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V章

    第四十二章

    顾蔓庭在见到方淑兰的时候总觉得格外心虚。

    家里暖气开得足,鼻子却仍然是不通气的,不过似乎也没有什么大碍。堆起来的高领毛衣很好的隐藏了挂在下面的玉坠,顾蔓庭伸手摸一摸,不敢去抬眼看方淑兰的表。她和叶铮跑遍了各大商场都没有找到一个和原先那个一模一样的玉坠,连个滥竽充数的机会都不给她,顾蔓庭感到很郁闷。

    “蔓庭,你来把这个菜给摘一下。”

    “哎,好。”

    顾蔓庭连忙跑了过去。

    藏在衣服底下的东西,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呢?

    叶铮让她这样想一想,果然释怀很多。

    男人现在应该在去机场的路上,不知道叶爸爸会是个怎样的人。

    想来这样位高权重的人,说得话定然会很有分量,要不然怎么能让一向端庄典雅的女人亲自下厨准备饭菜呢。顾蔓庭偷偷瞄一眼正在拿着菜刀切水果的方淑兰,莫名觉得有种违和感,于是便忍不住轻轻的笑。

    就见女人的视线朝她看了过来,简直像后也长了眼睛似的。

    “你笑什么?”

    “没有啊。妈,我来帮你把围裙系上吧。”

    顾蔓庭擦了擦手,很殷勤的跑了过去。

    厨房也许是个增近感的好地方,女人未出声说什么,这样的动作显出许多亲昵来。顾蔓庭将眼角弯了起来,方淑兰回头看她一眼,用一副“看,果然是在笑吧”的表

    “我觉得您这样特别像我妈妈,她有时候做饭忘了带围裙,也是我帮她系上的呢……啊,对了,我妈妈说还想找个时间来看望您呢……”

    顾蔓庭开心笑起来的时候总觉得眼神也是亮晶晶的,方淑兰想了想,微笑一下,“这个啊,还是等叶铮的爸爸回来再说吧。”

    她似乎并没有特别想要攀谈的**,又回头继续专注地切着水果,一牙一牙,摆放的特别整齐。

    顾蔓庭便想,果然是个精细的人。

    像自己这样拿起苹果就能啃的子还真是只能自愧不如了。

    两人各忙各的,一直保持沉默的话,总有点些微的尴尬。暗自酝酿好一番赞叹的说辞,却听得方淑兰先发了话,“菜洗好了就给我,然后你去把冰箱里的鱼拿过来吧。”

    “哎,好。”

    鱼啊……真是一种麻烦的东西。顾蔓庭“欢快”地应了声,转朝外面走去。

    方淑兰停下动作,突然皱了下眉头。鱼啊……鱼这种麻烦的东西,还是交给蔓庭来做吧。

    只是再美好的想法也敌不过现实的变化。当顾蔓庭从冰箱里将那条鱼拿出来的时候,突然就觉得直冲上来的腥味太令人作呕。反应来得太过巨大,以至于人还没有怎么回过神来就一个箭步冲向了洗手间内,恶心连连。

    顾蔓庭瞪大了眼睛,拧开了洗手间内的水龙头。

    鱼?怎么又是鱼?

    “你怎么了?”方淑兰像是被吓到了,连忙追过来询问。顾蔓庭迷惑着朝她看过来,看到女人的眼睛里有些异样的光芒。

    “你莫不是……”

    有了?

    顾蔓庭自动在脑内替她接上了下半句。

    确实啊,这种揣测再正常不过了。他们在妈妈面前言之凿凿地说过想要个孩子来着。

    现在她恶心了,她又觉得鱼的腥味让她恶心。

    也难怪老人家会往那方面想。

    顾蔓庭连连摆手,“不不不……这个,我,我上回也是这样的,去了医院检查人家说不是……而且,前不久我才来了……”

    那个。虽然时间特别不准。

    顾蔓庭看着自己婆婆眼神中的光芒一下子黯淡下去,抿着唇没有再说下去。

    地板上的地砖分成一格一格的,看得人眼晕。

    顾蔓庭转又朝池子里呕了起来。

    方淑兰直直地看着她,问道:“这是第一次?你最近还有什么特别的症状吗?”

    猛一抬起头来,整个世界好像都是旋转的。顾蔓庭说:“我、我前段时间感冒了……”叶铮笃定地认为是她大晚上又跑去吹寒风造成的,又给她灌了一大把苦药进去,顾蔓庭的整张脸都是皱的,仿佛为了应和她这句话,说完她就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连忙吸了吸鼻子,忽然整个人都蔫儿了。

    “感冒了怎么不早说?是不是发烧了啊……”方淑兰将手抚上了她的额头,带着一丝凉意,顾蔓庭激灵一下,因为这个动作,忽而有些失神。“没有没有,我现在已经好了。”

    耳边又传来对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埋怨,夹杂着点无奈。

    “算了,你这个样子还干什么活啊,还是我一个人来好了,你上楼去歇着吧……”

    “可是……”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

    要不然叶铮回来岂不是又要对她“有意见”了?所以这个时候干脆不给人拒绝的余地。楼上第一间房间,就是叶铮的房间。

    “对了,我记得抽屉里有感冒颗粒来着,你要实在不舒服了,就冲一包喝。”方淑兰顿了一下,看着坐在上的顾蔓庭,又补充一句话,“等叶铮回来了,你们再去医院看看。”

    顾蔓庭机械地点了点头,眨眨眼睛,用浓重的鼻音说:“妈,谢谢你。”

    这是……完全发自内心的。

    方淑兰收回视线,再没说什么,仍是那种眉目淡然的模样,只是离开时帮她带上了门。

    走出去,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鱼,女人颇有些倦怠地揉了揉眉心。

    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几道菜。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方淑兰想给儿子打个电话,只是话筒才提起来,就从大门口传来了门铃的响声。

    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回来了吧。

    女人有些讶异,打开门一看,果然不是他们父子两个。但也确实是熟人。周夫人挂着一脸忱的笑容,“老方啊,好久没见你了,这不是快过年了嘛,家里弄了点特产还有礼品啥的,吃又吃不完,这不是寻摸着就给几个老牌友送点来嘛,可别嫌弃啊,老赵老李他们都有份的!”周夫人说着就冲门外喊,“蕊儿啊,快点将车上的东西提过来!”

    ……

    顾蔓庭一个人在房间里没精打采的。她的鼻塞好像更严重了一些,无论是躺着坐着还是趴着,都没有一点想要透气的感觉。

    那种隐隐想要作呕的冲动一直存在着,涌到喉头,又被她强行压下。顾蔓庭的心里不爽,鱼啊鱼,你真是我的克星。

    妈妈那样的神,明显是对她抱着期待的吧。不有些颓丧,明明是想要帮妈妈打下手来着,唉,怎么就这么不中用呢。

    憋闷的有些难受了,便张开嘴巴“呼哧呼哧”的喘气。

    男人的房间一定被人精心收拾过,不然怎么会这么的干净整洁。书桌,衣柜,书柜一个不少,深蓝色的窗帘和上用品,看起来让人的心都格外沉静起来。他还真是看书啊,到哪里都能看见满满当当的书架子,以至于让人怀疑这么多的书他是不是真的“啃”得下去。顾蔓庭半耷拉着眼皮子,愣愣地看了半天后,突然翻坐起来,朝那边走了过去。

    书架上竟然放了个木盒子,扁扁的,又长又宽,还雕刻着精美的花纹,还上了把精致的小锁。

    这莫不是什么宝贝不成?

    顾蔓庭看得发愣,举起盒子摇了摇,什么声响都没有听到。抹了下鼻子,好奇心就这么勾起来了。可是物品的主人摆明了不想让人看到的啊,要不然怎么会还上着锁。顾蔓庭伸出手拨弄了一下那把金色的小锁,“咔”的一声,锁芯竟然弹开了。

    顾蔓庭也跟着惊讶的张开了嘴巴。

    打开,还是不打开?这是个问题。

    眼前的盒子像是忽然像有着魔力的潘多拉魔盒一样,不知道会蹦出什么东西来。

    顾蔓庭的心十分矛盾,虽然说偷看别人**是一件十分不好的事,但是好奇心就像是一把充满了绒毛的小刷子,搔刮的人心里痒痒的。

    耳边像是出现了两个声音,一个说还是不要看了吧,万一看到不好的东西可怎么办呢?另一个说这就是叶铮的东西,而你现在是他的老婆,本来就应该是不分彼此的,有什么不能看的呢?

    于是顾蔓庭“啪”一下就将盒子给掀开了,动作果决而又迅速。

    里面放着一个十分朴素的文件袋。

    顾蔓庭又开始纠结。

    还是不要看了吧……有什么不能看的呢?

    于是顾蔓庭果决而又迅速地将文件袋也给打开了。

    又是一个文件袋。

    就这么循……环……往……复……

    当顾蔓庭打开第三个文件袋之后,她发觉她不仅下不去手了,而且简直都想要哭了。

    勇气鼓足了太多次,便直接泄气了啊……

    她只听说过“娃”这种东西,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袋”的!闹哪样啊!

    顾蔓庭站在那里呆愣了一会儿,又没精打采的蔫儿了下去。屋外好像传来了人声,听起来很闹的样子,该不是叶铮已经回来了?顾蔓庭吸了吸鼻子,她又何必费这个劲呢,直接去问叶铮不是更好吗?

    嗯……如果他愿意告诉自己的话。

    ……

    叶铮的父亲看起来就像是跟男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只是眉目间却更显深沉与老成。即使已经坐了一天的飞机,但是精神头依旧很好。父子两个见面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那位只闻其名未谋其面的儿媳妇呢?”

    叶铮顿时笑了起来。

    “叶太太,当然是和您的叶夫人在一起了。”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路上。叶君荣坐得端正,“哦?这么看来,两人相处的还不错?唉……你妈那个龟毛子,不见她一听到你草率的结了婚就急着飞回来了吗,她啊,一向是个挑剔的人……”

    叶铮手指轻轻弹了两下方向盘,面上挂着柔和的笑意,“爸,你要知道,我的婚姻不是草率的。”

    叶君荣看了他一眼,但笑不语。

    叮铃铃……

    突然响起来的电话铃声在安静的车厢里显得格外突兀。叶铮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便接了起来。“妈,有什么事吗?……你说什么?!”

    男人的声音陡然变了调,车子也紧跟着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骇人一跳。

    “庭庭出什么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