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日出云开

    良久,子键和欧斐才从往事的回忆中醒过神来。子键想起与飞燕分别后自己的种种,不幽幽道:“也不知她现在过的怎么样了?”接着看向欧斐道:“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况呢,还有我是怎么到你这里的?”

    “唉”欧斐深深的叹了口气,于是把自己跟子键分别后的种种境遇,和子键到他这里的来龙去脉细细描述了一番。当然他了解子键的格,所以有意略去了黑帮里的暴力、残忍跟尔虞我诈。只是再三提醒子键以后要小心提防司徒星。

    子键本是善良正直之人,听完欧斐嘱咐,连连点头道:“方才见他模样和行为举止,我已暗自留意了,以后我绕着他走便是。”

    欧斐略感安心的点了点头,一看时间已接近午夜。于是接着道:“你现在体还很虚弱,不宜过多劳累。你也别想太多,到兄弟这里就是到自己家了。好好休息,养好体是关键。改天我托人帮你办张“暂住证”。省的你再躲“钢盔帽”。”

    重伤初醒的子键,突然醒来看到久别重逢的好友欧斐,未免有些激动。坚持着说了半夜话后。早已感觉精疲力尽、昏昏睡了。一听欧斐如此一说,于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闭上眼睛,不一会便沉沉睡去。

    看着轻轻打着鼾声的子键,欧斐却是思绪万千、心潮起伏。

    陷黑帮的欧斐,当初在表哥吴均浩对黑帮的描述中,只能把对黑帮的认识停留在想象里。可真正加入之后,才体会到黑帮的凶残、暴力和血腥。早已产生厌恶之,只怪当初在金钱的惑下,没能把持住自己。现在想要安然脱,却是难了。

    欧斐清楚,司徒星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想出各种计谋来刁难于他,他害怕子键再次受到伤害。故而苦苦思索对策,以保子键周全。

    话说“HN帮”的孟霄,接到表弟盛超电话以后。得知盛超手脚筋已被挑断,当即带人赶去营救。可到了约定地点却不见人影,只见地上留下的一滩滩血迹。(子键被打时所留)当即大惊,只当表弟已经遇害亡。带着一帮兄弟就要冲进“SC帮”里找廖建杰火拼。后被一机灵手下提醒道:“老大切莫冲动!既然超哥能在脚手筋被挑之下给你电话,说明已得人相助,又或许对方无意取他命。如现在找上门去,恐反将超哥命断送了。”

    孟霄一听大惊,暗骂自己莽撞,忙问这名手下有何对策。

    此人道:“既然“SC帮”敢抓超哥,说明他们已经听说咱们暗地兜售毒品之事。却不见直接找我们理论,现又故意让超哥通知我们营救。或许是对方仍未掌握真凭实据,意在警告我们,还没真到决裂的地步。咱们可以电话HK总帮,让总帮帮咱们找“和盛堂”理论。”

    孟霄一听确实有理,随即打电话请示HK“大圈帮”老大欧明轩。详细汇报了这边发生的况,当然并没有隐瞒他们私自贩卖毒品之事。欧明轩当即找了“和盛堂”老大夏堂,对自己手下私自贩卖毒品一事做了道歉,并保证以后将严加约制,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

    由于两个帮派当初的约定就是为了避免争斗过激,引起政府注意,以至于引火烧。夏堂一听欧明轩主动承担了自己手下的过失,也不想让事态继续扩大。遂答应欧明轩放人,并不计前嫌,继续保持和睦共处的原状。

    由于HK两个总帮老大的握手言和,廖建杰也只好乖乖放了盛超。并包下“星月五星酒店”的一层包房,宴请了孟霄,以表示对伤害盛超的歉意。

    孟霄虽接受了廖建杰的道歉,但看着想必不能恢复如初的盛超,却对司徒星暗生报复之心。

    经过这一系列事,当然司徒星想要暗算、嫁祸吴均浩和欧斐的计谋也不能得以实现了,自然对郝子健也就再无伤害的理由。

    两个帮派的争纷也终于在这场道歉酒宴中渐渐平息下来。各自的暗节也都暗藏于心了。

    没有了黑帮之间的争斗和司徒星的暗算。让由于帮助盛超而意外卷入黑帮之争,差点被司徒星挑断脚筋的郝子健,得以安心养伤,再无人打扰。

    在欧斐的照顾下,经过三个多月的休养,子键已痊愈如初、神采奕奕了。由于子键自尊心强,不想被人看到自己的落魄模样,更不想飞燕看到自己受伤后担心。所以养伤期间一直没有再向欧斐问起过飞燕的况。欧斐虽时常跟飞燕见面,但他慕飞燕之心强烈。本也对子键和飞燕之间暗含私心,故也从未再对子键提起,也未在飞燕面前说起子键。所以,子键虽已来S市四月有余,跟飞燕近在咫尺,却从未见过面。

    眼看着自己已来S市好几个月,却仍没有安立足之处。时至元旦将近之期,许多工厂进入节前的最后一次人员招聘。由于欧斐已托人帮忙给子键办好了一张“暂住证”,所以子键不再害怕整巡逻的“钢盔帽”了。终于可以让他放心的抓住机会,奔走面试于各大工厂的招聘潮。

    子键在校主修“工商管理”专业,学校又有专门的微机房,以供学生学习电脑。由于子键勤奋好学,经常泡在微机房里学习,所以对电脑的一般知识跟办公软件应用相当熟悉。

    “OM国际集团”是两年多前来S市投资的一家美资上市公司。主要生产制造精密电子仪器,畅销世界各国。由于S市的劳动力代价低廉,让“OM国际”的美国总部尝到甜头。不断在S市追加资金投入,让位于S市BA区的“OM国际集团”得以迅速扩大。上市公司对人员招聘相当规范和严谨。但生产车间和总装生产线、生产设备的不断增加,给“OM国际集团”的员工招聘工作带来了巨大压力。人力资源部的招聘专员,成天对着人山人海的应聘人员,笔试、面试、体检、入职培训等等工作,忙的焦头烂额、晕头转向。

    子键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走进的“OM国际集团”的面试间的。

    一位穿职业装的中年女面试官看着子键的简历道:“你想应聘的是企划文员,我看你的简历描述是应届毕业,无工作经验。谈谈你对你所应聘职位的理解和公司企划部的理解好吗?”

    子键答道:“因我毫无工作经验,所以我必须要从最基层开始。我所学专业是“工商管理”,有包涵对公司企划部门的学习。首先:我回答第一个问题,我目前的求职岗位应是偏信息文员类似职位。应当负责:1。公司经济信息的收集、汇总、分析,定期编写信息分析报告报公司领导决策参考。2。负责组织公司专用管理标准和制度的制订、补充、修改、检查并组织考核。3.组织和参加编制公司经营方针目标、生产经营计划(草案),并对其它部门的计划修改、检查和考核。当然,这只是书本上所学知识,我并没有实际应用到工作之中的经验。我需要在往后的工作中去不断总结,探索。争取以后可以给您更全面的答案。第二个问题:企划部就是以企业的品牌、促销、广告为主要工作的部门。

    面试主管听完轻轻点头,接着问道:“你对工作中的加班制度有何理解?”

    子键认真的答道:“我现在年轻,正是多学、多做、多看的时期。所以我不排斥公司的加班制度。而且我会在今后的工作中,主动承担更多的工作任务来提高自己,锻炼自己。”

    面试主管听着又轻轻点头,因为当时公司用工紧张,急需招聘大批员工。可整天来面试的人员整体素质参差不齐,普遍较低。子键是她这段时间所遇到的,唯一一个能清晰回答问题的面试者。所以当即决定录取子键。

    于是说道:“你回答的虽不全面,但已基本抓住了重点。我看你回答问题时态度诚恳,语句严谨,思路清晰。并且愿意主动去承担工作中的压力。所以我愿意给你这个机会,你就先来公司企划部门做管理培训生吧。明天会有人通知你来公司做职前体检,随后你可正式入职。”说完站起来伸出右手,与子键非常职业的轻轻一握道:“欢迎你加入“OM国际”,我是季薇,以后叫我Leavs。工作中见!”

    子键礼貌的回应着面试官,强压着心中的万分激动,带着欣喜若狂、百感交集的心离开了“OM国际集团”。

    欧斐原想请子键一起出去大吃一顿,以示庆祝。子键不,说不用浪费,兄弟在一起哪里都是庆祝。欧斐犟不过,只能晚上买了啤酒一起在住处的楼顶痛饮一番。望着夜幕下城市的霓虹灯,子键想起自己终于在来S市的第五个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工作。

    于是高举双臂大喊:“郝子健!你出发了!”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向左向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