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四年后

    陆远浩没想自己的心跳加速了,不知不觉的失了算,收回那只实施暴力行为的手,迅速扯下她的内库,脱掉她的白色连衣裙与衣,抱起她的大腿猛一……

    “呃啊……”米阳光皱起眉,似难受也似欢愉的叫出好听的声音,“呃……呃啊……”

    呃,这声音绝对是兴奋剂,听得陆远浩如痴如醉,抱紧她的大腿不停的变换速度,势要在她的体内掀起一bobo让彼此都无法抵挡的浪……

    “呃啊……”米阳光似乎快要承受不了了,怕自己会被他一次又一次的索取而融化般,滑下抱着他腰际的手,紧紧的抓紧被单,将那被单抓出层层叠叠的褶皱也不放手……

    或许,陆远浩是疯了,即使看到她难以招架的表也不停下那一次次的猛烈撞击,反而洒落下滴滴带着邪气的汗水,戾气十足的更深入地占有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还在她的上放肆地律动。舒榒駑襻

    米阳光终是累了,闭上被他吻肿的唇和那双因他而醉的眼睛。随即,她那抓着被单的手,也松了,彻底的将被单的褶皱放开……

    是的,她放手了,他,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都是不属于她的。她明白。

    终于把她做昏了,见她闭上了眼,陆远浩才停下动作长舒一口气,看看脚上的锁链,果断的抽,拿上那根细针继续kai锁。

    几分钟后,锁打开了,他得意的笑笑,淡漠看看上被自己做得昏迷过去的女人,快步捡起她辛苦买回来、却被自己扔在地上的那西装和那瓶无糖可乐,然后拧开可乐一口气喝掉大半,再不慌不忙上西装穿上鞋,两手插兜优雅走出这间还有着浓烈的欢味的农舍。

    。。。

    陆远浩走了一个小时后,赤条条的躺在上的米阳光才醒。缓缓睁开眼睛,昏昏沉沉的撑起体,看到被他扔在边的那副链子,幽幽落下滚烫的泪,“对不起,对不起……”

    。。。

    4年后,雾城最为出名的高档酒楼——星月大酒楼。

    “王领班,我今天下午可以休假吗?”穿着服务员裙装的米阳光走到领班室急切的问。

    材高挑的王领班蹙蹙眉,“你有什么急事吗?”

    “嗯,我雇佣来接我儿子放学的那位阿姨今天生病,我今天要亲自去幼儿园接我的两个儿子回家。”

    “呵呵,儿子要紧,你今天下午就不用来上班吧。”

    “谢谢王领班。”米阳光赶忙道谢,想着自己的两个宝贝儿子,快速走向更衣室,换下服务员的服装,拿上包包快步走出酒楼。

    。。

    星星幼儿园。

    “嗨,宝贝们,妈妈来接你们了。”米阳光站在大门外,向手拉手的走出来的一对双胞胎儿子挥着手笑说。“快扑到妈妈的怀抱里来吧,呵呵……”

    “妈妈,呵呵……”

    “妈妈,咯咯……”

    看到她,两个漂亮至极的小家伙银铃般的笑出声,加快步子,争先恐后的扑到她怀抱里。

    “别抢,妈妈把怀抱平分给你们。”米阳光蹲下,抱紧两个宝贝儿子幸福的笑说,嘟起嘴分别亲亲他们粉嘟嘟的小脸蛋,“走,我们回家,妈妈今晚做韭香薄饼给你们吃。”

    “太好了,呵呵,妈妈,你做的东西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左边的一位儿子蹦蹦跳跳的开心说。

    米阳光忍俊不地揉揉他的头,“大星,你很会拍马也。”

    “妈妈,什么叫拍马呀?”右边的小儿子小星看看她的股,扬起脑袋好奇的问,“妈妈的股是马的股吗?那为什么没有尾巴呢?”

    “啊?”米阳光语塞,皱眉想想,笑道:“小星,拍马是个词语,它是讨好、阿谀奉承的意思。”

    “哦。”小星似懂非懂的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忧伤的说:“妈妈,我们的爸爸是谁啊?今天老师教我们每个小朋友写自己爸爸的名字,老师问我们爸爸叫什么名字时,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说。”

    “妈妈,难道我们没有爸爸吗?”左边的大星也摇着她的手臂紧张地问。

    “呃!”米阳光犯难了,瞬间想起深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那个耀眼男人,心幽幽一痛,好一会才看着酷似陆远浩的两个小宝贝,隐含泪光地说:“宝贝,你们有爸爸。”

重要声明:小说《绑个巨星,么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