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V章

    第34章

    写文求助:文里面男主要过生了,女主送他什么礼物比较好呢?进来的JMS肤白细美上的都转移到卤煮上~~~

    BBS上的这个帖子在发出数分钟后收到了第一条回复:10斤在此!LZ不用谢!

    俗话说一楼决定走向,接下来的楼层纷纷跟风答谢楼主,于是在短短的时间内这栋楼层的总重量就已超过了三百斤。君不见此刻的卤煮正抱着爪机嘴角抽搐内牛满面,标题被无视了啊!没有一个人回答她的问题啊!你们这群混蛋!

    再一刷新,就看见一位名为“双眼皮不戴花”的回复:亲,我知道你是谁了哦~~~

    那**的波浪线,仿佛可以看到电脑后面一张邪笑的脸。顾蔓庭大惊失色地从上坐了起来。

    戳开自己的QQ,就见到群里面正就这个问题讨论地火朝天。

    【公子无良:这个白痴问题还用问吗?直接把女主打包派送给男主不就妥了!】

    【爷来给妞笑一个:脱光光躺上什么的最有了(*/ω\*)捂脸】

    【小菊花:LS+1再撒点玫瑰花瓣】

    【T君:嗯嗯,一定得是草莓口味的】

    【吐泡泡的鱼:ˋ( °▽、°)口水ing… 这听起来相当好吃】

    【编辑晓曼:。。。。。。】

    顾蔓庭将聊天记录往上拖了拖,看见是流水落花将帖子截了图发到群里面来的,当然,幸而她只截了前半句,不然现在讨论的重点估计又要跑偏了。她还没来得及去敲她,迟小花的消息就应声而至。

    【流水落花:我叶铮哥要过生了吧!】

    顾蔓庭无语。她一句话就将她给堵住了,这口气就像是在说“别装了这一切早就在我掌握之中了”一样。

    【流水落花:庭庭你就献了吧XDDD】

    【编辑晓曼:。。。。。。】

    【编辑晓曼:为什么你会知道是我?】

    【流水落花:那当然,我是技术帝】

    【流水落花:我叶铮哥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XDDD】

    【编辑晓曼:T^T求放过……】

    好丢脸啊!这种如同脑残一样在网上发帖求助的举动,被人知道了就是颜面扫地啊!顾蔓庭悲愤地捏着手机,几乎要把脑袋往上撞。

    【爷来给妞笑一个:诶诶?怎么把曼曼给炸出来了?】

    【吐泡泡的鱼:Σ( ° △ °|||)︴我突然有了一个很那啥的猜测】

    【小菊花:[怒指]该不会发帖的就是你吧!】

    【编辑晓曼:就没有什么建设的意见吗?】

    【编辑晓曼:哎呀我去发错了!】

    【公子无良:。。。。。。】

    【T君:。。。。。。】

    【小菊花:。。。。。。】

    【流水落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一会儿群里就刷了一排震天霹雳的表,顾蔓庭这回是真的拿脑袋撞枕头了。怎么智商这么不够呢?私聊和群聊的窗口都能切错,这下可好,全暴露了。

    空的房间里此刻只有她一个人,眼瞅着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又走过一格,顾蔓庭仍旧在上滚来滚去,被突然响起来的手机铃声吓了一大跳。

    “喂?”

    不不不会吧?迟小花真的把这这这种事发给叶铮看了?

    “你怎么还没有睡觉?”男人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来,带着贯如往常的温柔,在这个沉闷的夜晚,还有一点撩拨人心的味道。

    “呃……”

    其实不仅睡不着,还有一点亢奋。顾蔓庭觉得自己若是不把生礼物这件事想出来个结果的话,整个晚上她估计都要失眠了。当然,这种小心思她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迟小花你要是敢暴露我我就恨你一辈子!

    “你为什么突然打电话给我?你、你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奇怪的东西?”

    “没、没有了。”看来他现在还不知道,顾蔓庭松了口气似的拍了拍口。

    叶铮忍不住失笑:“想你了,不可以打电话给你吗?”

    没来由的,顾蔓庭脸上突然一

    “你现在在哪儿?”

    “一个小县城的酒店里。虽然说是五星级的,但是房间很小。不过外面的环境很好,打开窗户可以看到星星。啊,这个有点硬啊……”

    顾蔓庭轻笑了一下,心想男人一定是忙完了一天的事务才回到房间里面休息的。在外面出差果然很辛苦啊。顾蔓庭抱着枕头趴在上,心想这还是自他们结婚以来男人第一次与她分隔两地呢。叶铮的声音又传过来,“我刚刚要了一瓶酒,你猜是哪个年份的?”

    顾蔓庭心说她怎么会知道。这个人大晚上的还喝酒,可真够有调的。

    叶铮又失笑,“你也知道这是大晚上,那还不赶紧上睡觉。”

    “我就在上啊。”

    “那就赶紧乖乖的把眼睛闭上。”

    “你要唱催眠曲给我听吗?”

    安静的夜里似乎最适合说一些绵软的话,顾蔓庭翻了个,觉着光是听到他的声音,心里就有一种满足感。只是已经习惯了安睡于对方的怀里,现在边空落落的总有点不适应。

    下周、下周他就会回来了吧。那时候他的生就也跟着到了。顾蔓庭到底还是没有看到叶铮的份证,不过没关系,结婚证在手,一切我有。红色背景的照片是那么的引人注目,顾蔓庭对着自己撅嘴巴,好讨厌,要是自己笑得不要那么僵硬就好了。

    柔和的灯光之下,一切都变得暧昧了起来。顾蔓庭伸出了自己的手去遮挡,手上的戒指看起来却比灯光更璀璨。

    “叶铮……”

    “嗯?”

    “你想要吗?”

    “……”

    错了错了错了!顾蔓庭觉得自己的舌头简直是打结了!她想要问的是生礼物!“你想要什么吗”和“你想要吗”的意思听起来完全不一样啊!缺了“什么”两个字使得她整个人都赤果果的啊!还能更丢脸一点吗!顾蔓庭用拳头使劲往自己脑袋上招呼。

    “我倒是没想到你这么直白。”

    “不是不是你理解错了!”怎么办她好想去死一死。

    “想。”

    “呃……?”她一定是幻听了男人刚刚说了什么为什么理解起来有点困难呢?

    叶铮将唇角扬起来,压低了声音,更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低沉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感。“既然你这么……放心,等回去了,我一定会要个够的。”沉寂了很长的时间后,对面啪嗒一声将电话给挂断了。嗯,可以预料得到的反应。男人脸上的笑扩散开来,默默地将那瓶红酒收了起来,此刻的他还是先去洗个澡比较好。

    两个人在一起才叫调,一个人……只能称之为寂寞吧。

    浴室里的水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当叶铮重新坐回书桌前面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还是那张夹在书册中的照片。那还是一张黑白照片,衣着朴素的男子和女子抱着一名小婴儿,笑容腼腆,却很甜蜜。这次出差一半是公事,一半是私事。本以为会有什么收获的,没想到还是一场空。也是,茫茫人海要找人就够难得了,更别提还是一个和他二十多年来都没见过面的人。叶铮按了按自己的眉心,将照片夹回去,正准备关掉一旁的电脑,就见屏幕下端又蹦出一条消息提示来。

    @甩着小皮鞭催稿的晓曼编辑:QAQ这大概就叫做……色令智昏?

    若不是酒店隔音好,估计就会有很多人听到叶特助“愉悦”的笑声了。

    顾蔓庭把头埋进被子里睡了一晚上,等醒来的时候脸颊终于不发了,只是手里面抱着另外一个枕头,抱得死死的。

    手机被她扔到了角落里的位置,只剩下了一点点的电量。

    数百条的群消息。一条群系统消息。

    “北方”退出了“闲庭漫步”群。

    群里面的人似乎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点,他们整个晚上都在火朝天的对她披马甲发帖的行为还有微博上那句色令智昏进行了全方位立体的解读。最后得出结论——

    【小菊花:曼编一定是下去打包了……】

    【公子无良:哦呵呵呵呵在研究蝴蝶结的系法吗】

    【吐泡泡的鱼:不能太棒!下回我也让我文中的女主这么干!】

    这一群没节没下限的午夜党啊……顾蔓庭抬头远目,谁要是敢交上来这么一篇稿子看她不PIA死谁!

    到头来,关于生礼物的事,她仍是一点眉目都没有。

    也是第一次,顾蔓庭一下班就跑到商场去。

    在逛了一圈挑花了眼睛之后,顾蔓庭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歇一歇。然后就见有营业员过来问:“小姐,我们店里新推出的化妆品,免费试用哦。”

    “啊?”

    “可以有针对的去粉刺和黑头哦。”

    “我的皮肤有这么差吗……”顾蔓庭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就在这时,忽听见平地一声雷似的男子吼声。

    “蕊儿,我你!”

    顾蔓庭循声望过去,顿时咂舌。乖乖!那是多少朵玫瑰啊!

    作者有话要说:**好抽啊……_(:3」∠)_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