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别碰我

    徐颢然是个正常的男人,感知她前的柔软,他的心里难免有种心痒难耐的感觉,于是,他将她抱紧了一些,好让她靠得更舒服,低头见她面色酡红半闭着眼睛,他不心动,头又低下些许,直接吻上她嫩柔软的小嘴#已屏蔽#。舒榒駑襻

    或许是醉酒的缘故,米阳光没有抗拒他的亲密举止,昏沉着头脑仍由他亲吻着、抚摸着,脑海偶尔浮现出陆远浩与杨紫夕拥吻的景,心头会隐隐约约的有种报复的块感。

    昏暗暧昧的光影中,两人紧紧的相拥,徐颢然尝到她口里的甘露,好似上了瘾一般,越吻越深,越吻越浓,#已屏蔽#若不是顾忌这里是公共场所的话,怕是早已将她压在地上狠狠疼起来了。

    这个晚上说来也巧,李汉也来到了这家酒吧,他是一个人来的,他的新女友李茜茜并没有和他一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他看起来有些闷闷的,在吧台点了一杯威士忌喝下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快速走到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大声的问:“紫夕,你是不是跟我的女朋友茜茜说了些什么?”

    “李汉,你打电话来,就是问我这个?”电话里,是杨紫夕有点漫不经心,又有点高傲的声音。

    “你快说,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散席了从酒楼出来她就和我闹别扭。”

    “呵呵,我没跟她说什么啊,我一片好心,就告诉她你在上喜欢用哪种姿势zuo而已。”

    “你、你跟她说这个?”闻听此言,李汉气得皱紧眉头,“你跟她说这些干什么?你有病啊?”

    “李汉,你说话客气点,你现在有精神冲着我发脾气,倒不如好好的哄你的新女友不要吃我的醋。”杨紫夕也生了气,气气的说完这些话立刻挂断了电话。

    李汉气得无奈,沉沉的叹口气,回到吧台继续喝几杯烈酒,没想刚转就看到舞池中有一对拥吻的男女,男的他不认识,可那个的女人,他却觉得眼熟,仔细的想了想,这才想起那女的是陆远浩的女人米阳光。

    “米阳光?”看到米阳光和别的男人吻得这么的难舍难分,他满脸的惊讶,“她怎么会和别的男人在这种地方吻在一起?”他有些想不明白,疑惑的想,她该不会是背着陆远浩和男人在这里偷吧。

    思索了一会,他决定把这件事告诉陆远浩,拿起手机很快拨通陆远浩的电话。

    “喂,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干什么?”电话里传来陆远浩闷闷的、很不耐烦的声音。

    “你赶快来港湾酒吧。”李汉急声的说,一双眼睛不曾离开过在舞池里吻在一起的两个人。

    “我干嘛去?我这会儿心不好,哪儿也不想去。”

    “真不来吗?如果我告诉你我看见你的女人米阳光和别的男人在这个酒吧里偷,你也不来?”

    “你胡说些什么?谁和别的男人偷了?”听到此话,陆远浩的声音明显的紧张起来。

    “你的米阳光啊,我看见她和一个男人在舞池里拥吻,两个人吻了好久,吻得可深了。”

    “你没骗我吧?”

    “你骗你干嘛?你以为我吃饱了撑得没事干吗?反正我都给你说了,你不来就算了。”

    “我马上来,你再说一遍,在什么酒吧?”听李汉不像是在说谎骗他的口气,陆远浩真急了起来。14938775

    “港湾酒吧。”

    。。。

    二十分钟后,陆远浩开着车疾驰而来,这个时候,徐颢然已经没和米阳光接吻了,可是,他还抱着醉酒的米阳光在舞池里跳着慢舞。

    陆远浩急匆匆的走进酒吧,很快就看到了舞池里被一个男人抱着跳舞的米阳光,当他看清那个抱着米阳光跳舞的男人是徐颢然时,一种滔天的怒气和醋意顿时在他的口处滚滚翻腾,顾不得为大明星的自己被人认出,急速向舞池走去,恨不得下一秒就将米阳光拉离徐颢然的怀抱,可刚要踏进舞池,一个材火辣的女人就挡住了他的去路。

    “哇啊,你是陆远浩吧?呵呵,你一定是陆远浩,陆远浩,在我体上签个名呗。”那女人十分兴奋的说。

    “你给我滚开,我不是陆远浩,你认错人了。”这个时候,他可没有心和这种花痴女人好脾气的周旋,不客气的高声说完,一把推开那女人大步走进舞池中,从徐颢然的怀里将米阳光一把拉到他的怀里。

    他动作突然,徐颢然有些惊愕,见是他,微微一愣。

    米阳光的头脑还不怎么清醒,困意来袭,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从徐颢然的怀里到了陆远浩的怀里,就那么闭着眼睛小鸟依人的靠在陆远浩怀中。

    “徐颢然,我警告你,别打她的主意,她是我的女人,我的。”陆远浩怒目圆睁的瞪着徐颢然,对他一字一顿的说,好似他徐颢然要是敢说个不字,他就会出手狠狠揍他一般。

    听到他的这些话,徐颢然倒也不气不恼,反而淡然一笑,道:“如果你不想我打她的主意,更不想别的男人对她虎视眈眈垂涎滴的话,就别再让她伤心难过的跑到这种地方来买醉。”

    陆远浩一声冷哼,一把将米阳光横抱起来,大步的走出舞池,朝着酒吧的出口走去。

    李汉坐在舞池对面的一张桌子上,将方才的一幕看得真切,觉得好笑,喝口酒,嘴角扬了扬,想起自己的新女友,嘴角又瞬间的堆满苦涩。

    走出酒吧听不到闹吵杂的音乐了,米阳光总算清醒了一点,睁开眼睛见一个长得极品的男人横抱着自己,皱紧柳眉气恼的问:“你是谁啊?为、为什么抱着我?”

    “我是你男人。”陆远浩没好气的说,她跑到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喝酒买醉不说,还和那个早就对她图谋不轨的徐颢然在那么多人面前接吻拥抱,他心里酸得气得真好狠狠的抽打她的股好好的惩罚她一顿。10gfz。

    “我的男人?”米阳光一脸的困惑,“我的男人是谁啊?”

    “你的男人是我,陆远浩。”陆远浩一边回答她无聊愚蠢的问题,一边抱着她朝停车场走去。

    “陆远浩?陆远浩?我的男人是陆远浩?”米阳光竭力的想着,觉得这个名字好让她头疼,忽然,她猛地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痛苦的神,不管不顾的挣扎起来,“呃,走开,放我下来,我不要你管我。”

    “我是即将成为你老公的男人,我不管你谁管你。”陆远浩气道,两手把她抱得紧紧的,好怕她会挣扎着掉落在地上,“米阳光,你给我听清楚,以后再让我听到或看到你和别的男人鬼混在一起,我决不饶你。”

    他怎么就这么这么的霸道呢?他凭什么说这样的话啊?他和杨紫夕就可以鬼混在一起吗?就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闻言,米阳光心理苦涩不堪,眼睛变得湿漉漉的,仍旧挣扎着,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呵呵,我就是要和别的男人鬼混在一起,女人不在放中变坏,就在沉默中bt,呵呵呵,呜呜呜,我要变坏,不要bt。”

    “变坏也不是你这样变的,你这是在引火zi焚。”陆远浩大声喝道,“你别乱动,闭上嘴巴安静点,我马上带你回家,大星小星若是看到你这个样子,指不定会很失望。”

    “大星小星?”听到两个儿子的名字,米阳光终于平静了下来,两个儿子可以说是她心灵的良药,以前只要想到有他们,她就能能熬过所有的困难和痛苦,可是如今一想陆远浩和杨紫夕在一起的画面,她的心里,仍旧是止不住的痛苦与难受。

    见她安静下来,不挣扎也不吵闹了,陆远浩这才松了一口气,快速打开车门,将她小心翼翼的抱在副驾驶位置上。

    挣扎了那么久,吵了嚷了那么久,米阳光真是累了困了,不管是体还是那颗受伤的心,一坐到车子里,她便闭上眼睛昏沉的睡了过去,以至于她错过了两个男人精彩的对话……

    “陆远浩。”就在陆远浩快步绕到车的另一边,准备钻进车里时,徐颢然一脸严肃威严的追到了停车场,看看靠在副驾驶睡着的米阳光,他大步的走到陆远浩的面前,道:“我不知道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想说,以后别让我再看到她这么的伤心难过,若是再被我看到,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把她从你边抢过来,让她成为我徐颢然的女人。”他的表很认真,绝非是开玩笑说说而已。

    “哼,你放心,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的。”陆远浩笑了一下,深邃狭长的眼睛里装满自信,“她都已经给我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了,我是绝对不会让她成为别的男人的女人的,尤其是你徐颢然,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她米阳光只能是我陆远浩一个人的女人。”笃定的说完,他钻进车里快速的发动引擎,开着车扬长而去。

    徐颢然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陆远浩载着米阳光离开了,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黯然萧瑟。

    。。。

    车子开到了家门口,米阳光仍旧闭着眼睛睡着,睡得很沉的样子,有时像是做了什么恶梦,好看的柳眉会皱起来。

    陆远浩不忍弄醒她,将外脱下来盖在她的上,在车里静静的陪着睡着的她,时而会看着她美丽的侧脸发呆,时而会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抚摸她光滑的脸蛋儿,今晚这么的让她伤心,伤心到让她去酒吧喝酒买醉让徐颢然有机会一亲她芳泽,气愤怒然之后,他心里充满了后悔,充满了自责。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米阳光才幽幽的醒来,看到陆远浩,她脑海里又无法控制的想起他和杨紫夕接吻的画面了,她记得很清楚,他们就是在这会儿停车的位置上深深拥吻的,一股极其浓烈酸楚油然而生,一双眼睛载满厌恶冷冷的看着他的脸,好似他俊美得无与伦比的脸此时此刻比任何东西都要丑陋不堪。

    陆远浩对上她的眼睛,心里顿觉寒冷,全都感到不舒服,她那充满厌恶,充满距离感的眼神,让他着实的受不了,“你怎么了?睡好了吗?”

    米阳光不说话,依旧睁着眼睛用厌恶冷漠的眼神看他。

    颢徐头柔吻。“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行不行?”陆远浩少有的请求着说,她的眼神有种会让他发疯的感觉。

    米阳光无动于衷,即使他放低份低三下四的请求,她的眼神也不曾变过,睡了一觉,她清醒无比。

    “呃,你真的很可恶。”陆远浩实在受不了,对上她的眼神心里好似有万条虫子在爬,一个倾狠狠的吻上她的唇以示惩罚。

    “别碰我。”米阳光眼疾手快,子往后一缩,一边沙哑着嗓子说,一边抬起两手用尽力气的推开他靠近的子。

    陆远浩的子僵硬了一下,暗暗的深呼一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脸,有点哑然失笑的问:“你是我的女人,为什么我不能碰你?”

    “从现在起,我不要是你的女人了。”米阳光有些激动起来,“你脏。”

    “脏?我哪里脏了?”陆远浩一头雾水的同时,腔堵得慌。

    “你和别的女人接吻,难道还不脏吗?”

    陆远浩恍然大悟,嘴角无奈的扬一扬,随即看着她的脸蛋耐心的解释道:“宝贝,我那是工作需要,我是个歌手,也是个演员,拍mv,拍电影,拍电视剧,和那些女演员拍吻戏是在所难免的,你不要吃这些飞醋好不好?”

    米阳光的眼睛很快不争气的湿得一塌糊涂,“和杨紫夕接吻也是你的工作需要吗?”

    “……”陆远浩顿时无声。

    他这样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的样子,米阳光看着好想笑,可是更想哭,心里又开始翻江倒海的难受了,快速打开车门,湿着一双眼睛跑进别墅。

    “阳光,阳光,你听我解释。”陆远浩赶紧下车追上去,她这般激动这般失常,他真的好担心。

    跑进别墅,米阳光蜷缩在了客厅沙发的角落里,伤心啜泣着,眼泪奔腾如流水。

    陆远浩很快的坐到她的边,她此时此刻的模样像一只受伤后特别无助的小动物,让他的心里载满深深的自责和怜惜。

    “阳光,你别这样,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我今晚和同学们聚会喝了不少的酒,所以紫夕才送我回来,我喝了酒醉了才会和她接吻的。”他很有耐心的在她耳边解释道,“别跟我生气,别跟我闹别扭了,我和紫夕接吻了,你不也和徐颢然接吻了吗?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我们好好的过子。”

    这会儿,经他提醒,米阳光隐约想起了在酒吧的舞池里和徐颢然拥吻的事儿,她心里感到羞愧,掉着泪绝望的说:“陆远浩,你去找杨紫夕和你好好的过子吧,你喜欢的是她,的也是她,不是我。”

    听她的意思,她是要把自己拒之千里之外吗?

    一听这话,陆远浩急了,一股害怕和惶恐涌上他心头,他一把紧紧的将她抱住,激动的亲吻她一向敏感的耳朵,“阳光,别这样,我不会去找她的,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请相信我。”

    米阳光挣扎起来,挣扎得用力,眼里的泪水掉得好似断线的珍珠,哭得像个无助的小孩子,“呃呜呜呃呜呜,你放开我,不要碰我,呃呜呜,我现在不会再相信你的这些甜言蜜语的,呃呜呜,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为什么愿意和我结婚,呃呜呜呜,你这样做都是因为我给你生下了大星小星而已,呃呜呜,我不要这样,我不要,呃呜呜……”

    陆远浩将她抱得越发的紧,生怕一不注意她就会逃出他的怀抱,“阳光,你听我说,我和你在一起,并非只是因为两个孩子的缘故,我对你是有感觉的,我是喜欢你的。”

    “呃呜呜,你再对我有感觉,也没有对杨紫夕那样的有感觉,呜呜呜呃呜呜,你喜欢我,但你更喜欢的是杨紫夕,呃呜呜,陆远浩,你对我的喜欢只是一种施舍罢了,这样的喜欢,这样的,我不要,我要离开你,呃呜呜呜……”

    她怎么就这么的固执,这么的倔强呢?到底要怎么解释,她才会相信他,安静下来呢?

    陆远浩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了,恶叹一声,用力的将她压在沙发上,不顾她的挣扎和惊惶低头激的吻她,“米阳光,你一辈子都别想离开我……”他一边吻她,一边喘息着的说#已屏蔽# “呃,呜呜呜,陆远浩,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呃呜呜,我不要再让你碰我了,呃呜呜,你滚去找你的杨紫夕,呃呜呜呜呜……”米阳光嘶哑的哭喊着,拼了命的挣扎着,这一刻,她的心痛得要死,难受得要死,她再也不想和这个根本不他的男人有任何的瓜葛,任何的关系了,“呃呜呜呜,走开啊,呜呜,放开我,放开,呃呜呜,混蛋,大混蛋,别碰我,别碰我……”

    陆远浩被她的语言刺激了,她越是叫着不要他碰她,他就越是想把她碰得彻彻底底,手上和嘴上的动作从未停止过,容不得她半点的反抗与拒绝,霸道野蛮的让她在他结实坚硬的体下辗转承欢,“你不让我碰,我就偏要碰你,你是我的女人,是我两个儿子的母亲,我有资格有权利碰你。”

    此时此刻的陆远浩对于米阳光来说无疑是一个没有感的吸血恶魔,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她再也没有力气挣扎了,闭上眼睛默默流着泪的哭泣,一动不动的像一条死鱼一样的仍由他在她的上索取。她在心里默默的发誓,以后再也不要他了,这个男人让她得那么的辛苦,那么的痛苦,那么的委屈,若是再这样下去,她真怕自己有一天会死在这样的里面。

    不同以往的过后,陆远浩清醒理智了许多,看着米阳光满青紫的吻痕和满脸的泪痕以及那件被他撕坏的裙子,他感到很抱歉,想开口跟她说声对不起,可嘴巴张了张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沉沉的叹口气,起将她抱起来,朝楼上的卧室走去。

    米阳光也不闹了,仍由他抱着上楼。她脸上没有什么表,要非说有的话,那就是绝望而冷漠的表

    这个晚上,米阳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大白天了,窗外阳光灿烂,刺疼她的眼睛。

    昨晚陆远浩那样的对待她,她的子还有些酸软无力,本想在上多躺一会儿,但突然想到大星和小星,暗叫一声糟糕一股脑的从上起来,正在她急着想走出卧室时,她看到到了放在头柜上的一张字条。

    字条上是这样写的。

    “宝贝,安心的多睡会儿,我已经送儿子们去幼儿园了。今天我会早点回来的,晚上我们带大星小星一起出去吃饭,有个地方的菜味道很不错,你会喜欢的——你的男人,陆远浩。”

    陆远浩写的字很好看,亦如他那张能够迷死万千女人的俊脸一样。

    看到他写的这张字条,米阳光心里头苦苦涩涩的,没有一丁点甜蜜感动的念头。

    她还清楚的记得昨晚发生的那些事以及昨晚她说的那些话,终究是心灰意冷了。有个主意已然装进了她的大脑,她不慌不忙的走进浴室洗了个澡,然后换上了一大方得体的衣服,站在一面大镜子前对镜中的自己露出淡然而美丽的微笑,并轻轻的对着镜中的自己说:“米阳光,加油,没有他,你要相信你会过得更好的,你叫米阳光啊,你一定要生活得像阳光一样。”

    。。。

    娱乐公司,温怡办公室。

    “远浩,章易谋大导演今年筹拍的新电影《恋传奇》邀请你做男一号,这可是个可以让你锦上添花的好机会,这是《恋传奇》的剧本,你拿回去好好看看。”温怡拿出《恋传奇》厚厚的剧本放到陆远浩眼前,心特好的对他说。

    陆远浩面无表的坐在椅子上,拿过剧本看了一会后俊秀的眉皱了皱,不知想了些什么,突然说:“帮我推掉吧。”

    “什么?”温怡觉得自己的耳朵定是出了毛病,“帮、帮你推掉?”没听错吧?

    “对,帮我推掉。”

    “喂,陆远浩,我说你脑袋没发烧吧?这可是章易谋的戏,那么多名声大噪的优秀艺人挤破脑袋都想演他拍的电影,你却要我帮你推掉他的这部电影?”

    “温怡,你别再说了,我是不会接拍这部电影的。”陆远浩无动于衷,仍旧心意已决的说。

    温怡双手叉腰的板起脸来,“我帮你推掉这部戏可以,但是你必须给我一个正当合理的理由。”

    “这部电影里有吻戏。”他很认真的说出他不接拍的理由。

    “啊?”温怡又纳闷,又哭笑不得,“这、这就是你不接拍这部电影的理由?呵呵,我说,这算哪门子的理由啊?你们这些男人不巴不得能和那些养眼的女明星吻上几场吗?再说了,这年头,那部戏没有吻戏啊,如今的观众可谓个个都是重口味,一部电影里面巴不得有好几场luo露体的重头戏呢,吻戏又算得了什么。”

    “温怡,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了,反正这部电影我不接拍,以后凡是有吻戏,有亲密镜头的电影电视剧,以及mv,都给我推掉,我不会再接拍的。”

    “你这是什么话啊,你疯了吗?你这样子,岂不是自毁前途。”温怡很不能理解,“陆远浩,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今儿你一进我办公室,我就觉得你有点不对劲,你今天必须得告诉我为什么不接拍有吻戏的电影的真正原因,要不然,你今天就别想走出我办公室。”

    陆远浩淡淡的扬扬嘴角,轻而缓的说:“米阳光介意我和别的女人接吻,我和别的女人接吻,她会觉得我脏。”

    闻言,温怡懵了懵,随即露出震撼的表,“天啦陆远浩,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的在意她。”

    “我自己也没有想到。”陆远浩又扬了扬唇,这一次,心里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在他的心间缓缓流淌,“今天没什么事的话我会早点回去,我准备好钻戒了,今晚我会向她正式的求婚,前段时间一直忙着,连向她求婚的事都给忘记了。”

    “看来你是找到你真正的那个人了,祝你求婚成功,和她有个幸福的未来。”温怡笑笑,真诚的祝福他。“求婚的时候浪漫点,女人都不会抗拒浪漫的。”

    “呵呵,放心,我知道,我向来是个懂得浪漫的男人。”这一点,陆远浩信心满满。

    。。。

    这一天,陆远浩回家比平时早很多,回到家,他开始习惯的寻找米阳光的影子,但是他找遍了每个角落也没有看到米阳光,偌大的别墅里清冷得只剩下他的呼吸。

    她,去哪儿了?莫非她?

    他突然想到了她昨晚哭着说的某句话——陆远浩,你对我的喜欢只是一种施舍罢了,这样的喜欢,这样的,我不要,我要离开你。

    天,该不会是她说的是真的吧,她真的要离开他?

    想到这个可能,陆远浩害怕极了,也惶恐极了,他害怕她离开他,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他开始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扯扯颈脖上的蓝色的领带,飞快的跑上楼上的卧室,打开衣柜门,见衣柜里一半是空的,米阳光的衣服一件也没有了,他顿觉自己的心全都空了……

    陆远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卧室下楼的,他坐在那张米阳光常常窝在上面等他回家的沙发上,难受沮丧的捂住自己的脸,许久也没有抬起头。

    米阳光,离开我,你会去哪儿?你舍得离开我,也舍得离开我们的两个儿子大星小星吗?

    大星小星?

    他猛然想起两个儿子,今早还是他送他们去的幼儿园,米阳光带着她的衣服离开了,她会带着大星小星一起离开吗?

    想到这个可能,他抬起脸来,站起快速的往外走。

    很快,陆远浩赶到了幼儿园,找到了幼儿园园长。

    “大星和小星呢?”他很紧张很着急的问。

    “上午,他们妈妈已经把他们接走了,她说有急事,要带大星小星去另一个地方上学,给大星小星办理了退学手续。”幼儿园园长说。

    她真的把他们带走了,她离开了,也要带着两儿子离开,她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太自私了呢?

    陆远浩突然有种想哭却哭不出的悲凉感,“她接他们走的时候,还说了什么吗?”

    “没说什么了。”

    “请你仔细想想,她有没有说要去哪里?”

    “没有。”幼儿园园长很肯定的摇头。

    陆远浩的心里,一片悲凉,他预感到,这一次米阳光带着大星小星离开,肯定是铁了心的要离开他,不会让他轻易找到的。

    离开幼儿园,陆远浩开车去了海边,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走在柔软的沙滩在,在上面留下一连串孤独寂寞的脚印,无心欣赏海边魅力无边的黄昏美景,闻着含着腥咸味的海风,他酸楚的觉得自己的呼吸,以及周围的空气都是伤感的。

    他在海边呆了许久,直到天色黑下,像一张无边无际的大网将他笼罩,他才离开,在心里默默的发誓,就算米阳光逃到了天涯海角,他也一定会将她找回来,他坚信,她有张良计,他就有过墙梯。

    。。。

    伤心的过去,痛苦的回忆,每每想起都会有着一丝难以言喻的追忆,然而,它们就像暴风雨中驶过的车,在脑海里溅起悲伤痛苦,想要忘记这些悲伤和痛苦,唯一的方式就是将她们遗忘,像一页书一样的翻过这一页,去面对新的篇章,新的明天,让以后的路绽放异彩变得美丽。

    从下定决心带着两个儿子离开陆远浩的那天起,米阳光就决定要过上崭新的生活了,她陆远浩得那么的辛苦,她不想再那么辛苦下去了,不想陆远浩找到她,更不想被别人打扰她崭新的生活。

    她带着两儿子到了一个边远城市远离喧嚣的小镇,那个小镇的交通不发达,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不富裕,可是那小镇却是山清水秀,小镇上的人们也都朴实。

    她生于农村,长于农村,在这样的环境中,她会有一种踏实的感觉以及一种让人安心的安全感,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仇,她想她一定会在这里生活得很好,包括她的两个儿子大星小星。

    生活离不开柴米油盐酱醋茶,为了生活,米阳光在小镇上开了一家服装店,店里有卖小孩的衣服,也有卖大人的衣服,她为人善良而又,店里的生意好的,闲暇时,她会坐在缝纫机旁自己制作和设计服装。

    时光如同流水,一点一滴的过去,一转眼,米阳光已和两个儿子在小镇上生活了一个月了。

    “妈妈,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要到这个地方生活呢。”

    “妈妈,你不是说爸爸过一段时间就会来这里找我们吗,为什么这么久了,爸爸都没有来呢?”

    围在一张小方桌上吃晚饭时,大星和小星总会问米阳光这样那样的问题,突然离开了大城市,离开了他们的亲生爸爸,离开了那座豪华的大别墅住进一间不到五十平米的房子里,两个小家伙都不怎么适应。

    “吃饭啦,哪来这么多话,听话,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要不然妈妈就不喜欢你们了。”米阳光严厉的说,虽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可是每当从他们嘴里听到陆远浩的名字时,她心里仍会有点痛。

    “呜呜,妈妈,我想爸爸了。”小星突然哭起来。

    “呜呜呜,妈妈,我也好想爸爸,呜呜呜……”不愧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一向比较坚强懂事的大星见小星哭了,他也哭了起来,“呜呜呜,妈妈,你带我们回去找爸爸吧,呜呜呜,我和弟弟看不到爸爸好难过,爸爸看不到我们也肯定很难过的,呜呜呜……”

    听着两儿子的哭声,米阳光心都快碎了,他们想他们的亲生爸爸,她又何尝不想那个人呢,表面装作不想不在意,可夜深人静,她总是会不自的想起他,毕竟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两儿子的亲生父亲,是她真正用心去过的男人,初来小镇的无数个夜里,那个男人总会跑进她的梦里。

    “大星小星,别哭了好吗?妈妈求你们了。”米阳光忍着心里难言的痛轻言细语的哄着说,眼睛忍不住的泛出让人怜的泪光,“你们忍一忍,等过一段时间,妈妈一定带你们回去,让你们见到爸爸,好吗?”

    “妈妈,呜呜,你没骗我们吧?呃呜呜。”小星哭着问,漂亮可的小脸蛋被泪水弄得花花的。

    “妈妈没骗你们,妈妈发誓,骗你们就是汪汪汪叫的小狗。”米阳光挤笑道。

    小星这才破涕为笑,高兴的扑到米阳光的怀里,扬着头看着米阳光的脸,笑着说:“妈妈,我们见到爸爸的那天,爸爸一定会很高兴的,爸爸肯定会送我和哥哥礼物。”

    大星也不哭了,“嘻嘻嘻,弟弟,我们那么久没有见到爸爸了,去见爸爸,我们也要送给爸爸礼物。”

    “呵呵呵,好,好。”米阳光点头,脸上堆满了笑容,心里却异常沉重,堆满了苦涩。

    。。。

    在那个繁华的大都市里,有个男人的生活并不像他的份那样光鲜美好。

    陆远浩从昏睡中醒来,昨晚又一个人闷闷的喝了不少酒,睡了一晚醒来,他不仅头痛裂,喉咙还干涩得说不出话来。

    ‘滴答答滴滴嘟嘟……’

    躺在地方的手机响了几遍了,他也不想接,他知道,不管是谁打来的电话也不会是米阳光打来的电话,所以他觉得没有接听的必要。

    他的卧室依然是豪华偌大的,可是里面充满了酒味,卧室的地上扔着他的衣物,和他昨晚喝空的酒瓶,米阳光没在他边的那天起,他的住所就几乎和狗窝打上了等号,以前米阳光在的时候,房间的角落都是干干净净的,找不出一丝的灰尘,可如今却是另一番光景了,看了,让人忍不住心生寒凉。

    在上像条死鱼一样的躺了一会,陆远浩终于下了,他鬼使神差的走到衣柜前拉开衣柜的门,看着空空的没有一件米阳光衣服的衣柜,心里空寂得想死掉,他好希望有一天自己拉开衣柜门能看见里面挂满了米阳光的衣服,他好希望米阳光有一天能带着两儿子回到他的边,他好希望那一天不要让他等得太久,他希望米阳光只是带着两儿子出去散心而已,而不是真的下定了决心要永远的离开他。

    他无时无刻的都在后悔,后悔当初没有珍惜米阳光,没有顾忌她的感受总是与杨紫夕不清不楚的暧昧着。如今人都走了才知道后悔,他真想抬手给自己狠狠的一巴掌。

    他忍着头疼踉踉跄跄的下楼,进了厕所,站在洗脸台前看着放在上面的三个杯子和四把牙刷,他的眼神越发的充满留恋,这三个杯子有两个分别是大星和小星的,剩下的一个是他和米阳光的,里面放着他和米阳光的牙刷,牙刷是一对,从住在一起,两人就共用一个杯子漱口刷牙。

    想起那时两人在一起的那些甜蜜,陆远浩会不自的心里泛起甜蜜的暖流,可当暖流流淌过后,他满心都是苦涩,她走了,就只留下洗脸台上的这些东西,有时候,他心里痛得好恨她,恨她是那么的绝,竟能做到像空气一样在她的视线里消失,都过去一个多月了,也不留给他可以让他找到她和儿子们的任何蛛丝马迹。

重要声明:小说《绑个巨星,么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