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7 梦境

    一道金光闪过,瞬间,云雾倾尽,场景突变为圣魔法学院。

    “夏果儿……哦不,是亲的果公主下,我恭候您多时了。”被称为“理事长”的人微微欠,对她行了绅士的一礼。

    随后便面露杀机,汹汹走进跪坐在地上的安静面前,扳正她的脑袋,“我是不是应该感激下还记着圣MF(学院简称),记着我还是个理事长呢?瞧瞧这脸蛋,啧啧啧……您以为换了个名字改变了样貌我就认不出来了,实在是太天真太天真了~~”

    横眉一瞪,强迫安静与自己对视,“咦?我记着您不是死了么?说!你是用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复活的!!!”

    安静有些慌乱,拼命摇着头,“不是的,理事长你听我解释……”

    “听你解释?真是可笑!你觉得我会听一个死人来胡说八道胡搅蛮缠吗!”

    “放肆!”突然,从学院内部蹿出一只纯白的雪狐,没错是它在说话:“果公主是你可以玷污的么?!”一边向安静的方向移动,它一边用水绿色的小眼睛怒视理事长。

    “馧~你怎么会在这里?”安静疼地摸摸雪狐头顶上的毛,微笑,手指点了下它眉心花状的印记,指尖泛起了呈放状若有若无的光环,含笑看着它一步步幻化为人的模样。帮助她整理了一下衣角,安静有些失落地呢喃,“不是给你说过不要再回学院了吗?你怎么……”

    馧贴心地扶起安静,“主人,你别听死老头瞎说。”

    “馧小姐,”理事长突兀地插嘴,用‘瞪谁谁怀孕’的眼神直视它,“我希望你可以分清好歹。要知道,夏果儿三年前就魂飞魄散了——所有人都承过,这个你知道的。而今天,她又是如何站在圣MF的大门前和我交谈的?执迷不悟的东西! ”

    “你…。”馧语塞,不知该怎样反驳。

    理事长蔑视ing,“那好,既然大家都无异议。来人!把她给我推到执事场,杀!”

    她的手臂被死死按住,安静试图挣脱,却发觉自己根本就动不了,像只任人摆布的布偶。

    “不要……不要……不要!!”

    她忽的翻起,双眼空洞,口一上一下地起伏着,上竟然惊出了一冷汗。

    摸摸被汗水浸湿的脸颊,安静差点抑制不住地哭出来。还好,还好是梦一场。

    “嗯?安宝宝你醒了啊……”因为疲惫,露宸帅气人的脸上也多了一丝名为憔悴的东西,“呼~终于醒了。呃,那啥,刚才我看你好像是做噩梦了,一直惶恐不安的,就进来照顾了下。”

    安静很鸡冻地转回抱住他,“哥,我好害怕,害怕那个邪恶的世界。。。”

    露宸温柔拍拍她抖动的后背,“好啦,有我们在,没人会欺负你的。”拿起安静放在她肩头上的脑袋,他为她拂去即将掉落的眼泪,调侃道:“在我的记忆里安静可是很坚强的孩子呀,最近泪腺发达了呵。”

    “哼哼,”安静吸了吸鼻子,深呼吸使自己放松下来,“哥,我睡了几天了?”

    “你还真敢用‘睡’这个词。昏迷五天了啦,重伤,还不吃不喝的,魂都要被你吓飞了。”露宸大大地打了个瞌睡,抻抻懒腰,顺手揉了揉安静的发顶,“不过放心,我已经替你小小的惩戒了下馥妤菲。剩下的,还是安宝宝来完成吧! 知道你玩~~”

    “恩呵呵。”她嫣然一笑。

    “诶对了安宝宝,那个人打你你不会还手吗?我记着你学过跆拳道神马的啊?!”

    她沉默不语。还不是因为曼陀罗的限制……

    “我不想刚来到学院就惹事。”安静是这么回答的。

    露宸言又止——是她长大了么?  放下了尊严,放下了个……

    ★★★★★★★★★★★★★★★★★★★★★★★★★★★★★★★★

    吖吖吖吖吖~~~昙那叫一个血澎湃。吼吼,前几天发文的时候就在想,要是第一天的点击没有50的话就不往下写了。没想到哈没想到,点击竟然有900多耶,谢谢亲们,好鼓励我啊 o(≧v≦)o。不管是进来打酱油的还是有看文的,昙都谢谢啦。

    文文会继续写下去,亲表嫌弃昙的更新速度呵。。。。。。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撒旦公主爱的祁守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