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白韵韵的羡慕(求推荐)

    十月的夜微凉,没有繁星,亦无皎月,而那双忧郁瞳孔依旧。

    帝豪护理病房之内,慕轩站立在被夜sè笼罩的窗台之前,忧郁眸子定定的聚焦在那深邃漆黑一片的夜空之上,似乎那里有着无尽的吸引之力。

    jīng致的眸子之内浓郁到极点忧郁气息仿佛如实质一般漾而出,与沉寂的夜空交融在一起。

    “程浩真的很喜欢老姐”慕轩忧郁瞳孔望着有些冰冷的夜空,在心中缓缓道。

    那个浑是血的程浩,宁死也不肯放弃的程浩,极为优秀的程浩,同样绽放着无尽吸引力的程浩,他真的很喜欢老姐。

    虽然慕轩与程浩的接触时间极为短暂,若要真正算起来,唯一接触的便是今晚迎新晚会的节目,慕轩知道程浩之所以要求自己与他组合节目,恐怕也是想要进一步了解自己,而自己也正是这个目的。

    那个绽放异样光彩的男孩,的确有着与众不同的优点,这与慕轩以前遇到追求张悦的男孩有着太多的不同,因为程浩不论能力和人品绝对出类拔萃。

    此时,慕轩心中有着一丝丝慌乱。

    他第一次对于自己的优秀出现了怀疑,他怕老姐真的会喜欢上程浩,他真的很怕。

    心痛,久违的感觉!

    此时,慕轩心脏尽然出现微微的疼痛,那种感觉并没有令他痛苦,慕轩反而极为喜欢,那种感觉很刺激。

    陪伴着张悦的白韵韵望着站立在窗边的慕轩,冰冷的眸子之中也是出现丝丝疑惑,这般状态的慕轩她倒是第一次看见。

    仰面四十五度,jīng致到完美的侧面,忧郁之sè弥漫的瞳孔,此时的慕轩浑散发着一股与众不同的气息,那种感觉令白韵韵都是陷入其中。

    此刻,白韵韵在慕轩的上看到了孤寂与忧郁,还有一些道不明的味道,一切似乎都充满着神秘。

    白韵韵记忆不缓缓倒退,眼神赤红却平静到极端的眼神,飙车的如流水的动作散发着酷帅的气息,还是充满迷茫不顾一切,一拳拳倔强砸向敌人的固执,这一切的一切令白韵韵心中起异样的波动。

    对于慕轩,他似乎有些看不透,一个仍旧未能褪去高中时代青稚的慕轩怎么能够如此与众不同,这一切的品质给予白韵韵一种道不明感觉,那种感觉却有些舒服。

    白韵韵拿起肖迪的衣服,来到站立在窗台前的慕轩后,便是将衣服披在慕轩的上,道:“小心着凉了”

    陷入一种迷离状态的慕轩也是被突然出现的白韵韵给打破,眼瞳之中弥漫而出的忧郁气息瞬间便是缩回,看了看白韵韵,慕轩脱下衣服给却是白韵韵缓慢的披上:“小心着凉了”

    白韵韵表一愕,心中却是掠过一抹暖流,望着慕轩那忧郁眼瞳之中的坚毅,她放弃了拒绝,她知道只要慕轩坚持的恐怕就不会改变。

    “放心吧,医生说悦悦很快就会醒来的。”白韵韵冰冷的眼瞳望向夜空,那里仅有的只是一片漆黑。

    “韵韵姐,谢谢你!”慕轩望向面容之上布满冰霜的白韵韵,缓缓道,慕轩知道虽然白韵韵面若寒霜,不论白韵韵心绪再怎么改变也是不能将那种天生的气质掩盖,但白韵韵的内心真的极为jīng致。

    “悦悦是我最要好的姐妹,没有什么谢与不谢的。”白韵韵冰冷的目光从漆黑的夜空中抽回,与慕轩那忧郁瞳孔四目相对,微笑道。

    慕轩触及到白韵韵的目光,下一瞬又是移动至被黑暗笼罩的夜空之上,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悦悦在你的心中很重要,很重要吧!”白韵韵望着挂着淡淡笑容的慕轩,好奇的问道。

    “恩!”慕轩闻言,缓缓收起嘴角上的笑容,轻轻的道。

    “悦悦在你还没有来bj的时候,他就经常向我提及你,她说以前上学的时候,总有一个小不点在前面保护着她,他保护她不受任何伤害,每一次打架回家,她都会默默的为那个小不点敷上膏药,虽然自己敷的很轻很轻,但她依旧会问小不点疼么,而小不点每次都是咬着牙,而后坚决的摇摇头。”白韵韵缓缓道。

    “而如今那个小不点长大了,他的心中似乎多了一些秘密,时常一个人静静发呆,而她也喜欢看那个小不点静静发呆的样子,他有着忧郁到极致的眼瞳,永远透着无尽的吸引之力。”白韵韵声音幽幽道,仿佛在讲述一个故事。

    “她很沉醉那段上学的rì子,那段时间也是她最快乐的时光,她说似乎她拥有一个不同寻常的童年,在那个小不点的上他看到了不一样的坚韧。”白韵韵叙述的有些断断续续,但是意思却极为完整。

    “后来,悦悦说的我都一些好奇了,那个小不点到底是一个怎样人,现在见到了你,悦悦在你心中的位置,我都有一些羡慕呢!羡慕悦悦有这样一个保护她的小不点。”白韵韵莞尔,那是一种感叹,透着魅惑众生的之意。

    慕轩听着白韵韵的叙述,眼瞳不微微湿润,慕轩努力想要掩饰泪水的涌出,慕轩不知道他为什么流泪,只为他心中那份控制不住的颤动。

    “现在我也是你的弟弟了哦,有一天如果你遇到什么危险,我也会坚决保护韵韵姐的哦。”慕轩极力掩饰那不争气的泪水,调皮道。

    “那我倒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哦。”白韵韵笑道。

    慕轩并没有回答,而是选择静默,停顿一会便是向着躺在边的张悦走去。

    白韵韵对于慕轩的动作感到好奇,但依旧是跟着慕轩来到慕轩的边。

    慕轩坐在张悦的边,白皙欣长的手指缓缓在张悦jīng致的容颜上缓缓抚摸着,那般状态,慕轩仿佛像是被融化一般。

    “姐姐,在我心中的确极为重要,每次的保护,我都无怨无悔,纵使遍体鳞伤,我都会坚持保护下去。”慕轩幽幽道。

    此时,慕轩话音落下,张悦的眼皮却是微微颤动,眼角之中仿佛有着经营泪花闪烁。

    “姐姐,你醒了是么?”这般一幕显然被慕轩发觉,慕轩旋即道。

    慕轩满眼担忧的聚焦在张悦的一对美目之上。

    在慕轩的这般注视之下,张悦jīng致的眼皮开始缓慢颤动,而后缓缓睁开

    “姐,你终于醒了。”慕轩依旧是捧着张悦的面庞,满眼激动的道。

    “悦悦慕轩可都快急死了。”白韵韵握住张悦的手,心中的那抹担忧也是缓缓放下。

    “傻孩子,姐姐没事了,别担心了,好么?”张悦给白韵韵使了一个眼神,然后对着慕轩缓缓道。

    张悦被强力麻醉剂给锁住了行动能力,但是大脑却是能够稍微感知外界的一些变化,随着药效的失去,那种感知也越来越明显,因此,白韵韵与慕轩的谈话倒是被张悦清清楚楚给听见。

    “受伤了?”张悦这是也是发现慕轩依旧包着纱布的右手,本来想问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但比起慕轩受伤简直不值一提,旋即担心的问道。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慕轩肯定不会告诉张悦真实况,轻描淡写道。

    “啊”慕轩的回答,张悦显然不信,便yù起,但那是想到那种药效还没有过去,旋即又是被一阵无力感袭来,又是躺在了上。

    “真的没事,姐,你放心吧,你不信问韵韵姐?”慕轩见张悦不信,又道。

    “恩恩,悦悦你放心吧,只是,只是皮外伤。”白韵韵此时也是掩护道。

    “现在几点?”慕轩怎么会看不出两人之间的小猫腻,但是现在自己也没有办法,旋即白了白韵韵一眼,道。

    “凌晨四点。”白韵韵看了看表道。

    “你们肯定没有睡觉吧?”张悦看着两人道。

    两人闻言也是默不作声,若是打算瞒过去似乎行不通。

    后来张悦强力要求慕轩与白韵韵两人立刻睡下,两人无奈只得按照张悦的要求,睡在了护理病房之内。

    第二天九点,慕轩将事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张悦,对于慕轩闯入逆行车道那段却是选择了隐瞒,但是白韵韵怎会让慕轩得逞,然后便是将慕轩不顾一切的闯入逆行车道的事告诉了张悦。

    张悦知道了这件事之后,眼瞳也是变得晦暗下来,之后便是给慕轩一通教训,逆行车道他都敢闯,但是幸好没有发生任何事,这件事也是作罢,只是要求慕轩以后这种傻事不能够再出现。

    张悦知道事的原委之后,也是得知程浩拼命保护自己受重伤,现在依旧是没有醒来,张悦心中也是有些愧疚,他没有想到程浩会如此坚持,他的确和其他追求者有些不同,但在张悦心中,依旧是升腾不起那种感觉。

    出了这么大的事,张悦还是选择通知学校,但程浩的父母远在国外,未能联系到,程浩在帝豪也十分安全,有着肖迪照顾,张悦也算放心。

    张悦向学校给几人请了假,倒是不用去学校,而后张悦确认慕轩只是皮外伤之后才是放心让慕轩回到家中,而自己也好给慕轩调养调养,而白韵韵也是被司机接走。

    至于教练等人,慕轩却是没有见到过,恐怕昨晚也是大醉了一场,现在想起来也不行。

    慕轩没有告诉张悦五天之后要去执行一个特种任务,也无从说起,只能等待以后看有没有时间再将这件事告诉自己的老姐。(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无极黑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