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祸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曾铖 书名:落雪风扬
    文物展览会由华夏各大一线城市凭实力争夺举行,杭州作为浙江省的省会城市,经济实力位居华夏 前列,而此次便一举夺得文物展览会的举行权,地点自然选择在杭州最具影响力的西湖了。今天是文物展览会开幕的子,西湖一处会馆内,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此次展览会空前绝大,吸引了不少中外游客及收藏家前来观看展览会。展览会为期七天,前六天只是文物的展览,而最后一天则是拍卖会。   同学们,此次机会难得,系里好不容系才向学校申请到此次其拿来杭州的机会,而进入文物展览会学校也花费了不少力气才弄到这些名额,希望各位珍惜,重视,多多学习。增长一些阅历,愿各位不虚此行,受益匪浅,好啦!出发。”在辅导员沐阳一番慷慨陈词后,一群人便浩浩的向会场进发了。

    “君羽,这几天都是小打小闹,最后一天才是重头戏,听说游一件国宝级的文物会拿出来拍卖,当然,国宝级的文物国家会许拿出来拍卖的几率很小,有可能只是一个噱头,但也不是不可能哦!怎么样?要不要去见识一下?”乐阳充满惑的问道。“呵呵这么说你有办法进去咯?”“嘿嘿,包在我上”。乐阳自信的说道。   会场分三层,一层曰字画,二层曰瓷器,三层曰铜器。

    一行人开始游览字画。但走到一副字画前的时候,辅导员沐阳问道:“谁愿意来解说一下这幅字画?”君羽看了一眼不由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没想到能看到这幅字画,看来这场文物展览会还真是下了血本啊!见无人自告奋勇,沐阳便点名道:“落君羽同学,看你的神色,似乎知道这幅画,你给大家介绍一下吧!”“啊,好吧,我试试吧!”君羽郁闷的说道,这样也能看得出我认识这幅画,你行。“呵呵,没关系,能讲多少就讲多少。”君羽点了点头,就开始介绍了。“我先讲一下这幅画的作者吧。这幅字画叫雪竹文禽图,雪竹文禽图由五代蜀人黄筌所画,黄筌,生年不详,卒于公元965年,成都人,历任前蜀后蜀,官至检校,兼御史大夫;入宋任太子左赞善大夫。集各家之所长,遂成一家。作品多描绘宫廷中的异卉珍禽,丰满,画花浓丽工致,勾勒精细,几乎不见笔记,后人把他与江南徐熙并称为“黄徐”。此画纵23。6厘米,横45。7厘米,此画的笔记十分工细,先作淡墨,而后用色彩渲染,并分很多层次,完全符合画史所记黄筌的艺术形式,黄筌所画,不妄下笔,花竹大师滕昌枯,山水大师李异,鹤师薛稷,然其所学,笔意豪瞻,脱去格律风格过诸公为多。所以筌画兼有众体之妙。凡山花野,幽禽异兽,溪岸江岛,钓艇右棹,莫不精绝,我所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拍拍拍”。一阵掌声响起。“非常好,解读之精确,语言之精妙,令人惊叹。”沐阳赞叹道。“老师过奖了,书上之言,借用一番而已。”“哈哈,过度的谦虚是骄傲哦!好了,大家分开看吧,你们都有自己喜欢的东西。”沐阳一声令下,大家就一哄而散了。陌雪自然和君羽走在了一起,因为莫言这个损友的原因,陌雪被扔在了一旁。   君羽和陌雪正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叫:“小雪,你也来啦!”陌雪看到来人,不皱了皱眉,那人看到陌雪旁边的君羽,脸色渐渐的冷了下来,但不一会儿,又笑道:“小雪。这是你同学吧?”陌雪顿了顿,旋即挽着君羽的胳膊说道:“这是我男朋友,落君羽,慕容谚,请你以后叫我的名字,不要叫小雪,我们没那么亲密,还有,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陌雪红着脸说道。君羽摇头苦笑,心想,被人拿来当挡箭牌了,郁闷,但又不得不解决眼前这个麻烦,谁让自己喜欢陌雪呢!“慕容谚是吧,陌雪是我女朋友,以后不要缠着她了,你可以走了。”君羽先客气的说道。听见君羽这么所,慕容谚还以为君羽是个软蛋,就嚣张的说道:“小子,你算什么东西,识趣的就离开陌雪,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慕容谚纨绔之气尽露。“就凭你,我倒是向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好好”说完,慕容谚便一拳砸向君羽,君羽一侧,抓住慕容谚的手臂,然后一拳轰击对方腋下,慕容谚吃痛,却又一脚踢了过来,君羽一个二字钳羊马制住,向前一个健步,手脚并用,把慕容谚弄了个狗爬式,摔倒在地。

    听到打斗声,乐阳和林陨诚也跑了过来。“我当时谁这么欠揍呢,原来是慕容大少爷啊。怎么样?摔得很爽吧?”听乐阳嘲讽的口气,显然是和慕容谚认识,而且还有矛盾。”“哼冤家路窄啊乐阳,没想到你们是一伙的,很好,你们给我等着。”慕容谚看到君羽这边人多,占不到便宜,也不会笨到去找揍,撂下一句话就气冲冲的走了。“孙子,爷爷等着你来当沙包”。林陨诚比了个中指道。“君羽,你怎么惹上慕容谚的?”君羽耸了耸肩道:“还不是因为陌大美女的魅力太大,找我麻烦了。”陌雪脸红了红:“对不起哦君羽,又给你惹麻烦了。”“呵呵,没事!不过你拿我当挡箭牌该怎么回报我啊?”“喂喂,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这么旁若无人的打骂俏,好歹旁边还有四个喘气的站在这啊。”乐阳不满道。“对对对,不就欺负我没有女朋友吗!”林陨诚也搭腔道,莫言和商学倒是没说什么。“你们这些人也真是的,也不考虑一下女孩子的感受,真讨厌。”陌雪低下头嘀咕道。“好吧好吧,就我一个人的错,行了吧!诶,乐阳,这慕容谚是谁啊,你好像和他矛盾深的?”“别提了,我们两家是这杭州本地的家族,而且都是从事古玩行业的,同行是冤家。虽然现在两家都在把重心转移到了别的行业,当着遗留下来的矛盾却并未减弱,慕容谚也是我们系里的,所以我们在学校也是 斗得不可开交。君羽,这两天我们要小心一点 ,慕容家因为有赌石产业,所以和黑道有交集,道了这里,以慕容谚的心狭窄,肯定会找机会报复的。”“呵呵!兵来将挡,水来土盾,再说,不是还有你么?你们两家斗了这么多年,难道你还怕他?”“哈哈,也是,怕他不成。”“他要是敢来,就打的他满地找牙。”林陨诚不安分的吼道,对于他来说,打架可是人生一大乐事。

    正当君羽他们聊着的时候,慕容谚也回到了自己班上。“慕容兄,怎么这么一副模样?你不是去找陌雪了吗?”“别提了,被一个叫落君羽的小子给揍了。”“哦?所为何事?”司徒靳又问道。“还不是因为陌雪那女人,总有一天我会让她在我的上翻滚,妈的,就会装纯。”“哈哈,红颜祸水啊!在下又一计,不知慕容兄愿不愿意听。”慕容谚一听顿时来了劲,这司徒靳可是出了名的损人,谋诡计不断。“司徒兄请讲。”“我们这样,然后再这样,以慕容兄的家族在这杭州的地位,还不手到擒来。”司徒靳在慕容谚的耳边轻声道。“这样不好吧1这可是犯法的啊。”“诶,这法律只是为了少数人而统治多数人的工具,现在这个社会,只要有钱,有权不就可以了,你看人家撞死了人,还不照样没事,不就因为他爸和他姥爷有权吗。此举既可教训落君羽一干人等,又可得到陌雪,何乐而不为呢?”司徒靳再次说道。“好,就这么干,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反正以前也不是没干过,为了得到陌雪,无所谓了。慕容谚以咬牙道。而司徒靳也以脸笑着。君羽他们却不知道,一场针对他们的谋正在酝酿着。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求包养、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有音乐上的好者或者是书迷加我q:1090954693

重要声明:小说《落雪风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