说道:“你说这些黑苗族人,会不会懂得五毒教的圣文?”

    “你还想抓个翻译呀?”风铃的眼睛睁的大大的。

    “是啊。”岳衡点点头,又摇摇头,他迅即否掉了这个想法,自己都觉得好笑。

    江湖npc可不是随随便便靠武力就能降服的,像这些黑苗族的野怪,脑子里的除了怎么厮杀和判断敌我之外,只怕根本容不下别的念头,完全没有机会。

    “嘘,你们俩别小点儿声,那边又来了一个四人队。”燕赤霞在后面示意

    “早看见了,这不还百米远呢嘛!”岳衡没好气的回嘴,人却倏忽一缩,躲进了树影中,与葱郁粗壮的枝桠合二为一。

    没多久,林间又传来几声急促但轻微的惨呼声,随即归于平静。

    “收割慢,但胜于无,总的来说,还行。”燕赤霞微笑的总结。黑苗斥候果然没有被玩家“动”过,作为40级的人形怪,他们时不时的会掉出一些卖店货,若是碰上强化型的黑苗斥候队长,还有一定几率爆黑苗弯刀,这黑苗弯刀,作为武器价值寥寥,但却可以战利品的形式上缴给哨寨,每柄都值20点声望,也算是小有补偿了。他们守在林间,或伏杀,或杀,一连干了四支队伍,十五个斥候,因都是首杀的缘故,收获竟然还算不错。

    只可惜在营地外巡逻的那名唯一的黑苗武士,半天都没有逛到树林来,要是能有幸伏击这样一个五十级左右的精英怪,想比奖励会更加丰富。

    不过他们好运似乎也就到此为止了。

    靠近林间的几个巡逻小队,也就是接近三分之一的外出人手相继失踪,立刻引起黑苗族的注意。一声低沉的牛角号声过后,所有在外游的巡逻队伍忽然行动,迅速的向黑苗营地收拢汇集,同时营地内的人手,也都纷纷凑到木墙畔,抽取出弓箭,隔着栅栏,目光灼灼的盯着林地,仿佛林地里伺伏着恐怖的怪兽一般。

    “我晕,现在的人形怪越来越机警了,这子可怎么过,唉,江湖不好混啊!”燕赤霞伏在林中低骂,心中十分搓火,又有些庆幸:“幸好咱们没有冒进!看这架势,营地里肯定另有高级人物主持大局!”

    黑苗斥候是40级的人形怪,实际智能并不高,他们既然能做出这般戒备举动,说明营地里一定有高人居中主持调动。

    燕赤霞扭头看向众人:“各位,这个可怎么打?”

    岳衡叹了口气,道:“要不先回去交任务,大不了等过上半天再来看看风头吧。”

    “也只能这样了。”燕赤霞叹气。这个时候,对面那边牵一发而动全,无论是引怪还是硬冲,都可能引发整个营地的“炸窝”,风险太高,以退为进,倒也不失是一个选择。别看现在对面剑拔弩张,若一直没有发现敌,多半还会松懈下来。

    大家循着原路迅速退走,一路上,都有些沉默,显然都对今天的战果有些不满意。高山流水等级较低,最受众人保护,所以来时走在最后,退时被安排在最前,他见大家似乎都有些不愉,便一边走一边宽慰道:“各位,说句实在话,现在江湖的人越来越多,怪也越来越不好抢了,其实咱们这些天的收成已经非常好了,记得我以前当帮主的时候,一天的收入都没现在分的多。”

    “嘿嘿,我以前更惨,”白眉在后脚接道,他回忆起颠沛流离的那段时,唏嘘不已:“想当年,我都快饥不饱腹了,哪儿像现在,天天有吃,有酒喝!”

    “咳咳,你们俩也太没追求了,做人就要有野心,一定往前看,不能跟后面比……”岳衡走在最后,苦口婆心的教育两位后进,忽然,他脸色一变,急叫一声:“停!”

    霎时,整个队伍如急刹车般的停下,燕赤霞心里一紧,长剑立即横在前,左右观望,顺嘴问道:“有况?”

    “咳咳,可能听错了。”岳衡与风铃对视了一眼,然后冲燕赤霞一笑,他从包袱中摸出一柄飞刀,忽然手一挥,飞刀刷的向林中左侧树梢上飞去,“哆”的一声钉在树杈上,接着,一只斑鸠发出惊鸣声,扑棱棱的从书上飞起。

    “呵呵,一场虚惊。”岳衡仿佛舒了口气。

    但下一刻,风铃已腾起形,凌空挥手,高山流水只觉几道劲风扑面而来,他心中一惊,尚未做出反应,前方左侧四步开外的草丛中,已传出一声惨呼,紧接着,一个黑衣人从草丛中踉踉跄跄的站起,然后倒下。

    他上的要害处,至少插了三枚蓝汪汪的暗器。

    “咦?”高山流水倒吸一口凉气,紧接着又是一惊,在高山流水右前侧的树后,突然又闪出一名黑衣人,长剑直指高山流水咽喉,直刺过来。

    “靠!”高山流水猝不及防,下意识的左手横,右手疾推,一式“仙人指路”直击黑衣人的口,他招式使出,心中依然忐忑不安,只因这一招的发动,实际上比对方已慢了一线,所以他这一招不求伤敌,能勉强自保就不错了。

    说时迟,那时快,高山流水的右掌,已推到黑衣人前,那黑衣人竟然不躲不闪,手中长剑僵硬的直刺而出,就那么愣愣的扑过来,毫不惜命。

    高山流水一呆,子一偏,右手却又加了三分力,狠狠的击在黑衣人口。

    “砰”的一声,黑衣人的子被打的如虾米一般弯曲起来,顺势向后倒去,就此无声。

    “吔!”高山流水做出一个“搞定”的手势,然后,他赫然一呆,随即额头上留下几滴冷汗。敢那黑衣人的咽喉上,不知何时,已深深的插了一枚飞刀,那显然是一枚锋利无比的飞刀,一刀之下,便彻底击溃了黑衣人。

    “敌对阵营?”高山流水愣了愣,后退两步。在接到系统提示之后,他终于反应过来,敢伏击自己的,竟是已获取了黑苗斥候称号的敌对阵营玩家!根据系统判定,其中一名敌对玩家是由队友击毙,而另一名敌对玩家的命则是被他一掌击中后才终结的,所以系统一共奖励了3点声望。他再仔细一看,对方黑衣人的尸体眉心处,有着一个淡黑色的小蛇标记,足以说明此人的份。

    只要处于白族领地和黑苗族领地,两大阵营玩家的眉心处都会自动显现相应的称号标记,一旦相遇,玩家们就可以根据标记判断敌我,进行阵营pk,但脱离领地范围后,标记则会自动消失。

    高山流水临敌经验也算丰富,他立刻镇定下来,双掌一竖护住中宫,警惕的向四周观望。

    “嘿嘿,原来有唐门的高手在,兄弟们,咱们也别躲了,明刀明枪的干吧。”不远处,一个黑衣人缓缓从树后走出,紧接着,在他左右周围方圆十余丈内,又走出九名黑衣人,呈口袋状分布。

    高山流水顿时心中一紧,心中暗暗庆幸,若是不是岳衡和风铃两人耳目灵光,自己几人正好就踏入对方的埋伏圈,而且后退之路又被刚才击毙的两名黑衣人封住,一旦对方发动袭击,只怕第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燕赤霞眼睛一亮,大笑道:“哈哈,正好手痒痒呢,咱们就真刀真枪干一吧!”

    有架不打非好汉,特别是与敌对阵营玩家pk,不但没有pk惩罚,击杀对手还有额外声望奖励,这样的好事到哪儿找去?燕赤霞是好汉中的好汉,他见猎心喜,话声未毕,人已第一个如风般的扑进口袋阵,闪烁的剑光如行云流水一样刺向当中的那名黑衣人。

    “当心,这人是高手!”黑衣人一见燕赤霞的形,心中便微微一怔,他手中长剑一扬,领着两侧黑衣人,三人合击燕赤霞,几人走马灯似的战成一团,几招未过,那黑衣人已被退数步,他不由大叫出声:“青城派的,你是什么人!?”

    十拿九稳的伏击被人窥破,两名同伴的意外亡,已令此人惊诧莫名,但此刻一见到燕赤霞的出手,他的惊诧,便立刻化为无边的戒惧。

    这,这人是谁?竟然能将青城剑法,施展到如此地步!难道是……?

    他百忙之中向另一侧一瞥,只见一个峨眉和尚,赤手空拳,拳风霍霍,将自己的四名同伴,打得鸡飞狗跳,七对二,居然打得如此凄惨,而他们所谓的口袋大阵,在不知不觉间,已被眼前的青城剑客和峨眉和尚撕破一个大口子,根本不成形状。

    “难道这两人是燕赤霞和不可不戒?”黑衣人猜出对方的来历,他的心,开始跟同伴们一样,跌宕起伏。

    竟然是这两个杀神!

    人的名,树的影,燕赤霞和不可不戒早已成为江湖上最著名的一对搭档,他们的名气,可是伴随着无数杀戮传说。

    “杀了他们,回去能领大钱!”黑衣人心中微颤,但紧接着,他就意识到,“能与这两人同行的,只怕……”

    黑衣人再看向另一边,只见另外三名同伴,正与两名白族玩家杀得有声有色,看形,双方倒是平分秋色。

    但黑衣人的心已经沉了下去,因为他们已经处于下风,而对面,还有两个唐门没有出手!

    “兄弟们,拼了!”黑衣人终于将心一横,嘶声大呼,他的同伴,也刀剑并举,一时之间,也打出了几分声色。

    “咳咳,这几个人的实力,倒也不错!”岳衡摸了摸鼻子,他本以为可轻松收割阵营声望,但如今看来,对手斗志高昂,也难缠,似乎还要小费一番手脚。

    “嗯,看来,该我们出手了。”风铃微笑点头。

    “是该我们了。”岳衡微笑,然后他霍然拔剑,风铃也一抖手,倏忽间飞出几枚暗器。

    但是,岳衡并未冲入战团,而是反手出剑,鬼魅的向后挑去。

    风铃的暗器,竟也后。

    霎时间,他们后发出“叮叮叮”的一连串的脆响。

    “咦?”岳衡和风铃都心中一怔,他们联手一击,出奇,不意,却被对方挡住了。

    岳衡后那两人也一愣,大战未起,他们两人便游走到这队敌人后,本想解决一次这两个唐门的心腹大患,谁知自己的行藏竟被人察觉,差点儿就被设计反杀。

    一招不中,岳衡冷冷一晒,他忽的转过子,连刺数剑。岳衡的剑法极其快速,每每一剑刺出,在半空中,就已化为数道剑影,攻势凌厉之极,刹那间,漫天的剑影,变幻莫测,便向立于对面的黑衣人去。

    “好剑法!”那人心中一惊,也冷冷一哼,拔剑迎上,他的剑法简洁异常,但每一剑,都携带者一股凌厉无比的杀机,令人心悸,霎那间,两人的长剑在半空中连交数下,激起灿烂的火星。

    岳衡收剑,凝重的望向那人,只见此人黑衣,高瘦,手中拎着一柄精光四的长剑,正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

    “好剑法!”岳衡露齿一笑,这人剑法狠辣异常,招招拼命,不但是个用剑的高手,而且是个不要命的高手!

    同时,他心中泛起一丝熟悉的感觉:“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更好!”黑衣人目光紧锁,冷冷回道。两人这一番交锋看似不分上下,但对黑衣人心中明白,对方只是随手刺出数剑,招式变幻莫测,却游刃有余,而自己这方,则已全力以赴,屡屡施展出两半俱伤的搏命招式,单论输赢,自己已经输了。

    说话间,黑衣人的气势不降反升,上透出一股冰冷的寒意,对手的强硬,已激起了他心中的无穷斗志和杀机。

    不过,此人心中也泛起一丝熟悉的感觉:“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于是,两人的目光,再次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