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V章

    第四十四章

    周夫人的脾气算不上特别好,打从两个人回来之后,周家整个都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之中。

    压抑了许久之后,终于一击爆发。

    “都是你给我惹出来的事!”周夫人喝着茶,“啪”地一声就将那洁白的陶瓷杯子磕到了桌子上。

    周蕊儿被吓了一跳。

    很明显,女人口中的那个你,指得正是自己。

    她只能又开始用牙齿蹂躏自己的下嘴唇,“妈!连你也不相信我!我都说了,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从楼梯上摔下来的,说不定是她故意陷害我的!”

    女子体轻颤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委屈得要死,也气得要死。顾蔓庭摔倒时也径直带倒了她,体与地面撞击时的疼痛到现在还隐隐存在着,可偏偏没有一个人来问候一下。关怀都是顾蔓庭的,指责都是自己的。多不公平。

    “这种话亏你也能说的出来!”周夫人简直想要直接指着自己女儿的鼻子骂了,“看看你那个样子,人家有什么理由来陷害你!人家名正言顺的叶家太太,哪一点儿不比你强!”

    “若不是你几次三番的要求,我没事登什么门造什么访?里子面子都没了!天天不学无术,就想着要怎么往人家家里跑,想着要怎么往人家叶铮边贴,叶铮叶铮叶铮,人家理你吗?他要是看你一眼,你和他在国外这么多年,你怎么就没把他栓到你边呢!他眼里要是有你,怎么就一回国就结婚了呢!就这样你还要巴巴地凑上去,你想干嘛,当二啊!”

    “我告诉你周蕊儿!有句话叫做上赶着不是买卖,人家已经摆明了对你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那你就彻底给我绝了对他的心思!”

    一番话说出来毫不留。周蕊儿的眼泪哗啦哗啦的流了一脸,拿过纸巾擦一擦,顿时花成了一团浆糊。周夫人又看了她一眼,咬着牙,兀自有一股子恨铁不成钢的劲儿在里面,“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说出去还不嫌丢人的!好歹也是个千金大小姐,嫁不出去了不成!”

    周蕊儿瞬间哭得更厉害了。

    千金大小姐又怎样?千金大小姐还不是一样想得到什么却始终无法得到?

    她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男人时的景,那也是她第一次到叶家做客。男人显得很沉默,却也很沉稳,有种内敛的沉稳感觉,有种格外吸引人的气质。周蕊儿就这样被吸引了。

    那个时候的男人并不笑,总是绷着脸给人一种“苦大仇深”的的模样,以至于让人怀疑他的面部神经是不是坏掉了。他跟在自己的父亲边,埋头投入到工作当中去,最常见的就是盯着一份文件看上几个小时,以至于让人怀疑那究竟是一份多么难搞的文件。可是看着看着就见他的面部轮廓变得柔和起来,勾起了一个直指人心的笑容来。

    一定是坏掉了。

    不是他这个人坏掉了,就是她的眼睛坏掉了。

    当然,男人边那时候是没有其他女人的。周蕊儿横亘在那里,总是做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他的边只有她。她以为不管什么时候,他的边都只有一个她。

    然后,他结婚了。

    几个月后她才知道了这个消息。

    周蕊儿扑倒在上,停不下来的眼泪将整个枕头都打湿了一片。

    顾蔓庭哪一点儿不比你强……她倒真是想问问,自己究竟是哪一点儿比不上那个女人!

    被误解、被指责的怨气在心中徘徊不去,总会让人做出一些歇斯底里的事

    “啊——”

    周蕊儿揪着头发大叫起来,再也控制不住,踹翻了房间里的椅子,打碎了桌子上的玻璃器皿,又顺手拂掉了扔在头的包。

    啪。

    几叠纸从包里面冒出头来,露出上面的铅笔痕迹。

    那是她匆忙之中从叶家的地板上捡起来的。是她手中的袋子,在她摔下来的时候,一张张白纸就像天女散花一样飞得到处都是。

    然后两位老人家就冲了进来。

    周蕊儿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去捡这些东西,也许只是下意识地折成一沓塞进了自己的包里,便也慌慌张张地跟着跑了出去。

    此刻她不想问,这都是些什么?

    ——每个王子都有病。

    周蕊儿蹲在那里,看着白纸上灰扑扑的铅笔漫画字迹,愣了很久很久。

    ……

    有些事,大概就是这样,在你距离真相最接近的那一刻,生生被隔断。

    顾蔓庭觉得自己总像是忘记了什么事,忘记了什么呢?她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还是没能想起来。

    莫不是怀孕也能影响智商不成?

    “我女儿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隔着老远都能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这个声音,定是顾蔓庭的妈妈没跑了。果不其然,房门一下子被老两口给打开,顾爸爸首当其冲的跑到窗边,“庭庭,你没事吧庭庭?”

    “爸,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看看你的脚……”

    老人家以严厉的眼神剜了一眼跟在后的叶铮。

    男人顿时以忏悔状垂下了头去。顾蔓庭乐得看他吃瘪,笑嘻嘻地说:“真的没事。而且我要当妈妈了,你们应该为我感到高兴啊!”

    老两口流露出一模一样的吃惊表来。

    “你、你说什么?”

    “你、你怀孕了?”

    明明只有几个字的话语,竟然说得有些磕磕巴巴。

    顾蔓庭也很吃惊,看向叶铮——你没告诉我爸妈啊?男人很无奈地摊开了手,没办法啊,在电话里才要说,谁知两人一听到女儿住院了便“啪”地把电话给撂了。在走廊上才要开口,就被顾妈妈指着鼻子说了一通然后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还真是有点郁闷。

    不过这这种喜悦的气氛里面,他的郁闷不值一提,很快便又转换为了如沐风般的笑容。

    未来的准爸爸准爷爷准姥姥姥爷,现在大概做梦都能笑醒。

    “闺女啊,你现在觉得体怎么样?有什么特别想要吃的没有?一定说啊,我让你爸给你做去……”

    “哎哎,我做,我做。”

    “这怀孕的女人啊,营养必须得跟上,我看你现在脸色怎么这么不好,下巴好像都变尖了……”

    顾妈妈一副心疼的表让顾蔓庭囧囧有神的伸手捏了捏自己的下巴,捏到了丰富而有弹的小,她丧气了。

    这时“咔哒”一声,房门再次被人打开了。

    叶父叶母一起走了进来。女人的眼圈有点黑,不知道是不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在看到病房里的人后,明显地愣了一下。

    顾妈妈打量着来人,也跟着眯起眼睛来,喃喃自语道:“我怎么觉得……”眼前的这个人,颇有点眼熟呢?

    方淑兰将视线撇到了一旁去。

    两亲家的第一次见面,在叶铮的亲切介绍之下,叶父格顿时让场面变得闹起来。只是他有时候说出来的某些话,总会时不时的让顾家老两口愣一下。

    “他们两个结婚结的匆忙,我当时在国外,也没能来参加两人的婚礼……不过这小子大概是存了心不想告诉我们的……”

    结婚……结的匆忙?

    “叶铮这两年一直在国外,边倒是一直很少有女朋友,那些官小姐他也瞧不上,我还以为他是想要将单主义贯彻到底呢……”

    单主义?官小姐……又是什么?

    “虽然才初见几面,但是蔓庭这孩子让我很喜欢,既然叶铮选择了她,那我也是相信他的眼光的……现在蔓庭有了喜,叶铮的事业也干得不错,所以二位大可放心啊……”

    顾妈妈将莫名地眼光投向了叶铮。

    同时还有顾蔓庭,挤眉弄眼地希望足智多谋的他再给圆过去,但男人在此时也只能尴尬地咳了一声,沉默是金了。真是令人捉急啊……他们结婚前胡诌的那些过往露馅了啊!顾蔓庭只能遮着自己的脸,将脑袋垂下去,只恨不得埋到被子里去了。心间,体也跟着反应出来。

    “庭庭,你没事吧?”

    有人眼明手快的端过一个盆子来,还有人在拍着她的背,顾蔓庭扶着呕了半天才平复了那恶心的感觉,抬起眼来发现房间里的人已经在自己边呼啦呼啦围了一大圈。

    “我没事。”

    这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还真是让人……

    站在她面前的人是方淑兰。顾蔓庭眨眨眼睛,她确实没有看错。脑子里突然像是有一道闪电劈过似的。方才的那声“庭庭”,好像不是自己妈叫的啊?哎呀这是个什么展开?顾蔓庭瞬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站在她侧帮她抚背的顾妈妈也渐停下了自己的动作,随着自己女儿的视线朝方淑兰看过去。

    刚才的话题便不再被人提起了。

    叶铮父亲微微一笑,又想起了一件事来,“这次从国外回来,没做什么特别的准备,只是叶铮的爷爷听说后托我带一样礼物给蔓庭。”

    说着就示意了一下方淑兰从包里拿出那个礼盒来。

    礼盒很简单,看起来也并不贵重,只是里面的礼物却是用上好的丝绸包着的,底下还趁着一层宝蓝色的丝绒。当女人一点点的将丝绸展开,呈现在众人眼前的便是一个通体碧绿,没有一丝杂质,看起来精美无双的玉镯子。

    就连方淑兰先前送给她的那个玉佛在这样的对比之下都显得黯然失色了。

    “这是你祖母曾经戴着的物品,我就不说它是祖上传了多少代的了,总之爷爷让拿来送给她的孙媳妇,就连你妈当初都没这个荣幸呢。”

    方淑兰瞟了他一眼,无奈地,淡淡地笑。

    叶铮此刻显然也有些愣怔,回头看了自己父亲一眼,他笑得温和,有属于一个老人家的亲切与和蔼。

    这显然已经不是受宠若惊可以形容的了,顾蔓庭简直要被吓到了。

    她把那个玉坠弄坏的事还没有说出口呢,这样子的大礼,可叫她怎么敢收。

    “不不不我不能要……”顾蔓庭将手摆出相当高速的频率。

    “你现在是叶家的儿媳妇,你当然可以要。”方淑兰的语气很温婉,看了叶铮父亲一眼,“收下吧,就当做是爷爷……还有我们的一片心意。”

    顾蔓庭眨眨眼睛看着方淑兰。她这是得到承认了吗?为什么总觉得女人有些不一样了。是因为自己怀了孕?还是因为叶铮父亲的归来?放下了“叶夫人”架子的她,原来骨子里也是个温柔多的女人。

    顾妈妈在后碰了一下自己呆愣着的女儿,顾蔓庭才恍然回过神来,道:“谢谢妈……”

    “啊,不是,应该谢谢爷爷。”

    顾妈妈忍不住扶了下额头,心想在遇到某些事时,自己的女儿怎么会呆成这副模样。

    方淑兰想了想,“叶铮,你来给庭庭戴上吧。”

    “好。”

    这样的场景似乎又回到了男人当时给她戴戒指时的场景,眉眼之间认真到几近于虔诚。那个时候她还在迷茫着,自己选择的这条关于婚姻的道路,究竟可以走向何方。而现在两人的手掌交叠在一起,顾蔓庭忽然垂下头,一滴眼泪快速地砸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呃呃……怎么觉得,像是写完了结局一样。。。

    我昨天忘记了祝乃们元宵节快乐乃们就都不理我啦>。<~~~~~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