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未有的高度之七道多道攻击流

    虚拟空间之中,众多的ip源点在这里聚集,这是一个入口,也是一个中心点,同时这里也是众人攻击最密集的地方!

    区域层次不同,攻击流的强度必然不同,纵深区域之内聚集的黑客实力也越高。

    而这个节点,黑客必须将之破解才能够进入下一台中转服务器,虽说先前众多黑客ip位置在移动,而他们ip移动的位置也只是处于同一个域名之内,并不能够向上一级域名跨越。

    而要想跨越必须就要经过这样一个节点,这里也是最复杂的地方,所以众多黑客前进的脚步在这里被放缓下来,纷纷开始侵蚀,攻击这个节点,图达到下一个域名,只要进入第二个区域,就意味离卓越代码更近一点,这怎么能够不令众人疯狂。

    漫天的数据流在虚拟空间之中爆发,一波接着一波的开始攻击在这个通往第二个域名的节点之上。

    虚拟空间之中的景象是经过形象化的模拟转化,显然更具有视觉效果,但是追究其根源却是最复杂庞大的代码指令,数据攻击,侵蚀与防御!

    区域之中的黑客太多,慕轩的攻击速度并不慢,一台台服务器被慕轩强势的攻陷和摧毁,从而控制着ip在这些服务器之中辗转,此时,慕轩已经达到最后一台服务之中,这里就是通往第二个区域的服务器连接。

    慕轩忧郁的眸子撇了一眼聚集在这里的众多黑客,显然他们比慕轩要先侵蚀到这里,这些黑客正在围绕着这台服务器展开侵蚀和分析,为自己下一波攻击收集足够多的数据。

    同时,慕轩也没有迟疑,强悍的血饮分析工具早已准备就绪。慕轩敲击命令,血饮开始对服务器进行全方位的渗透,而且这种渗透极为怪异,因为血饮分析工具发出的数据指令是实实在在的病毒。

    病毒是什么样的存在?

    是所有系统。程序。代码,语言。网络的摧毁者,但是在慕轩这里却能够得到最虔诚的臣服!

    世界上有谁会用病毒逻辑来作为分析软件的分析模块?在慕轩的认知中恐怕还没有黑客这样做过,慕轩看中的就是病毒那可怕的传播速度和悄无声息的感染力,与其说是病毒的臣服。实则是慕轩对于病毒逻辑的控制到达了一个相对的高度。

    病毒的特点就是慕轩最为血饮分析工具的核心和灵感,历时三个月的血饮在能上完全没有让慕轩失望。

    无疑,血饮很强悍!

    一条条分析结果疯了一般在显示器上刷新着,这些都是这台服务器的系统版本,防御系数,线程通道,逻辑漏洞。代码漏洞,传输速度方面的信息。

    显然这些信息中,包含了这台服务器的系统,软件。硬件各方面的分析。

    而慕轩要找的便是一个端口!其他的慕轩不在乎,侵入端口直接摧毁这台服务器的中央控制权限就是慕轩的目标。

    一般端口的布置都会异常隐蔽,都会受到中央控制权限的层层扫描和监管,畏首畏尾,暗中行事反而会有诸多阻碍,这意味你为了不被发现而需要绕开一些障碍。

    而这也令得线索极难被黑客找到并且加以利用,但是现在这里的众黑客并不怕被发现,小偷和强盗可有着本质的区别。

    没错,现在这些黑客干的事就是在暴力抢劫。

    几分钟过后,血饮的分析停止,慕轩敲击代码,在这些数据中寻找着这个重要的端口,显然,血饮的分析数据太多了,如果要人眼去一行行的看代码,恐怕没有谁能够忍受的了这般折磨。

    代码刚是输入进去,信息就自动检索出来了一个网络位置,而这个网络位置就是慕轩要找的端口。

    没有意外。

    慕轩十指开始加快速度,十三个七道多道攻击流再次依次成型,然后向着这台服务器攻击而去。

    依旧是最强势的摧毁,别无其他。

    在慕轩发动攻击的同时,众多的ip源点之上的也是纷纷开始出现一个个攻击流,显然,他们也在这一刻发现了通往下一个战区的端口。

    这些人比慕轩到的时间还早,反而是慕轩同时与众人发现这个重要的端口,谁的分析力更加快速,这一比较就是足以说明许多问题。

    血饮强悍!

    隐蔽的端口被众人发现,虚拟空间之中毫不留的攻击便纷纷向着那个端口的位置攻击而去,这般一幕,显得极为骇人。

    一个小小的端口怎么能够承受住众人的这般狂暴攻击,只要一接触,如此庞大的数据恐怕瞬间就会将端口的防御轰成粉末。

    话虽如此,但是这个原因也正出现在这个端口之上...

    这个端口之中此时有着庞大的数据流量从其内汹涌而出,显然充斥在整个战区的数据也正是从这里传送而出,而且越接近这个端口,所受到的数据流攻击最为恐怖,众人不小心又怎么能行?

    嘭嘭...

    嗤嗤...

    众多攻击流毫无疑问的与这个端口之中喷涌而出的数据流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在那接触的边缘,双方数据流侵蚀的极为厉害,在那里,则是代码的交战,最凌厉的战斗。

    两股庞大的攻击撞击在一起,然后便是双双消失,实力强的黑客坚持的时间会久一点,然后再控制ip向着那个端口移动一小段距离,保护好自己的ip之后,在祭出自己的攻击,如此循环下去。

    众人亡命的攻击,一波攻击流消失,另一波攻击流再次出现与端口之中的攻击流焦灼在一起。

    现在众人形成了共同的阵线,因为大家都明白,想要通过这里,单靠一个人的力量,不可谓异常艰难。

    而慕轩同样在这个阵线之中,十三个七道多道攻击流凭借加成的恐怖破坏力。出力也是不小。

    前方又是一连串的爆破,最激烈的侵蚀,趁着汹涌的数据流出现短暂的后劲不足,众人的ip源点再次向前递进一些。但是这段距离明显有些减小。因为众人已经极为接近这个端口,而那里的攻击更是恐怖异常。

    慕轩十指在键盘之上蛢命的敲击着。十三个七道多道攻击流消失之后,便再次被慕轩祭出,那般速度也越来越快,两拨攻击间隔的时间也原来越小。

    “嘶...”

    “这速度好强悍。”

    “我。他是个变态么?怎么又突破了?”慕轩这般越来越强悍的姿态,显然被众人察觉,这种况之下还能够领悟攻击原理,更改代码的不足之处,而令得代码趋于完美之态,这心境,这智力不可谓上上者。

    虚拟空间之中。随着慕轩祭出两拨十三个七道多道攻击流的时间越来越短,慕轩的攻击所发挥的破坏力也越来越恐怖,此时,慕轩的ip位置已经处于众多ip的前端。距离那个端口也仅仅只有一步之遥。

    慕轩的攻击的越恐怖,就能够令端口之中汹涌而出的攻击流停滞更长的时间,攻击速度越快,那么慕轩移动ip的时间就会更多,从而移动的距离也更大。

    在这连续不断的祭出攻击,让慕轩的七道攻击流再次得到淬炼,同时,慕轩在七道多道攻击流上的造诣再次达到一个新的高度,而这一切都是慕轩谨慎和那股子拼劲换回来的。

    突破,本来就是一种折磨!

    不仅如此,慕轩似乎还领悟了其他的一些东西,但到底是什么,慕轩也说不上来!

    虚拟空间之中,此时绝大部分的ip都移动到了这个端口附近,当然还有一些ip至始至终都在那个位置没有移动过,多半是来看闹的吧,又或者实力的确是不行,难以移动。

    攻击依旧在进行着,无声无息的侵蚀。

    在慕轩ip源点的前方,攻击流依旧狂暴,慕轩受到的攻击也是最大的,因为他在众人的前端位置,自然得承受庞大的数据流量冲刷。

    而这个位置的确是不好受,此时,就算是慕轩已经将两拨十三个七道多道攻击流连贯在一起,也仅仅只能够保持住自己的ip不被对方摧毁。

    双方接触的空间已经极为狭小,而这个结果是因为双方攻击流压缩形成的。

    双方的攻击流都异常恐怖,致使两者一接触便是最激烈的侵蚀,然后就是双双消失,如果慕轩再移动一小段,恐怕就会打破僵局,而慕轩也因为攻击流的破坏力不够,而被瞬间摧毁。

    而慕轩ip源点所处的位置,就是这样一个平衡点上,似乎难以寸进分毫。

    慕轩十指敲击着键盘,十三微控已经是暴动到了极限,虽然慕轩的微控实力在十四微孔之上,但是慕轩并没有展现出十四微控的实力,而是蛢命的压缩在十三微控巅峰,不让自己进入自己十四微微控的境界。

    “看来这样不行了!”慕轩眼瞳眯到极点,看着虚拟空间之中自己的ip和端口,那之间只有一步之遥,短暂却难以逾越。

    现在对于慕轩来说,不论是十三微控,还是七道多道攻击流都已经到达了一个最巅峰,虽然慕轩的实力还远不如此,但是...

    慕轩就是这般追求完美,慕轩是一个黑客,对代码的喜,那是最灵动的音符。

    同时,慕轩是一个执拗的黑客,那份执拗或许可以说是偏执。

    虚拟空间之中,战斗在继续,平衡依旧如是,没有被打破。

    慕轩的忧郁墨瞳就这般静静的看着,看着那最边缘的攻击,而十指却没有丝毫的停歇,十指的思维和慕轩的思维仿佛不再一个空间之上,相互**。

    一分钟...

    两分钟...

    四分钟...

    十分钟...

    慕轩仿佛沉睡般,除了十指,一切都是静止着,包括呼吸,还包括那忧郁的眸子!

    而在慕轩的脑海中,代码疯狂的崩溃,然后再迅速的重组,每一次的破碎完整,都是一种最极致的淬炼,留下的代码越来越少,但却更加精简。

    嘭...

    黑色键盘之上的十指猛然暴动,慕轩仿佛从沉睡之中苏醒,眼瞳之中充满明悟与欣喜。

    而在虚拟空间之中,在过去十多分钟之内重复的十三个七道多道攻击流陡然变化。

    只见,在慕轩的ip源点之上,成型的十三个七道多道攻击流并没有全部祭出,而是仅仅只有三个七道多道攻击流被慕轩释放出去。

    慕轩ip源点之上的这般变化很快受到了众人的注意,众人也是很疑惑,仅仅只是将三道攻击流祭出怎么能够抵御那庞大的攻击?

    而且原本的十三个七道多道攻击流减少至十个攻击流,如果先前被释放的三个七道多道攻击流被摧毁,那么剩下的攻击便不能够抵挡庞大数据流的冲击,平衡将被打破,那个变态必定被摧毁。

    他为什么这么做?

    虚拟空间之中,慕轩现在所处的况也的确如同众人推测的那般,被慕轩祭出去的三个七道多道攻击流瞬间被淹没,庞大的数据攻击正向着慕轩的ip袭击而去...

    嘭...

    就在慕轩的ip要被那庞大的攻击流摧毁之际,在ip源点之上,三个攻击流再次成型,然后在众人的眼中便是与袭击而来的攻击流撞击在一起。

    又是十三个七道多道攻击流!

    但是这两者却有着本质的区别,前者是固定的一波攻击,而后者是一种循环原理。

    慕轩达到了另外一个高度...

    攻击流的循环。

重要声明:小说《无极黑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