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帮派之争

    S市有六个辖区,四个在关内,包括LF、FT、NS、YT;两个在关外包括BA、LG。

    特区内和特区外之间有一道关线隔离开来,从特区外进入特区内需要经过S市经济特区边防检查站(也称为二线关,即相对于海关这样的一线关来说的),非S市户口的进入特区内需要办理边防证或者深圳暂住证,S市户口的凭份证就可以了。如从BA区进入特区内就需要经过“NT关”,从LG区进入特区内就需要经过“BJ关”。

    S市是个晚睡早起的城市,又特别是像子键呆的这种关外的工业区里。工人们都需要靠早起晚归的加班加点,每月才能领几百元的工资。还不到5点,子键就被“嗤嗤、喳喳的油炸声”;店门路人稀稀疏疏的走动声;马路上的车流声吵醒了。他赶紧爬起来收拾好地铺,却看到后厨里已然灯火通明,大有哥和丽姐正在忙着炸油条,煮茶叶蛋。想必是在给上早班的工人们准备早餐。

    看着子键走进来,徐丽一边忙着用筷子翻着油锅里的油条,一边笑着说:“子键醒了啊,我跟你哥吵醒你了吧?快去洗把脸来吃根油条。”邢大有也看着子键憨厚的笑笑。

    郝子健连忙说:“谢谢大有哥、丽姐,我还没饿,”说罢赶紧洗了手跟他们一起忙碌起来。

    一会儿,一大锅茶叶蛋和一大篓子的油条就做好了。这时候徐丽才去拉开店里的卷帘门,天虽还没大亮,但外面已经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天气也已放晴了。

    S市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子键明白他艰难的又一天寻工之路也开始了。随即告辞了大有跟丽,揣着丽姐硬塞给他的两根油条和四个鸡蛋上路。

    炒粉店旁边的“十字路口”往右进去,就是富荣工业区。子键已经在工业区里寻找了20多天工作,对里面工厂的招聘广告早已牢记在心。今天,这里面没有需要招聘工人的工厂。故而子键就横穿过“十字路口”,走过那条繁华的商业街道,顺着商业街北面的107国道,一直向东南走。

    万福工业区,是一个面积大、工厂多、人口杂、治安环境恶劣的地方。由于这里的工厂多,建筑拥挤。人口多,三教九流、鱼龙混杂。辖区里的“钢盔帽”们整天只顾忙着到处抓捕“三无人员”。(三无人员其实只是针对无暂住证的人员)却对真正的犯罪现象视而不见。导致这里打架斗殴、寻衅滋事时有发生,实属黑帮分子的温。故而这里帮派林立,混乱不堪。在这些帮派里,又属SC、HN两帮势力最大。这两个帮派分别把持着工业区里两条最大最繁华的商业街。对商业街上的商户们定期收取保护费,以供他们吃喝玩乐、招兵买马。

    子键来到这里的时候已接近中午,看着这个硕大的工业区,不觉来了精神,眼前的路四通八达。他观察着四周,盘算着该从哪条路找下去。

    突然听到后的绿化带树林里传出一阵“沙沙”声。随即听到一个男子的低沉叫声:“兄弟,来帮帮忙!”

    子键探一看,原来在绿化林里躺着一个健壮的男子,二十五六岁年纪。只见这男子躺在地上,手脚呈微开的“大字型”,正勾着脑袋看着他点头。

    子键急忙钻进去,扶起男子关切的问:“先生,你怎么了?”

    “脚手经断了!”男子淡淡的说。

    “啊!”子键一惊,连忙扫了一眼男子全,却不见半点血迹。于是疑惑的看着男子。

    “肩膀、大腿,被人挑断的。”男子又淡淡的说,语气平淡的好像正在悠闲的品尝着咖啡。接着道:“帮我在上衣口袋里取支烟!”

    子键闻讯急忙又在男子的上衣口袋里找出烟来,并帮他点上。拿烟的时候翻开的上衣领口下确实见到一个很小的刀口,刀口周围干干净净,不见半点血迹。堪比外科医生的微创手术。

    男子含着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吐着烟雾。缓缓的说道:“兄弟扶我去前面的电话亭,我去打个电话。”

    “好的!”子键爽快的答应。

    用力扶起这个跟他一般高的健壮男士,试图让他站起。只见这男士两腿跟两根面条似的,哪里还能够站立?两条手臂也耷拉着下垂,根本无法行走半步。无奈,子键只好背起他出了绿化林。走向前面不远的公用电话亭。这个过程中,他们互通了姓名,原来这男子叫盛超,HN人,今年26岁。

    虽然到电话亭不远,但盛超长的实在太健壮,子键这段时间又饥饱不均,体能下降。所以到电话亭的时候,早已累的气喘吁吁。

    由于盛超不能站立,亦不能手握话筒,所以子键只能把他放在电话亭旁边,让他背靠着电话亭的柱子坐在地上。盛超开始说电话,子键就帮他拨号,并把话筒放在他耳旁。

    “喂,表哥!我是阿超”

    。。。。。。

    “死不了,经被挑了”

    。。。。。。

    “对!手脚都挑了。阿昌没跟我在一起,是一个过路的兄弟在帮我。货他们没拿走!”

    。。。。。。

    “我在北环路西沿线的第二个电话亭”

    。。。。。。

    “好”

    说完盛超让子键挂了电话,然后又让子键帮他点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后才道:“兄弟这是要去哪里呢?我耽误你事儿了吧?”

    子键一看到盛超的遭遇和听到他刚才的电话,已经对他的份猜到了**分。本想报警,但一想到这里的“钢盔帽”就完全失去了信心。更何况他对**知之甚少,面对盛超的惨状,更让他对**深恶痛绝,不寒而栗。何况盛超也并没有需要报警的意思,所以他自也不敢轻举妄动。但却对盛超起了戒备之心。所以当盛超问他的时候,他轻轻的说道:“我要赶回去上班,你现在一个人可以吗?”

    盛超道:“我兄弟们一会就到,我一个人在这有点闷,你再陪我会吧。你迟到的工钱我一会给你。”边说边挣扎着想要靠高一点,子键连忙把他扶到一个舒服的位置靠着。自然也就不好意思丢下盛超离去。也只好跟盛超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向左向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