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七侠斗观音 四

    拳脚一道,除非天赋神力过人之辈,否则若无深厚内力支撑,对敌时自然会难以持久,冷面观音的一小巧功夫固然不错,可她一个女流之辈,若全凭肢体之力,对抗岳衡和燕赤侠的利剑,无形中已处在弱势。

    而岳衡的拔剑诀,是纯凭苦练而臻的剑术手法,纵然缺少内力的支撑,在速度上,也不会因此而减缓多少威力。

    此消彼长之下,冷面观音又于临敌时错估形势,立刻就吃了个大大的暗亏。

    岳衡手抚长剑,指尖处血迹宛然,他脸上显出一丝喜色,冷面观音吃的这一剑,伤得并不轻。

    “杀!”岳衡一剑得手后,并没有丝毫迟疑,下一剑又迅急挥出,他的剑极其简单,直接,剑光所指之处,正是冷面观音的咽喉要害。

    冷面观音的脸色立刻变了,她一个晃,连连后退,但燕赤侠的剑和不可不戒的拳,也适时赶到,冷面观音心中一惊,长啸一声,形腾空而起,意向后突围,但突然之间,她又倒飞了回来。

    同时间,“嗤”、“嗤”两枚竹节镖,自一旁激而来,饶是冷面观音退得快,面纱也被暗器划破,连左右两颊也险险的抹上了一道红痕。

    冷面观音狠狠的盯了对面一眼,目光中杀机昂然,同时掩饰住内心深处的那一抹惶然。

    敢风铃不知何时,已偷偷的包抄到冷面观音的后侧,封锁住了冷面观音的退路。

    唐门的暗器高手,在任何时刻,都是不可以轻视的。

    岳衡、燕赤侠、不可不戒、风铃四人已再度聚头。

    这一刻,他们一扫原先的颓废,战意高昂。

    “逃!”冷面观音马上就决定了一件事。

    对她而言,这是一个耻辱的字眼,是她在之前从未料想到的结局。

    自己竟会被几个江湖小辈击败,选择逃亡?!

    冷面观音有些失神,甚至惊惧,但此刻,她却偏偏只能选择逃脱。

    “五十息,我最多只需要五十息的时间!”

    这一刻,冷面观音内心中计算的十分清楚,自己无需恋战,只要暂时甩开这几人,再以师门秘传的心法吸取渡口附近几个普通人的精血,最多五十息的时间,就足以恢复大部分的内力,卷土重来。

    “小辈们,等着瞧!”冷面观音气急败坏的撩了句俗不可耐的狠话,说走就走,她飘就向侧后方退去。

    冷面观音的轻功很好,逃脱的时机又选择的十分突兀,刹那间,就后跃出好远,与四人拉开了三丈多的距离。

    冷面观音心中一喜,方自庆幸,忽然间,她脸色剧变,因为她的足踝,被一只突然其来的大手抓住。

    “是谁?”冷面观音一惊,她惶然低头,却看见一张苍白的,没有半分血色的脸,一对充满了恨意的眼睛。

    是那个鹰爪门的小子?

    那个已经被自己重伤至残,半死不活的蝼蚁?

    冷面观音惊魂未定,半倚在地上万里鹏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双手将冷面观音的足踝纠缠了个结结实实,同时嘶声大喝道:“快,你们杀了她!”

    万里鹏一边呼喝着,一边大口吐血。万里鹏被冷面观音重伤后,一直倒地不起,稍微动弹一下,五脏六腑之间就会传来剧烈的难受,仿佛几十把小刀子割过一样,但当他看到冷面观音毫无防备的落向自己跟前时,他终于挣扎着出手了。

    你既然自投门前,那我就要报仇!

    我万里鹏也不是软柿子,要是死,也要从你上撕下块来!

    万里鹏含愤出手,玉石俱焚。

    此刻,冷面观音的注意力,正全部集中在与自己交手的四人上,她压根就已忘记了那个躺在地上的蝼蚁,而正因为被无视,万里鹏的这一次出手,便暗合了奇袭之效,在一瞬间就立了奇功!

    淮南鹰爪门,最擅长擒拿手法,万里鹏作为门中真传弟子,什么大小擒拿,三十六路擒拿,奇门擒拿,进步擒拿之类的,样样精通,一旦被这样人的拿住,要想脱,那可是千难万难。

    冷面观音形落定,立刻用右腿蹬踹,可万里鹏吐了口血,立刻又拿住她的右腿,冷面观音一愣,正想俯以双掌下击,除掉这个后患,万里鹏却趁机借力,一双手重重的钳住她的双膝关节,紧紧抱住,两人纠缠在一起,说不出的香艳,但此时香艳中,却流露出一股惨烈的死亡味道。

    “快!”万里鹏中了一掌,嘶声叫着,他的声音嘎然而绝,因为他的五脏六腑,均被震碎,此刻的他,已经成为了死人。

    死人是不会再说话的。

    但他的神色,却无比的释然,因为他的手,仍然死死的拽住冷面观音,令其无法挣脱,纵然是死,万里鹏也值了。

    “混账!”冷面观音花容失色,她挣扎了两下,突然又发出一声惨叫“唐门!”

    她上有血溅出。三枚飞镖,深深的嵌在她的上。

    同时,剑影拳风已呼啸而至!

    来的是岳衡的双剑、燕赤侠的单剑,和不可不戒的拳!

    趁你病,要你命,三人杀手尽出。

    冷面观音闷哼一声,双掌交错,连环击出,纵然陷险境,可她作为一名江湖高手,临危所爆发出的潜力,却是极其惊人的。

    掌影与剑影拳风交替,发出呜呜的诡异声音,紧接着,不可不戒和燕赤侠相继被飞抛而出,这一战,他们果然不负众望,成功的在冷面观音的上留下了深深的创伤,但也同时被后者不要命的反击所重创。

    而岳衡,则半卧在冷面观音后不远处,剧烈的喘息着。

    他的手中,已没有了双剑。

    交手的一瞬间,他便被冷面观音重点照顾,右手所拿的一柄剑,完全被冷面观音的攻势所钳制,于是,他果断的弃剑,就地一个翻滚,自冷面观音侧溜过,逃过了随之而来的一记必杀重招。

    冷面观音挣开万里鹏的驱,扭头冷哼一声,便要向岳衡再度发起攻击,解决这个大患,却被小腹处的剧烈疼痛所打断。

    她瞪眼向下望去,只见一柄普普通通的长剑,已深深的贯入了自己的小腹。

    冷面观音顿时露出十分惊诧莫名的神色。

    自己究竟是怎么中招的?

    她自然不知,岳衡在翻滚中,巧妙的避过了她的目光,左手却反手一剑,斜斜向上挑出,这险的一剑十分准确的避开冷面观音上可能穿戴的软甲和护具,深深的捅入了她的小腹。

    冷面观音狞笑一声,挥掌向岳衡击去,剑锋入腹,只要不拔出来,一时之间,也并不是致命伤。

    但接着,她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得惊恐而绝望。

    岳衡缓缓的站起来,静静的望着冷面观音,他依然喘息着,但他的心,却无比的镇定。

    岳衡心中知道,在剑锋入腹的那一瞬间,他曾轻轻的翻了翻手腕,用长剑在冷面观音的上一拧一搅,这一下搅动,只要不出意外,必定是造成内腑破碎的致命重创。

    冷面观音厉声大笑,她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于是她一边笑着,一边吐血不止,她环顾四周,指着四人,桀桀笑道:“你们……你们几个少得意……我大师姐……我二师姐……一定会找你们……报仇的……”

    然后,冷面观音以手抓住贯长剑,猛地把剑一拔,鲜血飞溅,她晃了一晃,突然凌空跃起,十指弯曲如钩,如同飞鹰扑兔一般,向岳衡扑去。

    冷面观音对岳衡已经恨极,即便是死,她也要拖眼前这个家伙下地狱。

    “小心!”众人脸色都变了,齐声大呼,风铃更是将上仅有的两枚防暗器打出,可是这一刻,却已有些于事无补。

    江湖高手临死前极全部力量的一击,岂是那么好相与的!

    “我靠!”岳衡猝不及防,再遇大招,这一瞬间,他脸色剧变,冷汗直冒,只见他大叫一声,才站起来的子,又直的被摔在地上,震得他龇牙咧嘴,但同一时刻,他右腿也用力上扬,准确的踢向冷面观音的脖颈。

    冷面观音几乎必中一击扑空后,气息立刻紊乱,她伸展在半空中的躯有些发僵,失去了闪躲之力,立时被岳衡踢中了脖颈,发出咯的一声脆响。

    她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子抽动了几下,终于停止了挣扎。

    四人见冷面观音倒地不动,才吁了一口气,本来这几人都是江湖老手,哪种阵仗没有见过,但今众人这种狠命的打法,连番的血拼,以及万里鹏和冷面观音先后惨烈而亡的场面,令这几人也不心惊跳。

    但很快的,众人的脸上就泛起了喜悦的笑容。

    因为,冷面观音,终究还是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