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飞血剑魔 一

    此时,三星岭上已乱成一锅粥,玩家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江湖召集令可是个稀罕玩意儿,每一次出现,都意味着重大事件,玩家一年中也见不到几次,想不到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戎州!

    “什么人,竟然可以引出江湖召集令!”

    “你没看飞鸽传书么,上面说的很清楚啊,是个魔头。”

    “废话,当然是魔头,关键是这魔头什么来历,到底有多牛?”

    “哼,反正比你牛一百倍!”

    “别吵了,快走快走,赶紧去看闹啊,嘿嘿,江湖召集令,那可是江湖真正的高手大pk,难得一见呢!”

    “兄弟,你找死啊,那种级别的交手,擦上就是死!”

    “有道理有道理,那种级别可不是我们能招惹的。”

    “死了又怎样,反正现在级别低,也没什么影响,这种盛况要不是看,那才是遗憾!”

    “咦,各位,你们说要是那个魔头被挂掉,会不会掉……呃,我先告辞了。”

    “对呀,不过魔头一定很厉害,轻易不会死,不然也不会惹出召集令,唔,能惹出召集令,难道戎州那边已经死了不少各派高手,那么……各位,我也告辞了!”

    “别急别急,同去同去!”

    “我晕,这么多人找死,那我也去,随便摸几具尸体就够赚的!”

    众人七嘴八舌,其中一些心思活泼的玩家已经拔腿开溜,江湖魔头大开杀戒,戎州城此刻一定是哀鸿遍野,自己抢先跑回去,万一运气好摸到某个不幸丧命的江湖高手的尸体,捡上一两件东西,就算是死了,也死得物有所值。当然,打定主意去爆魔头,甚至趁火打劫玩家尸体的玩家就更多了。

    第一批飞鸽来临时,三星岭上的数万玩家就去了一半,当第二批飞鸽到来时,又走了一大半,甚至一些仍在副本中奋战的玩家,都直接从副本就冲了出来,兴冲冲的往回赶,这就是从众效应的可怕之处。

    等到第三批飞鸽来时,就连天龙地虎、伤心断肠这些其它门派的玩家,居然也收到了信,可见事已经到了何等紧急的程度。

    数万人齐奔的场面可谓壮观,弄得岳衡几人哭笑不得,也只好拔腿狂奔,这么乱糟糟的况可不易应付,玩家里面又有心怀叵测不少之辈,他们要是不快点走,被后面的人群追上,万一发生踩踏而亡的意外事故,根本就没有地方去叫屈。

    玩家们浩浩的,很快来到莲花村,原本拥挤闹的莲花村,此刻居然也空无一人,只有几个npc百无聊赖的看着大门,看来这一带的玩家,早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趁着地利,抢先一步直扑戎州去了。

    岳衡暗道一声侥幸,三步并作两步,拽住村中的鉴定师,终于搞定了长剑的来历。

    穿心剑:锋利80,质地85,锋利+5穿刺+5质地95重量三斤六两系统评价:精良。

    作为精良武器,这把长剑的属,已经到了极致,顿时让燕赤霞和白眉僵持不下,一番竞价后,白眉捧剑而归,同时众人的腰包中,又都多了几百两银子的花差。

    再出村时,第一批玩家的大部队已经过去,第二批杂牌军正裹着尘烟风风火火的赶来,半空中,一只只信鸽四面八方的飞来飞去,星星点点,煞是壮观,这些信鸽已非系统门派所属,而是玩家们所放,或是交流战况,或是呼朋唤友,戎州地界发生的事,正在以一种极快速度,向全剑南,乃至江湖传播,如此一来,剑南一带,甚至远在蜀南山林,都发生了很大的动,几乎每一秒钟,都有玩家突然放下手中任务,匆然离去,目标所向,无一例外,全是戎州。

    此等大势,连岳衡等人都不能幸免,岳衡直接就接到范同的电话,要求提供现场全程录像,而风铃等人,也纷纷接到柳帝王他们的飞鸽传书,询问魔头出现的经过,这也是当晚玩家书信中出现频率最高的问题,只是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太意外,以至于根本没有人能说明原委。

    事件过去好几天后,才有有心人从蛛丝马迹中搞明状况,原来这个魔头,是被一个叫做取暖帮的戎州本地帮派给惹出来的。

    取暖帮,顾名思义,本就是没有什么大志,乃是几十个酒汉子所取,这些人喜好杯中之物,成在戎州城内厮混,仗着地头蛇的便利,靠收取保护费的度,偶尔也会干些不干不净的营生,例如欺行霸市,打劫过路的单玩家什么的,但基本上也没留下把柄,故而一直以来只是薄有恶名。

    这夜,三星寨副本开启,近在咫尺的取暖帮,却因自实力不足,干脆知难而退,汉子们左右无事,心烦闷,又聚在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喝了个昏天黑地,一群人吵吵嚷嚷的在街头撒疯,结果便有人在城内暗巷里,迎头撞上一个偶偶独行的麻衣人,确切的说,是一个麻衣剑客。

    或许是真喝醉了,几个不长眼的汉子连仔细看都没看,立刻上前恶言相向,结果剑光一闪,纷纷入了地府。

    看到几个兄弟在眼前被杀,取暖帮主也怒了,一阵大呼小叫,率着几十个兄弟拔刀掣剑,一拥而上,当然,他们的结果,跟前面几位也没多少区别。

    若在平,这几十人规模的街头厮杀,只要不被官府捕头差人看见,尽可无事,可今夜偏偏特殊,因为是三星寨副本的开启,来往玩家过多,戎州城内也加强了戒备,凭空多了不少捕快和官兵,取暖帮一伙人吵吵嚷嚷,早就惹人注目,再闹出人命来,自然引来的官府的追索。

    似麻衣人这等高手,就连官府也是不愿意多招惹的,几个官差上前时好生礼敬,希望劝说其入府衙备个案,但迎接他们的,依然是剑光一闪,血光飞溅。

    官差也是官,麻衣人若是拒捕、逃跑,那都好说,可杀官,却是重罪!

    于是事态进一步扩大,一队队官兵,从四面堵截而来,麻衣人拔剑再战,官府损失惨重,居然不能阻其分毫。

    官府求援,戎州城内的武林大派,自然不能坐视,只得派出门下弟子相助,但令人乍舌的是,这些已可称作是好手、能手的弟子,竟一个也没回来!

    直到各派均有的高手阵亡后,大家才意识到,这一夜,在戎州城内出现的,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大敌!

    麻衣人已边杀边走,毫无顾忌,无论何人,只要出现在他前面,一律斩杀,待他信步出城时,自最初出事的地点,到城门口处,沿途伏尸不下五百具,俱是捕快、官兵、各派弟子和高手,甚至还有一些无辜的居民。

    至于玩家,死在其手中的更是不知凡几。

    月下,戎州城内,血流成河。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