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遇

    秋夜,淅沥的小雨弥漫着整个街道,街道两旁人群熙熙攘攘,都穿梭于铺满玲琅满目商品的各种店铺里。有几处闪烁着带着光晕的霓虹灯处,不时传出一阵阵男歌女唱的放。年轻的城市,到处冲饰着激的夜生活。白天忙碌的人们,都选择在夜晚尽的挥霍着青。那几处用暗色布帘挡住的;向外透着暗红色灯光的店门口,斜坐着几个浓妆的女郎。不时地用眉笔对着手镜描眉抹唇,眼睛却瞟向路过的人群,迎着那一双双盯着她们雪白大腿的眼睛搔首弄姿。偶有顾客光临,立即堆满媚笑,起夸张的扭着带顾客消失在后门帘遮住的暗处。。。。。。。。。

    还有一个暗处!

    在街道尽头十字路旁电线杆下的暗处,被路灯照着投下电线杆影子的暗处,一个蜷缩着蹲在花坛沿边儿上的年轻人影,把头埋在膝盖上,被雨水淋湿的深色T恤紧贴着背,被风一吹,微微的打着寒颤。显的那么单薄,那么孤独,那么无助。

    这是郝子键来S市的第23个晚上,也是他无分文的第二个晚上,22岁的郝子健毕业于西南一所普通的专科院校,本想凭己所学在家乡的单位找一份谋生的职业。怎奈何无权无势的农村背景根本就没有单位接收他。在家奔走两月无果,迫使他不得不踏上了南下的列车。独自流浪在这个喝自来水都要人民币的城市,让他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叫生存、什么叫现实。子键用舌头轻轻的润了润干裂的嘴唇,望着十字路对面的炒粉店。超过24小时的水米未进让他早已饥肠辘辘。盯着老板娘从后厨端出的一盘盘冒着气的炒粉直咽口水。

    S市是特区,家喻户晓;S市是惨无人道的特区,大概只有来过S市的人才知道。从90年代中期开始,这个特区每晚至少千人失踪。每当夜幕降临,各个辖区的公安带着“头戴钢盔帽的治安队员”倾巢出动,捕捉无“暂住证”的外来人口。哪怕你才下飞机、火车、轮船、汽车,只要没有“暂住证”一律抓到派出所,然后集中起来用囚车拖到辖区里的各个收容所,更有甚者,直接送往劳教所。份证、通行证、护照在这里都是无效证件。确切地说,“暂住证”变成了战时期的“良民证”。平常子键每到夜晚为了逃避抓“暂住证”的“队伍”,都是在富荣工业区后山上的墓地里度过的。白天找工作也不敢走远,总是远远的绕着穿制服的“钢盔帽”边走边看,由于要躲避着“钢盔帽”,多数时候都错过了工厂门口贴着的,招工启事上的招工时间,这也是子键至今仍未找到工作的最直接原因。今晚由于下雨,墓地里无躲雨之处。再加上他实在是饥饿难忍,故而冒险来这里碰碰运气。

    对面炒粉店的老板娘又从后厨端出一盘气腾腾的炒河粉。麻利的脚步显的轻快而干练。子键下意识的摸了摸空空的裤袋,瞟了一下旁有点破烂的、污秽不堪的旅行袋。破烂的袋口半开着,露出些许衣物的边缘。饥饿的肠胃再次咕噜噜的抗议起来,空空的胃部抽搐着,突然感到一阵恶心,伴随着头昏眼花的感觉。瞬间全便出了一阵细汗。

    一定要找点食物,子键暗下决心似的站起来跺了一下脚,弯腰提起地上的旅行袋朝马路对面走去。

    炒粉店的老板娘徐丽,30上下年纪。原是西南C市山区的农妇,早几年老公跟着同村人来S市打工,渐渐稳定了下来,便接了她来一起,好相互有个照应。最开始徐丽就在工业区的路边摆一个路边摊位,晚上给上下班的工人们卖点宵夜。由于她平常把小摊规整的干干净净,做事又麻利,为人也谦和,所以她摊位的客人总是络绎不绝。渐渐有了一点积蓄,她跟老公商量着盘下了这个炒粉店。现在这个店开张还不到两个月,生意居然也很火爆,店里七八张桌子坐的满满当当。子键走到炒粉店门口的时候,徐丽正在收拾着刚刚起的两个顾客桌面上的残盏。看到子键站在门口的影,急忙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边抹桌子边的招呼着:“欢迎光临,这里有空位,请到这边坐!”

    子键微微欠了一下子,却没有移动脚步!

    徐丽不由得停下了手里的活,站起来打量着子键。

    子键站在店门口,雨湿了的乱蓬蓬的头发随意地达拉在额头上,一张略显清瘦的英俊脸庞和一双躲在两个镜片后的眼神;透着些许不安、些许茫然。略带干裂的嘴唇有些发紫。头上的水珠兀自顺着这张俊美的脸庞往下滴着。被雨水淋湿的衣裤贴着子,在一阵阵微风中显的瑟瑟的。

    徐丽微微一怔,一阵恻隐油然而生。随即快步迎上去说道:“小兄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被雨淋成这样了呢?还没吃饭吧?快进来大姐让你哥给你炒盘米粉吧。”

    店里的顾客听徐丽这么一阵连珠炮似的提问,都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子键上。有些年轻的女子看到子键的模样,低头私语着偷笑;有两个材微胖,穿着天蓝色工衣,手臂处戴着红色袖章的年轻男子面露鄙夷之色。更多的顾客却只是瞟了一眼,继续面无表的低头吃着盘里的炒粉。

    “我。。。。。。我。。。。。。我。。。。。。。。。。。”子键慌乱的想要说什么,却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位老板娘的问题。

    爽快的徐丽看出了子键的窘态,随即说道:“先进去坐吧,我去让你哥给你炒。”

    子键迟疑的挪动着脚步,偷偷的用左手又摸了摸空空的裤袋。这细微的动作却没能逃脱徐丽机灵的眼睛。她一把接过子键右手里的旅行袋,麻利的转向那两个空位走去,边走边说:“不要钱,大姐请你吃。”

    子键一愣,随即大声说:“谢谢大姐!”便紧跟着徐丽的后来到那两个空位的地方靠里坐下。不一会,徐丽便端着一大盘炒河粉从后厨出来放到了子键面前。看着冒着阵阵香气的炒粉,子键的胃瞬间扩张开来,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山响,仿佛是见到了许久未见的亲人,想要立刻扑在怀里的模样,子键大大的咽了一下口水,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狼吐虎咽起来。由于他一天一夜粒米未进,又加上没喝水,一口太大噎住了自己,噎的他不住的咳嗽。徐丽见状,急忙给他倒了一杯桶装的矿泉水,轻声说:“吃慢点!吃慢点!不够大姐再多给你炒一盘。”

    子键感激的望了徐丽一眼,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轻声说:“谢谢!谢谢大姐!”

    这时,那两个“红袖章”吃完了起过来找徐丽结账,站在子键的旁边目睹了他刚才的囧态。有一个“红袖章”从鼻孔里发出“嗤”的一声,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低声嘟哝道:“塞(吃)货,丢人现眼!”

    徐丽微笑着看向说话的“红袖章”道:“谭老弟,出门在外谁能保证没个难处呢?说不定今天的小兄弟就是明天的我们,能帮的时候就帮一把吧。给他人一份帮助给自己一份安心,何乐而不为呢?”

    这个被徐丽称着谭老弟的“红袖章”干咳两声,强笑道:“徐楼(老)板,猴(好)心肠啊!”边说边跟另一个“红袖章”走出了炒粉店。店里的很多顾客听了老板娘跟“红袖章”的对话,都纷纷微笑着向她投来欣赏、赞许的目光。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向左向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