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五步龙和火赤炼

    岳衡小心翼翼的向山脊接近,才走过巨石,就倒吸一口凉气,这山脊四周,十分的荒凉,地上散落着累累白骨,也不知是野兽的,还是人类的。白骨周边有许多大小不一的蛇类,从鳞片反的彩光,和三角形的头部来看,可以断定是奇毒异常。

    “我靠,这么多!”岳衡不由呻吟了一声,满面的无奈,千蛇岩,顾名思义,就是蛇的老巢,但这里的蛇也实在是太多了些吧,这可才是外围啊!

    岳衡一面感慨着,一面退到安全区域,那些毒蛇的感觉十分敏锐,它们只要感到人体的温暖,马上就会发动攻击。岳衡的站位只稍稍了往前了一点,他周围百步内便有十余条毒蛇已蠢蠢动起来。

    难怪千蛇岩在玩家眼中是块难啃的鸡肋,在这里练级,人数少的话劣势很明显,可人越多的话,引来的毒蛇也会越多,反而更加危险,除非使用特殊的手段,否则根本无法在此地立足。

    岳衡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一个大包,才一打开,一股子辛辣之极的味道已冲天而出。岳衡皱了皱鼻子,露出十分不舍的神,小心翼翼的将那包中的黄色粉末均匀的涂抹于剑,以及衣襟上,他再度往前试探着走了几步。正前方那些蠢蠢动毒蛇,仿佛受到了什么影响似的,虽然仍对着岳衡流露出明显的敌意,却已没有了一拥而上的意图,反而露出一种瑟缩的姿态。

    “咳咳,这雄黄粉果然有些效果!”

    岳衡心中微喜,看来自己除非靠近到很近的距离,或露出攻击意图,这些毒蛇已不会主动进行攻击了。

    古人有云:“善能杀百毒、辟百邪、制蛊毒,人佩之,入山林而虎狼伏,入川水而百毒避”。雄黄粉可以克制蛇、蝎等百虫,乃是极佳的辟毒之物。岳衡既然一力主张探千蛇岩,自然会早早准备。

    不过这雄黄粉乃是剧毒之物,价格不菲,且一旦暴露在空气中,消耗极快,岳衡他们一队人所携带的雄黄分量,足以药死的一城百姓,满山生灵,但也仅仅够他们在千蛇岩支持十个时辰的。

    不一会儿,燕赤霞等人也都赶到了。

    大家纷纷从行囊中拿出雄黄粉涂抹,然后冲着其中一道沟壑缓缓行去。千蛇岩内步步危机,但玩家中总有些胆子奇大,又本事高强的家伙,冒死进入那些沟壑中探寻,时一久,多少也探出些讯息。例如最南边的沟壑中,就遍布剧毒的银环蛇,而最中间的沟壑中,却有不少能喷毒一二米远的眼镜蛇,还有一个葱郁的沟壑中,藏匿着许多善于伪装的竹叶青,而大家所去的那条沟壑中,则有不少能隔空暴起伤人,具猛毒的五步蛇和赤练蛇混杂而居,其中盘踞着一种40级的老蛇,这些老蛇年久成精,狡猾险,能命令周围的蛇类,不知杀死了多少前来探险的玩家,令众人止步于沟壑的外围,不得寸进。

    但大家此行的目标,却偏偏是这些年老成精的老蛇。

    只有这种精英级的毒蛇,才有可能采出五十年份以上的毒液,让岳衡完成任务,也只有通过这些毒蛇的封锁,他们才能进入千蛇岩更深的区域,去寻觅传说中的精英和boss。

    随着队伍的推进,周遭的蛇虫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让人看了触目惊心。一路上,凡距离众人十步之内的毒蛇,都会疯狂向队伍发起攻击,而众人一旦还手,周围三十步内的毒蛇,也均会闻风而动,群起而攻之。那些缠上来的毒蛇又凶又恶,喷出的毒液,竟然还有腐蚀衣甲的效果,弄得燕赤霞张开铁伞,不可不戒双锤挥舞,两人拼命的左遮又挡,铁伞和双锤在队伍四周形成一个旋风,所有靠近的毒虫全部都被旋风卷入,绞成一片血雨。

    “咳咳,运气啊,运气不错!”岳衡快剑连斩,将漏网的毒蛇一一斩于剑下,心中也不住庆幸,群蛇乱舞,杀气腾腾,若是没有边这几位高手相助,自己多半连这段平路都难以闯过。

    进入沟壑后,队伍周围的蛇虫种类渐渐单一,目光所及之处,要么是布灰黄色菱形斑的五步蛇,要么是具有红色横纹的赤练蛇。这些蛇类毒既强,动作又迅速,稍有不慎被咬到一口,就要去掉半条命。幸好能力越强的蛇类,也越有领地意识,行至此处后,队伍每走个数步,才会遭遇一条五步蛇或赤练蛇,相比之下,反而不像之前那般的手忙脚乱。

    “咳咳,大发利市,大吉大利!”岳衡每击杀一条毒蛇,立刻以采集术抽筋剥皮,35级的毒蛇,无论蛇血、蛇胆等等,均可入药,蛇亦可作为食材,但血之物,必须以玉制的盒子盛放,否则一个时辰后就会变质腐朽。岳衡怀里虽揣了不少玉盒,却都是留作存放任务物品的,不敢轻用,可以他雁过拔毛的格,依然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丝练习采集术的机会。

    行出百多米深,众人眼前突然现出一条怪蛇。

    此蛇浑俱是豹纹,长有两丈七尺,头上突出一个小小的骨质隆起,宛如犄角,乍遇众人,此蛇昂首长鸣,霎时间,周围数十步内的毒蛇齐齐响应,足足十余道黑影,刷刷的向队伍扑来。

    此蛇其疾如风,转眼已至众人跟前,张口便喷出一团浓黑的毒雾。

    “小心,这是五步龙!”燕赤霞大喝一声,手中铁伞及时张开,挡住毒雾,那毒雾与铁伞一触,立时发出呲呲的声响,那毒雾之猛烈,竟似能腐蚀金铁一般。燕赤霞心里一惊,尚未来得及示警,又觉得一股大力自伞面直撞过来,绕是他力气雄浑,仍被这力道撞得双臂发麻,腾腾向后直退。

    传说蛇类只要活的够久,甚至有机会变化为蛟龙,那蛟龙乃是虚无缥缈之物,但这五步龙的名字中既然有个“龙”字,果然比寻常的五步蛇了强悍许多,实力之恐怖,可谓是名不虚传!

    燕赤霞甫一接触,便力不能敌,一旁的和尚见势不妙,大吼一声,拎着双锤扑上,两人配合无间,一攻一守,进退有据,终于勉强将那五步龙的凶威挡住,但观交手的形,两人也就是维持个不胜不败。

    说时迟,那时快,群蛇也已经赶到队伍面前,霎时间,一道道黑影,带着嗖嗖的破空声,向队伍众人扑去。

    风铃斥一声,双手连扬,半空中精光飞舞,迎着群蛇而去,她的暗器奇准,每一道暗器都中一条毒蛇,将那毒蛇落在地上,岳衡和白眉也展开剑法,将突进漏网之蛇,一一斩落。

    但那些毒蛇有坚厚滑腻的蛇皮保护,即便中了暗器,也无大碍,众人只得步步后退,以空间换取战机,逐一蚕食来犯的群蛇。

    风铃边退边发暗器,一道道精光,不计成本的向外发,突然,她听见耳边有人叫了一声“小心”,接着一道剑光擦着自己的发丝急速飚过,与一物在半空中撞在一起,发出“叮”的一声。

    风铃心里一愣,扭头往后看了一眼岳衡,目中露出嗔怪的意味,接着又往地上那物一瞟,只见地上,匍匐着一条长仅一尺的小蛇,通体似火一般红,一双怪眼,正狞恶的注视着自己,风铃子一僵,升起一股寒意,她顿时醒悟过来,若不是岳衡及时一剑,只怕自己的咽喉已那小蛇咬中。

    “这是什么?”风铃脱口问道。

    “咳咳,这叫火赤练!”岳衡紧盯着那小蛇,如临大敌般的说道:“火赤练,乃百年赤练成精,行动如电,如精铁,狡诈凶残,其毒极烈,所过之处,痕如火烧,中者七步之内,必毒火焚心亡。”

    说话间,岳衡不自觉的抖了抖手腕,这火赤练虽然极其短小,一的毒,却已凝聚成精化,连皮肤都坚逾铁石,自己手中长剑,也算是精良利器,可斩在此蛇上,竟然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

    岳衡顿时觉得有些头疼。

    “两条精英!”风铃脸色一变,一条五步龙就已难应对,谁知竟又蹦出一条危险更甚的火赤练来。两条40级的精英毒蛇,一巨一小,一明一暗,相得益彰,想不到自己一行人才进入千蛇岩,就遇到一道大餐,一道足以将人撑死的大餐!

    “咳咳,五步蛇和赤练蛇相互伴生,出现这种况,唉,也算是咱们中大彩了!”岳衡无奈的耸耸肩,手中长剑一指火赤练,淡淡的说道:“这条蛇,我就包了吧,你们先对付其他那些。”

    “好!”风铃爽利的答应,立刻丢下岳衡,和白眉一起与群蛇周旋起来。

    “咳咳,还真的说丢就丢啊!”岳衡抱怨了一声,下一刻,他已目光如炬,与那小蛇斗鸡眼般的互相盯着,他试探着向前踏出一步,突然红影一闪,腥风扑鼻,那小蛇如弹簧般的飞而出,直向他怀中抢来,吓得他大吃了一惊。

    好个岳衡,他眼角一跳,临危不乱,左手长剑倏然劈出,一招“沉香劈刀”直向蛇头斩去。

    这一剑速度极快,在空中留下一片残影,岳衡有进无退,他已用了他全力而击。

    “啪”的一声暴响,火赤练由于来势太急,躲闪不开,那一剑精准的击中其七寸之处,火赤练尖细的叫了一声,似乎疼痛之极,同时它躯一扭一弹,半空借力,诡异的升高了一尺有余,张开小口,吐着红信,直向岳衡的左小臂咬去。

    “我靠!”岳衡郁闷的叫了一声,子陡然急退三尺,让过这一下袭击,他手腕一转,长剑再次点中火赤练,将其扫落到地上,那火赤练重重的落在地上,龇牙咧嘴的盯着岳衡,仿佛恼极。

    岳衡头皮微微发炸,脸色发苦,这火赤练果然厉害,竟然连中他两记全力一剑,依然秋毫无伤,但自己估计只要被擦到一下,就立刻要去地府向阎王老爷报到,唉,遇到这种砍不伤又碰不得的对手,当真让人头疼!

    火赤练剧毒无比,他确实连碰都不敢碰一下。

    岳衡只得施展快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次次的将火赤练击落,又一次次的无奈后退,碰上这么一个刀枪不入的怪胎,他也只有自认倒霉。至于燕赤霞和不可不戒,更是被巨大的五步龙得狼狈不堪。

    相比之下,反倒是与群蛇相对的风铃和白眉况略微好些,五步蛇和赤练蛇固然凶猛,却并非刀枪不入,他们每次总能伤到其中一些,虽然每次对方伤的都不严重,但退的距离长了,时间一久,磨也能磨死几条。

    可众人并无喜色,因为再这么退下去,他们就要被出沟壑,重新退回到外间。

    “老子就不信这个邪!”岳衡怒了,世间万物,必有弱点,他就不信那火赤练真的就此无敌,岳衡长剑霍霍展开,将那火赤练砍得吱吱乱叫,时间一久,还真有了几分战果,激斗中,那火赤练凌空一跃,笔直的弹向岳衡,可这一次,它跃起之时,形却略略有些迟滞,原本完美的动作,忽然顿了一顿。

    火赤练皮坚甲硬,可毕竟是血之躯,被连着劈刺了上百次后,受到的反震之力,已伤到了筋骨。

    这一顿,就被岳衡找到了契机,他手腕微微一转,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光,忽然也笔直的刺向火赤练。

    这一剑干脆利落,落点之处,直向火赤练张开的蛇口。

    这一下,却是岳衡从与毛猩猩交手时所领悟的经验,任你外面刀枪不入,可口中,却仍是一腔血,哼哼,看我破你!

    火赤练大惊,但它躯已不似之前那么灵活,虽察觉到危险,却已来不及像以前那样转向避让。

    长剑与火赤练火红色的影在半空中迅速合为一体,发出“哧”的一声轻响。

    一旁的风铃和白眉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刻,那貌似无敌的火赤练,竟浑僵直的串在岳衡的长剑之上,宛如一串红通通的烤蛇,死的不能再死了。

    岳衡微微喘息,目中重新露出自信的光芒,他前面劈刺出百余剑,看似无功,却都是只为这刹那间的一剑,这一剑,已足以击杀这条40级的精英毒蛇。

    他缓缓的将火赤练的蛇躯抖落在地上,采集出几块蛇,一枚盛满毒液的暗红色毒囊,还一张火红色,全无一点瑕疵的蛇皮,岳衡露出满意的微笑,40级的精英就是好,不但出了自己所需的任务物品,还连带着出了一张非常完美的火赤练皮,只要收集五六张这样的蛇皮,足以缝制出一条精良级的储物腰带了呢!

    便是那火赤练,也是精良食材,比普通的蛇要美味滋补很多!

    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蛇类的经验值相对太少,40级的精英竟也没给出多少经验。

    岳衡又将目光转向正在肆虐发威的五步龙,暗道:“这么庞大的一条五步龙,总不会让咱失望吧?”

    霎时间,岳衡的目光,透出无比的炽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