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V章

    第三十八章

    生命中总会发生一些奇妙的事,有些人你越是避之不及,他越是会出现在你的眼前,并且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

    很难形容顾蔓庭此刻的心,在听到“苏红”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整个体都僵硬了。

    叶铮的表也起了一些变化。他并不认识苏红,但眼前这个男人,给他的印象还算是深刻的。他将眉头蹙了起来。在这样的况下,似乎也只能说一句,“我送她去医院。”

    于是就这样到了医院里面。

    女人并没有被车子撞到,却因为倒下去的时候头与地面磕到造成了轻微的脑震。头上缠着一圈雪白的纱布,看起来相当令人心惊。

    四个人之间似乎有一种很微妙的气场。顾蔓庭始终跟在叶铮的旁,偶尔朝江北看一眼,却见他从体到表都是一副浑浑噩噩的模样。似乎完全不知道事是怎么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在护士催促着去交钱的时候,反应了很长的时间才想起来去掏口袋,然后露出了许多尴尬的神色。

    “我来吧。”

    一直将视线停留在病上的女人上的叶铮,此刻从善如流地站了起来。

    “苏红……”男人低头看了一眼,轻声呢喃出了缴费单上填写在名字那一栏的两个字,然后才将单子交给了跟在一旁的江北。

    “谢谢。”他说的有些木讷,但是叶铮并不是那么的在意。

    这个男人永远都是从容自信的,不论什么时候,他都比不过他。江北捏紧了手里面那一张薄薄的纸,突然叫道:“等一下。”

    不论什么时候,都不想在人前丢了面子。这大概就是男人的自尊,江北坚定地说:“我写张欠条给你。”

    叶铮看了他一眼,对此不置可否。

    “她是你的妻子?”

    纸上的一笔一划,看起来都格外的用力。

    问出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其实本来就是多此一问罢了。男人将目光投向别的地方,多了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医院的病房里总是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闻起来都让人觉得压抑。顾蔓庭无聊地数着液体坠落的滴数,心里格外的不安稳。叶铮刚刚说让她乖乖的在这里等一会儿,于是她就乖乖的在这里等着。可是江北也跟着出去了,他们两个人不知道会不会起什么冲突。应该不会的吧,以叶铮的那种格……等他回来了,可不可以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回家去呢?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大堆,然后她的手就被人给抓住了。

    顾蔓庭没想到苏红醒得这么快。

    眼神中有些迷茫,大概是还没有意识过来现在是个什么况,但当视线转到她上时,眼睛一下子就瞪得大大的。

    “顾……”

    顾蔓庭觉得自己的手都被捏痛了。

    她看不懂苏红的眼神,有些愤怒,甚至还有些不甘。她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突然咬住了下唇扭过头去,似是有无限的委屈。

    “小北……”

    “江、江北去交钱了,马上就回来!”

    以为她是在叫江北,顾蔓庭连忙这样说到。女人的手微微松了松,顾蔓庭想把自己的手给抽出来,却再一次被死死握紧。苏红径直朝她看过来,甚至直接坐起了子来,抓牢了她的胳膊。

    “顾小姐,小北是我的!算我求你了,你放弃他好不好?!”

    这一句宣告加恳求的话说出来,顿时让顾蔓庭如遭雷殛。

    “你、你说什么……”

    她知道了。已经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她知道她和江北的事了。她是怎么知道的?是江北告诉她的吗?上回她突然打给自己的那个电话,难道就是因为这个?顾蔓庭看着眼前的女人,突然间就觉得惶恐。

    “顾小姐,我求求你,你把江北还给我!我才是他的老婆!”

    苏红的声音一下子变大了起来,听在顾蔓庭的耳中,就像插在了她的心上。惶恐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甩开女人的手,以至于体都颤抖了起来。为什么要对她说这样的话?她当然知道她是江北的老婆,她已经放弃了不是吗?她早就放弃了啊!

    “放、放开我……我不知道……我跟江北没有关系……我现在只是他的编辑……”

    想解释些什么,想辩驳些什么,却断断续续的,不成章法。说什么都觉得没有底气,她甚至不应该站在她面前。挣脱间手背上的针头跑了针,猩红色的血液星星点点的渗出来,刺人眼球。“不要这样子……你、请你放开我……”拼尽了力气挤出来的声音,听上去都不像自己的了。

    苏红的眼泪却于一瞬间就落了下来。她似乎一点都不在乎头上的纱布手上的枕头,只用力的抓着顾蔓庭,话语似乎未经过大脑就直接从口中冒了出来,“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喜欢你……你知不知道他连睡觉都在喊着你的名字……!”

    苏红就这样跪坐在上,抓着她的胳膊,看起来既可怜又可怕。她说不定会在下一秒直接冲上来掐住她的脖子。顾蔓庭这样想着,微微张开嘴,什么都说不出来。

    但却有人替她说了。

    叶铮几乎是一个箭步冲到他们中间来的,手搁在她的手腕上,用不容置疑的强势态度道:“苏小姐,她是我的太太,请你放开她。她跟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关系。”

    女人愣愣地抬起头来看着他,眼泪顺着尖瘦的下巴滑落下来,充满了苦涩的味道。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可理喻,她一点点松开了自己的手,手背上已是殷红一片。

    叶铮连忙护着顾蔓庭向后退了两步,小声的问了句“没事吧”,握住了她的手以示抚慰。

    顾蔓庭摇了摇头,又看到江北冲进来,直接冲向苏红。

    “你……”

    “滚开!”

    甚至没有让他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女人就直接将他推开了。江北呆立在那里,垂落的眸中,是掩饰不尽的哀愁。

    有多少男人是像他一样呢?怀里抱着一个人,心里想着另外一个人。然后,他叫出了心里人的名字。

    真是大罪。

    “对不起。”

    江北微微的侧过头来,这一句话却是对顾蔓庭说的。她没有回应,也不想给出任何回应。事会发展成现在这样究竟是谁的过错呢?内心里的酸楚与自责,她一点都不想说。叶铮的手圈住了她的肩膀,此刻的她只有站在男人的边,才不会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助。

    苏红在江北说出这句话后仰起了泪湿的脸,微微勾了勾唇角,笑得格外嘲讽。

    叶铮扫视了一下,“江先生,希望你好好处理与你妻子之间的关系。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和我太太就先告辞了。”

    说的果决,走得也果决。没有任何人会对他的话语有异议。病房里面便只剩下了江北和苏红两个人。

    他蹲下来,抓住了女人的手,按住了那个小小的出血点,说:“一会儿我让护士来帮你重扎一下。”

    苏红看了他一眼,虽然眼圈仍是红的,但是眼泪已经止住了。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奋力地将自己的手从江北手中给抽了出来,高高扬起,又狠狠甩下。

    啪!

    一声巴掌响,再清脆不过。

    即使隔着很远的距离也能传进耳朵里,顾蔓庭激灵了一下,绷着一口气,直到上了叶铮的车,才一下子瘫软了下来。

    “我……”车厢里面很安静,顾蔓庭这才发现,自己抓着叶铮的手心里面,已经满是汗液。“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什么都不用说,你没有任何错。”

    将丧气的头抬起来,就看到他对自己露出的温柔的笑意。心就像是一下子沉了下来,落到一个安稳的地方。

    她又一次被男人给拯救了。

    那么,他又是怎么想的呢?是听到苏红说的话了吗?这一整件的事,会让他觉得不痛快吗?顾蔓庭突然变得在意,想问而又不敢问,最后只能软趴趴的叫一声:

    “老公……”

    像是寻找依靠般,她慢慢地将子倾了过去,将头枕在了男人的腿上。

    这个动作大概会很不舒服,但是没关系,只要抱一会儿就好。

    马上就好。

    叶铮挑挑眉,将讶异转为浅笑,伸出手揉乱了她的头发。

    ……

    她没有错。可若不是她与江北的牵扯,又怎会让另一个女人受到这样大的伤害。

    ——顾小姐,我求求你,你把江北还给我!我才是他的老婆!

    好像一安静下来,耳边就会传来女人恳求的话语。顾蔓庭摇摇头,头发上的水珠甩得到处都是,她将自己从浴缸中捞出来,裹好了跑出房间。

    “叶铮,你要不要洗澡?”

    “……对,她叫苏红,你帮我调查一下这个人,尽量快一点……”

    书房的门被拉开的时候,男人正在打电话。顾蔓庭直接愣在了那里,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你……”

    要调查苏红?

    叶铮从上到下把顾蔓庭打量了个遍,叹了一口气,冲她招手,“过来。”

    总觉得他有些不怀好意的意味在里面,但出于对他刚才那句话的耿耿于怀,顾蔓庭还是拽着前的浴巾小心翼翼地挪了过去,“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刚才说……哎呀!”

    被男人的大手一拽,顾蔓庭直接跌坐到了他的怀里,然后就被扣住了腰。一把椅子“坐”两个人,顾蔓庭还没来得及抱怨一下,眼前就出现了一张照片。

    “你觉得……她和她像吗?”

    “……”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才从老家回来……累散了……_(:3」∠)_

    虽然现在说有点晚了~但还是祝愿大家新年快乐!恭喜发财哦!=v=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