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黑心渔霸

    三人重新组队,白眉轻车熟路,果断的带着两人东绕西走,快速的在不同地点之间跑来跑去,约摸半个时辰,岳衡和风铃就如愿以偿,拿到了召唤黑心渔霸张江的任务物品----巡江火把。

    按照田老实的说法,黑心渔霸张江,以船为家,成漂泊江中,行踪难觅,只有在深夜时分,在江畔的激流滩口,以水匪门特有的火把暗号将其召唤上岸,才可以堵住此人,为民除害。

    是夜,天上风云变色,江水飞浪奔流。

    江畔,乱石横滩,月色下,薄雾中,三道黑影并立在一起,在漆黑的夜里,蓦的,一点火光亮起,如星星之火,跳跃不定,以一种奇异的轨迹游动着。

    江心中,一叶渔舟隐隐出现,向着横滩如飞般的划来。那渔舟船狭长,船头翘起,在湍急的江水中,竟丝毫不改方向,快得出奇。片刻间,渔舟已近,见舟尾站着一人,材魁梧,穿了一蓑衣,却是个中年大汉,他伸桨入水,每每用力一扳,那渔舟就箭也似的出一段路程。

    三人目光微凝,只见他又是数扳,渔舟已近江岸,搁浅在横滩上,那大汉吐声开气,一跃登岸,岳衡目光犀利,已瞥见大汉腰间处,两柄短兵在夜月下闪烁着骇人的寒光,却正是两把分水刺。

    正主到了,三人的目光瞬间变得冷酷、无,飞快的起掠去。

    “小的们!”黑心渔霸张江跳上岸,正打算来两句开场白,却不防眼前寒光闪动,迎面三人居然暴起突袭,将他卷入战团。

    张江暴喝一声,拔出分水刺,他的脸上带了一股狠辣的杀意,这些人,竟然连话都不让他说!张江忿怒四顾,就在这惊鸿一瞥中,一蓬蓝汪汪的暗器,已扑面袭来,他腾闪躲,突觉左臂一阵**,竟着了一剑!他怒极大叫,反手刺去,却刺了个空,原来那暗算他的人,已神不知鬼不觉的换了方位!

    张江怒极,奋起追击,可无论他的分水刺使得如何辛辣,歹毒,总是伤那人不着,那人腾挪,飞跃,急移,轻起,每一个动作,都无比快捷,犹如鬼魅,几下交手中,那人分毫未伤,张江又中了两剑。

    一剑入左肋,一剑中后腰,血流如泉!

    这,这是单挑吗?同时起步,却被甩落在后面的白眉眼睛都看直了。

    忽然之间,张江冷哼一声,手中分水刺向侧急挑,只听“呛呛”的几声脆响,震得他虎口发麻,这一次袭来的,却是三枚飞蝗石。

    张江猝不及防,子一顿,岳衡却立刻冲了过去,毫无畏惧的跃入中宫,一剑直挑,这一剑势不可挡,立刻将其上划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那张江发出一声惨号,踉跄退出两步,竟被岳衡一剑重伤!

    张江后退的时候,以岳衡和风铃的手,至少还有三次机会可以发起攻击。可岳衡长剑一摆,打出了个稍息的招呼,两人均没有出手。

    “你们,是什么人?”张江急促喘息着,趁隙喊出自己心中的疑问,来人武功极高,出手狠辣,若连来历都问不出就被人给杀了,他死不瞑目!

    “咳咳,咱们是杀你的人,”张江前,岳衡淡淡的回道,然后,他转头看向业已呆滞的白眉,道:“哥们儿,承惠三百零四两银子,外加三十个铜钱,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如此时刻,岳衡竟然收剑,与白眉谈起生意来!他根本视黑心渔霸张江如无物。

    更可恶的是,白眉也在一旁凑趣,一枚一枚铜钱的数着,准备掏钱付帐。

    他们似乎当张江是空气。

    “噗!”张江的脸色由红转为赤红,急火攻心,一口血吐出后,忽而又变成惨白。

    好机会,就是此时!

    “杀!”正在交易中的岳衡目光微缩,忽然双腿一蹬,子如炮弹般的急而出,反向张江扑来,同时用另一只空着的手,一掌推出!

    全力一掌推出!

    岳衡有心算无心,是以这一掌一旦推出去,张江便躲不了。

    岳衡这掌是有目的,他的基础拳掌虽已练满,却未能突破不传之秘的境界,始终引以憾事,上次击杀毛猩猩时,他生死一线间,一举爆发,突破多门武功,可谓是多喜临门,而这次与张江相斗,正好可以拿这个高级精英再尝试一下,如果突破了,那就是意外之喜,没有突破,也不过就是比用剑多费那么几下拳脚罢了,没什么损失。

    清风岗上的蔡氏夫妇,便是死在岳衡的这般算计之下。

    风铃也出手了,她双手一分,左右各三枚青鳞镖,往左右飞出,呈弧线形,竟直往张江侧打到!这一下出其不意,镖是暗色的,偏又不带半丝风声,黑夜中,张江根本难以发觉,在岳衡的牵制下,就算发觉也不一定能避得开去。

    在无数次并肩的实战磨练中,两人的配合,已形成默契。

    黑心渔霸双目通红,举刺向岳衡分心就扎,两人闪电般的接触、交手,然后岳衡迅速后退,双手微微颤抖,肘臂间现出两道血痕,黑心渔霸的形也一个踉跄,似乎中了一拳,他怒吼一声,正追击,突然感到两肋一阵剧疼,接着浑麻木,举步维艰。

    风铃的青鳞镖,赫然淬过特殊的麻药。

    唐门的麻药,就算是boss中了,也要顿一下,黑心渔霸的手,立刻缓慢了几秒。

    几秒钟,已经足够。因为岳衡已再次回扑过来,拳脚相加,而白眉也反应过来,痛打落水狗,一旁,风铃也举起了短剑。

    黑心渔霸张江只好死了,他是被三人活生生打死的,且死不瞑目。

    至死,他也没搞明白这三人的来历,还憋屈的贡献出两件工匠级装备。

    黑心刺,锋利度75,穿刺+5,质地80,重八两七钱,耐久70

    薄底快靴,质地60,坚固+5,耐久60

    工匠级装备的基础属在白板和精良装备之间,还略有些属加成,在玩家中很有市场。

    黑心渔霸张江的颈上头颅,手中一对兵器,以及作为除霸证据的三条黑色腰带,也分别被岳衡、白眉和风铃收取。

    “可惜,拳掌依然没有突破。难道一定要生死一线时才可以?”岳衡兴致寥寥的审视着自己的状态,心中画出个大大的问号,他苦苦沉思,随手挑了黑心刺这把偏门兵器,却将较为实用的薄底快靴让给了风铃。

    “再打两次!掉落全归我们,经验就算是义务赠送!”岳衡收了白眉的尾款,不甘心的高声宣布,他和风铃手中还各有一个火把,正好一并用掉。

    “好啊,谢了兄弟!”白眉立刻点头,眉开眼笑,刷过这两次,再算上任务经验,他铁定就升级了。

    众目睽睽之下,火把被一一点燃,可是令三人郁闷的系统提示出现了,“您的任务已完成,任务物品失效”,结果,直至火把燃成灰烬,黑心渔霸张江,也没有再度出现。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