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眉目

    ()

    翌ri,橘红sè的阳光斜斜的穿透空间,令的早晨泛凉的空气也是慢慢升温,望着这烈ri当空的景象,众人心中又是不泛起了一丝无奈的烦意。

    距离国庆长假仅是有着三ri之遥,北大校园内人流依旧,在那人流涌动间,依稀可见众人心中漾着那份回家的期盼。

    这般心绪在大一新生中尤为凸显,大学生活比之夜夜挑灯的高中生涯也是迥乎不同,北大可以说是全国高中学子的梦想学府,而自己能够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那般心境也是极为放松。

    经过了高中那苦行僧式的奋斗人生,大一新生也是有意放松了自己的心,因此也是颇为闲暇,国庆假期是大一新生第一次长假,那般心境也是有着难言的喜悦。

    显然,慕轩也是同在此列,安奈着心中那份期盼的激动,依旧是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慕轩也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班级中众人那颗不安的心灵。

    让慕轩疑惑的是,胖子肖迪在面对扬棋棋的时候也是不再多言,但慕轩依旧是在两人中看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默契,既然胖子不愿告诉自己,慕轩也是没有打算询问两人的进展。

    三ri中,也是有着不少同学依旧是为着迎新晚会的节目而努力排练着,倒是让全院学子隐隐有些期待,想着国庆收假之后还能够参加这般由全院举行的大型晚会,众人心中那份喜悦之意又是凭空增添几许。

    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心中那份期盼也是愈发的浓烈,如此这般,不仅是远途求学的学子,还有那翘首以盼的母亲,慕轩的母亲也是早早打来了询问的电话,随便唠叨了几句便是挂上了电话,只是叫张悦和慕轩两人回家吃自己做的饭菜。

    慕轩白天看似一副忧郁摸样,但是在其脑海中每一个细胞都是极为的活跃,思索着有关病毒方面的事,夜晚更是全心投入到电脑之上,那般专注之态也是令人微寒。

    而令慕轩这般上心的便是从网络中复制到自己电脑的变异病毒,先前在查看病毒的感染ri志之时,也仅仅是查看了这些病毒入侵及何时变异融合的准确时间,而其为何会融合的原因慕轩倒是丝毫不解。

    在黑客的技术领域,慕轩极为不喜欢那种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在变异病毒方面让慕轩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而这种迷茫以前也是多次出现,但是慕轩一次次将这种迷茫解除,当这种迷茫消除的刹那,慕轩的脑细胞也是完全的沉侵在征服的快感中。

    慕轩也是自信这次的迷茫也会随着自己的专研而揭开自己病毒变异的神秘面纱后消失,因此,慕轩每晚都是奋斗至深夜,在学校去以后,也是默默的闭上双眼,脑海中满是一窜窜原理以及字符。

    随着慕轩的这般努力之下,覆盖在变异病毒之上的那层神秘莫测的面纱也是有些松动的迹象。

    此时,夜空之上,皓月高挂,依旧是纯澈的月光洒耀着,整座城市也是被赋予了一种朦胧的美感,车灯也是绘出一条条七彩光带,灯火阑珊,自然有着它的芳华。

    今夜注定是一个美妙的夜晚,而这般美丽也是预兆着众人期待的国庆终是来临,正待众人为此兴奋之际,而慕轩却是独自一人敲打着键盘。

    慕轩依旧满眼饱含忧郁之sè,在其瞳孔zhong yāng,也是有着淡淡白芒反shè,一双眸子也是愈发忧郁摄人,冷峻的面容在月光的照耀下没有丝毫的变化。

    房间内,清脆的键盘敲击声不断地震着空气,一圈圈极具韵律且不含任何杂音的音波连续不断的扩散开来,令人也是不沉醉其中。

    慕轩十指飞速舞动,只见显示器之上一闪一闪的光标也是飞快的滑动,在其滑动间,一行行只有黑客才能看懂的代码便是凭空出现,慕轩现在又是开始琢磨这些病毒是如何进行融合的,为了剥开其神秘的面纱也是做出诸多的尝试。

    慕轩也是分析过变异病毒之后源代码,这其中也是令的慕轩有些惊讶,这些病毒的源代码,只能依稀看见自己的曾经编写过的痕迹,其余部分已是面目全非,随着慕轩深入分析发现,这些病毒的源代码中,完全没有系统程序的影子。

    这个发现倒是令慕轩极为的不解,慕轩先前本就是猜测这些病毒能够变异的原因是因为这些病毒在自己病毒系统的影响下,才具备如此强大的功能,从星火公司遭遇的况来看,这些病毒能够瞬间侵袭对方的系统,这其中便是有着系统程序作为内鬼,方才能够视防火墙于无物。

    因此,慕轩在此基础之上便是猜测,在自己病毒系统的影响之下,这些病毒应该也是有着系统程序片段代码的影子才对,但是结果却与慕轩的猜测背道而驰,这就更加令慕轩疑惑异常。

    这些变异的病毒源代码中也是丝毫没有类似系统程序代码,这个结果也是突然令的慕轩一滞,随即,便是打开自己的一些文件,的确是发现没有丝毫被病毒系统侵蚀的痕迹。

    从这个结果来看,病毒系统本就是系统程序和病毒融合后的产物,因此,这两者也是完全的融为了一体,这种融合包括了双方功能的融合,也就是说,病毒就是系统,系统就是病毒,因此,星火公司的遭遇便是会如此的凄惨。

    怪异的病毒系统也是完全担当起自己的自责,管理着慕轩的电脑,经过慕轩对自己文件一番检查,依旧是完全没有发现一个文件有被感染或更改的痕迹,随即一个想法便是出现在慕轩的脑海中。

    系统与病毒的融合,其承载的程序依旧是系统,普通的系统本就是为管理计算机内的硬件配置,系统文件而开发的,显然变异过后的病毒依旧是没有超出或者是改变普通系统原先的功能。

    其实这个结果一直存在,如果在系统程序与病毒系统融合之后发生混乱,那么也不会有慕轩现在依旧是完好运行的变异病毒系统了。

    这个变异过后的病毒系统依旧是执行者原先系统的职责,管理着计算机内的一切,而且这种管理也是比之普通的病毒更为jing准与优良,这些便是可以从慕轩分析在落魂joss游戏公司处得来的不明文件之时可以看出。

    当时,慕轩将分析仪器的分析力度达到百分之八十,而反观计算机资源确实只损耗百分之五十左右,若是普通系统,将分析软件的分析力度达到百分之六十时,自己的系统就会出现崩盘,这也就是完全说明了这融合后的系统对自己计算机的运行有着惊人的优化效果。

    由此种种,更是给这融合后的系统铺上了一层看不透的屏障。

    既然变异后的病毒能够正确的管理自己的电脑,没有感染自己的文件,那么这些变异的病毒又会是怎么回事?既然病毒系统没有对自己的文件进行感染,应该也不会单独的侵蚀自己存放在其中的半成品病毒才对啊。

    分析到了这里,慕轩也是更加的迷惑,先前的猜测随着一步步的深入,却是发现况更是变得扑朔迷离,但是慕轩相信这其中的真相永远都会是只有一个,只是自己还没有抓住真相的尾巴而已。

    随着分析进入死胡同,慕轩依旧是没有放弃,每天夜晚便是反复的推敲其中的源代码,毕竟这些代码和自己当初编写的病毒代码已是不可同ri而语,其中只是夹杂着零星的代码痕迹,便是可以看出这种变异有着多么彻底。

    这也是慕轩白天看似闭目养神的原因,其实在其脑海也是在不断的推敲这其中的每一个细节。

    今夜,是慕轩研究的第三个夜晚,研究已是有些眉目,只是这些眉目却是完全毫不留的给慕轩浇了一盆冷水,令的其更加清醒而已。

    因此,慕轩也不会是如此这般眉头紧锁,十指依旧是疯狂的在键盘之上跃动,从未停止过。

    慕轩认真的检索每一个细节,每一行代码,每一个字符,虽然这些字符的对与错慕轩一看便知,但是其依旧是没有打算放过。

    “这是?”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突兀停滞,与此同时,慕轩那犹如深湖似的面容也是泛起了涛浪,忧郁的双瞳也是陡然睁大,随即,便是出言道。

    慕轩忧郁眼瞳之中也是泛着难以置信之sè,只见屏幕之上并无奇特之处,依旧是一行行代码,一个个奇怪的字符,慕轩眸子也是紧盯着一行平常的字符之上,久久未能移开。

    经过慕轩反复的推敲,认真的排查之后也是突兀发现,一个病毒的源代码中有着间隔很大距离便是会出现相同的复杂代码,而且这些数量也是很少,有的两个,有的四个,且总是成双出现,这般况不仅仅是这一个病毒,极大多数都是这般况。

    而且在代码中有着这些特殊代码的病毒完全都是成品,之所以慕轩到现在才发现这样一个规律,那是因为在这之间慕轩也是有分析过在这种变异中没能彻底变异的病毒,因此慕轩对这种规律的总结也是受到了干扰。

    慕轩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便是将成品病毒与半成品病毒完全隔离,然后再将半成品病毒放置在一个鸡中让其自行演变,在这之中,慕轩便是检查的发现,这些病毒的数量的确是在减少,而且其病毒的完整xing也是在不断增加。

    到的最后,慕轩便是发现,鸡之中的也是有着成品病毒的诞生,看到这般况,慕轩也是没有多少惊讶,对于这样的结果,慕轩也是知晓,令其有些期待的便是自己刚才在成品病毒中发现的特殊段代码。

    若是真的出现这般况,那么这样的一个谜团恐怕是也会浮出水面。

    慕轩再次将这些病毒复制,然后再将鸡之上的病毒杀掉,十指也是有些颤动的敲击着键盘,如果自己的猜想正确,那么···

    “果然···”慕轩也是轻吐一口气,旋即便是道,先前紧绷的面部肌也是陡然松懈。

    “慕轩,睡了吗?”正待慕轩打算往下一部破解之时,张悦的声音突兀响起。张悦也是起上厕所,便是习惯xing的问了一句。

    “姐,没呢?”慕轩也是实话实说道。慕轩可是知道老姐不好骗的,而且也不喜欢自己骗她。

    “快点睡,明天一早还要坐车呢,到时起不来,你自己一个人回家,我可不会等你。”张悦仿佛知道慕轩没有睡一样,也是没有多少惊讶,又是道。

    “哦,马上睡,行了吧?”慕轩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二点,顿时一阵倦意便是向慕轩袭来,慕轩也是回应道。

    “说话算话。”张悦声音也是远去道。

    慕轩也是不在言语,既然自己找了一些突破口,慕轩也是不急,毕竟国庆的时间有的是,便是按照老姐的话,乖乖的爬上,背着月光,沉沉的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无极黑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