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局中局

    晚餐结束,张翰送欧晓冉回到Joun为她租住的豪华公寓。欧晓冉转进门的一瞬间,意味深长的向子键抛了一个媚眼。让子键顿觉尴尬,满面通红,手足无措。

    张翰看着窘态尽显的子键,又看了看消失在公寓门里的欧晓冉。哈哈大笑着说:“兄弟,你要查的资料有门儿了。”

    子键有点犹豫的喃喃道:“你的意思是找她?”

    张翰突然一收笑脸,认真地回道:“要不然呢?你还有其他人选吗?”

    子键默默的想了想,轻轻的摇摇头。随即又红着脸道:“可她。。。。。。。。。。”

    张翰打断子键的话道:“你感觉她水杨花,作风轻浮,不配与你为伍是吗?”

    子键见张翰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只好满脸写着尴尬的点了点头。

    张翰哈哈笑道:“男欢女,逢场作戏,郝子健你也太认真了吧?”随即满脸严肃的道:“现在我们手上的案子迟迟没有进展。究其原因,完全是因为卡在你那里。我好不容易想办法帮你找到突破口,你却扭扭捏捏,想要逃避。你是不打算过试用期了吗?你不想在公司干了,我还想呢?你要真不想找她帮你查资料也行,那咱们换换。你来研究公司去年的品牌推广方案,我去找她。”

    子键一听,连忙说道:“可我经验不足,怕研究不好!”

    “就是了,你也知道自己经验不足。叫你跟我换你不答应,叫你找欧晓冉查资料你又怕掉了自己价。郝子健,你这是一个职场人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吗?我念在你应届毕业,头脑也够聪明,才愿意带着你共事,本想让你尽快成长。没想到这事还没做呢,你就开始退缩了。你真要是这种态度,明天咱们就去找季经理吧。把你换走,重新派一个人来协助我做这个案子!让你独自去面对别的试用期考卷吧?我可跟你这么耗不起,我还想过试用期呢。”张翰满脸愤愤的道

    子键在张翰的一顿数落下,显的更加局促不安。但转念一想,确实张翰说的也对。这个案子本就是他们两人共同的“试用期考卷”,张翰确实也一直很照顾自己,主动帮自己去做不太了解的工作,还经常给自己传授职场经验和技巧。如果是因为自己的私念而造成两人的应试失败,这不是害了人家张翰,恩将仇报了吗?所以他在心里暗暗的叫着:“郝子健啊郝子健,你怎么这么拿不起放不下呢?不就是个欧晓冉吗?做完这个案子以后不再理她不就可以了吗?”

    一番暗自思索后抬头望着等他答复的张翰,一咬牙道:“我明天就去找她查看资料!”

    张翰一听子键愿意去找欧晓冉了,立即搂着子键肩膀高兴的道:“这就对了嘛,咱们是男人,量她欧晓冉再玩什么花样,咱也吃不了亏。拿到咱们想要的东西以后,愿不愿意见她还不是咱们说了算?”

    子键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心里纵然有万般不愿,却也只能藏在心里了。

    忽又听张翰道:“现在已经很晚了,公司宿舍估计早关门了。今晚你就别回宿舍了,我带你回我的住处,我正好也有话想跟你聊聊。”

    子键一看宝马车驾驶台上面的时间显示,已经到午夜凌晨时分了,公司宿舍大门想必早已关了。由于前面一直在讨论关于找欧晓冉查看资料的事,让子键忽略了对张翰份的疑问。现在一听张翰主动邀请自己去他住处,正好自己可以去一探究竟。当即答应跟张翰一同前往他的住处。

    张翰本就出豪门,对公司的多人宿舍哪里住的习惯?可他来“OM国际”又是带着潜伏任务的,他为了尽量不让边同事对他份产生怀疑,故而一进公司他就选择在一个离公司很远的地方租房住,所以自然也没跟郝子健住在一起了。

    张翰边开着车,边看着仍在低头沉思的郝子健,却暗自有着另外一番盘算。

    张翰出商业世家,对商海的各种场面自然是耳濡目睹,十分熟悉。又有几年的企业高管经验,所以对各种人各种事物的分析判断,早已练就的十分老道。从晚宴上一开始,他就已经看出了欧晓冉对郝子健的心思。所以他决定将计就计,用言语激将郝子健,迫子键跟欧晓冉去主动接触。他确定没有一个男人会在漂亮女人面前坚持太久,郝子健也不例外。何况他很了解欧晓冉的个,只要她看上的东西,就一定会想办法得到。当初Joun就是因为架不住她的媚功而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更何况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郝子健呢?张翰知道,由于自己的份特殊,一旦暴露,自己将不能在“OM国际”全而退。他边需要一个很忠心的并且愿意后为自己承担责任的人,这个人就是郝子健。所以他要利用欧晓冉对郝子健的挑逗,制造郝子健暗通欧晓冉的证据。由于欧晓冉有擅自挪用公款的事,欧晓冉一旦携款潜逃,郝子健就会自然而然的跟欧晓冉绑在一起。他便可以利用手里的证据要挟郝子健,让郝子健在自己面前乖乖就范。

    在张翰设计的这些连环陷阱下,哪里是一个刚出校园的郝子健能想到的呢?只见郝子健低着头,一会暗自猜测着张翰的真实份,一会又想着明天要怎么找欧晓冉查看资料,对近在咫尺的张翰给自己设下的圈自然也毫无所知了。

    欧晓冉的思想自然也没闲着。

    在她的价值观里,人与人之间只存在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所以男人与女人之间也只存在勾引与被勾引的关系。在她的感观里没有两个字,有的只有占用,玩弄和被占有,被玩弄。所以当初她选择给Joun当妇,就是为了满足Joun对她的占有,而她也只是利用Joun的份来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在她眼里,这只是一种等价交换,跟道德无关。

    但眼下,Joun对自己已生疑心。自己也不能在“OM国际”继续呆下去了,她要给自己想好退路。虽然自己已经捞取了一大笔钱财,但对于狂的追求各种名牌奢侈品的她来说,这还远远不够。所以她还要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她要让自己的生活永远被各种名牌包围着过子。正当这时,一个开着名车的富二代出现了,而这个富二代却又是公司刚来不久的同事,这让她很是惊讶。但她毕竟也混迹商场好几年,也有一些自己的人脉关系。通过打听,她了解到原来张翰是山西一煤矿老板的独生子。是为了不喜欢自己的家族煤矿生意,才出来自己奋斗的。(当然,这早就是张翰的舅舅为张翰准备好的份。)这一发现,让欧晓冉顿觉又来希望,原本想着自己又能傍上一个富二代了。却没想到通过几次接触,发现张翰异常深沉,她根本驾驭不了他。既然驾驭不了他,那索就跟他交个朋友,偶尔让这位富家子弟为自己送一两样名表名包也是好事。张翰当然知道欧晓冉心思,所以会偶尔送她几样稀罕物。

    然而这次欧晓冉一见到在晚餐桌上面带羞涩的郝子健,却让自己从不曾动过的心颤抖了一下。心中对郝子健莫名的产生了一种亲近感,这让她自己也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他不知道究竟是郝子健哪里能让自己产生这种感觉,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却又确实存在。她也在思索着自己明天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郝子健。

    张翰住的地方离公司有40多分钟车程,已经属于D市境内了。张翰特意挑了一个比较幽静的地方居住。因为他不想让自己不能掌控的人来到自己住的地方。那他为什么又要主动带郝子健来呢?因为他确信自己有把握控制住郝子健,郝子健迟早都是他手中物,只能是为自己卖命的人。但目前,郝子健仍然没在他的掌控中,这他也是清楚的。但他正是要利用带郝子健来自己租房的地方,告诉郝子健他舅舅为他准备的虚假份。让郝子健来看看他房间里他跟他“父母”的大量生活照,还事先约定好了时间让他“父亲”半夜打来电话,好让郝子健通过他们父子的谈话来相信他们苦心制造的虚假份。

    对于张翰苦心积虑设下的自己的份解释,郝子健能信吗?当然不能,郝子健也是异常聪明之人,他并不那么容易就能相信张翰的解释。

    但张翰并不担心,因为他还有更加周密的计划在等着郝子健去验证。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向左向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