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李珥 书名:绯闻都市
    穿梭在都市的我们,在压力与金钱的威下。都有着自己想要的生活。为了这些生活,不惜自尊,代价。这样的绝望,只因,边那个另我有安全感的人,早已不在。----韩涩拉

    我过一个女人,自以为可以给她一切。这样自大的我,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尽管我多么的优秀,是多少人迷恋的对象。可依然换不来她的心。----温宇墨

    我爸爸和别的女人跑了。那年我三岁。我与涩拉相依为伴,一路走来,布满荆棘。就算留着血,就算负伤累累,也要想办法活下去。因为,在不励志,在不美好,在没有希望。可这就是人生。这就是他妈的人生啊。-----林萦子

    希望有个听话的女人。永远在我的边。无论怎样,在我们的中,永远都没有背叛。可什么时候,到底什么时候,这个人在不在我边,背叛我与否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林萦子,我的林萦子。----蓝嘉锡

    ----------------------------------正文开始,希望大家喜欢------------------------------------

    清晨。阳光洒了进来。照在了上两个熟睡的女孩。“嗡嗡,嗡嗡”桌子上的白色手机震动了起来。

    韩涩拉用脚踹了一下林萦子,林萦子含糊的说了一句“你去接。”

    韩涩穿着白色衬衫,跑下车,拿起电话“喂,哪位?”

    几个小时之后,林萦子起来。发现卧室没有人。她洗漱后走下阁楼,韩涩拉早已把饭做好。林萦子坐下,拿起土司,咬了一口,见韩涩拉呆呆的坐在那里,问“怎么了,快吃啊?”

    韩涩拉还是不动。林萦子用手在前面晃了晃“怎么了?”

    韩涩拉开口“早上,医院打来了电话。”林萦子放下面包,“然后呢”问道。

    “林冬病重了。如果,如果,我们不快点弄到钱做手术,就面临危险了。”

    “靠!”林萦子大骂了一声。然后问“多少钱?”

    “要找到适合的肾,以及住院费,手术费,要五十万左右。”

    林萦子走到沙发前拿起包准备出门。却被韩涩拉拦住,涩拉问道“你要去哪里?”

    “林冬是我的弟弟,我把我的肾给他。”说完就要走,韩涩拉抓住她,林萦子挣扎,韩涩拉更是用力。

    “你放开我!我要去救活他,我不能让他这么死掉!”

    韩涩拉把住她的肩膀“你理智一些吧,他才8岁。你一个成年人的肾脏是不能匹配的!”

    林萦扔下包,大喊“那我能怎么办?告诉我,我能怎么办?就算没有五十万,他做血液透析也需要钱,我哪里有钱!”

    “跟我一起去找柳哲燮,我来想办法。”说完,韩涩拉上楼,在手机的通讯录中找到了“李夏沫”这个人。拨出号码。

    “喂?涩拉姐,有事?”

    韩涩拉嘴角扬起,“夏沫,有事要求你了。”

    韩涩拉开车,林萦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问“柳哲燮会借我们钱?”

    韩涩拉微笑“我那么伤害他,欺骗他。他当然不会借给我。”

    “那怎么办?”林萦子。

    “想办法也要弄点钱来。我边。只认识这么一个有钱的人。听夏沫说,今天他会去招标,不在公司。”

    “偷?他那么恨我们,会被抓的。”

    到了柳哲燮的公司,韩涩拉敲了一下林萦子的脑袋,“傻瓜么?让他发现还有活路了。一会我上去找东西,你把车开到公司的后门,另外,打电话给医院吧,让他们帮林冬收拾行李。今天他出院。”

    林萦子下车坐到驾驶旁边,手握方向盘“涩拉,没事么?上面。。。。。。”

    涩拉笑了一下“别担心,夏沫在上面接应我。楼里的保安她已经买通了,监控之类的都没问题了。”

    “李夏沫这个家伙,头脑见长啊,那,你小心一些。”林萦子说完驱车离开。

    涩拉进门就看到了李夏沫,“涩拉姐,都准备好了。”

    涩拉快速上电梯,由李夏沫的引领走到了柳哲燮的办公室。

    一进门,韩涩拉四处看了看。便看到了一个别致的酒柜。韩涩拉将酒柜转了整整一圈。从后面就显现出来了一个保险箱。

    韩涩拉笑了笑“我们可的哲燮还是这一类的逻辑啊。”

    然后转问李夏沫“指纹准备好了么?”

    李夏沫拿出了一个透明的密封袋。递给韩涩拉,韩涩拉戴上了准备好的手。拿出密封袋中的滤片。在保险箱上滑过。保险箱就打开了。

    韩涩拉从保险箱中找到了基金,债卷,存折,然后摇头“不行啊,这些都不能用的。”

    然后在翻了翻,找到了一个黑色的箱子,打开,呈现在眼前的是整整一箱的首饰。

    韩涩拉眼前一亮。说“这些能有多少钱?夏沫,你知道么?”

    李夏沫看见了,说“最少也得有一百万。这些都是拍卖会上的首饰。世上没有几个重样的。你把这个拿走吧。”

    韩涩拉关上箱子。继而关上保险柜。把一切恢复到原样。要出门的时候转问李夏沫“对了,柳哲燮什么时候有收藏首饰的好了?”

    李夏沫摇了摇头,说“他最近勾搭上了一个小演员,叫金宥利,这些看来是要讨她欢心的。”

    韩涩拉头向后仰,“哈~柳哲燮还是这样。为了一个女人可以花大把大把的钱。这样久了必定破产啊。”

    李夏沫也捂嘴笑了笑“以为,谁都会想姐姐这样么?”

    韩涩拉敲了一下李夏沫的头“你这臭丫头。”

    之后韩涩拉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涩拉对李夏沫说“萦子到了。走吧。”

    下楼之后,涩拉和夏沫转到了后门。萦子从驾驶位置上走出,看着夏沫,两个人拥抱了一下。

    李夏沫拿出一个信封。对涩拉和萦子说“这是飞往C城的机票。你们俩和林冬的都在里面。你们快点走吧。车子放在机场就好。”

    韩涩拉接过信封对李夏沫说“真的谢谢你。一会柳哲燮回来,你不用做任何。偷他首饰的事,我会和他说的。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不能把你扯进来。另外,如果他对你不好,你就去C城找我们。”

    李夏沫摇了摇头“不会。他还不知道我是你安排的人。我隐藏的很深呢。在这里也可以时刻像你通风报信啊 。不说了。快去接林冬吧。不然来不及了。”

    最后。三个人互相拥抱了一下。林萦子也对李夏沫说“保重啊,夏沫。”

    然后韩涩拉和林萦子上车。在倒车镜看见李夏沫走进了大厦,才开车去往医院。

    林萦子对涩拉说“真是有点担心李夏沫,柳哲燮不会对她怎么样吧。”

    韩涩拉说“不会。我会跟柳哲燮说清楚的。医院那边打电话了么?”

    林萦子说“嗯,已经让他们都办好了。林冬正在门口等我们。”

    到了医院。林萦子下车。韩涩拉在车上等待,便看到林萦子拉着行李箱。林冬手里拿着玩偶走了出来。韩涩拉看得出,肾衰竭逐渐严重的林冬,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

    林萦子将林冬抱上车,自己坐在副驾驶上。林冬上车就问“涩拉姐姐,我们要去哪里?”

    韩涩拉看着后视镜的小脸庞,微笑着说“去一个可以治好冬冬病的地方。别担心。”

    韩涩拉与林萦子,林冬三人。成功的登上了飞往C城的飞机。

    在飞机起飞之前,韩涩拉用手机给柳哲燮发了一封短信。

    “柳哲燮,是我,韩涩拉。不管你相不相信,林冬病重了,我需要钱来治疗他。拿走了你保险箱的首饰。对了,你公司那个叫李夏沫的秘书,还让我打了一巴掌,这丫头之前拦着我不让我进去来着。总之,对不起,等林冬的病治好。我会把钱还给你的。就这样。回见。”

    发完信息之后,韩涩拉关掉了手机。飞机也正常起飞。林萦子问韩涩拉“和他说了?”

    韩涩拉回答“嗯。你叫一下乘务员。”

    林萦子按了一下头顶上的服务按钮。乘务员走了过来。

    “您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

    韩涩拉说“给我一本关于C城的书。”

    “好的,请稍等。”

    过了一会,韩涩拉拿过书,翻了起来。林萦子问“你这是干嘛?”

    “找一家好的医院。下飞机先安排林冬住院。”涩拉说。

    翻了一会,韩涩拉只了一个红色的字体,“找到了,(港湾医院)。是专门治疗肾病的权威。萦子你记一下地图和号码,下飞机咱们就去这里。 ”

    D城。柳哲燮的办公室中。

    柳哲燮看到了刚才的短信。在生气的他也无处可发。转眼看了一下李夏沫。

    “你没事吧,韩涩拉那女人说打了你一巴掌,用不用去看看?”柳哲燮问。

    李夏沫象征的捂了一下脸庞说“柳总没事,刚才用冰敷了一下。”

    柳哲燮拿起手机给金宥利发短信。

    “干嘛呢?”

    金宥利迅速回“和导演吃饭呢,想我了,亲的?”

    “给你的首饰不能兑现了。我这边出了点状况。以后再给你买吧。”

    “没关系亲的。今晚一起吃饭吧。”金宥利回

    柳哲燮走向窗边。看着D城的车水马龙。

    “韩涩拉,我们还会再相见的。”

    C城。

    飞机安全降落。韩涩拉和林萦子马上带着林冬打车来到了港湾医院。

    办理住院手续之后。韩涩拉在病窗前摸着林冬的头。

    “我和你姐姐,要出去办事,你在这里要听话。有事就按铃找护士姐姐说。明白么?”

    林冬点了点头。

    在医院门口抽烟。韩涩拉走过了把烟掐死。

    “你就是把自己抽死,也不能治好林冬的病。别着急了。会有办法的。”

    林萦子看向韩涩拉“都办好了?”

    韩涩拉说“都办好了。住了VIP房间。采光好。一个人。不用害怕感染。有着专门的护士照顾。你的心可以放下来了。”

    林萦子拿出了一张纸条给韩涩拉,“这是我联系好的一些典当行。比较隐蔽。咱们快点换钱吧。”

    韩涩拉点头“走吧。先去住的地方。然后兵分两路,把首饰散出去。”

    林萦子和韩涩拉住进了C城的公寓。之后两个人把首饰对半分了一下。找到不一样的典当行换成了钱。存进了银行。

    晚上韩涩拉算了算。然后对林萦子说“萦子啊,知道么?柳哲燮的这些首饰换了二百万。二百万啊。”

    林萦子吃着冰淇淋,看着电脑“柳哲燮这家伙,怎么搞起首饰了?”

    “据夏沫那丫头说,他跟一个小演员金宥利有一腿。买来送给她的。”

    林萦子说“哎呀,他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忘记你当初是怎么欺骗他的了。哈。金宥利。听过几次,是个唱歌出道的小演员呢。不知道是不是另一个韩涩拉。”

    韩涩拉拿起枕头像林萦子扔过去“想死么?”

    林萦子把枕头放一边,说“好了,不闹了。工作已经找到了。一个叫万星的酒吧。刚才在网上已经和他们老板说好了。明天上午过去一趟。”

    韩涩拉,躺下,闭着眼“你看着办吧。”

    温氏财团总裁办公室。

    温宇墨拿起酒杯泯了一口酒。蓝嘉锡坐在旁边。说”怎么办?看来老爷子是要把你死了。”

    温宇墨不说话。然后看着蓝嘉锡。

    “他不是要死我,他不过是要着我忘记李英媛。”

    蓝嘉锡站起来大吼“李英媛是什么?是说能忘记就忘记的么?”

    温宇墨放下酒杯。闭上眼睛。深沉的说“随便找个女人吧。那个人如果不是李英媛。其实,谁跟我结婚都无所谓。”

    蓝嘉锡说“知道了。我去找。无论怎样。要先把你家族这关过了再说。”

    温宇墨说“在李英媛离开我的那一刻。温氏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再有钱,李英媛不再我边。这些钱就是废纸。”

    蓝嘉锡起“我知道。老爷子这么你不是为了别的。如果在老爷子下任之前你还找不到总裁夫人。你们温氏家族那些腐朽的老古董们。在董事会上就会抓住你边没有个贤内助,到时候你的位置难保。老爷子是为了你。”

    温宇墨说“他是为了温氏。我不在,温宇泰那个草包怎么能管理温氏。”

    “所以说。为了你们温氏的未来。我也要帮你找个女人啊。等我消息吧。”说完。蓝嘉锡走出房间。

    万星酒吧。

    林萦子和韩涩拉很块就适应了这里的工作。凭这二人的调酒技术,在哪个酒吧都是能待得下去的。

    不过,要尽快还上柳哲燮的二百万。韩涩拉太了解柳哲燮。这个家伙现在没有任何反应就意味着他策划要来反咬,让韩涩拉流的血更多。

    林萦子也明白。在酒吧,就算在红,也不能快速筹到二百万。于是,前几天林萦子在网上大肆发信息,称急需要钱。非常巧合的。

    让蓝嘉锡看见了。

    两个人就这样聊了起来。

    “林萦子?”蓝嘉锡问。

    “你哪位?”

    “听说你急需二百万?”

    林萦子回“是,你有合适的工作么?”

    “见一面吧。只要你是女人就行。”

    林萦子在电脑前笑了出来回到“卖不做的。”

    蓝嘉锡回到“客我们也不做的。明晚八点,皇后饭店顶楼瞭望餐厅见。”

    温宇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心俱疲。开着他那黑色的马萨拉蒂,来到了万星酒吧。

    一进门,就被一群女人包围。无论他有钱与否,那俊美的长相,到哪里都是与众不同的。再加上,C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温氏财团。

    可温宇墨对这样的人似乎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找到了吧台。

    韩涩拉走了过来问“喝什么?”

    温宇墨看了看酒柜。说“特调芝华士。”

    过了五分钟,韩涩拉把辈子拿到了他的面前。温宇墨盒了一口,然后说“你是新来的?”

    韩涩拉看了看“不好喝?”

    温宇墨说“还不错。”

    韩涩拉不再说话,转去招呼别的客人。一个着暴露的女人走到温宇墨的面前。

    拉着闻宇墨的胳膊不松手,温宇墨很是厌烦她上那廉价的香水味。

    “松开!”温宇墨挣扎。

    女人拉的更紧,眼泪娑婆。

    “温总。我急需要钱。你帮帮我吧。你让我干什么都行。真的。真的。”

    温宇墨恶心的要死,大喊了一声“滚!”便把这女人甩到了地上。

    这一声,引起了韩涩拉的注意。韩涩拉走了出来。把女人扶起。

    “温总。你这么做,不太合适吧。无论怎样,你不能这样对待一个女子。”

    温宇墨冷笑。说“这种女人还需要我怎样对待么?这样是抬举她。”

    韩涩拉气急,说“这样很是有损您的绅士形象。”

    说完,便拉着女人走出了万星酒吧。

    出了酒吧之后,韩涩拉看着旁边哭的女人,从包里递了一张面巾纸。

    “别哭了。你也是,调戏男人也不事先摸清对象。”

    女人抽泣着说“我没调戏他。我是真的需要钱。”

    韩涩拉“呵呵”了一声。说“这招对我不管用啊。”

    女人从包包里翻出了一张单子,给韩涩拉。韩涩拉看了一眼。上面写着“高石”二字,立马明白。

    高石,便是有名的高利贷社团。不仅是在C城。韩涩拉在D城也听说过。

    借钱之多,利息职高。而且是个有名的黑社会。很多人的命都断送在他们的手里。

    “你他妈的疯了!管高石社团借高利贷,你不要命了是吧!”韩涩拉大喊。

    没错,她与这个女人素未谋面,可是,她也有些着急。

    女人不说话。沉默了一会说“这是我父亲借的。他常年酗酒赌博。我母亲被她气死了。前些天,他也因酗酒过多导致肝硬化,死掉了。这些高利贷就找上了我。”

    韩涩拉在仔细看看高石社团给的传票,读了出来“韩艺星,由于您的父亲未能遵守约定还清连本带利的一百万。请你。。。。。。。。”

    韩涩拉的内心有所触动。没错。穿梭在了另一个陌生的城市,也有着与她和林萦子如此相像命运的人。她决定不袖手旁观。和她遇到,也算是她们之间的缘分。

    “跟我走吧。先找个地方住下来。”韩涩拉说

    “去哪?”

    “我的公寓。”

    “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韩涩拉顿住,笑了笑“说起名字我们很像姐妹呢。韩涩拉。怎样?韩涩拉,韩艺星。”

    韩艺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脯说“我可是个麻烦呢。你不怕惹上祸?”

    “你是够麻烦的。可我也不是个清闲的人。比你好不到哪去。彼此彼此了。”

    说到这里,韩涩拉的手机想了起来。

    “在哪?”林萦子说。

    韩涩拉看了看旁边的韩艺星,“刚出酒吧。”

    “快回公寓。有大事和你谈。”

    “二十分钟。”

    韩涩拉挂了电话,和韩艺星上了车。

    刚进公寓的时候,林萦子由上而下的打量着韩艺星。然后看向旁边的韩涩拉说“你新泡的马子?”

    韩涩拉用包打了一下林萦子“你这家伙。我们刚刚才认识。她可能要住这里了。”

    韩艺星放下行李,走上前“你好。我叫韩艺星。”

    林萦子再次开口“你失散多年的妹妹?”

    韩涩拉说“去死。”

    “跟我们合租?租金告诉她了么?”

    韩涩拉坐下倒了一杯水说“不是合租。她欠了高石一百万。”

    林萦子也坐下,看了看韩涩拉,转头在看了看韩艺星。

    “韩涩拉,你活腻了?”

    “萦子,已经二百万了。再来个一百万。也不算什么火上浇油了。”

    林萦子头像后仰“哈。你现在是把一百万当成一百块看么?那是一百万。一百万啊。”

    林萦子的绪有些激动。韩艺星低下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韩涩拉看着韩艺星说“你先进房间把行李整理一下。屋里有衣柜。”

    此时客厅里就剩下韩涩拉和林萦子。

    “韩涩拉。我知道你心。可是,好吧。暂且不说那一百万。她跟高石有了瓜葛。那是一百万的事么。你想惹火上么?”

    韩涩拉沉默良久。之后说“萦子。她父母双亡。一百万是她父亲欠下的。”

    林萦子不说话。

    韩涩拉继续说“我知道。一百万不是小数目。可我们就是那么有缘的遇上了。我不能眼看着她这个姑娘往火坑里跳。在这个城市。我们那么陌生。有个人在。也是好的。”

    林萦子起,打算进卧室。

    “你干嘛去?”

    林萦子转头,没好气的说“看看那位大小姐。 ”

    韩涩拉笑了。她知道。她的萦子也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

    韩艺星出来,对林萦子说“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林萦子摇了摇头“我弟弟肾衰竭,在港湾医院,你有时间的话去帮忙照顾一下。他叫林冬。别乱走。高石那伙人不是吃素的。”

    韩艺星似乎明白了,他们在房外所说的二百万。叹了口气,原来,这个城市,不是她一个人。

    “对了,你叫我回来什么事?”韩涩拉说。

    “我在网上挂的。有回应了。明晚八点皇后饭店。具体什么事没说。面谈。”

    “不是骗子吧?”韩涩拉问。

    “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三百万。咱们要快点了。”

    温氏宅邸

    温宇墨回来,佣人上前。

    “蓝少爷过来了。在书房等您。”

    “知道了。”

    温宇墨进门,便看见蓝嘉锡坐在沙发上,喝着红酒。

    “你可回来了。有信了。”

    温宇墨想起了什么事。

    “可靠么?”

    “见一面才能明白。明晚八点。皇后饭店。”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绯闻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