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三更

    顾蔓庭收起手机将眼睛弯成一条缝,“妈,叶铮说他也要过来呢。”

    “不管他。”方淑兰动作迅速地将手里的牌码好,招呼道:“快点过来,帮我看看这把。”

    “哎,好。”

    麻将这项运动,全民皆宜。有时间外加有闲钱的阔太太们往牌桌上一坐,一天的时光就可以被消磨过去了。顾蔓庭口中的周夫人是周蕊儿的母亲,这是她第二次过来周家,一个棋牌室都比得上顾家的客厅大,不再次感慨有钱人家就是奢华。因为上回在这里的记忆算不上愉快,顾蔓庭下意识地张望,就能看到那只大狗,安安静静地卧在自己的窝里,脖子上还栓了一条链子。

    千万不要再扑过来咬她了啊……顾蔓庭听着牌桌上的哗啦哗啦声内心却在默默祈祷着如上内容。

    “老方啊,你这儿媳妇往你跟旁一坐就等于开了幸运值了啊,你看你今天手气好的,一把都没有输过啊!真是太不公平了……”

    “什么啊,我这可是实力。”方淑兰得意一笑,露出了牙齿来。除了顾蔓庭,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用鄙视的眼神看她。

    顾蔓庭懂麻将,这大概是一个有趣的发现。本来她只是想乖乖地坐在女人后当背景板的,但是看着看着,就忍不住了,在方淑兰决定将一张牌打出去的时候猛然出手点了制止,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哈哈,胡了胡了。杠上开花。掏钱吧~”方淑兰将牌一推,笑得几乎合不拢嘴。顾蔓庭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婆婆这么开心的表,有些惊奇,突然就觉得女人多了好几分亲切之感。

    “啊呀你说说,要是蔓庭上桌上不知道能打出个什么样子呢……一定是个个中高手吧。”

    “没有没有。”顾蔓庭连忙摆手,“我爸爸是四川人,他没事的时候就去和人玩儿两把,小时候还带着我一起去,妈妈叫他回去吃饭他有时候还不乐意呢。”

    “怪不得呢,这是天赋啊。以后估计就该叶铮来叫你吃饭了……”

    方淑兰手一抖就将一张本不该打出去的二饼给打出去了。

    “啊呀,碰!这把你可打糟了吧?”

    数十分钟后,方淑兰将手中的牌一推,“胡了,自摸,清一色。”

    几个人伸过头来看一看,又是摇头又是苦笑。赵姨更是直接招呼道:“诶,蔓庭,你坐到我这边来,帮阿姨转转运。”

    妈妈辈的女人凑在一起,聊得总是些家长里短的事。不是张家的太太就是李家的小姐,还有赵阿姨的小孙子。其间她的手机响过一次,屏幕亮着放在一旁,设置的屏保就是一个胖嘟嘟粉嫩嫩的小娃娃。顾蔓庭的目光被吸引了,直到手机暗下去都没能回过神来。

    “不能再打下去了。孙子还在家里等着喂呢,也不知道他妈回来了没有……”赵姨一边说着一边站起了来,却在面对顾蔓庭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本来结婚的时候就应该送的,你们家叶铮也太低调了,这是给蔓庭的一个红包,不管怎么样都是阿姨的一点心意,快收下。”

    顾蔓庭吃惊地张开了嘴巴。

    “不、不用了吧……”她张开口想要推拒一下,就被另外两位长辈的声音给打断。“老赵你怎么不早说呢!”周夫人把麻将子往桌上一磕,“我都忘了这茬儿了,等着等着,我得去包个大的去!”

    她飞快并且迅速了离开了棋牌室,看得顾蔓庭瞠目结舌。

    这个时候,她应该怎么做呢?小媳妇不无助地将目光投递了婆婆那里。

    ……

    周蕊儿是开着自己的跑车回来的。白色的大犬一看见她就汪汪汪的大叫,周蕊儿只瞥了它一眼,径直把车子开进了庭院。女人天生美,看她这个样子定是从美容院回来没跑了,顺便又去了商场购物,手里面大包小包的都是她今天的成果。往沙发上一甩,只觉得口干舌燥。

    屋内好像有些不同寻常的动静,周蕊儿也没太在意。往常这个时候家里的佣人一般都为她准备好了茶点,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的存在感是太弱了不成?周蕊儿快步走到厨房去,高跟鞋仍旧如同往常一样,咯噔咯噔响。

    只是她刚踏进厨房,就突然哗啦一声,踩翻了一个盆。

    “啊!什么东西!”

    盆子里面的水径直泼到了她长长的裙摆上面,周蕊儿花容失色的尖叫起来,眼瞅着那条大肥鱼活蹦乱跳的差点蹦到自己的上来,周蕊儿吓得不轻,涂得精致的手指甲掩住嘴巴,面色惨白地跌到了厨房门口处。脏水顺着她的小腿留下来,带着特别的鱼腥味。

    这番响动,真是想不惊动人都难。

    “小姐,您没事吧?”

    “啊啊啊恶心死了!你快把那东西抓起来!”

    光溜溜的瓷砖成了从水盆里滑出来的鱼扑腾的地方,尾巴甩着,时不时地还翻个白眼。周蕊儿也想翻白眼,家里的人一向讲究,真不知道是哪个白痴在厨房门口接一盆水放一条鱼进去。牙齿磨出恨恨地声响来,“炒了!都应该给我炒了!”

    “蕊儿,你在干什么?”

    周夫人脸色很难看地站在楼梯之上。当然,还有刚才与之一起打牌的几位太太。顾蔓庭有些尴尬,觉得眼前这位狼狈的蕊儿小姐和那天见到她在宴会上跳舞的样子实在是大相径庭。

    “没看到家里有客人吗?像什么样子!快点回房间去!”

    两个年轻女子的目光对在一起,像是产生了什么奇怪的光波,顾蔓庭思索了一下,微笑着礼貌地冲她点了点头。蕊儿小姐的脸色拧巴的,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梅干菜一样。

    似乎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这样样子真的是太丢了,周蕊儿迅速从地上站了起来,飞快地跑上楼去,就此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内。

    ……

    叶铮赶到的时候,还是顾蔓庭眼尖看到了他的车子。

    “老公。”看着她眉梢眼角尽是笑意的模样,不用猜便知道她现在的心相当好。看着她手中捏着几个厚厚的红包,叶铮揽住了她的肩膀,“赢了这么多?”

    “不是啊。是阿姨们给的红包。不过,妈妈把她赢到的钱也交给我了。”厚厚的一沓子,比顾蔓庭一年挣到的奖金可多多了。顾蔓庭回想起方淑兰温婉地点了一下头,说“给你你就收着吧。”心里乐开了花,眼睛也弯成了一条弧线。“妈妈真好。”

    叶铮无奈地摇了摇头,怎么这才没多大会儿工夫,婆媳两个居然就沆瀣一气了。女人的世界,真是比想象中还要难以理解。不过看到自己老婆高兴,男人心里自然也是高兴的,叶铮忍不住刮了一下顾蔓庭的鼻子道:“原来我老婆不仅是个赌迷,还是个财迷。”

    “去你的!”

    顾蔓庭觉得很有必要给对方普及一下对国粹的认知。而他们的动作落入别人的眼底,“恩”与“般配”这样的赞叹便会接踵而来了。

    ……

    当周蕊儿洗完澡换好衣服袅袅婷婷地从楼上走下来时,就只看到周夫人一个人了。

    她忍不住翻着自己女儿买回来的东西,嗔责道:“你又买了这么多东西。成天除了shopping还会干什么!送你到国外这么多年你没见你学什么本事回来,就会给我丢人!你看看人家叶铮的太太,人家多懂事,整个人既端庄又大方,比起你来不知道要好多少!”

    端庄大方。真不知道顾蔓庭听到这个词的时候,会不会感到羞愧。

    周蕊儿顿时挂出了不乐意的神,撇撇嘴表示自己的不屑,然后敏锐地捕捉到,“叶铮来了?”

    “已经走了。”

    “哎呀妈!你怎么不叫我一声?!”

    “叫你干什么?你今天还不够丢人的啊!”

    周蕊儿的脸白一阵红一阵,暴躁脾气一上来,就算没穿高跟鞋,也能踩得地板咚咚响,“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她甩袖上了楼,砰地一声合上自己的房间门。那条很久以前买的男士领带还放在那里,怎么都让她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送出去。

    上回他在宴会上,带着自己的太太离开。这回他仍旧是为了带着自己的太太离开。

    什么啊!难道他到自己家里来,就是为了找他的老婆的吗?周蕊儿想起顾蔓庭的那个点头微笑,咚一下踹翻了房间里的凳子。

    “真是的。怎么就不能……”周夫人听到响动皱起眉头来,叹气着摇了摇头。

    别人家的总是比自家的好。这种比较的心态,亘古不变。

    ……

    “呀。”顾蔓庭坐在叶铮的车子上时,听到自己的肚子在响。为了掩饰,她正色道:“我居然把鱼忘到人家家里了。”

    叶铮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原来你今天打算做鱼。”

    那一闪而过的眸光之内,顾蔓庭读出了他的得意与窃喜。于是突然觉得他这副模样十分欠扁,于是顾蔓庭哼声道:“才不是!我只是……买回来养的!”

    “噗。”叶铮控制不住地笑出了声来。打着方向盘,拐进了另一条道。

    其实不是讨厌鱼,而是讨厌麻烦。做鱼麻烦,吃鱼也麻烦。但你若是给她挑好了刺放到了她面前,保证她比谁吃得都欢乐。

    叶铮就很乐意这么做。

    花椒和辣椒能充分调动起人的味觉来。被辣得狠了,就会不停地吐舌头。看着她吃得脸颊红通通的,眼泪都要被出来,倒是比桌子上的菜肴还要秀色可餐。

    “对了……”

    “那个……”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收住了自己的话。叶铮将纸巾递给她,问:“想说什么?”

    顾蔓庭眼珠子转来转去,手指尖移动到了男人的钱包上面去。“我来帮你付账。”

    “……”

    “你钱包里面怎么没有份证啊?!”

    “啊?”

    作者有话要说:更完了=v=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