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V章

    第四十章

    主题:有没有人来八一下北方大神~~~

    真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怎么就把漫画改编权授给深白色那家工作室了??还有,XXX杂志上新开的连载,感觉水平下降好多啊,这真的是他写的吗?好失望,感觉就像是来骗稿费的,编辑都不说把把关的吗

    ——OMG。。。LZ黑得真是简单粗暴

    ——挂墙头是不厚道的!抱走我家北北~~LZ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啧啧,北方啊,若不是靠着他家编辑,他能红到这个地步

    ——LS有证据上证据!说话别阳怪气的

    ——明明很好看好吗!是你自己没有水平欣赏吧!兰州烧饼

    ——orz总算见识到北方粉的彪悍程度了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画得还好看的吗?

    ——路过一下,北方退了自己的编辑群是什么意思啊?他是不是和他编辑掰了

    ——深白那个JP,见一次黑一次!北方和这样的人扯上关系,我看也白不到哪儿去,说不定俩人根本就是一丘之貉呢

    ——卧槽!北方这么低调也有人黑!LZ你脑子有坑啊!觉得不好看有本事你自己去写啊!

    网络是个言论自由的地方,而大神也总会有一大票忠心耿耿的粉丝。粉丝心目中的偶像自然是完美无暇的,所以他们不许别人说你有一点不好的地方,否则便会撸起袖子来与之大战三百回合。

    于是到了最后,帖子里面硝烟一片,一边说“北方写的就是烂还不许人说了”,一边说“那是你们没有鉴赏能力有本事自己去写啊”,然后转为“北方能红起来还不就是靠着他那个编辑”“呸你有个毛的证据分明就是他自己有实力好吗”,再穿插着“北方把漫画改编权给深白工作室真是自掉价”“我说是深白那个JP倒贴你信不信”各种争论。各路人马中枪一片,路人全当做一个笑话来看,顺势感慨一下果然一个NC粉等于十个黑啊……

    书店的畅销书总是占据着一个十分醒目的位置,而“北方”的名字更是被写的大大的,像是生怕人看不见一样。

    大神就是大神,即使是他几年前的作品,也足以成为销量的保证。腰封上的宣传语有些夸大,精致的包装和精美的封面,摆在那里总是吸引人眼球的。女人小心翼翼地伸过手去,这种感觉有些微妙,就像是要打开什么宝物一般的心

    但在她之前,有人的动作比她还要快上许多。再一抬眼,那本书就到了另外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女生手里面,伴随着惊喜的声音,“啊!总算找到这本书了!这样我家里的北方的书就齐了!真是太好了!”

    她的同伴配合着点头,“回头借我看一下,我也超喜欢他呢!”

    苏红愣愣地看着他们,眼睛里流露出困惑的神色。

    又是“北方”的粉丝吗?

    她在网上学到这个词。网络上的东西总是五花八门的,以至于她到现在都不是特别的明白,但亲接触了,才会让人感觉自己以前的生活是多么的封闭。她在搜索里面打出“北方”这两个字,那些铺天盖地的介绍小说消息话题几乎都能将她淹没。她只能一边半知半解的揣测着那些网络语言一边看着许许多多的姑娘们的表白。

    “北方”就是江北。

    江北是她的丈夫。

    却有那么多的人喜欢他。“北方大大我你”和“北方求嫁”这样奔放露骨的言语,看得她格外心惊。

    于是忍不住会想,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江北吗?

    看起来好像没变,眉头蹙起来的样子依旧可以看出他少年时的影子。可到底还是变了的,记忆里的少年变成了如今万千粉丝追捧的北方大神,那么漫长的时光里,他朝着远方走出了那么远的距离,徒留她一个人还停在原地。

    一下子就被惊醒了。

    边的人,陌生而又熟悉。

    从小长大的两个人,她原以为她最了解他。只是现在,苏红还是原来的苏红,那么江北……还是原来的江北吗?

    江小海醒来一觉之后翻了个,手正好拍在女人的腰背。定睛看一看,自己的妈妈仍然维持着自己睡觉之前的那个姿势,专心致志地看着手里的书,难道是在思考接下来要给他讲什么故事?然后他就看见,一滴水珠突然就滴落下来,“啪嗒”一声打湿了书页。

    屋外传来房门钥匙拧动的声音。

    小孩子很惊讶,“妈妈,你怎么哭了?”

    他伸出小手过去,似乎想要接住那掉落下来的眼泪珠子。江北推开门走进来,堪堪问了一句,“怎么了?”苏红立刻将手中的书塞到垫底下,背过抹掉湿润的眼泪,“没……”

    掩饰的太过明显,以至于本来没怎么注意的江北此刻疑惑地将视线移到了她通红的眼眶上,“你……”

    “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苏红急匆匆的越过他出了房间的门,江北又看她一眼,明明他什么都没有说来着。

    “爸爸。”见他走过来,小海便怯怯地垂下了眼眸,缩回上去。父子俩的感始终不怎么亲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你妈妈她怎么了?”

    “妈妈她……刚刚……看故事书看哭了……”可是他的故事书明明就放在头啊,那个封面他还认识呢。小海抿了下嘴唇,想不通妈妈究竟看了个怎样的故事,回头一定要让她给自己讲一讲。

    江北显然也注意到了,随手翻了两页那本童话书,便止住了动作。整本书都很新,开头的一页被窝了个小角,显然是刚讲到那里。外面传来切菜的声音,一声声的传入耳中。江北想到女人方才的态,停滞了片刻,目光落在垫下面凸出出来的一块。

    一掀开,熟悉的封面和字体瞬间映入眼帘。

    那是他的书,他再熟悉不过了。

    她竟然在看他的书。

    江北呆立在那里,一时间心头涌上各种绪来,朝屋外瞥一眼,五味杂陈的,说不出个究竟来。

    突然就想到以前,高中的时候,他们也会看借阅来的课外书,把一下午的时间都花费在这上面。他匆匆两眼扫过去的内容她总是看得格外认真,以至于让他怀疑她是不是像小学生一样要在心里逐字逐句的都念出来。这个时候他就会神游天外,想想这本书中的节还真是无聊,想想她什么时候能看完这页,想想接下来的男女主角一定会在某个地方久别重逢的。当他差不多将书中的节都猜中的时候,再看看苏红一定是被主人公的大团圆结局感动的一塌糊涂了。

    到底她还是没有变的,跟以前一样的感。恨不得将所有的感都投入进去,好似她才是书中的人物。

    那抹泪痕还能找得到痕迹。

    一直以来,他都不想将自己写小说的事告诉自己的家人,他也从来不想将自己写的东西给任何亲近的人看,哪怕到了现在,他已经名利双收。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没有必要,大概是因为骨子里的那份孤傲感。给他们看了又如何?他们又怎么能看出来好坏来?但是现在,江北捏着手中自己第一本出版的小说,突然就想冲出去问一问她的感想,她的意见。

    明明那么糟糕,为什么要落泪呢?

    “爸爸,我想吃蒸鸡蛋。”

    小海扯着大人的衣角晃了晃,江北才像是突然恍过了神来,“哦,好,我让妈妈去给你做。”

    他难得的将小孩子抱了起来,打开冰箱门一看,竟是空空如也。

    “好像没有鸡蛋了……我、我去买。”

    “你买了那么多书,还有钱去买鸡蛋吗?”

    苏红被他的话给噎了一下,抬起眼来看他。两个人的目光触碰到一起,好像有些微妙。

    “对不起。”

    “我没有那个意思。”

    只是一句调侃,并不存在针对的状况。但两人还是尴尬的,同时别开了目光去。江北又看向她:“我已经在找工作了,你知道的……”

    “嗯……嗯。”

    完全不明白现在是种什么状况。面对着他的主动示意,女人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

    他们之间的婚姻是有问题的,这点他们都无法否认。横亘在两人中间的像是有一座冰山,或是一条深深的鸿沟,可又因为这个孩子的存在,注定了他们不可能那么简单的一拍两散。那么是不是只要一方拿出姿态了,冰山也会渐渐融化,鸿沟也会一点点的被填平呢?

    “我和你一起去吧。”

    对于他的这个建议,女人没有表态。自然是不会反对的。她本就很少反对什么。或许可以再近一点,近到,足以牵起她的手。

    ……

    同学聚会这种东西,目的就是为了吃喝玩乐。顺便再来八卦一下哪个男同学飞黄腾达了哪个女同学嫁入豪门了。嫁入豪门这个词让顾蔓庭听起来格外心虚,右手遮着左手,以为这样就能将手上的戒指给隐形了。

    于是一回到家扑到浴缸里就像是扑到了上一样,恨不得就这样睡过去。

    却不料片刻后,坐在外面的男人就听到一声极其尖锐的尖叫。

    “怎么了?”这简直要叫得人魂儿都没了。

    “我的玉坠,玉坠儿怎么不见了?”顾蔓庭的双手在脖颈间摸来摸去,视线转到右边,又转到左边,急得像是要哭出来。

    婆婆第一次送的礼物啊,就这样丢了,责任重大啊。

    “别急,慢慢找,大不了……”再去买一个这五个字愣是被叶铮给吞了回去,顾蔓庭“哗啦”一声从浴缸里跳出来,甩了他一的水。此刻她的行为完全可以用锅上的蚂蚁来形容。猛一敲脑袋道:“完了完了,一定是掉在学校里了。”

    她今天一天就去聚了个会,家里找不到,那便只能去外面找了。于是在这个漆黑寒冷的夜里,顾蔓庭又穿戴的整整齐齐,拽上叶铮重新回到自己的大学校园。

    同学聚会选择重回校园这样的方式显然是为了怀旧,一帮子已步入社会的男男女女甚至还在学校里逛了一大圈,所以顾蔓庭现在这个懊恼啊,到底是左边那条石子路呢还是右边那片小树林呢?

    “叶铮,叶铮你快点啊……”

    顾蔓庭吸了吸冻得通红的鼻子,用一副委屈难过焦急还有“你不给力”的表瞪着他。

    路上的枯枝被他们踩得咔咔响,男人甚至都要怀疑,再这么走下去,这条路都要被他们给踏平了。

    “不行……我看我们还是别……”

    “什么人在那里?!”

    话音未落,就见一束强力的手电筒灯光朝他们照了过来,叶铮连忙抬起手顺势遮住了顾蔓庭的眼睛。

    唬着脸的大叔严肃喝斥道:“你们是哪个系的学生!不睡觉在这里偷偷摸摸的做什么呢!”

    “你才偷偷摸摸呢!你全家都偷偷摸摸呢!”顾蔓庭鼓起腮帮子,“我、毕、业、了!”

    作者有话要说:家有喜事↖(^ω^)↗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