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再回首

    午夜,在“多艺广告公司”的女员工宿舍里。一个不大的宿舍摆放着四张铁制上下铺,房间收拾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飘散着女独有的幽香。

    在靠门右边的铁上铺,侧躺着一位漂亮女子。闭着眼,戴着耳机。在同室工友的阵阵轻鼾中,自顾自静静的听着从复读机里传出的涓涓音乐,乌黑柔顺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枕边。“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今夜不会再有,难舍的旧梦。曾经与你有的梦,今后要向谁诉说。。。。。。。。。。”

    郑飞燕听着音乐,抽泣着悄悄擦去眼中不经意间早已满含的泪。用微微颤抖的双手捂着脸,在心里呼喊:

    有谁知道?我的世界只有你的脸。

    有谁知道?我的心只剩装满你的空间。

    我知道,也许我应该把你忘掉。

    我知道,想你、念你是我伤心的毒药。

    难舍那旧梦,我试图想让你轻轻拥我入怀的冲动。

    难舍那旧梦,你迷人的气息让我芳心在昔的年华里消融。

    再回首,我已不知归途。

    再回首,我已找不到来时的路。

    。。。。。。。。。

    自从飞燕看见子键跟女同学的那张合影的时候,她的世界便就再也没有了晴天。她想着,她已失去子键了。她想着,挚的子键再也回不到她的边了。

    她悔恨,她心碎;她害怕,她彷徨。她悔恨自己的笨,悔恨自己的不够努力。导致自己没能跟子键一起升上大学,才让她还没来得及向挚表白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机会。她失望的心碎了。失望子键辜负了她们两人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害怕没有子键的子,她害怕从今往后孤单的前路。她彷徨着自己的未来要何去何从,没有了阳光的子让她怎么在心痛中一个人面对?她哭着,痛着,绝望着。脑海里那张照片上的影子挥之不去,甩都甩不掉。她选择了离开这个让她充满感、充满回忆,却又充满了伤心的家乡。独自踏上了没有目的地的下一站。

    听着复读机里缓缓流淌出的忧伤歌,飞燕轻轻的在心里问着:“子健哥哥,你过的好吗?你和她在一起幸福吗?我写给你们的祝福你收到了吗?你。。。。。。。也会。。。。偶尔想起我吗?会想你孤单的飞燕妹妹吗?”

    “唉”飞燕轻轻的叹着气,她知道,这些问题子键哥哥都听不到,她也不想子键哥哥听到。只要子键哥哥过的好,过的开心,过的快乐。她就会开心,她就会快乐。

    自尊心很强的她,不想主动打听子键的消息,可是又很想知道他的消息。她想知道关于子键的一切。她知道子键今年该毕业了,不知道他毕业后找到工作了没有。可是谁能主动告诉她呢?这些问题一直纠结着她。

    她想起了晚上下班时见欧斐的景!

    去年飞燕来到S市以后,偶然遇到了以前一位女同学,聊天中得知欧斐也在附近。欧斐暗恋飞燕的心思,从前一直都深深的埋在心里。在毕业典礼的时候才鼓起勇气告诉过子键。子键一直当飞燕是自己妹妹,所以对欧斐的暗恋之从没在飞燕面前提起过。毕业典礼一过,欧斐就南下闯了,再也没跟飞燕见过面,飞燕自然也无从知晓了。飞燕知道欧斐是子键最好的朋友,也许是出于屋及乌的原因,让她鬼使神差的去找了欧斐。

    欧斐在遥远的S市,突然见到了思夜想的梦中天使。自然是万分激动,惊喜交加。从此便对飞燕大献殷勤,悉心照顾。飞燕对欧斐的反常举动很是反感,故而对欧斐态度渐渐冷淡,暗生防备。敏感的欧斐自然很快感受到了飞燕的变化,就想尽一切办法来哄飞燕开心。慢慢的欧斐发现,只有聊起子键的时候,飞燕才会面露笑容,兴趣大增。所以欧斐就会经常在飞燕面前聊他跟子键小时候的趣事,借此来哄飞燕开心。

    欧斐见到子键以后,也从子键的只言片语中感受到了他对飞燕的关心。让他再次感觉到自己的威胁。所以他刻意避免了在子键面前提起飞燕,也就不再在飞燕面前聊关于子键的话题了。

    飞燕下班时欧斐来找她,还是开着他那辆黑色的本田,还是拿着一束鲜红的玫瑰站在飞燕的公司门口。飞燕已经不记得这是欧斐第多少次送她玫瑰了,每次欧斐过来都会带着玫瑰等她。以至于她公司的姐妹们经常以此取笑于她,让她很是难堪。所以飞燕每次都会拒绝接受欧斐送的鲜花。但欧斐好似并不以为意,照样我行我素。导致飞燕后来一见欧斐,就有种想要逃走的感觉。

    远远的,飞燕就尽量往一同下班的姐妹后躲藏着。怎奈欧斐眼尖,无论飞燕如何躲藏,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飞燕!飞燕!”欧斐举起玫瑰边跑边叫着来到飞燕边,眼中根本没有飞燕一同下班的其它同事存在。欧斐的叫声引来一阵窃笑跟悄悄的议论声,飞燕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你怎么又送花啊?不是告诉你了吗?以后别送了!”飞燕轻轻的低头说道

    “没关系啊,这又不值几个钱,你要不喜欢可以转送他人,反正我对你的心意已经通过它传递给你了,它的使命已完成。”说着就拉起飞燕的手来,把花放进飞燕的手里。

    飞燕窘迫的左右看着下班同事们投来羡慕的、偷笑的、惊讶的各种目光。低声叱喝道:“欧斐,你干什么?赶紧放开我的手!”

    欧斐一听飞燕生气了,赶紧放了手,陪着笑说:“飞燕,别生气,我是跟你开玩笑的。走!咱们去吃宵夜去!”

    “我晚上有约了,不好意思啊!欧斐,你自己去吧!”飞燕整了整窘态道

    欧斐有点略带失望的说:“你看我都过来了,你就去呗。”

    这时一位材苗条的女同事,走到飞燕跟前说:“飞燕,你有朋友了啊?那还要不要去参加黄姐的生晚会啊?”

    “去!要去!”飞燕连忙答道

    欧斐一听急了,脱口说道:“我有子键的消息了”

    “啪”飞燕手里提着的一个袋子掉在了地上,又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弯腰从地上捡起来。拍打着手袋上面的灰尘慌乱的掩饰着。

    欧斐看在眼里,心猛的被插了一刀似得痛了一下。

    苗条的女同事接着说:“那我们走吧!”

    飞燕迟疑着道:“你先去吧,我有点事,等会再去!”

    欧斐的心又猛的痛了一下,一口气憋在了口,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疯狂的吼叫出来。

    于是痛苦的看了飞燕一眼,闷闷的道:“你去吧,我突然想起有件事要办。我先走了!”说完快速的转离去!“啪”地一声,把车门关的山响,急驶而去!

    看着远去的欧斐,飞燕呆呆的站着,大脑早已经一片空白了!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向左向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