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平平无奇

    飞贼刘三留下四件东西。其中一个黑木雕刻的小匣子,清楚注明着“富掌柜的传家宝”字样,而其余三件,则是一本秘籍,一把宝剑和一条腰带。除此之外,刘三居然还破天荒地掉了几两银子,首次击杀,果然不同凡响!

    黑木匣子自然由岳衡笑纳,宝剑和腰带都是需鉴定的装备,两人都没学鉴定术,只有去钱庄解决了,至于那本秘籍,封皮上用标准的汉字行书言简意赅地写着“基本腿功”四个大字,顿时令岳衡眼睛一亮。岳衡练过跆拳道,算得上个中高手,腿法出众,若不是出生时的选择有限,铁定会考虑基本腿功的。

    风铃一看就看穿了岳衡的企图,她大大方方的将秘籍和宝剑递给了岳衡:“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这么稀罕!”

    岳衡毫不掩饰自己的急迫,当下就使用了,笑道:“咳,聊胜于无嘛。”

    系统提示:你习得基本腿功。

    岳衡乐呵呵地按照书中所述的方法压了几下腿,兴许是心理作用,他自我感觉腿部的柔韧度似乎比没学之前要强上几分,很有些兴奋。于是,岳衡投桃报李,他慷慨地将宝剑给递了回去,“队长,这个我就不要了,咱们拿去鉴定,换钱分了吧。”

    “咦,你不是要立志学剑的吗?”

    “是呀,不过么,”岳衡晃了晃左手中的青铜剑,无所谓道:“练功用这个就足够了,反正都是剑,至于练级么,我有飞刀,随便搭把什么剑,能破防就成!以后有机会再弄把更好的,咳咳,倒是花钱的问题,一定需要解决。”

    “你可真是精打细算!”风铃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哪里哪里,虚拟生活也是过子嘛。”对于自己的勤俭作风,岳衡一向引以为豪。

    风铃似看见外星人一样盯了岳衡几秒,最后还是同意了:“行,卖了换钱。”

    两人打了boss,得了装备,立刻就熄灭了练级的心思,干脆一同回城去了。

    来到白帝城门,隔着老远就看见许多人围住一道榜文议论纷纷,两人都是好奇心旺盛之人,也兴冲冲地挤进去观看。

    岳衡一看,顿时苦笑不得,咳咳,这件事还真有趣的,竟然和自己大有干系!

    通缉:唐门弟子一名,附照片。如有杀死此人者,以系统录像为证,可向宋家鹰飞领取白银一百两。

    我晕,这不是倒霉催的吗?岳衡摸了摸口袋,里面仅有三两纹银,还是出生入死杀boss分到的,换个角度思考,一百两纹银的赏格,足以让大部分初入游戏的玩家们舍生入死的了!

    “何必呢?不就是“切磋”了一下吗?”岳衡心里那个郁闷啊,看架势,署名鹰飞的家伙八成就是那青年刀客了,想不到他竟然这么输不起,居然还玩起了人民币战术,岳衡摇了摇头,暗想:“明明我们有两个人呀,为什么就只通缉自己一个?风铃呢?干嘛就放过了?哦,可能他只拍到自己一人的照片。”

    榜文上的照片,似乎是青年刀客临死那一刻抓拍的,匆匆而就,角度光线都没选好,有些模糊不清,加之岳衡长相的最大特点就是没什么特点,虽然人群中有几个家伙将目光落在他这一袭颇有唐门特色的紧黑衣上,却没认出来。岳衡强烈鄙视人民币战术,可也深知其恐怖威力,他下意识地低头、扭,匆匆离去。

    走不几步,一只白鸽落在岳衡肩头,很吴宇森式地扔下一封信,飞走了。

    岳衡拆信,只见上面写着:“你出名了,100两耶,我都动心了。”落款风铃,附加一张笑脸图片。

    岳衡一阵天旋地转,低声对风铃抗议:“晕,你别闹了,我心脏不好。”

    “哈,那你又欠我一命。”

    “好好,依你。”岳衡感慨,自己明明差点被人卖了,咳咳,虽然是开玩笑,可也不至于变为欠人一命啊,难道咱的命就这么不值钱?

    两人进城,岳衡提议兵分两路,风铃鉴定,自己交任务,两人约好在唐门镖局见面,就各奔东西了。

    岳衡一路小跑来到太白酒楼,交割任务,换到了梦寐以求的剑南。咳咳,这美酒佳肴本也是游戏中的一大卖点,色香味俱全,只要出的起钱,玩家便可以尽享受,既满足口腹之,还不虑吃多了伤,着实是一举两得。不过么,据说由于知识产权和政府税收的缘故,在酒楼饕餮一顿的价格并不菲,似这五十贯钱一壶的剑南,就绝非一般人可以享用的。

    所以岳衡拿到酒时,心十分激动,十壶酒,五百贯钱呀,若是卖给某个酒囊饭袋,自己在江湖里的第一桶金就算有了。他胡思乱想了一会儿,终于理智战了上风,选择老老实实地回唐门,继续任务。

    唐门镖局外,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岳衡心不在焉地走着,忽然,他前面两个迎面走来的玩家呼拉一下,让开了老远,岳衡立刻警觉,接着便感到背后一阵劲风袭来,他不暇思索,飞前扑,险险地躲过了一剑。岳衡闪电般的回头,正好对上一个大鹰钩鼻子,以及一双饱含仇恨的眼睛。

    靠,不死不休啊!

    岳衡足下发力,直奔着镖局大门跑去,后的鹰鼻剑客急了,高声大喊:“他在这儿,快来。”人群中,又有两人扑上,为首的,正是才从地府返回不久的青年刀客。

    不过他们的反应还是慢了一步。岳衡三步并作两步,抢先跨入镖局大门,然后站定了子,咳咳,这可是门派安全区,闲杂人等免入。岳衡站在门内,颇为有趣地看着眼前的几位追兵,耸了耸肩,淡然一笑,回就走。

    青年刀客怒气冲冲,大喊:“你叫什么名字?”

    岳衡置若罔闻,径自去了,开玩笑,给您名字干什么,让您再玩别的花样么,咱老人家可不受这个激。

    须臾,一只白鸽无声无息地自镖局飞出,岳衡向风铃发出了示警,毕竟风铃也是杀人元凶之一,不得不防。

    风铃回信,语气不让须眉:“让他们守去,守死最好。”一会儿又来了封信:“精铁剑:精铁打铸的长剑,锋利75,质地100,重五斤七两;行云束带:质地20,特殊:储物空间五格。束带我要了,剑有个朋友出价200两,卖不?”

    “卖!”岳衡立刻回信,居然有人充大头,咱岂能不配合?朋友的朋友,一旦见了面,也就是朋友,那可就不好意思宰了,这事须得当机立断。这把精铁剑仅比白铁剑稍好一些,连工匠武器的边都没沾上,能卖上两百两银子已是个奇迹,一人一半,百两纹银足够岳衡缴纳高级副业的入门学费了,比方鉴定、炼药、锻造等等,嘿嘿,那可都是未来能赚钱的职业。

    人逢喜事精神爽,岳衡心愉快地进了后院,不多久,便准备了一桌丰盛的任务大餐,摆在唐安师叔面前。

    唐安师叔连饮十壶美酒后,终于一反常态,十分高兴,道:“难得遇到如此乖巧的孩子,我久不用剑,什么剑法啊招式的,都已忘得差不多了,这样吧,我传你一手独门的用剑心法,如何?”

    系统提示:唐安师叔向你传授左手剑决,习成后用剑时,左手的灵活度可等同于右手,此心法系统评价五阶中品,是否学习?

    我......不学!

    岳衡本是两眼放光,听闻提示后,立刻垂头丧气,选择了拒绝,他左手拔剑出鞘,十分娴熟地练了一太极剑法,接着又演示了几招从燕赤侠那里学得的松风剑法,招式衔接之间,如行云流水,浑然天成。

    咳咳,岳衡的运动神经十分发达,左右手本就可互换模仿许多复杂的动作,在游戏中,他更是如鱼得水,练就了一对神奇的双巧手,左右手的灵活度几乎一样。左手剑诀对于其他剑客,或许是出奇制胜扬名立万的法宝,珍贵之处甚至不下于传说中的“双手互搏术”,但对于岳衡而言,却十分的鸡肋!

    岳衡心里甭提有多沮丧了,武功的品阶越高,获得几率就越低,左手剑诀已五阶的高级武功,只有完成极高难度的随机任务,甚至是隐藏任务才有机会获得。

    因此,岳衡看向唐安师叔的眼神,颇为忐忑,无奈,甚至是带了点儿乞求,自己好歹也算完成了高级武功任务,系统多少得给点儿补偿吧。

    面对岳衡的拒绝,唐安师叔并没表现出太多的意外和失望,却对岳衡表演的左手剑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若有所思:“你的剑法是道家的路数,先‘全’,再‘谋攻’,未求胜,先虑败,”顿了顿,又道:“前一是至柔的剑法,你若能练到化柔为刚,亦刚亦柔,威力不可限量,可惜你内力浅薄,天活泼,不懂道家守静之理,唉,剑法虽好,可惜所托非人,到了你的手里,终究发挥不了威力,平平无奇,另一倒似是青城派的,照猫画虎,仅得了一点皮毛而已,唉,依然是平平无奇。”

    岳衡诧异,这个唐安师叔对剑法的评论似乎很有些门道,但说话毫不留,连续两个“平平无奇”,将自己的自信心打击得四分五裂,难不成此人的江湖名号,竟是由这张臭嘴得来的?

    奖励呢?我的任务奖励呢?

    眼见师叔絮絮叨叨,岳衡既高兴又着急,他不怕师叔话多,就怕师叔没话,于是继续出言相激,抗声道:“师叔,那您说说,什么才是不‘平平无奇’的剑法?”

    这一句似乎问到了关键点,唐安师叔忽然一呆,眼神散乱,“什么剑法,我哪里知道,”忽然右手伸出,折下一根树枝,刷地向岳衡刺来。

    那一刺,简简单单,既平凡,且平实,实在是很平平无奇的剑法,但岳衡却顿觉一阵毛骨悚然,他偏偏就无法抵挡这朴实简单的一刺,事实上,他甚至连眨眼都没来得及,就觉得浑一阵发麻,那枯枝,赫然已抵在自己的咽喉上。

    岳衡忽觉浑冰冷僵硬,他知道,对方留了几分力气,点到为止,否则,自己已然变成了一句尸体。

    两人凝立片刻,唐安师叔缓缓垂下枯枝,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岳衡深深吸了口气,拔剑在手,隐隐护住头面,道:“再来!”

    岳衡不服,那唐安师叔出手虽快,却是趁自己不注意而偷袭,如今自己严阵以待,就算没有十成的把握躲过去,也可以拼一拼。

    唐安师叔闻言而动,他肩头微晃,简简单单地一伸手,那枯枝忽然就横在了岳衡的喉结上,仿佛本来就摆在那里一样。

    岳衡的额头上立刻沁出几滴冷汗,这一次,他已尽了全力防守,却根本没来得及反应!

    “再来!”

    结局依然一样。

    岳衡知道自己的运动神经拥有多么惊人的反速度,在与人交手时拥有多么巨大的优势,但这一刻,他终于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前后几次,一模一样的招式,同样的攻击点,岳衡看得真切,这明明就是基本短兵中最简单的一个刺式,可自己那该死的大脑偏偏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明知对方要做什么,却只能眼睁睁地任由对方随手施为,束手待毙!

    对了,自己还有一点自由属没加!岳衡急之下乱捞救命稻草,将5级时的自由属加在了感知上,哼,我就不信,就算我躲不过你这一下,难道我还模不清你的出手?

    可惜,这一次的结局依然没有什么两样。

    这是何等恐怖的一刺!

    沮丧、恐惧和剧烈的幸福感充斥岳衡的心,俺,俺这是捡到宝了呀!

    岳衡心里怦怦直跳,脸上红白相映成趣,呼吸都急促了,他几乎是用喊的,撕声央求道:“师傅,你能不能教我这个!”

    咳咳,这还是他第一次用师傅这个称谓,来称呼唐安师叔。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