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V章

    第四十三章

    顾蔓庭睁开眼睛时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陪在自己边的叶铮。她好像睡了很久的样子,浑都酸痛了,尤其是脚,沉甸甸地简直让她抬不起来。

    叶铮握着她的手,也不知道握了多久,掌心间沁出温的汗液,如同502似的将两人牢牢黏合在一起。

    见她醒来,男人露出微笑。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要先听哪个?”

    “呃……”顾蔓庭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很快反应过来,“这里是医院?”

    果不其然,这还真是个坏消息啊……

    “对,你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崴到了脚,看,是不是被包成粽子了。”

    啊,怪不得感觉这么沉。顾蔓庭只瞟了一眼那厚实的绷带,便于瞬间流露出一副“累觉不”的神

    叶铮帮她抚了抚头发,笑容竟要比以往还要温柔数分。

    “幸好你的人没事。”他顿了一下,“……我们的孩子也没事。”

    “啊……你、你说什么?”

    声音陡然转高。她是不是听错了什么?顾蔓庭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眼光就看向了他。她这副神让男人更觉欢喜,伸出手来在她小腹处轻轻捏上一把,“这回可是真的。”

    “可是……那个……我、我还以为我只是生病了……我不知道……那个、那个是怎么回事?”

    “医生说那些都是怀孕初期的正常现象。”

    “啊啊那我之前感冒了吃了那么多药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啊?”

    “所以才让你在医院里接受一下详细检查啊。”

    更别提她现在还扭了脚,即使回到家里也会令人不放心吧。

    只见她方才还是一副激动到语无伦次的样子,现在又忽地安静下来,跟着抓住男人的手,目光移下去,又移回来,落到男人的脸上,顾蔓庭还是觉得有些不敢置信,“真的是真的?”

    叶铮被逗乐了,说:“如假包换。”

    “啊——”

    “哎你小心点,突然坐起来干什么?”

    “我高兴啊!你要当爹了你不高兴啊!”

    忽然之间,就觉得天也晴了,花也香了。头不疼了,眼不晕了,就连鼻子也通透了。顾蔓庭扑到男人怀里去,听他紧张着自己让她小心注意。怎么可能不高兴呢,明明嘴巴都快要咧到耳朵根子后面去了。

    “你若真能小心一点,我就不会被吓到魂都飞出来了。”男人感慨一句,笑过之后,就又正经了起来,询问:“是怎么从楼梯上摔下来的?”

    “呃……是我自己不小心……”

    她听到了声音,以为是父子两人已经回来了,便径直打开门走了出去。却只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她在楼上,周蕊儿在楼下。

    对方很惊异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有些失望,因为来人并不是自己所期盼的。顾蔓庭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觉得女子的面容都有些模糊不清。

    “奇怪……周小姐作为客人,不觉得问出这样的话来很唐突吗?”

    好像一时脑,就这样把话给说出去了。

    想一想又觉得没什么意义,还不如回屋睡觉去。顾蔓庭揉了揉自己的脑袋,那股子恶心的感觉竟突然间又涌了上来,眼晕成一片,整个天地都是旋转的。她甚至不知道周蕊儿又说了些什么,迈出一步,就这么一脚踏空了楼梯。

    顾蔓庭默了一下,心想男人想问的应该是是不是有人对她做了什么,其实真的,“不关别人的事……”

    她这样说。叶铮看着她,忽而耸耸肩膀,“反正我已经把她赶跑了。”

    ……

    顾蔓庭在楼上,周蕊儿在楼下。

    那个时候只有她们两个人。

    方淑兰和周夫人在外面络的聊着天,听到响动赶过来的时候就只看到倒在楼梯下面的两个人。

    许多目光都聚集在她上。

    女子惶然地,连连摆手,“不是……跟我没关系……是她自己摔下来的!”医院走廊上站着很多人,她的母亲,叶叔叔,叶阿姨,还有叶铮。

    只是他立在那里,连看她一眼都没有。

    “别说了。”传过来的声音,冷得像含了冰。他说:“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一句话,让人血液都似凝固般的颤抖。

    他不相信她。

    他怎么可能相信她!他心心念念地都是顾蔓庭!

    男人的指尖也在轻轻颤抖,然后缓慢地,紧握成拳。

    也许下一秒他就会直直地朝她挥过来。周蕊儿发觉自己竟然有了这种骇人的念头,不死死地咬住了下唇。涂得精致的口红再没有什么艳丽的感觉,只会愈加衬托出她惨白的脸色。

    “叶铮哥……”

    “蕊儿!”周夫人很严厉的喝止了她,“回家去!”老人家的眼光总是辛辣的,叶君荣自始至终连句话都没有说过,更别提叶铮。自己心的人受到了伤害,怎么可能还会对你露出笑容来。人家已经摆明了自己的态度,再留下去也不过是徒增反感。于是一番告辞的言论过后,便急忙拽过了自己的女儿。

    医生在这个时候走过来:“顾蔓庭的家属……哦,她没什么大碍,只是脚部受了伤,我们已经处理过了。对了,还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她怀孕了……”

    明明已经走远了,但这四个字却像炸雷一样在女子耳畔炸开,一下子钉住了她的脚步。

    嘴唇被她咬出血来,混着口红的味道,让人觉得恶心。

    “回家。你还嫌给我丢脸丢得不够吗?”

    周夫人从她边经过,明摆着写着厌烦的神。周蕊儿扬起头站了一会儿,“咚咚咚”地踩着高跟鞋追上去。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说得……可真是好。

    ……

    “医生,这真的是真的是真的吗?”最为激动的要属方淑兰,抓着医生问了许多的问题,又回过来扯着叶铮父亲的衣袖,“老叶,你听到没有,我要做了,我要做了……”

    此刻叶君荣的脸色才微微缓和了下来。

    透过窗户看,看到病房里的顾蔓庭和叶铮靠在一起,漾着一脸甜蜜有余的笑容。目光好像扫到了门口的自己,连忙尴尬地与叶铮拉开了距离。

    在一番介绍过后,顾蔓庭眨巴着眼睛叫了声“爸爸好”,然后便有些颓然的道起歉来:“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我本来是想和妈妈一起在家里准备迎接您的,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不仅没给您准备礼物还给您添了麻烦,我……真是抱歉。”

    叶父看着她抓头发的模样,笑起来,竟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什么这么生分,都叫爸了,以后不都是一家人吗?而且我这一回来你就给了我一个好消息,这不就是最大的礼物吗?”

    传说中的公公比想象中的太过温和,一家人这三个字直击顾蔓庭的内心,让她顿时流露出一副被感动到了的表,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又傻兮兮的笑了起来。

    傻得……有点可

    没一会儿两人就开始劝叶君荣和方淑兰回家休息。男人点点头,走出病房的时候按了按额头,还真是觉得有些疲累了。

    不仅和儿媳妇的第一次碰面是在医院内,还要一会儿一个坏消息一会儿一个好消息的连番轰炸,太过戏剧的场面还真是令人……无法评说。

    “淑兰,你将今天的事原原本本的跟我说一遍。”

    沉静下来后,叶君荣便抛出了这个问题。其实即使没有这个好消息,他想着今天也应该是个值得开心的子,只是现在的状况,已然让这份开心硬生生地打了几分折扣。

    女人方才看着他们攀谈,温脉脉的,好像只有自己被排挤在外。她还有些沉浸在高兴中,突然被这么一问,像是一下子从高兴中被人给拉了出来。叶父端坐着的样子,总会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饶是在平时高高在上的女人,此刻居然也有些唯唯诺诺了起来。

    定然是不开心了吧,从刚才开始就不见他的脸色有多么好。

    果然,她不过刚刚说完,叶君荣就轻哼一声,斜过目光来看她,“你是站在哪边的?”

    “我……”

    “你自己的儿媳妇生病了在楼上休息,你还在下面和外人聊天聊得欢快,你是分不清楚事的轻重缓急吗?!”

    “我……可人家是来送东西的,我总不能将他们赶出去吧?”

    “你应该庆幸,蔓庭没有出什么事。若是她真出了什么事,你以为你还能当得上这个吗?你以为你儿子就不会再和你闹翻一次吗?!”

    “……”

    方淑兰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因为男人的这句话而微微张开嘴巴,半天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你对蔓庭有什么不满的?”

    “……”

    “我刚才和她聊了,我觉得她是个很懂礼貌的女孩子,而且和叶铮的感也很好。”叶君荣看了方淑兰一眼,“你的不满,不过是建立在你儿子没有按照你的心意选择儿媳妇从而对此产生的挑剔对吗?”

    女人哑言。

    生活了这么久,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人说话向来是这么的一针见血。

    “他对我说,他的婚姻绝不是草率的。叶铮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甚至没有给我们反对的机会。就算你再怎么埋怨,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只有接受,并且祝福。”男人又看了方淑兰一眼,斩钉截铁道:“收起你的偏颇吧,现在门当户对已经不流行了。”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