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风铃

    岳衡气喘吁吁地逃出了野牛沟,忽然回,抖手又是一刀,追兵中哎呦一声,一人捂着肩窝倒下。此人及时偏了偏子,让过要害,但也只剩下一丝血皮,他立刻惊恐的惨叫起来,另一名刀客心里发怵,踌躇着停下脚步,假装低头去照顾“伤者”,同时口中大叫:“鹰哥,我们先疗伤,不追了。”

    那青年刀客脸色微变,见岳衡又趁机逃开了几步,当即咬牙道:“好,等杀了这家伙,咱们再谈!”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包止血散扔在地下,冲着圆脸剑客使了个眼色。两人加快脚步,一边用刀剑护住头面,一边紧紧追赶,大有跟岳衡不死不休的架势。

    岳衡领跑了一段时间,故技重施,抖手又是一刀。青年手疾眼快,挥舞兵器猛劈,将飞刀打落,冷哼一声:“雕虫小技。”岳衡心中一叹,他尝试着再了圆脸剑客一刀,见对方险险晃避过,便知这两人与先前那三个弱瓜不同,警惕强,作也好。他当机立断,放弃了歼敌的打算,认准方向,放足狂奔,在他前面是一片绵密而广阔的树林,穿过这片密林,即可看到白帝城的高大城墙。岳衡心中大定,他气贯足底,子突然轻飘飘地往前了两下,霎那间就接近了密林。

    青年刀客与圆脸剑客相视哑然,他们是职业玩家,经验十分丰富,却没料一时走眼,被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给了。青年刀客已敢肯定,先前在那野牛沟里练级打怪的,就只此一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唐门自强队,而此人练级的方法,则是利用快速的奔跑和准确的飞刀,大搞风筝战术。青年刀客跟唐门玩家pk过,知道唐门新丁的斤两,但这人的表现却与众不同。青年刀客几乎可以判断,此人若非是有触发奇遇学了什么特殊的轻功夫,就一定是的敏捷超高。

    眼见这人就要逃窜入林,青年刀客心中大急,大喝一声:“格老子,唐门的鼠辈,打不过就偷袭,有种的当面单挑。”岳衡嘿嘿一笑,却不受激,冷冷讽刺了一句:“不偷袭那还叫暗器么?”话落间,脚步加快,人没入了密林。

    青年刀客颓然止步,俗话说逢林莫入,在这种环境下,追逐一个擅长轻功暗器的唐门弟子,他可没有半点信心。青年刀客不甘地大吼一声,狠狠一刀劈在地上,圆脸剑客正想说几句宽慰的话,突然惊喜地指着林子,喊道:“快看!”

    只见密林中黑影一晃,岳衡又飞快地窜了出来,他扭头斜跑,沿着密林边缘狂奔,在他后,几只野猪正呼哧带喘地追逐不休。

    “他妈的,真是乐极生悲!”岳衡边跑边抹冷汗,这密林也是刷怪区,而且专刷野猪,自己一头撞进怪窝,天杀的魅力立刻起了作用,将老猪少猪全都引出来了!“唉,要是这游戏里能提供“消失”或是“潜行”技能就好了,”岳衡玩命地“疾跑”,仍忍不住胡思乱想,不过江湖既是现实的,也是残酷的,在绕了一个大弯,好不容易将野猪都摆脱掉后,岳衡赫然发现,自己已落入青年刀客和圆脸剑客的夹击之势中,而后,则是那片杀机四伏的密林。

    岳衡心中怦怦直跳,他手中只有一把飞刀,而对方有两人,分立于左右各二十步处虎视眈眈,他现在只有一击的机会,一刀过后......江湖铁律,玩家死亡必掉1级经验,并酌降技能熟练,随机爆出物品,岳衡心有戚戚,自己刚刚初生,不怕掉级掉技能,可万一将那把稀有飞刀给爆了出去,那就亏大了。

    “咳咳,淡定,淡定!”岳衡心里越是着急,脸上越是平静,在青年刀客和圆脸剑客看来,很是有点高深莫测。刚才此人大发神威,一刀秒人,一刀重伤的形,两人仍历历在目,他们各展所能破了对方的绝艺,看似轻松,实则惊险,所以两人也心有戚戚,虽然围住了岳衡,却破天荒的没有抢先动手。

    一时间,双方都起了“敌不动,我不动”的念头,互相瞪了几秒钟。这自然合了岳衡的意,咳咳,能拖一秒是一秒啊,他的大脑飞速地转动着,一瞬间不知已杀死了多少脑细胞,却没想到一条完美的脱之策。岳衡不泛起一丝苦笑。

    这一笑,在青年刀客眼中,却成了耻笑。

    青年刀客是个很冷静的人,但他更是个傲气的人,于是他决定出手。圆脸剑客会意,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岳衡,随时准备暴起。

    青年刀客清了清嗓子,开始用恶毒的话大声叫骂,“唐门的垃圾!”

    哼,你不是暗器高手么,我就以做饵,扰乱你的心神,你出手,老子有止血散,只要挡过第一刀,两人配合夹击,看你还有什么机会施展暗器!

    忽然,一道黑影从林中飞出,轻轻地落在岳衡侧,叫了声:“什么人敢辱骂我们唐门?”那声音清冷极了。在场三人同时一惊,来人黑色武士装,披黑色斗篷,岳衡侧头望去,恰见娟秀而美好的面容,如画的眉目,原来这位同门竟是一个女孩子,乍一看上去,英姿飒爽中透着妩媚惊艳的感觉!

    不过话说回来,这年头出现在虚拟游戏里的女孩子,都尽量将相貌往沉鱼落雁的方向调整,而且专挑魅力高的属出生,所以岳衡对网络美女早已免疫了,只当是欣赏欣赏风景。但是岳衡的目光,还是不自觉地瞟了那女孩子的黑色披风一眼,心中大赞:“哇靠,这件披风门派装里可没有,还绣着花边呢,不知是从哪里搞到的,简直酷毙了。”

    岳衡轻咳一声,正想说点啥,比如感谢女侠拔刀相助之类的场面话,那女的已抢先问了。

    “就是他们?”

    岳衡痛快点头,那女孩看了青年刀客和圆脸剑客,奇怪地看了岳衡一眼,说了句:“一人一个。”也不待岳衡有所反应,已向圆脸剑客那边纵去,抬手就是一镖。

    她用的是带衣镖,以彩绸系于镖尾,掷出时绸衣如箭羽飞翎,样子既好看,又起稳定飞行方向的作用,这种暗器上手容易,但隐蔽差。圆脸剑客舒了口气,他转避过,正想说两句嘲笑的话,忽然觉得劲风扑面,系统警报频传,大惊之下,圆脸剑客勉强将子往右一扭,心惊跳的看着一镖贴擦过,他这才知道厉害,连连后退数步,犹自感到后怕,想不到对方的出手有这么快!

    “咦?”那女孩见对手反应灵敏,也有些吃惊,同时横了岳衡一眼:“还愣着干什么,”手腕一转,又摸出一支飞镖。圆脸剑客顿时叫苦不迭,心想以前遇到的唐门新丁都当暗器跟宝贝似的,上揣不了几枚,就连自己追杀的那个唐门都不例外,总要隔会儿才憋出一刀,可眼前这个却似完全不把暗器当回事儿,随手就扔!

    岳衡见去了一个对手,心中大定,迅速向前靠了几步,气运右腕,抖手就是一刀,青年横刀格开,只觉一缕劲风擦着耳边掠过,心里也有些害怕,他有意去与圆脸剑客合伙,先灭掉一个再说,可现在两人各据一边,无论谁跑向谁,都会将后背让给自己的对手,偏偏对手的战斗意识都很旺盛,一点儿也让不得。

    青年紧盯着岳衡,不敢有丝毫懈怠,见岳衡又故技重施,没有立刻出手,暗想难道此人上的暗器已经不足了?他故意地往另一边的战场靠了靠,见岳衡果然不自觉地向前凑了两步,顿时心中大定,突然回向岳衡扑去,同时大声叫道:“骗子,原来你已经没暗器了!”

    岳衡正在等自动回复,手中空空,此刻被人叫破,心里有些慌张,猝不及防,已被青年刀客贴近。青年刀客口中狂笑,施展宋家堡入门刀法,当头就劈,岳衡不敢抵挡,侧避过,反掌拍他后心,两人打了个不亦乐乎。岳衡毕竟是以个人之力在与系统过招,奋起几招后,便落入下风,但他仗着法滑溜,总是在青年刀客左右晃悠,扬长避短,就是不与对手硬抗,那青年刀法大开大合,遇到斗巧,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办法,耳边听见圆脸剑客不断地大声叫唤、报血量,心知另一边战况也不好,决定生死的竟是看对方飞镖多,还是圆脸剑客的止血散多了。

    青年刀客当机立断,放弃与岳衡纠缠,直向另一团扑去。

    才几步,岳衡已追到后,青年冷冷一笑,猛地顿足,手中刀自肋下反挑而出,这一招不是什么系统招式,却是他临时想出的招。

    刹那间,两人的体一触即分,岳衡面色惨白地捂住前一道口子,摇摇晃晃,青年蹒跚地回,双眼一阵模糊,他的咽喉处,依稀残留着刚才那一道冰冷而刺痛的感觉,青年尽力把头抬起,满脸狐疑的望着岳衡,一副死也不敢相信的表

    “咳咳,事实上,我还有把飞刀,”岳衡扬了扬手,指缝间寒光匕现,他似笑非笑的解释道,“刚才那一招,叫‘割喉’。”

    青年刀客伸手指着岳衡,无力倒下,很快,林边就多了一具白骨。

    在江湖中,玩家在野外死亡后灵魂会立刻进入曹地府,需待满半个时辰方可复活,同时在阳间的死亡地点会出现遗骨,持续一天后刷新。

    死在哪里,就葬在哪里,这正是江湖中人的归宿。

    强敌既去,岳衡心神一松,仰天倒下,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悔恨自己没事找事,拿飞刀当匕首用。那么大的靶子,一刀飞过去多干脆,这下可好,差点儿被人开膛破肚,如今血流不止,照这么淌下去,咳咳,恐怕老子马上就要归位!

    就在岳衡快翻白眼的时候,救星到了,一包止血散从天而降,落在岳衡手上,同时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还不快止血。”

    岳衡略感尴尬,飞快地给自己擦药恢复,那女孩子则蹲在一边捡飞镖,一边捡还一边嘟囔:“真够能拼,居然害我用了十七把飞镖!”

    岳衡眼前立刻浮现出圆脸剑客满插满飞镖,彩绸飘飘的硬汉形象,心里一哆嗦。

    待岳衡差不多恢复了,那女孩也把飞镖都捡回来了,心愉快地冲着岳衡一乐,顺手扔过两包止血散,“一看就知道你是个不带药的,分你两包。”

    “啊,这怎么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都是战利品,你要真不好意思可以还给我!”

    “哦......那我就收下了啊。”

    “哼,对了,我叫风铃,大风的风,铃铛的铃,你呢?”

    “咳咳,我叫古龙,古龙的古,古龙的龙。”

    “太无耻了吧!不过看模样倒有得一拼。”

    岳衡依稀记得,那位武侠传奇大家的面相似乎很一般,不是一般的一般。

    “咳咳,对了我还没谢谢你呢。”岳衡连忙打岔。

    “才记起来呀?同门!”

    “咳咳,算我欠你一命。”

    “同门之间不必客气,对了,看你手还行,一起练吗?”

    “好呀!那我加你好友咯。”

    “没问题。”两人相视一笑,互换了名帖。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闲话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