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重逢

    路上,飞燕又仔细向季薇打听这个郝子健的高体型,相貌特征。她越听越像自己思夜想的子健哥哥,顿觉心跳加快,坐立不安,只想立时就能见到。于是不停地催促的士司机加快速度。司机见飞燕长相甜美,面容姣好,又见季薇气质高雅,仪态不凡。一心想着好好巴结一番,直把辆现代开的像要飞起一般。

    自从飞燕看到子健跟女同学的合影以后,她的心便被那张照片击的粉碎。她以为,她的心思再也没有机会向子健哥哥表露了。她选择了逃避,她想着也许时间是最好的疗伤灵药。可是分别一年多以来,她却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她的心上人。时间越久,她对子健哥哥的思念就越强烈。以前尚可以从欧斐的口里听到一些子健的儿时趣事,以此来一解自己相思之苦。可是这段子以来,欧斐也不再谈关于子健的话题了。这让飞燕的一片相思再无从寄托。

    她天天牵挂着子健,思念着子健。天天都想着有人告诉她关于子健的一切消息,盼望着有一天早上醒来,就看到梦里的子健哥哥站在自己面前。可是她又怕见子健,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份感,更不知道见面以后子健哥哥会如何对她。她忘不了看到照片的那一刻,她分明听见自己心碎声的那一刻。她害怕那种感觉,她恐惧那种感觉。她不要她的心再次片片碎裂。

    可不见却又让她更加痛苦,更加失落。她无法面对没有子健哥哥消息的子;她无法继续着这个见不到她挚子。这一年多的分别,让她经受了太多的相思,太多的失落,太多的煎熬,还有太多的不眠之夜。已不记得有多少个午夜梦回,她的枕边早已泪湿一片。可是她却只能流着眼泪在心里大声地呼喊着那个让她融入血液的名字。那个让她一想起就浑颤抖的名字。“子健哥哥,我不能没有你,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她知道,她已经无可救药的上子健了,她做不到不见他,更做不到不想他。

    今天突然从季薇嘴里得知子健下落,怎不让她欣喜若狂,百感交集!于是再也顾不上什么矜持,什么淑女,还有什么鬼照片了。她只要马上见到他,告诉他,她对他所有的思念,所有的牵挂,所有的。她要把自己的心思统统说出来!

    子健却不知道飞燕已在来见他的路上!

    自从他和张翰在西餐厅跟欧晓冉约定以后。他便每都去市场部找欧晓冉查看资料。欧晓冉本就对他颇有好感,于是不但帮他调取资料以供他翻阅,还主动找机会跟他接触,向他讲解一些业务知识和经验,这让子健受益匪浅。

    欧晓冉是混迹风月多年之人!平常她的周围,都是一双双喷火的,盯着她火辣体上下游走的眼睛。郝子健的这种羞涩、拘谨,是她从未感受过的。每个人都会对他(她)自己不曾拥有的东西感到新奇。欧晓冉也不列外!所以她想征服郝子健!

    欧晓冉的占有很强,她看中的东西会不惜一切的去想办法得到!她把郝子健当成了自己的猎物,所以她要占有他!

    可是郝子健却对欧晓冉一点兴趣没有!无论欧晓冉怎么接近他,怎么用言语挑逗他,他自顾着低头查看自己的资料,根本毫无所动。对于欧晓冉变着法的感打扮,他也毫不在意,连眼皮都不多抬一下。

    欧晓冉几时受过此等待遇?在她的眼里,没有一个男人可以阻挡得了她的惑!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对她的火辣材视如无物!更没有一个男人敢对她的主动挑逗无动于衷!

    所以,郝子健的举动愈发的勾起了欧晓冉征服他的强烈愿望。

    于是欧晓冉对着正低头查看资料的郝子健道:“郝子健,我们市场部现在要忙着做年终报表,你明天不用来查资料了。”

    郝子健一怔,由于他刚刚接触这些资料,对于一个初入职场的人来说,要想吃透还有一定难度。幸好他有欧晓冉和张翰的从旁指点,现在才刚刚上手。却听欧晓冉说以后不再让自己看了,这可如何是好?于是满脸讨好的说:“你看我这刚刚才看出点门路来,你就再让我查看几天吧!晚上我跟张翰请你宵夜。”

    欧晓冉一看子健表,便知道自己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便假装为难到:“不是我不给你看啊,是Joun定下任务来了,要我们尽快把年终报表完成。”说完又妩媚的看了子健一眼接着说:“我也知道你现在刚刚摸到门路。这样吧!如果你想我帮你也行,我也不要你跟张翰请我宵夜。但你从今天开始,我随叫随到!我看你的的表现再决定要不要你继续查看。”

    子健一心只想快点完成自己的任务,好顺利通过试用期。对于欧晓冉的要求,他也只能答应。心想:不就是想让我陪陪你吗?我一个大男人,你还能拿我怎么样?想到这里,便爽快的朝欧晓冉点了点头。

    欧晓冉一看子健答应,心花怒放。暗自思索着要用什么方法来引郝子健上钩!

    飞燕跟季薇急急的赶到“OM国际”的时候,正好是公司的下班时间,只见公司的各个大门都是人潮涌动,要想在几万人里看到郝子健的影,谈何容易?只急的飞燕高高的站在东大门前的花坛沿上,伸着脖子不停的四下寻找。

    季薇也盯着门口涌出的人流,努力的搜寻着郝子健的影。这时,却看到张翰挎着一个黑色的文件包,慢慢的随着人群走过来,季薇立即朝着张翰挥手。因为她知道,现在张翰跟郝子健在共同做一个案子,所以他想向张翰打听郝子健。

    张翰看到季薇挥手招呼自己,立即小跑着走了过来道:“季经理,找我啊?”

    季薇点点头道:“你看到郝子健了吗?我找他有点事。”

    飞燕在花坛沿边上一听季薇在向张翰打听子健,一步就跳了下来,也急急的问道:“你看到他了吗?”

    张翰一见飞燕模样,面若桃花肌如玉,眼似水杏眉似柳,好一个清纯美女子,不觉一呆,竟忘了说话。直看的飞燕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一时气氛顿显尴尬,季薇忙打破尴尬气氛道:“张翰,你下班时见过郝子健吗?”

    这时张翰才回过神来,于是略显难堪的道:“我走的时候他仍在整理资料,可能还在后面吧!我进去找找他。”说完转又进入公司大门。

    张翰走了以后,飞燕问季薇道:“季姐,这人是谁啊?怎么这么没礼貌啊,随便就盯着人看!”

    季薇哈哈笑道:“哈。。。。。哈。。。。谁让我燕妹妹长的这么漂亮呢?是个男孩子都会被你迷死的!”

    飞燕一听脸更红了,鼓起腮帮说:“季姐又来取笑我!我哪比的上季姐漂亮啊,你才是万里挑一的美女,又是女强人。还不知道要羡煞死多少人呢?”

    季薇被飞燕的表逗乐了,笑道:“就你丫头伶牙俐嘴!”

    两人正说着话,却见子健大步地朝着她们奔了过来!

    高大拔的形,俊朗熟悉的面容。飞燕呆呆的看着,这不是她夜思念的子健哥哥还能是谁?

    一时间,积攒了十几年的感,瞬间如决堤江水,在间汹涌澎湃,奔流而出。再也无法控制的相思之早已泛滥成灾,霎时间泪涌如泉。颤抖着张开双臂,想要奔跑着过去扑进子健怀里,可如千斤一般的双腿却再也移动不了分毫。只觉浑血脉像是要膨胀开来,冲击着她大脑,突觉心头一堵,脑门一沉。只觉着朝她跑来的子健哥哥影渐渐模糊,眼前一黑,一头就栽了下去。

    季薇见状大惊,赶紧扶着飞燕,不停的叫着“飞燕、飞燕、你怎么了?你醒醒!”

    子健看到如此场景,也一时懵了,不知道要如何处理。几步抢上来,弯腰一把搂住飞燕就六神无主的一阵惊叫:“飞燕妹妹!飞燕妹妹!你醒醒、醒醒,我是你子健哥哥啊!。。。。。。。。。”

    这时张翰也已赶到,三人顿时急着一团。拍的拍,叫的叫,好一阵手忙脚乱!

    半响,飞燕才缓缓睁开眼睛,一眼便看到了让她魂牵梦绕的着急的脸。

    此时的子健,早已急的浑发抖,额头冒汗。飞燕一见子健模样,不觉心一疼,哽咽着叫道:“子健哥哥,真的是你啊?我以为你再也不想理我了!”

    子健一看飞燕醒了,顿时一喜。于是轻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傻妹妹,瞎说什么呢?哥哥怎么会不理你呢?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妹妹!”

    飞燕一听子健说她永远都是他的好妹妹,不又想起了那张照片。顿感心酸,幽幽叹道:“唉。。。。。。。。。我知道我终将只是你一个妹妹。”

    子健不觉一呆,他又何尝不知飞燕的心思呢?虽然上学的时候,他只一门心思想要出人头地,所以发奋苦读,不曾想过儿女私。可自从飞燕给他留下一封长信不辞而别之后,让他渐渐想起了飞燕对他的心思,想起了飞燕对他的好来。所以他便四处找人打听飞燕的下落,想给飞燕解释误会。可飞燕本就是一个人独自外出,想逃避伤心之地,自然也没人知道她的详细去处,所以子健多方打探都毫无结果。

    来S市以后,原也听欧斐说起过飞燕。本也能通过欧斐打听出飞燕住处,可他早已知道欧斐心思,更不想让欧斐因此与他反目。所以也只能一直强压着心头牵挂,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再问欧斐。

    不想今天却突然见到了飞燕,怎不叫他惊喜交加,激动万分呢?

    但刚才飞燕的一声叹息,分明带着幽怨,带着失望。又让他心头一,他想立即搂着飞燕大声告诉她,他也她,并且深深的着她。可是他又想起了欧斐,想起了那个在毕业典礼后搂着自己肩膀不停摇晃着问他的欧斐。

    “键娃子,你听到没有啊?你以后别跟我抢好不好?”“郝子健,你这辈子就是我欧斐最好的兄弟”欧斐曾经的话此时不停的在他耳旁环绕着。让他没有勇气把他心里对飞燕的说出来!

    子健深深地看着飞燕,满脸都是痛苦,又是挣扎、又是无奈。颤抖着的嘴唇半天都说不出话来。飞燕见状很是心疼,于是轻轻的问道:“子健哥哥,你怎么了?你是担心我吗?我已经好了,你别担心我!我不想看到你难过的样子!”边说边用手在子健脸上轻轻一捏。

    子健跟飞燕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所以这种亲密的动作自然是很平常之举。但看在旁人眼里却显的很是暧昧。

    季薇顿觉自己多余,于是便转悄悄离去。

    张翰眼见这一幕,却暗生嫉妒之心。飞燕的美貌让他一见就已心生倾慕之意,却又见这二人的亲密举止,怎不让他心生醋意?他默念着郑飞燕的名字,又盘算着如何才能得到这个漂亮女子。

    他咬着牙扭头的一霎那,看到了远处停着的那辆白色面包车,顿时计上心来!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向左向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