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伤心之夜

    “嘻嘻,这里的东西物廉价美,我最喜欢来这里吃东西了,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好比宝地,我今天可是第一次带男人过来吃东西。舒榒駑襻”

    “你没带陆远浩来这里吃过东西?”徐颢然有点受宠若惊的看着她。

    米阳光失落的摇摇头,“哎,别提了,他是上至八、九十岁的老人,下至三四岁的小孩都认识的巨星啊,我要是带他来这种地方吃东西,不引起踩、踏事故才怪,再说了,他有洁癖的,我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才不愿意来这种地方吃东西呢。”和陆远浩住了一段时间,有时候她了解他的。

    “哦,也是——那晚你为什么一个人跑到酒吧喝酒?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是感上的事吗?”徐颢然想起那夜的她,关心好奇的问。

    这一话题,像是触及了米阳光心里的伤口,一抹忧伤瞬间从她脸上掠过,“那天确实遇到了很不开心的事,有个人跟我说了些很难听的话。”她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风轻云淡的说。

    “那人是谁?不会是陆远浩吧?”

    “不是,他倒是没跟我说什么难听的话。”

    “既然不是他,那你也用不着那么想不开了,以后再遇到不开心的事,想去酒吧喝酒就打电话叫上我,我陪你喝,你喝醉了,我免费送你回家。”

    “呵呵呵,是吗?”她笑起来,眼睛有些亮亮的,“你这么好,心甘愿的当我的护花使者。”

    “是啊,心甘愿,谁叫你第一次当街吻我就让我对你怦然心动呢。”徐颢然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脸,貌似很认真的说。

    “呵呵,说起那次,我真的觉得很不好意思。”对上徐颢然好似装满内容的眼睛,又想起第一次见到他就强吻他的画面,米阳光的脸蛋微微泛起红晕,“呵呵,你为星月酒楼的大老板,长得又这么这么的帅,这么这么的有钱,而且还这么这么的有气质有风度,你的那些慕者听到你对我说的这些话,肯定会羡慕嫉妒死我的。”

    “呵呵呵,随她们羡慕嫉妒去吧。”

    “呵呵呵哈哈……”

    这天下午,两人在好吃街吃得开心,聊得更是欢乐。

    。。。

    几天过去了,陆远浩还是早出晚归,偶尔会回来早些,可不知道接了谁的电话,又会匆匆的出门。

    每一天晚上,米阳光都会窝在大厅的沙发上等着他回来,复一,这种等待好像已经不知不觉的成了她的一种习惯,虽然很多时候都会在心里埋怨他的晚归,埋怨他几乎每次回来上都会带点女人的香水味,但是她还是感到庆幸,因为除了那次他接到杨紫夕的电话出去的那晚没回来,随后的子里即使再晚他都会回家。

    她是着陆远浩的,从未改变过,知晓他和杨紫夕之间的暧昧,她比谁都难受。

    她等着陆远浩回家,每次敏感的从他上闻到女人的香水味,鼻子都觉得酸楚,心也跟着胀痛。她从来没用过香水之类的东西,她知道他上带的香水味是属于谁的,那种香水味感浓郁,她曾在杨紫夕上闻到过。

    她强忍着不发作,觉得等到她和陆远浩结婚了,况一定会改变的,当她名正言顺的成了陆远浩的妻子,杨紫夕肯定会识相的退出,毕竟一个勾引别人老公的女人是谁也看不起,谁也不待见的,她认为杨紫夕应该还没有不要脸到那样的程度。

    她就忍着那些看不见摸不着可是却啃噬她心的酸楚等着踏上红毯成为陆远浩新娘的一天,每一天都掰着指头数着,但一天一天过去,陆远浩这段时间总是那么的忙,忙着他的新专辑,忙着他的新广告,忙着他的新电影,也忙着瞒着她和杨紫夕见面,他那样的忙,忙到连去民政局领结婚证的事都忘了提,更别说对她说婚礼具体定在哪一天了。

    就这样,她带着希望的盼着等着,也带着希望的绝望着,失落着,犹如一个溺水着在深水中拼命呼吸,不断的挣扎,却总又那么的无能为力。

    她清楚自己驾驭不了陆远浩,他是上天的宠儿,有完美无瑕的面孔,有精妙绝伦的演技,更有无与伦比的歌喉,少女都慕他,少妇都为他倾倒,她如此平凡,并且还有着污浊的过去,怎么驾驭掌控得住他呢,即使那天杨紫夕不说,她也清楚自己其实是配不上他的,可是为了两个儿子,她赌上了自己的未来,就算不配站在他边,她也要厚着脸皮和他在一起,给儿子们完整的家,不再让他们缺少父

    。。。

    其实,陆远浩也并不是有心忽视米阳光的存在,这段时间里,他确实很忙,再加上杨紫夕总是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约他见面,他又总是硬不起心肠拒绝她,时常都会和杨紫夕见面,就像今晚,他本想早点回家和米阳光以及两儿子好好的吃一顿晚餐的,可是杨紫夕一通电话打来,说他们上大学时的某个著名教授回国了,要为那教授接风洗尘,好多大学同学都会去,要他一定要到场。

    那个教授算是他的恩师,他想了想,就算再不想去也还是去了,在一家高档酒店的豪华大包看到了那位教授,看到了多年不曾见过的大学同学,也理所当然的看到了杨紫夕。

    包房里,闹得很,杨紫夕穿低的黑色礼服,头发高高挽起,烈焰红唇配一双顾盼生辉的美目,成熟而又妩媚,许久不曾见过她的男同学个个都露出惊艳之色,说她长得美,赛过西施,不亏是当年高不可攀的校花,令无数男生竞折腰。

    同学中,很多都是功成名就的,但这些人,杨紫夕一点也不在意,和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寒暄几句,很多时候都是静静的坐在陆远浩的边,时而为他倒酒,时而为他夹菜,像个十足的贤妻。

    “咦,我说紫夕啊,你怎么坐在陆远浩边,给他倒酒给他夹菜啊,你不是和李汉才是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吗?”坐在他们对面的一位胖乎乎的男同学盯着她和陆远浩纳闷的问。

    “我已经和李汉分手了。”杨紫夕莞尔一笑,不疾不徐的说。

    “你和李汉分手了,那你现在是和我们的陆大明星在一起了?”那男同学隐约的面露可惜,“陆远浩,你贼心不死啊,呵呵,李汉和紫夕这对令我们羡慕的璧人被你小子拆散了。”

    陆远浩心里有些不悦,“胡说什么啊,这么多菜也堵不上你的嘴吗?我可没有那本拆散他们。”

    说曹就到,刚说到这儿,包房的门就开了,穿黑色便装的李汉搂着他新女友的细腰走进包房。

    “嘿,李汉,你终于到了,我们等得花儿都谢了。”几位老同学看到他,都高兴的冲他高声嚷着,“快来这里坐,来得这么迟,怎么也得罚喝三杯酒。”

    “不好意思,路上塞车啊。”李汉抱歉道,看一眼陆远浩和杨紫夕,很是体贴的带着新女友入座。

    李汉的新女友剪的是bobo头,有着一张娃娃脸,肌肤又特别的水嫩有光泽,看起来很年轻,也很可

    “李汉,这位就是你新交的女朋友?”话最多的那位男同学笑着问,“呵呵,介绍介绍呗,别噎着藏着。”

    “大家好,我叫李茜茜,是李汉的女朋友,今天是我们认识三个月零两天的子。”李茜茜倒是大方的,不待李汉说话就高兴的自我介绍起来。

    “哈哈,你也姓李啊,哎哟,这真好,以后结婚生的小孩,既是跟爸爸姓,也是跟妈妈姓。”那同学说的话特活跃气氛,惹得大多数的人都笑了起来。

    桌上坐着杨紫夕,李汉看到这位曾经交往了多年的女人,难免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尴尬,所以很少说话。

    杨紫夕呢,她的心铁定是糟糕的,从看到李汉带着李茜茜进包房的那一幕,她的脸色就晦暗了些许,她表面上看起来是温柔平和的,但内心却很高傲,这会儿看到李汉带着他的新女友来,心里难免觉得难堪,在同学们闹的声音中,暗暗的深吸几口气这才稳住了绪,对坐在边的陆远浩更加的殷勤起来。

    陆远浩理解她的心,一只手从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慰,在她耳边小声道:“别难过,有一天你会找个比他更优秀的男人的,到时候带上那个男人在他面前秀恩,他肯定心里也不是滋味。”

    杨紫夕听了,扬起嘴角笑得一脸的幸福甜蜜,不知的人看了,还以为陆远浩在他耳边说了什么甜死人的话呢。

    席间,李汉和陆远浩一前一后的去了洗手间,除了他们俩,李茜茜和杨紫夕也一前一后的去了洗手间。

    男洗手间。

    “你和紫夕在一起了?”李汉边洗手,边问也在一旁洗手的陆远浩。

    陆远浩抬头没什么表的看他一眼,“怎么这么问?怎么,我和她在一起你有意见?”

    “呵,别误会,我没意见,你当年那么痴的深着她,如今我和她分手了,我倒希望你们俩能走到一块的,只是如果这样的话,我会同那位叫米阳光的女人。”

    陆远浩停了停洗手的动作,皱皱眉,道:“我不会和紫夕在一起的,我说过,我会和米阳光结婚。”

    “真打算要和米阳光结婚啊,你又不她,就只是为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和她结婚的话,我也会为你敢到不值的。”

    陆远浩白他一眼,“你话真多。”送他四个大字,率先的走出洗手间。

    。。。

    女洗手间这边,有两个女人也是以洗手的时间对话着。

    “嗨,你发型真好看,是哪位设计师给你设计的?”杨紫夕看着镜中李茜茜的发型,面带微笑的柔声的问。

    李茜茜并不知道她就是李汉的前女友,觉得她看起来不仅美丽还有气质的,对她心生好感,笑着说:“呵呵,是某家理发店里不知名的设计师设计的。”

    杨紫夕意味深长的弯起嘴角,忽然又道:“哦,我们都为女人,我觉得有些事我有必要告诉你。”

    “呵呵,告诉我什么?”

    “我不久前才知道汉是那么的花心,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你年纪肯定比我小,我真怕你会被他骗去青。”她从化妆包里拿出一支口红,对着镜子一边描唇,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说。

    “你怎么知道李汉是那样的男人。”李茜茜脸上的笑,微微的淡了淡,她的话,她似乎不怎么相信。

    “呵,他难道没告诉你我就是他的前女友吗?”

    “你就是他的前女友?”闻言,李茜茜一脸惊讶。

    “汉是一个强势的男人,我跟他好了好几年都驾驭不了他,你觉得你这么一个初出社会的女孩子就能驾驭得了他吗?”

    “……”李茜茜不说话,低下头若有所思着。

    从镜子中瞥到她低头不语的样子,杨紫夕的嘴角带着不屑的味道扬了杨,继续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说:“汉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平时围在他边的莺莺燕燕不少,你和他在一起,可要具备一颗他随时会出轨与别的女人偷的强大心理。”

    听了她的这些话,李茜茜心里头不是滋味的,沉默一会,她抬起头充满自信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自信的说:“我相信他以后只会我一个人。”

    “呵,只会你一个人?”对于她的自信,杨紫夕报以一声冷笑,“你知道汉在上最喜欢用那种姿势zuo吗?”

    李茜茜不说话,脸红一片,似乎没想到她会问这种问题。

    “看你这样子,是不知道吧,为了增进你们之间的感我告诉你好了,呵呵,汉最喜欢后背势的姿势。”杨紫夕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李茜茜无语至极,方才泛红的脸,瞬间变得卡白。这嘻颢吃别。

    杨紫夕看她变了色的脸,嘴角不屑的悄然一扬,随即扭腰摆的走出洗手间。

    。。。

    这个晚上,十来位大学同学难得聚在一起,谈天说地的,陆远浩喝了不少的酒,俊美的脸微微泛红,散席时,已经是午夜的十二点了。

    席间,杨紫夕说她大姨妈来了,滴酒未沾,这个晚上她便理所当然的当起了陆远浩的司机,开着她的红色座驾将陆远浩送回家。

    米阳光窝在沙发上等着陆远浩回来,不知何时,看着无聊的电视剧睡着了,直到别墅外传来一阵引擎声,她才惊醒了过来,睁开朦胧的眼睛望向墙上的钟,已是凌晨一点了。

    她有些疲惫的站起来走向客厅的落地窗边,拨开厚厚的窗帘往下看去。她看到外面停着一辆红色的车,这车不是陆远浩的,她失望的叹了口气,然后准备转回到沙发上,哪知正要转却看见车里钻出来一男一女,男的是她深深着的男人陆远浩,女的是总能让她心里泛起深浓醋意的杨紫夕。

    她忍受着极不舒服的感觉静悄悄的看着他们,她看到他们在车前聊着,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杨紫夕的脸上时而带着妩媚醉人的笑意,在陆远浩转要走时,杨紫夕紧紧的抱住了陆远浩,看到这一幕,她心里闷极了,呼吸变得困难,真恨不得冲出去把杨紫夕用力的推开。

    。。。

    被杨紫夕突然紧紧的抱住,陆远浩有些吃惊,“紫夕,你怎么了?”他心动了一刹那后,又莫名的觉得别扭,“谢谢你开车送我回来,时间很晚很晚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远浩,我就想这样的抱着你,我不想回去,今晚我想住在你家。”杨紫夕摇着头弱的说,眼睛不经意的瞥到亮着灯光的窗户,恰好看到窗帘旁米阳光渺小模糊的影,她想也不想就踮起脚尖,在昏暗的路灯下大胆的吻上陆远浩感的唇,伸出舌头而又有技巧的吻他。

    被杨紫夕柔软芳香的红唇深深吻着,陆远浩有一种如遭电击的感觉,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又或许别的什么原因,他渐渐的沉醉其中,呼吸变得急促,双手抱住了她柔若无骨似的腰,也深深的、的回应她的吻……

    。。。

    呃,天,他们怎么能这样?为什么深深拥吻要让她米阳光看到?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样对她米阳光来说,是件很残忍的事吗?

    看着他们深烈的拥吻着,米阳光的眼睛湿透了,心也湿透了,她一只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就怕惊动了他们,自己的处境会更加的窘迫难堪,另一只手紧紧的拉住窗帘,体软弱无力的靠在窗边,慢慢的,慢慢的,她感觉自己的心被人硬生生的撕开了一条大口子,开始滴滴答答的流血。

    路灯下的两个人好像吻了很久的时间。

    直到一阵冷冷的夜风吹来,陆远浩才逐渐的醒来,脑海莫名其妙的闪过米阳光的影,他喘息着,用仅存的克制力轻轻拉开了杨紫夕不断缠上来的躯,眼神微微闪烁,退一步的说:“快回去吧,现在已经是凌晨了。”

    杨紫夕固执的摇头,他退一步,她就上前一步,紧抓着他的手臂不放,“远浩,我说了,我不想回去,我今晚就想住在你家,带我进你家吧。”

    “紫夕,你别这样。”陆远浩柔声的劝道,他心里明白,这么晚带她回家的话,米阳光的心里一定会难受,到时候又会引起误会的,他并不想和米阳光发生争吵。

    “远浩,今晚我真的不想回去嘛,你今晚就当好心收留我,让我住你家嘛。”杨紫夕又摆出了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她很清楚自己这样的话,男人一般都不会拒绝自己的。

    “紫夕,真的不行,今天太晚了,改天吧,改天我请你来我家。”陆远浩犹豫数秒后对她坚定的说。

    杨紫夕的心微微一闷一痛,“为什么要改天呢?你怕米阳光误会我们吗?”

    “……”陆远浩不说话,事实上确实是这样的,他怕米阳光会误会,今晚和她接吻,还沉醉其中吻了那么久,他心里有说不出的愧疚和抱歉。

    见他不语,杨紫夕又快速的靠近了他,扬起头再次要吻他。

    “呃,紫夕,你别这样。”见状,陆远浩赶忙的避开她的吻,两手紧紧握住她的臂膀,让她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我就要和米阳光结婚了,我们不能这样,这样对我们谁都不好。”

    “你们不是还没结婚吗,只要你们一天没结婚,我就有机会。”

    陆远浩懊恼的皱紧俊眉,“紫夕……”14938775

    “远浩,我已经喜欢上你,甚至可以说上你了,呜呜……”杨紫夕打断他的话,梨花带雨的哭出声来,模样甚是惹人怜,“呜呜,这段时间的相处,我才知道你才是我值得的男人,呃呜呜,远浩,我你,你以前说过很我的,呜呜,我不相信你现在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陆远浩语塞了,以前,他真的真的很她,睡觉时,他时常会梦见她,即使现在已经和米阳光在一起了,也准备好和米阳光结婚了,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对她仍旧有着一种喜欢和的感觉,虽然这种喜欢和已经没有以前那样深了浓了,但是她偶尔还是会左右他的绪和思想。

    “远浩,别推开我,呜呜……”杨紫夕见他不语定是心软了,柔若无骨的体又靠近了他,在他的怀里可怜楚楚的啜哭。

    这一次,陆远浩没推开她,仍由她靠在他怀里轻轻哭泣,对于这个曾经深过的女人,他硬不起心肠对她说出硬心肠的话和做出那些会伤害她的举动。

    。。。

    米阳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客厅的落地窗的,她只知道她的心很痛很痛,痛到无法形容的地步。

    这一次,她不会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了,她不再傻傻的窝在沙发等着他回家进屋来,像幽灵一样的上楼,走到衣柜前脱掉睡衣换上一她认为最感的裙子,然后又坐到梳妆台上拿起许久不曾动过的化妆包,对着镜子面无表的涂口红,描眉毛抹眼影。

    她决定了,她今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出去透透气,好好的发泄自己的绪,化好妆,弄好头发,她冷着一张脸冷艳无比的下楼。

    米阳光走到客厅的门口时,陆远浩刚好打开门进来,他看到妖娆如夜猫的她,为之一怔,心,莫名的有些发慌,“怎么打扮成这样?你、你这是要出门吗?”想起与杨紫夕拥吻的事,他说话有一点点结巴,虽然杨紫夕已经被他劝走了,可是他还是怕她出门会发现些蛛丝马迹什么的。

    “有朋友约我出去吹吹风聊聊天。”米阳光没什么表的说,声音冷得像冬里的风。

    陆远浩能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心跳乱了乱,关心道:“现在都几点了,还出去吹什么风聊什么天啊,你把你朋友的电话给我,我给她打电话,说你不出去。”

    “你是不许我出门吗?”米阳光斜着眼睛冷冷看着他,“我们还没结婚呢,在没结婚之前,请给我些自由,我是成年人了,我有权利晚上出门。”说完这些话,她绕过他高大的体快速的走出门。

    陆远浩赶忙追出去,伸出一手紧紧的拉住她的一只手臂,“阳光,你是不是……”

    “我是不是什么?”米阳光猛地回过头来,睁大眼又又恨又幽怨的看着他迷死人的脸,忽然冷然的扯唇一笑,“呵呵,你是想问我,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吧?呵呵,你是希望我看到,还是希望我没看到呢?”

    “你……看到了?”

    “不,我没看到,什么也没看到。”她这样的回答他,自己都鄙视自己的自欺欺人,用力甩开他的手跑向公路边,钻进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在上车的那一秒,所有的伪装都没了,泪水连成线的流在脸上,牵动她心头那难以言说的伤。

    陆远浩没再追上去了,回想和杨紫夕接吻的画面,又回想米阳光离开时那冷然又决然的表,他心里满是迷乱。

    他以前从未想过会和米阳光再有任何的交集,更没有想过会和她在一起,更别说喜欢上她,上她了,如今和她生活了一段时间,他发现她常常左右他的绪,让他不由己,让他不自,一颗心时而为她悸动。

    他也知道他的心里还住着杨紫夕,这个他从大学时就深上的女人,他心里可以说一直没有放下过她,他想过要下定决心放下她和米阳光好好的生活的,可直到现在,还是没能做到,看到杨紫夕流泪,看到杨紫夕受伤的表,他会心软,他会心疼,忍不住的想要去安慰她,即使觉得对米阳光很抱歉,也管不住自己的行为,很多时候都背着米阳光和她见面。

    他,也无奈着这样充满矛盾的自己。

    。。。

    这个让人伤心纠结的夜晚,米阳光去了那家她去过的酒吧,到那里时已是凌晨两点了,酒吧里的人散去了不少,已不是十分闹有气氛了。

    以她此时的心,她倒希望是不闹的好,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坐上吧台前的高凳子上,“给我来一打啤酒。”她对侍者说,本来她想要浓度高的白酒的,但想到自己喝白酒过敏,还是没叫要。

    “嗨,美女,又是你啊?”吧台里的工作人员是杰克,看到她,有点惊讶,更有点高兴,“怎么,今晚又想喝醉?”

    “叫你拿酒就拿酒啦,哪来这么多废话。”她白眼看着杰克,显得十分的不耐烦。

    杰克识趣的不说话了,摇头笑笑,将一打啤酒整齐的放在她面前。

    米阳光拿过酒,一杯杯的倒上,闷闷的没有节制的喝起来,似乎今晚若是不醉,她是不会罢休的。她其实不想这样的,可是,她心里难受啊,不喝酒,她就会觉得自己的心会被痛死,心里苦涩无比的想,痛死还不如自己醉死的好。

    杰克看着她毫无节制的喝法,瘪瘪嘴摇摇头还暗暗的叹了口气,想起徐颢然交代的事,暂时走到吧台的一个角落,拨通徐颢然的电话号码,“嗨,徐颢然,让你上心的那个漂亮女人来我酒吧喝酒了,你赶快来劝劝她吧,你要是不来,或是来晚了,我真怕她会醉死在我的酒吧里。”10gfz。

    “杰克,你先帮我好好的劝劝她,我马上就赶过来。”徐颢然在电话那头快言快语的说,声音特别的急,透着满满的担忧。

    挂了电话,杰克走到米阳光面前,好心劝道:“小姐,你别再这样喝了,你要是喝醉了,回家的路上遇到色狼的话怎么办。”

    “呵呵,色狼。”米阳光已经面露醉态了,听到色狼两个字,她觉得蛮好笑的,“呵呵,色狼他尽管来啊,呵呵呵,来一对,我杀一双,我才不怕色狼呢,呵呵呵,我连那个叫陆远浩的家伙都强bao过,还怕色狼,呵呵哈哈,笑话,只有色狼怕我米阳光的,没有我米阳光怕色狼的。”

    杰克听得云里雾里,“你说的这些全都是醉话吧?你真的强bao过那个叫陆远浩的,那个大街小巷都贴着他海报的大明星?”

    “呵呵呵,当然,你要是不信,你去问他陆远浩啊。”她引以为豪的说。

    “哦,算了吧,这种丢男人面子,伤男人自尊的事,他肯定不会承认的。”

    “呵呵,是么,呵呵,我想也是,那个时候,他可生我的气了。”聊起这个少儿不宜的话题,她既伤感,又觉得甜蜜,想起当时和陆远浩在那间乡村房屋里发生的那些激事,突然有些想哭,鼻子酸了,眼睛湿了,视线一片模糊。

    “你这是怎么了,是要哭了吗?”杰克看到她装着泪花的美丽眼睛,有点着急,特想安慰她,希望她高兴起来,“你别难过啊,刚才我们不是聊得好好的吗?你继续说你强bao陆远浩的事吧,我特想听。”

    他不提陆远浩还好,一提到他,想到他和杨紫夕深拥吻的画面,米阳光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绪了,眼睛轻轻一眨,眼泪哗啦啦的往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砸,把画好的妆容全给毁了,眼睛被黑色的眼线染得黑乎乎的一团,看上去和熊猫的眼睛差不多。

    “啊,你、你别哭啊?你怎么哭了呢?”见她泪如泉涌的,杰克急得好似锅上的蚂蚁,想安慰她吧,一时又找不出安慰她的法子来,只能干着急。

    “呜呜呜呜,呃呜呜呜……”米阳光放心大胆的哭着,或许是喝了酒,被酒精麻醉了的缘故,“呜呜呜,呃呜呜,我好后悔,好后悔,呃呜呜,五年前,我要是没有遇到他,没有把他绑到我那里,更没有强bao他,也没有为他生下两个儿子的话,我如今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呃呜呜,我呃呜呜,真的好后悔,我不想这样痛苦了,有谁能来解救我吗?呃呜呜……”

    杰克最怕女人掉眼泪了,她哭得这么凶,着实让他头疼,头一抬,刚好看到匆忙走进酒吧的徐颢然,这才总算舒了一口气,“哦,米阳光小姐,有人来解救你了,你别再哭了。”

    “呃呜呜,你个外国佬胡说,呃呜呜,这个世界上,谁也解救不了我的,呃呜呜……”

    “谁说的,我认为,有个很不错的男人就能解救你,他已经向你走过来了。”杰克边说,边朝徐颢然招手,“嗨,她在这里,快快快,她的眼泪都快把我这里淹了。”

    很快,徐颢然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来,看到哭成个泪人的米阳光,一颗心揪得紧紧的,二话不说就将米阳光抱在怀里,让她在他的怀里尽哭泣。

    对于米阳光来说,这个时候有一个结实温厚的怀抱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她一点也不客气,尽的在徐颢然怀里哭泣,把徐颢然名贵的蓝色衬衣打湿了一大片,若是徐颢然脱下衬衣来一拧,绝对能拧出不少的水来。

    不知过了多久,米阳光总算安静下来没再哭了,她忽的抬起头来看着徐颢然英俊的脸,眨巴一下眼睛傻乎乎的问:“你是谁?”

    徐颢然皱眉,扭头看一眼杰克,“她喝了多少酒?”

    “我也不知道,反正喝了不少,她喝酒就像喝白开水一样,我还从来没有看见哪个女人像她这样喝酒过。”杰克耸着肩说。

    这个小妮子,喝了酒就不认识人了,真够气人的。

    徐颢然有些哭笑不得,想了想,一边拿出纸巾温柔的擦拭她脸上的泪痕和眼睛周围被泪水晕染的黑色眼线,一边温柔的说:“我是你男人。”

    “你是我男人?”她一脸迷惑,忽然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用力的推开他,“你胡说,你不是我男人,你要是我男人,就不会让我这么伤心难过了,也不会让我掉这么多眼泪的。”

    这个时候,她很像一只浑带刺的刺猬,谁靠近她就会被她的刺刺满

    这样的她,更让徐颢然想要靠近,他无奈的叹口气,慢慢的靠近她,伸手将她抱住,“我是你男人。”他在她耳畔既温和而富有磁感的说,“以后,我不会让你这么伤心难过,掉这么多的眼泪的,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伤心难过,最后一次掉眼泪。”

    “是吗?”听到他的这些话,米阳光有些晕晕乎乎的了,眼睛亮亮的看着他,“你真是我男人。”

    “嗯,是的,我真的是你男人。”徐颢然肯定的点头,嘴角微微翘起,淡而真挚的笑,迷人至极。

    “呵呵呵。”米阳光总算笑了起来,笑得一脸的天真无邪,“既然是我男人,那就陪我去跳舞吧。”特高兴的说完,她拉上他温暖的大手快步的朝着最为闹奔放的舞池走去。

    徐颢然让她拉着,她带他去哪儿,他就去哪儿,无半点异议。

    音乐是劲爆动感的,被音乐牵动,被酒劲指引,米阳光跳得特别的卖力,一会张牙舞爪的跳,一会儿扭腰摆的跳,跳的舞,没有章法,好似她的心,乱得碎得没有方向。

    徐颢然陪着她跳着,充当他的保护神,为她挡开那些想要染指她、对她不怀好意的猥琐男。

    半个小时后,劲爆动感的音乐被舒缓动听的轻音乐所替代,有的人从舞池里散去,有的人从座位上涌上来,有的人继续留在舞池,随着音乐轻轻舞动。

    方才跳得那么用劲,米阳光是累了,但是她却没离开舞池,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像个呆呆傻傻的木偶人。

    徐颢然心疼这样的她,看看周围几对拥抱着舞动的男女,面带迷人微笑的向她伸出手,说:“米阳光,肯赏脸和我跳支舞吗?”

    米阳光抬头看着他,眼神在朦胧与涣散之间,正是这样的眼神,让她美得出奇。

    她看了他的脸好一会儿,或许是觉得他长得一点也不难看,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她最终把手递给了他,由着他拥她入怀,跟着他的脚步随着舒缓的音乐轻轻的慢舞。

    音乐很轻很柔,跳了没多久,米阳光觉得头有点沉了,喝了不少的酒,开始觉得浑都不舒服,很自然的就将头靠在了徐颢然的肩膀上,慢慢的,她的体也靠在了他的上,两人的体贴得不留一丝缝隙。

    这样的距离,是温暖暧昧的,几乎可以让一切事发生。

    徐颢然是个正常的男人,感知她前的柔软,他的心里难免有种心痒难耐的感觉,于是,他将她抱紧了一些,好让她靠得更舒服,低头见她面色酡红半闭着眼睛,他不心动,头又低下些许,直接吻上她嫩柔软的小嘴,同时,搂着她的手也变得不规矩起来,在她柔若无骨的腰间移动,顺着她美丽的体曲线轻轻的抚摸着。

重要声明:小说《绑个巨星,么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