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V章

    第三十九章

    照片上的女子是极为清丽的。

    “你觉得……她和她像吗?”

    叶铮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顾蔓庭仔细看去,还真觉得两人眉眼之间有数分相似之处。

    “这是我姑姑……”

    男人的手指指到了女子的面容之上。

    简单来讲这就是一个富家女奋不顾上了穷小子的凄婉故事。但因为受到了家庭阻力,他们不得已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那就是私奔。和心上人找到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隐居起来,并且生下了一个可的女儿。就此导致的后果就是叶家老爷子一怒之下和女儿断绝了往来,从此二十多年间杳无音讯。

    顾蔓庭不可思议地眨眨眼睛,“你在写小说吗?”

    还是特狗血的那种,稿子一发过来就会被她狠狠地PIA回去的那种。

    “其实这才是我回国的主要目的……”男人微微一笑,顿时遭得顾蔓庭的白眼,“好哇,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瞒了我这么久,还把不把你老婆放在眼里了?!”

    她故意板起脸来训斥的表让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叶铮说:“这不是,还没有找到爷爷要找的人,倒是先找到自己的知心人了么。”

    说着还在她的腰上捏了两把。顾蔓庭扭了扭子,忽然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

    连忙转移话题揶揄他道:“那你可真够不务正业的,这大半年来又是结婚又是度蜜月的,完全没有干正事嘛,亏我上回还在妈妈面前说你上心呢!”

    叶铮看她一副鄙夷自己鄙夷的理直气壮的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便又捏她的腰,“你不知道有个词叫做双管齐下吗?爷爷的事固然重要,难道我的终大事就不重要了吗?”男人看着她道:“我把你放在第一位,其实你心里是在偷笑的吧?”

    顾蔓庭一把拍开了他不老实的手。

    板起脸来又朝照片看过去。

    “可是过了这么多年,你姑姑也应该是一位中年人了,苏红怎么可能……”说着说着话音就消失了。就见叶铮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想纠正些什么又有点不忍心的样子,于是顾蔓庭顿时意识到,她的智商又掉线了。

    “原来你是在找你妹啊。”顾蔓庭瞪住了照片上的那个小婴儿。

    大概所有的故事都是一样的路。二十多年后,老人家后悔了,想要一家团聚了,所以想方设法的要将当初的亲人给找回来。

    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两个人同时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同样的想法。男人的目光变得幽深,“姑姑和姑父……已经去世了。”

    死于一场意外的车祸。打探出这个消息并将它告诉给爷爷的时候,老人家一下子就承受不住噩耗晕厥了过去,现如今还在国外的一家疗养院疗养。况是稳定了,唯一的愿望就是看一眼不知道流落于何方的外孙女。

    也是叶铮的表妹。

    “这难道就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顾蔓庭交叉了十指,“怪不得你今天总是在看苏红,你就这么确定吗?我听说她是有父母的啊……”

    “……”

    听说?从何处听说?又是听谁说?都是一个极为敏感的话题。顾蔓庭明智地止住了自己的话语,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男人的表,虽然没有在笑,但也是无波无澜的,蹙眉深思的模样总让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正因为不确定,所以才更要去查证。

    叶铮将照片收了起来,思忖一下,那张欠条就到了顾蔓庭手中。

    “这个……”

    “我、我不要!”

    就像是燃起了火苗一般,一张薄薄的纸捏在手里面都会觉得烫手。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顾蔓庭就急忙推拒,她的手一缩,欠条就飘飘悠悠的落于了地上,江北潦草的字迹跃然于眼底。

    似乎有点反应过大了,顾蔓庭绞着手指,将视线别到一旁去。

    江北江北,每回这个名字出现时,都会带给她许许多多的问题。

    叶铮看了她一眼,兀自将地上的纸条捡了起来。

    “你还想要吗?”顾蔓庭的口吻中有着说不出的纠结,她琢磨不透对方的意图,只能将将说出自己的意见,“不要要了,反正……他也不欠我什么。”

    言语虽轻,却很坚定,就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你说的对。”叶铮看了她一眼,面上浮出一抹笑意,将手里的纸条团成团,径直掷向了垃圾桶。“他不欠你什么,更不欠我什么。”

    顾蔓庭看着那团纸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入垃圾桶中,心间一下子敞亮了起来。

    “我还以为你在生气……”

    “生气?为什么?”

    “遇到这样的事,恐怕谁的心都不会好的吧……”

    顾蔓庭终究还是喃喃地说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叶铮将掌心覆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摩挲,“还好。若不是今天这件事,找人的事大概还会继续拖下去,你给我带来不少好运呢……”

    “什么啊,这分明是歪打正着吧。”男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大概是为了让她轻松起来,可顾蔓庭的表仍旧透着苦恼,她忍不住说:“如果苏红真是你的妹妹的话,那么、他……不就是你的妹夫了?”

    怎么听,都有一种忧虑感。

    叶铮的手指轻轻弹了两下,“啊,是呢,不知道我们两个会不会打起来。”

    想想看,老婆和妹妹都被同一个男人“占据”过,果然是一件相当不爽的事。顾蔓庭此刻也很不爽,因为男人这个不正经的态度,她不抬起脚腕踢了她一下。

    “你会和人打架?那么我可不可以解读为,你是因为我而醋意大发?”

    顾蔓庭斜睨着眼睛看他,惹得叶铮摸了下下嘴唇,上扬着的唇角,十分镇定地吐出话语来,“我表现的,很不明显吗?”

    顾蔓庭被噎住了。如果他说的是“很明显”的话,那么她还可以顺杆接下去,可是他偏偏加了一个“不”字。“很不明显”是什么意思?!是说他在吃醋吗?他居然会承认他在吃醋!顾蔓庭傻傻呼呼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

    叶铮拢住了她的手指,“我可以坦白告诉你,我对江北的印象并不好。比起醋意大发来,我想我更应该是追悔莫及。如果早知道你会和这样一个人交往,我宁愿不回家,也一定要把你从他手里给抢过来。”

    他的目光中闪烁着一股子强韧的光芒,顾蔓庭盯着看了一会儿,忽然垂下了头去,努力控制住了唇角弯起来的弧度。

    “谁让你出现的这么晚啊……”

    她轻轻柔柔的一句话,如同嗔责,就像片软软的羽毛搔刮在人的内心。男人的拳头捏紧又松开,顾蔓庭并没有特别注意,平静的面色下面,心里面大概早已经翻天覆地了。

    怎么能说出现的晚呢?其实两人的正式见面比她的恋开始还要早上许多。

    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只是他错过罢了。

    男人想如果那个时候他奋不顾地展开追逐的话,现在他们之间又会是怎样的场景呢?

    起码她就不会为了另外一个人而伤心流泪了……

    思及此,叶铮不苦笑着摇了摇头,圈住顾蔓庭的手臂不又紧了紧。“没关系,现在也不晚。”她到底还是属于自己的。那么多年的空白,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来填补。这或许也是他的幸运了。叶铮低下头,准确地攫取了对方温润的唇。

    “苏红的事你不要管,全部交给我来办。”

    “……嗯……”

    “现在,我们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来做……”

    “……不……”

    “不什么?不是你说要给我生个孩子的吗?”

    “……”

    叶铮的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被这么抱着,吻着,不仅温度升高了,就连意识都有点模糊了。她想说点什么。说点什么呢?待她想起来这里还是书房时,理智早就断了线了。

    椅子上的角度位置太奇葩,桌子更是硬邦邦的,于是一晚过去,到了第二天,顾蔓庭免不了又是一番腰酸背痛。

    在办公室里坐了半天,鼠标滑过QQ上的一个又一个人名,顾蔓庭发了好一阵子呆,然后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站起来朝主编办公室走去。

    这个决议,震惊的好像只有菁菁一个人。

    “小蔓姐,你要把北方交给我负责?为、为什么啊?!”

    一个大神,平白无故的就换了编辑,而且还是他的责编主动去要求的,这怎么想都觉得不符合常理啊!

    “难道真是如同他们所说的……”

    菁菁的一句呢喃并没有落进顾蔓庭的耳朵里,她看着屏幕上跳跃着的江北的号码,皱着眉头的按下了挂断键。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手机跳出对话框来询问她是否要删除江北,轻轻一点下去,便是确定键。

    顾蔓庭靠在椅背上勾起了唇角。

    一切就是这么的简单。

    江北,我们谁都没有亏欠谁。就这样吧,再也不要纠缠下去。

    而在这时,BBS上的一个主题为“有没有人来八一下北方大神~~~”的帖子悄然挂上了HOT图标。

    作者有话要说:过个年过得兵荒马乱的……还是赶快回到正轨上来吧……_(:3」∠)_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