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阳光的新生活

    在洗脸台前站了许久,看着上面的杯子和牙刷,陆远浩的眼角有些湿润,别看他是一个大男人,一个不管是站在舞台上还是站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也会发光发的人物,他也会有不够坚强的时候。舒榒駑襻

    米阳光离开他了,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他才知道他是多么的她,多么多么的希望这一生都和她在一起,一辈子永远不分开,可是,她已经走了,已经离开他了,当他想到他这一辈子很有可能找不到她,或是找到了她她却跟另一个男人组建了家庭了的时候,他就会变得好脆弱,像个泥人一样不堪一击。

    看着镜中一个星期不修边幅的自己,陆远浩突然好想哭,想起过去和米阳光以及两儿子在一起的那一段温馨甜蜜的时光,心里痛死了,嘴角忍不住的有些抽搐,抬起手来紧紧的捂住脸,无声的让眼角的一滴泪滑落在脸上……米阳光,我好想你,好想和你儿子们,我你们,我知道我错了,回来让我弥补一切吧,求你了,阳光。

    没过多久,杨紫夕来了,看到陆远浩一天比一天颓废的样子,她心里很不好受。

    “远浩,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杨紫夕生气的问他,他以前从不这样的,可是自从米阳光离开他后,他有好几次都没接听她的电话,这让她很不适应。

    陆远浩也不说话,还没吃早饭,端起刚刚泡好的方便面坐到餐桌上,没滋没味的吃着,米阳光离开后,他早上要么吃方便面,要么不吃,一个月下来整个人瘦了一圈。

    “远浩,你说话啊,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这段时间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你吗?”杨紫夕走近他,边质问,边将他的方便面推到一旁不让他吃。

    陆远浩脸上没什么表,抬起头来看她一眼,有气无力的说:“紫夕,你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闻言,杨紫夕一脸错愕,愣了好几秒才说话,“远浩,你、你怎么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你不知道你说这些话有多伤我的心吗?”

    陆远浩皱起眉来,显得有些痛苦,“对不起,我也知道这样说不好,可是,我们以后真的不要见面为好,那晚阳光看到我们接吻了,她误会我们俩有那种不可告人的关系才会悄悄的离开我的,我不想她再误会什么了,若是哪天她回来了,看到我们在一起她说不定又会误会,又会离开我的,我不想她再离开我,我不会再让她有机会离开我的。”

    听他说了这么多,字字句句都是米阳光,杨紫夕心里是极其不服气的,她不曾想过他已经不她,而上了那个处处都不如自己的米阳光。

    她坐到陆远浩边,抬手亲密的挽着他的手臂,眨眨眼睛,泛出泪光露出让人怜惜的表,“远浩,你难道的不是我吗?你说过你我的,你的是我啊,是我。”

    “紫夕,我你,可那是曾经,曾经我像是着了魔一样的深深的着你,可是现在,我的是她米阳光,她离开我的那刻起,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的她,我现在她,将来也她,没有她,我会觉得我活不下去,可惜,我现在明白得太晚了。”陆远浩扬扬嘴角,苦涩无比的说。

    “远浩,你醒醒吧,她已经走了,她不会再回来找你回到你边的,让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杨紫夕带着泪光的眼里充满请求,“以前是你把我从失恋的痛苦里拯救出来的,现在该我把你拉出这种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状态了,让我们在一起吧,我相信,只要你和我在一起了,你就不会想她,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了。”

    “不,我们是不可能的,紫夕,我们俩只适合做朋友。”陆远浩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以后别说这样的话了,你走吧,别管我。”

    “不,我不走,我要留下来陪着你。”杨紫夕用力摇头,忽然紧紧的抱住他,将头埋在他的口处,带着哭腔的说。“远浩,我已经上你了,真的,我没说谎,我的真的真的上你了,求你别赶我走。”

    “紫夕,你别这样,其实,你的还是李汉。”

    “不是的,我已经不他了,我的是你,你要相信我啊。”杨紫夕确定的说,以前,她确实还着李汉,之所以和陆远浩在一起,故意和他亲近,都是为了转移自己对李汉的思念罢了,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已经没再想李汉了,这一段时间,她想的都是他陆远浩,她肯定她是真的已经上了他。

    。。。

    每个月米阳光都会坐三个小时的车去城里拿一次货,转眼又是一个月了,她把两儿子送到小镇上的幼儿园后,一个人坐车到了县里,然后再坐上长途客车去了城里的服装批发市场。

    到了服装批发市场,她会和那些商贩讨价还价,争取以最低的价格拿到货品,等拿好了两口袋的货品,已经是下午的两三点了。

    想到大星和小星,她不敢多留,来了城里两三次了,她哪也没去逛过,大汗淋漓的将货品放好,有些喘息的登上客车,希望能在大星小星放学前赶回小镇。

    这一天很巧,徐颢然正在这座远离祖国中心的边远城市谈生意,他的车就停在长途汽车站附近,谈好生意准备开车离开时,不经意的一瞥竟然看到了坐在一辆客车上的米阳光。

    米阳光?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徐颢然真怕自己是眼花了,他眨眨眼睛又仔细的看了过去,当确定他不会看错时,开动车跟上了那辆客车。

    路途中,他的秘书打来电话,“徐总,你在哪儿呢?我们已经到机场了。”

    “你们先回去吧,我可能会在这里玩几天。”他一边接电话,一边毫不马虎的跟着前方的客车,匆匆交代几句便挂了电话,一路跟踪,跟着米阳光到了小镇上。10gfz。

    米阳光把两口袋货品从车上搬下来,为了节约钱,她没雇人搬运,而是一个人费力的拖着两口袋货品一步步辛苦的朝着她的门面走去,突然,她感觉货品轻了好多,疑惑的一回头,对上一张戴着眼镜的英俊儒雅的男人面孔,嘴巴一张,露出满脸的惊讶,“徐、徐总?”

    “嗨,好久不见了。”徐颢然帮她拿起货品,看着她有点变黑的脸温和的笑着说。

    “呵呵,徐总,你怎么会在这儿啊?这里对你们来说就是个鸟不生蛋的地儿,不像是你该来的地方。”米阳光疑惑不解的笑道。

    徐颢然微微蹙眉,“对我来说,这里也不像你该来的地方啊,你又怎么会在这里呢?陆远浩知道你在这个地方干这么辛苦的活儿吗?”

    米阳光露出一脸的豁达,好像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心里受的那些感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哎,别提他了,我两个月前就离开他了,我要自食其力,以后不会再和他有任何的瓜葛的。”

    “你住哪儿?东西我帮你拿。”徐颢然拿过她手里的两口袋货品。

    “徐总,这怎么好意思,还是我自己拿吧。”米阳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可是大老板啊,哪能让你干这种体力活儿。”

    徐颢然看着她,扬扬唇角露出一丝受伤的表,“你就不能把我当成你的朋友吗?”

    “这、这当然不是。”

    “既然是这样,那就让我帮你,还有,别叫我徐总,叫我徐颢然。”

    “……好吧。”米阳光笑笑,有点无奈的点头,由着他帮自己把东西拿到门市。

    “还要我帮什么忙吗?”帮她放好货品,徐颢然看看不足二十平米的门市心肠的问她。

    “不需要了,徐……颢然,我非常的谢谢你。”米阳光差点又叫他徐总了,突然要改口叫他名字,她还真不习惯,“你还没回答我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小镇呢,你什么时候走啊?”

    徐颢然想了想,淡笑道:“这个小镇山清水秀的,我和几个朋友打算开发这里的一块地,今天我特地过来考察,我今天不打算走了,要好好的考察这里值不值得我投钱开发,可能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他的这些话,只有他自己知道,纯属虚构。

    “哦,原来是这样啊。”米阳光倒信以为真了,“你生意做得也太广了吧,呵呵,你们这些有钱人,就是贪心。”笑着说到这儿,她看了看时间,然后看着他的脸耸耸肩的说:“我要去幼儿园接我两儿子放学了,你要不要和我一块去?”

    “我和你一块去吧,求之不得。”

    “呵呵,那走吧。”

    两人有说有笑的,关上门市的卷帘门,肩并肩的朝小镇上的幼儿园走去,刚刚走到幼儿园门口就响起了放学的铃声,两人没等一会就看见大星小星和几个同学蹦蹦跳跳的走出了校门。

    “大星小星,妈妈在这儿。”米阳光喊着他俩的名字,赶忙朝他们招手。

    “妈妈。”两个小家伙看到她可高兴了,和几个同学挥手说再见后,欢快的跑到她面前。

    “呵呵,大星小星,你们好。”徐颢然一脸笑容的站在米阳光的边,弯下腰向他俩打招呼,“你们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告诉叔叔你们俩到底谁是哥哥大星,谁是弟弟小星啊?”

    两个小家伙从未见过他,看到他露出一脸的戒备。

    “妈妈,他是谁啊?”小星躲到米阳光的背后看着徐颢然的脸疑惑的问。

    “小星,他是徐颢然叔叔,快给徐颢然叔叔问好。”米阳光笑道。“别怕啦,徐颢然叔叔人很好的。”

    “哦,徐叔叔好。”闻言,小星这才放松了警惕。

    “妈妈,这个徐叔叔会是你给我们找的新爸爸吗?”大星盯着徐颢然,突然语出惊人的问。

    米阳光微微一愣,很不好意思的看一眼徐颢然,哭笑不得道:“喂,大星,你胡说什么啊,妈妈哪有给你们找新爸爸的意思啊。”

    “老师说,如果妈妈和爸爸分开很久了,突然带一个叔叔到我们面前的话,这个叔叔就很可能会成为我和弟弟的新爸爸的。”大星振振有词的说,“妈妈,我不想要新爸爸,我要旧爸爸。”

    “妈妈,我也是,我也不要新爸爸,我也要旧爸爸。”小星听哥哥这么一说,赶忙探出小脑袋声音洪亮的说道。

    “……”米阳光一脸无语,心里想,现在的小孩怎么这么的难以应对啊?

    一旁的徐颢然也不知道说什么,听到两个小孩的话,多少有点尴尬,恍然明白,他要是想要征服米阳光的话,就必须先征服眼前的这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家伙。

    。。。

    徐颢然初来小镇,这个晚上,米阳光理所当然的尽地主之谊请他到她租住的地方吃晚饭。

    小镇上也没有什么山珍海味,米阳光觉得像他这种有钱人什么样的好菜没吃过啊,所以就炒了几道家常小菜,准备了两瓶啤酒和一瓶饮料。

    她租住的地方就一间房,面积不大,里面却是五脏俱全,摆着一张一米五的,一张一米宽的方桌,几张小凳子,以及一些生活必需品等,看起来还温馨的。

    “你就住在这里?”徐颢然环视屋里一周,隐隐皱眉的问。

    “是啊,条件所,只能住在这种地方了。”米阳光给他倒上酒,开朗豁达的说,“怎么,你嫌弃这种地方,不想在这儿多呆?”

    “当然不是,你别误会。”徐颢然赶忙摇头,“我从未住过这种地方,觉得新鲜的,或许住在这里比住在五星级酒店里要舒服得多。”

    “呵呵呵哈哈,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啊,住五星级酒店肯定比住我这儿舒服啦,呵呵哈哈……”米阳光被他夸张的话逗笑了,笑得前俯后仰的,好久没这么笑了,笑出来,心里感到一阵的痛快,“快吃菜吧,再不吃就凉了,呵呵呵……”

    她的笑毫无杂质,笑起来真像阳光一样的灿烂美丽又温暖,徐颢然看得有一瞬间的失神,点点头,好心的吃起菜来,“嗯,味道不错,比酒店的菜味道好。”

    “呵呵,真的假的?呵呵呵,徐颢然,你肯定是想逗我开心故意这么说的。”她米阳光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酒店那些大厨炒出的菜肯定比她炒的菜味道好得多,要不然,她早就成为扬名立万的大厨师了,哪还在这种穷乡僻壤过这种小子。

    “妈妈,明天是星期六,不上学,你能带我和哥哥去玩吗?”小星喝口饮料,歪着脑袋的问,一双和陆远浩一样迷人的眼睛装满期待。

    “这……”米阳光犹豫起来,心想若是带他们出去玩的话,门市就不能营业了啊,自己刚进了货,明天肯定有得忙。

    徐颢然见米阳光一脸犹豫,忙对两个小家伙笑道:“大星小星,明天叔叔和你们妈妈一定带你们出去玩,你们俩想去哪里玩啊?是游乐场还是动物园?告诉叔叔,叔叔开车载你们去。”

    “我想去动物园。”

    “我想去游乐场。”

    两兄弟争先恐后的说,听到他的这些话,一脸的开心。

    “呵呵,好好好,叔叔答应你们,明天叔叔和你们妈妈会带你们去动物园,也会带你们去游乐场的,一定让你们玩得痛快。”

    “喂,你明天没有事忙吗?你不是要考察这里值不值得你投资吗?”米阳光扯扯徐颢然的衣角,压低声音的问。

    “我很自由的,延后几天考察也没事。”徐颢然笑道,“答应大星小星明天带他们出去玩吧,你一个人带着他们两个来到这里生活,肯定很少带他们出去玩,我难得来这里,明天我们一起去玩。”

    “这,好吧,听你的好了。”也只能是这样了,自从来到小镇,在小镇上开了服装店后,米阳光就几乎没带大星小星出去玩过,她心里实在觉得亏欠两个儿子太多。

    一顿饭的时间,大星和小星与徐颢然建立了很好的关系,两个小家伙叫他徐叔叔叫得又甜又勤,饭后都拉着他陪他们一起玩游戏。

    家里从未来过客人,徐颢然来了,小屋温馨闹得很,米阳光收拾好桌子洗好碗筷,也加入游戏中,不知道的人看到了,铁定会以为他们是幸福的一家人呢。

    欢愉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一会就是深夜11点了,两个小家伙困了,洗了脸和脚很自觉的爬到上,很快就睡着了。

    两个小家伙睡着后,小小的房间变得特别安静,没有他们两兄弟的打扰,米阳光和徐颢然都有点孤男孤女共处一室的那种尴尬中透着点暧昧的感觉。

    “真抱歉,我这里只有一间房间,一张,也没法留你今晚在这儿住下。”米阳光看看睡着的两个小家伙,红红脸有些尴尬的对徐颢然说。

    徐颢然一脸温和,“我去住宾馆就是,这个小镇上有宾馆吧?”

    “有有有,从我这里出去向左走一百米就有一家宾馆。”

    “那……那我走了,明天我来接你们。”徐颢然不舍的说,说完,转走向门。

    其实,徐颢然不想走的,他宁愿睡在她屋子里的冰冷的地板上也不想住在温暖的宾馆里,可惜啊,米阳光就是不留他,他心里就算再想,也不能赖着不走啊。

    “徐颢然,我送送你。”米阳光赶忙跟出去,总觉得这一天太麻烦他了。

    “外面天太黑了,你不要送我,自己早点睡吧。”徐颢然真怕她越送,他就会越舍不得走。

    “那好吧,你慢走。”他这样说,米阳光也没再坚持着要送送他了,他走出门几米远后便关上了门。

    走了几米远,徐颢然停下脚步转回头看去,见那道门已经关上了,他的心有些凉飕飕的,顿感失落。他真希望自己回头看去的时候能看到她还开着门站在门口看着他,可是她没有,她关上了门,好比她的那颗心也对他关上了门一样,不让他走进。

    米阳光和两个儿子挤睡在一张上,今天去城里拿了一趟货,她实在有些累。14938775

    ‘咚咚咚~’

    就在米阳光快要睡着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米阳光疑惑的,这么晚了谁会来敲门啊,庆幸两儿子没被敲门声惊醒,下快速穿好衣服轻轻的走到门边,“谁啊?”

    “阳光,是我。”门外传来一个男人低沉而磁感的声音。

    “徐颢然?”米阳光感到惊讶,打开门,不解的看着徐颢然的脸,“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落在我这儿了吗?”

    徐颢然扬扬好看的唇角,少有的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我今晚得睡在你这儿了,宾馆已经注满人了。”他差点说他的心落在她这里了。

    “哦。”米阳光脸上露出了笑,但是眉心却隐隐的皱了皱,“进来吧,我这里就这样,你就只能将就着睡地板了。”

    “没关系,只要是个能遮风避雨让我睡个觉的地方就行。”徐颢然一点也不介意的说,脸上虽然没什么特别的表,可他的心里却蛮高兴的。

    其实宾馆根本没注满,是他心里该死的想着她,鬼使神差的离开宾馆跑来敲响她的门,胡编乱造要她收留他罢了,像是中了毒,就想和她睡在一个房间里,哪怕不能摸到她,不能与她亲近,趁着她睡着了,听听她呼吸的声音也觉得是件美好美妙的事儿。

    米阳光也不知道他的那些心思,一边给他铺睡的地方,一边说:“还好我这儿有多余的两被子,一被子我给你铺在地上,一被子你用来盖。”

    “嗯,阳光,真麻烦你了。”

    “我们是朋友,用不着说这些。”米阳光淡笑道,她动作麻利,很快就在地板上给他铺出了睡觉的地方,“铺好了,你睡吧。”

    “好。”看到铺在地板上的,徐颢然也不客气,脱掉鞋袜和外,隐隐高兴的睡在上面,“阳光,晚安,希望你今晚做个好梦。”

    “嗯,晚安,呵呵,我也希望你今晚做个好梦。”米阳光已躺尚了,对他礼尚往来的说,因为有他在,上的衣服没脱,“你为大老板,肯定没睡过地板,今晚你算是遭罪了。”

    “是没睡过地板,今晚头一次睡地板,感觉还不错,说不定以后就习惯睡地板了。”

    “呵呵……”米阳光但笑不语,闭上眼睛,很快睡着了,吐出均匀的呼吸声。

    徐颢然睡不怎么着,听着米阳光睡觉时的呼吸声,总会有种心痒难耐的感觉,闭上眼睛,时而会冒出一些邪恶的想法,真想偷偷的爬上她的,抱着她温暖柔软的体一起睡。

    这个晚上,对徐颢然来说既是甜蜜的一夜,又是充满折磨的一夜,甜蜜的是他能和她睡在同一个屋檐下,第一次离她这么的近,可以清晰的听到她睡觉时的呼吸声,充满折磨的是,有些事他只能想而不能做,只能画饼充饥,看着她解馋,体的某处胀痛得要死,直到下半夜才好不容易的睡着。

    昼夜交替,第二天的黎明不疾不徐的来临,秋温暖而又有些灼的太阳光透过没有拉严实的窗帘缝中钻进屋子里。

    徐颢然昨晚睡得比谁都晚,阳光照耀在他的脸上他也没醒,还睡得沉沉的。

    米阳光睡在的外侧,昨晚一夜好眠,沉吟一声翻个便醒来了,睁开眼睛在清晨的光线中,她看到了沉睡中的徐颢然,心里一惊,他怎么会睡在她这儿?猛然想起昨晚的一些事,这才平静淡定了下来。

    沉睡中,徐颢然的脸菱角分明,英俊好看,儒雅中也散发着男人味,长得并不比陆远浩差。

    这是米阳光第一次如此仔细的看他的脸,莫名的想起自己和陆远浩赌气曾在大街上强吻他,以及后来他在她办公室深吻她的那些景,美丽的脸蛋不由得有点发红。

    徐颢然忽然睁开眼睛醒了,一醒来就对上米阳光水汪汪的美丽眼睛,失神刹那,嘴角勾起迷人的弧度,率先用沙哑而充满魅惑的声音和她打招呼,“早。”

    米阳光耳根隐隐一,“早。”她避开他的视线,轻轻下朝屋子外简陋的小厨房走去,“我去做早餐,你和大星小星还可以再睡会儿。”

    “阳光,今天我们去外面吃早餐吧。”徐颢然看着她的背影说,他唇角含笑,心里暖洋洋的,比外面的太阳还要暖,简直有着一种无法言表的甜蜜感。

    这一天,注定是充满欢笑的快乐的一天,徐颢然开着车把米阳光三母子带到了城里,带她们去了动物园看动物,也带着他们去了游乐场嬉戏玩闹,游玩间,他和他们照了不少的相片留作纪念。

    洗在方子里。□。。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陆远浩还是没有米阳光和两个儿子的任何消息,她们就像水一样在人间蒸发了似的让他怎么也找不到,他几乎快疯了,又急又烦恼,几乎每一天都是煎熬着度过的,无心事业上的事,事业渐下滑。

    “陆远浩,米阳光走了你就打算永远这样过下去吗?”一天,温怡找上门来,看到胡子拉碴的他,又心疼,又觉得可气,“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米阳光要是有天回来了看到你这个样子,保不准又会立马走掉。”

重要声明:小说《绑个巨星,么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