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欺负虫子的高手

    岳衡郁闷的从头上摘下感应器,坐直子,从养生仓中迈了出来,他来回走了几步,便靠在一旁的沙发上发愣。良久,岳衡才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到露天阳台上,仰望蓝天,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这又是一个清晨,凉风拂面,令人格外舒爽。岳衡活动了活动筋骨,在露台上伸展拳脚,开始晨练,直到隐约听见远处邻家发动汽车的声音,他才停了下来,跑到厨房自己做了两个小菜,又弄了一大杯鲜,静静地坐在餐厅中,自饮自食。

    岳衡很喜欢这种感觉,这是一片他自己的天地,想怎样就怎样,自由自在,独得其乐。咳咳,岳衡辛苦奋斗了好几年,才获得了足以支撑这一切的资本,对于这一点,他十分自豪。

    当初,若不是......,岳衡无意中忆起多年前的一些往事,叹了口气,忽然觉得很疲、很厌,惬意的宁静忽然化为一股强烈的窒息感,萦绕周围。他打了个哈欠,疲惫地走回卧房,用养生仓旁的光脑信手处理了几个信件,这一天的工作,基本就宣告完成了。

    岳衡开通了电子管家,收拾起屋子,又冲了个水澡,等到预定的生活用品都送来,一一归整后,这才平复了百无聊赖的心境,再一次拿起了感应器,平躺入养生仓中,开启了游戏。

    岳衡很喜欢虚拟游戏,很享受那种随心所的感觉,在游戏世界中,除了对金钱仍持有一贯的谨慎态度外,他几乎判若两人,事实上,他也不是真吝啬,遇到该出手的时候,岳衡向来不手软,他玩游戏的宗旨就是:玩游戏就像做投资,既然玩了,就一定要玩最的大的,玩最刺激的!

    想玩大的,便需要投入许多,岳衡卡在这个任务上已有两个月的时间,前后在拍卖行花了几百两,却只换来一句:“你根基尚且不足”的评价。

    因此,当岳衡每次面对自己的师傅时,都不由的产生一种投资失败的无力感。

    这种感觉,岳衡已很久没有品尝到。

    难道要将所有基本功都练满不成?

    岳衡很快就将这个荒诞的念头排出脑外,系统不会那么没逻辑,一定是自己尚没找到某个窍门。

    很多时候,失败与成功往往仅差一个窍门,甚至仅仅是一念之差。

    出了问题,岳衡习惯自我反省,他很便发现,能与剑法沾边的基本功,已都被自己练满,而余下的几门,貌似与这个任务没有半点瓜葛,而且,即使有瓜葛自己也练不满。因为,自己的技能点,已不知不觉用光了!

    于是乎,岳衡向师傅请假:“师傅,我想出去走走。”

    唐安师傅其实是个很无趣的人,可天天相处,面对之下,岳衡却也还真的对这个残废的“老人”生出一些师徒之,平里端茶倒水,扫地锄草,无怨无悔。

    “出去走走也好,”唐安师傅突然蹦出一句话,让岳衡大喜过望!这可是他老人家这些天来唯一一句非程式化的言语,岳衡当即洗耳恭听,果然,唐安师傅续道:“武学之道,重在活学活用,成天跟一个死靶子较劲,就算动作再中规中矩,遇到厉害的敌人,不按照你的路出招,还不是一样束手束脚。”

    晕!原来如此!

    岳衡心中一亮,师傅这番话明明是提醒自己应当增强实战经验嘛。

    那么,究竟与什么对敌,才更能增强实战呢?

    岳衡带着疑问打开游戏论坛,开始搜索玩家们在白帝城附近练级的心得帖子,关键字就是“白帝城”+“最难打的怪”。

    搜索结果令岳衡大吃一惊,飞贼刘三,赫然因任务死亡率过高的缘故荣升排名第一。岳衡看了几眼后,顿时出了一冷汗,敢那家伙的拿手武功并非剑法,而是剑中夹腿,一招杀敌,难怪那家伙掉《基本腿功》,敢尚有绝招未出。吃惊之余,岳衡转而又有些得意,最难打的怪又如何?首次击杀挑战难度又如何?那飞贼刘三,还不是被老子放风筝给放死了。

    排名第二的,却令岳衡大跌眼镜。经白帝城玩家集体智慧的决议,公认最难打的怪物第二,竟然是挑战难度最低的蝗虫、苍蝇!

    按理说,这些小昆虫,没有什么战斗力,随手一拍即可打死,连打怪经验都没有,比起什么野鸡、青蛙、田鼠可好杀多了,如果不是白帝城中有npc发布公共任务,根本不会有玩家去留意这些等级为0的小怪。

    可是,但凡做过城外农夫发布的“灭蝗”,或是三圣庙菜园子的“除蝇”任务的玩家,却都叫苦不迭。蝗虫、苍蝇体积细小,但对外界的反应极其灵敏,又常在空中乱飞乱舞,广大玩家们空有一“力气”,枉自学了好几手武功,遇到这些小虫子时,却既抓不着,又打不到,一只小小的苍蝇,竟能将一队武装到牙齿的玩家耍得团团转。

    岳衡眼镜微微眯起,最卑微、最弱小的怪,竟成为玩家们公认最难打的怪,这看似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却仿佛含有某种说不明,道不白的道理。他继续搜索,将范围扩大到了全江湖,突然发现,在5级之前,几乎所有玩家都众口一词,认为最难打的怪物是一些0级的小虫子,当到了5级之后,野兽、以及盗贼等人型怪的战斗力大增,对玩家造成的伤害已不能忽视时,玩家们这种感觉才逐步消失,然而,所谓的消失,仅仅是玩家们的注意力被更富挑战的怪物所吸引罢了,依然有一些练到十来级的玩家在抱怨系统,他们想不明白,为何自己明明已经很“厉害”,但碰上那些苍蝇、蚊子之类的0级怪时,却仍然有种束手无力的失败感。

    或许,自己应当去田里、菜园子里看看?

    岳衡沉思着,脚下已不自觉地迈动,踌躇着来到三圣庙后的菜园子,向看园人领取了“除蝇”任务。

    除蝇:

    任务描述:菜园中蝇虫聚集,管园僧人招募志士予以清除。

    完成条件:灭蝇10只。

    奖励:窝头一个。

    这是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常任务,玩家每天可做一次,可获得一块干粮,勉强能混上一顿温饱。

    岳衡领了任务,刷的拔剑,他这一手已极其纯熟、质朴。

    练了许多的基本功后,岳衡越来越觉得无论任何招式,无外乎快、准、有力三大要诀,尤其是拔剑,乃是从无剑到有剑的过程,拔得快,对手便猝不及防,在出剑时已占了赢面。

    岳衡展开剑术,向苍蝇发起攻击,咳咳,几下过后,已觉察到这些小东西的不凡之处,全因剑术越快、越猛、越急,往往裹挟的剑风就越大,而蝇虫偏偏对周围环境变化的非常敏感,特别是风吹草动,稍有异动,立即惊起,而这些小东西的体积太小,飞时快而乱,无从捉摸,要想在空中击中一只惊飞的苍蝇,还真不容易!

    有难度,我喜欢!

    岳衡开始琢磨了,他先尽量将招式简化,全力追求速度,特别是变招的速度,只要剑法速度上去了,快到让这些小东西根本来不及应变,自然可以做到一刺而中,至于他他这样练对不对,岳衡并不清楚,心中一直惴惴不安。

    渐渐地,岳衡的剑法发生了一些变化,为了追踪蝇虫的飞速,岳衡开始将基本短兵的刺、劈、削等各种技巧慢慢融合到自己体中去,大胆尝试从各种角度、姿势出剑,一直练到不假思索的地步。

    然后,他开始专心练“刺”,

    这并不容易,以剑之尖锋之锋,刺戳半空乱舞之蝇,这已比用利用剑去砍、削、拍,要难上何止数倍。

    正因为难,所以领悟更多!

    开始时他每在菜园子与农田之间两点一线,待可以轻易贯穿飞蝇之后,便流连于城外僻静处,专找护城河等水源充足的地方,去拿蚊子练手。

    蚊子体积更细小,比苍蝇还不着力,微风轻轻一带,即可飘出老远,这一来,光是一味地求快,已没有成功的希望,于是,岳衡开始捉摸如何做到出剑无声、无风,又悟出了快慢之间控制力道的要窍,一剑刺出时,快若闪电,猛若惊雷,但到了蚊子跟前时,却风熄云湮,由极快转至停顿,靠着仅余的一滴惯,便将蚊子刺死。

    当然,还有另一种法子,就是保持出剑的稳定,丝毫不惊动蚊虫,直到剑锋临近之时,再由极静转至极快,一击奏功。

    连续十余次奏功后,岳衡收剑,傲然而立。他心潮起伏,庆幸自己有够幸运,如果没有当年苦练太极拳和太极剑的功底,没有天生的运行神经,要想在这短短时内,就洞悉武功的动静之道,将招式收发由心,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岳衡的基本短兵,依然是10级,依然是将短兵器伤害增加5%的恒定效果,但此刻的他,无论出手速度,还是对招式的控制力,都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其实已不是熟练度封顶所能解释的了,而是达到了一种境界。正所谓“离形去知,随心所”,也不过如此罢了。

    对于“江湖”中的武者而言,功夫的熟练度自是要靠体力行,逐渐苦修,但武学境界却是顿悟的,一朝悟道,终受益,一理通,则百理至。岳衡的心思本就灵活,渐渐寻思起来,“嗯,在剑法上,可以这样做,那么用在拳脚上,飞刀上,又如何?如果我对内力的控制更细致一些,是否招式的力度会更好?”

    岳衡越想越是心痒,忍不住逐一尝试起来,用飞刀,用拳脚,轮番向那些可怜的弱小虫子们发动了惨无人道的攻击,按照系统惯例,0级小怪的刷新频率是非常高的,但渐渐地竟也跟不起他的折腾,于是乎,流连于白帝城的玩家们,经常会撞见一个粗衣烂衫的邋遢青年,在城里城外旁若无人地飞速奔跑,专寻些飞虫小兽出气。

    初时,尚有人以为是什么发布任务的系统npc,待确认岳衡的玩家份后,无不索然而散,间或,也有人在岳衡后指指点点,但目的却是教育旁的朋友:玩游戏就是娱乐,切莫较真,谨防沉迷!

    说实话,岳衡真的沉迷了,他已完全沉迷于自己发现的武学新天地中,孜孜不倦,浑然忘记了还有时间一说,当某岳衡做到随手一掌,震毙飞蚊的时候,竟已是半个月后。三个月的公测,已过了两个半月,当玩家中的领先者已在为冲30而奋斗时,岳衡却只练到7级,其进度之慢,仅有极少数纯生活职业的玩家可以相提并论。

    岳衡并不悔,他将所有的技能点全部花了个干净,把短兵、内功、轻功、柔功、桩功、拳掌、腿功、暗器全都练到了满级,且融会贯通,意随心动,同时,对长兵、重兵和软兵这三类器械,他也稍有涉猎,分别练到1级99%的地步,只有基本弓弩,因修炼弓弩箭枝的消耗量太大,仍是个零蛋。

    按岳衡的说法,他这就叫做艺多不压,功到自然成!

    话是如此,但看见城中那些鲜衣怒马,招摇过市的高级玩家时,岳衡还是有些眼的感觉。

    岳衡回到唐门,来到唐安师傅前,再次吃了个意料之外,却又在理之中的闭门羹,他待立了半晌,淡淡地做出了一个决定,出关!

    游戏如人生,你不可能一直呆在一个地方,那样要疯掉的,走出去其实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既然咱一时半会儿想不清楚,那就暂且搁置,先闯闯这个花花世界,换换脑子,兴许能找到什么灵感也说不定。

    岳衡如是想,便释然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