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二更

    “你在干什么?!”

    顾蔓庭的嘴巴不张得更大了,这个声音很明显就是在针对自己的。

    下一秒江北就被她很用力地给推开了,就像是推开什么碍事的东西一样。只见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一个中年女人的边,堆起了满脸的笑容来,“妈,您怎么会到这里来?那个……那是我一个作者,刚刚是他……他写完了稿子太高兴了所以才……”

    江北听着她急急地解释的说辞,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却也无话可说。

    中年女人的视线朝他瞥过来,面露蕴色,表冷淡,带着些不屑的感觉。

    应该是她的婆婆吧。要让她这样去讨好。

    “下了班还在谈公事?”方淑兰忍不住问道:“你跟作者平时总是这么亲密的?”

    “呃……没、没有啊……”顾蔓庭困窘地别开了视线,心虚极了。

    “叶铮没来接你?”

    “嗯,他工作忙,我就不让他来了。我坐公交回去就成。本来是想去超市买菜来着……”

    “那也好。”方淑兰打断了她的话,“下了班还是直接回家的好,不管怎么样都是成了家的人,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

    顾蔓庭懊恼地垂下了头。虽然是接受了她的说辞,可女人话里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分明就是在警示她,要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媳妇不是吗?

    “妈,您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我只是顺道路过而已。”方淑兰看着她,索挑明了,“这在公众场合你跟别的男人抱在一起像什么样子?这也幸好是我看到了,要是被叶铮看到该怎么想呢?”

    被叶铮看到了……他也会生气,也会吃醋吗?顾蔓庭不认真地开始在脑海里考虑,究竟是被婆婆撞见更严重一点还是被老公撞见更严重一点。死来想去到最后,顾蔓庭只能诚心诚意地说:“妈,我下回不会再这样了……我跟您一起回家好不好?”

    江北眼看着顾蔓庭伏低做小,女人的脸色却并没有什么变化,想来是受了刁难,江北的心里有些不舒服,想要上前去帮着解释两句,却见顾蔓庭忽然挽住了女人的手,两个人一起朝一旁走了。

    至始至终,她都没有再回过头来看他一眼。

    江北收住了自己的脚步,眼看着这两个人走出了自己的视线。

    “你刚刚不是说要去超市的吗?既然这样,我跟你一起去吧。”

    “啊?好!”

    方淑兰突然提出了这样的建议,顾蔓庭连忙应声。她想了想,主动缠上了女人的胳膊,对方似乎也没有什么异议。其实,还是有心和她搞好关系的吧?顾蔓庭这样想着,抿着嘴唇,心里忽然有了许多开心。

    “这个鱼看起来新鲜。”

    “嗯,我也正好有做鱼的打算呢。”顾蔓庭笑着,爽利地将钱包拿出来,突然觉得自己特虚伪。

    到最后还是得做鱼啊……顾蔓庭在心里腹诽叶铮,干嘛要喜欢吃鱼这么麻烦的东西。

    “对了,叶铮马上就要过生了,你有什么打算吗?”女人突然话锋一转,提到了这个顾蔓庭想都没想过的问题,于是她当场就结巴了,“生……?”

    生是什么时候来着?

    完了。她不知道啊!

    方淑兰看着她瞠目的表,正想问一句“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打招呼的声音,“啊呀叶夫人,你也在这里啊,这是和……嗯,一起来的?”

    这个声音和语气,定是宴会上的那位赵阿姨没错了。

    顾蔓庭却并不熟悉,讷讷地站在一边去,看着方淑兰亲地迎了上去,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聊了起来。

    “你也有闲心出来逛啊,没在家看孙子啊?”

    “啊呀我这不是出来看看有什么东西好买么……我那个儿媳妇你也知道,把孩子丢在家里整在外面除了忙也是忙,这不是都得我吗……”

    “你还说这些,看你乐呵的,鱼尾纹都冒出来了。”

    “啊呀不要这么说了……还是说你吧,那边那位,不考虑介绍一下?”

    顾蔓庭明显感受到两人的目光朝自己看过来,不尴尬地拢了下头发,然后走到了方淑兰边去。“妈。”

    “顾蔓庭,我的……儿媳妇。”女人难得的,笑得十分温婉可亲。“这是你赵姨。”

    “赵姨您好。”顾蔓庭礼貌地冲她点点头,然后飞快地将手里的一棵葱搁到了旁边的货架子上。这个动作让方淑兰有些纠结,却让被称为赵姨的女人忍俊不。“上回没能仔细看,你这个儿媳妇倒是长得十分标致的呢。而且一看就是个秀外慧中的人的呢……”

    赵姨这话说得相当中听,以至于两个人一起翘起了嘴角,顾蔓庭更是不好意思地将头低了下去。

    “赵姨您过奖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好,你没看她平时毛毛躁躁的那个劲儿……”

    “总比我家那位的好,你看你家叶铮娶了个这么顾家的媳妇,你啊,来年就等着抱孙子吧。”

    于是顾蔓庭就看着自己一向不苟言笑的婆婆此刻乐呵呵的笑开了花,暗地里不窃笑着吐了吐舌头。

    果然,任何人都是喜欢听好听话的啊。回头跟叶铮说一句“老公你真棒”不知道他会有何反应。

    只见这时顾蔓庭的笑容,贼兮兮的,特别坏。

    ……

    江北回到家之后,没有看到苏红的影。她和孩子,都不见了。

    家里很干净,女人将一切都整理过,她的手机也安安静静的放在桌子上。江北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苏红是个谨慎的格,特别是在对待孩子这件事上。她不太可能带着小海出去玩,万一出了什么事都不是两人能够担待的起的。更何况他们刚刚还吵过架,怎么可能有闲心去玩。

    江北按着自己的眼皮,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妙的预感。

    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跑进房间里面突然地将衣柜门拉开,只见那里面已经空了一半。女人的衣服,还有小孩子的衣服都不见了。包括女人过来找他时提的那只行李包。

    江北坐到了上去,将脸埋在了自己的手掌间。

    该死!这是玩哪一出?离家出走?

    这种什么事都不在自己掌握范围之内的感觉糟心透了。她在这个城市里唯一能依靠的人只有自己,现在,她却主动离开了自己。既然这样,为什么当初还要过来?江北控制不住地爆发出一句骂声,揪着自己的头发,然后再度跑出家门。

    “妈妈,我们为什么来这儿?”

    不管什么时候,火车站里都是人山人海的。年轻的女子眼睛还是红的,坐在并不怎么干净的椅子上,尽可能周全护着她的孩子,“小心一点,不要被别人碰到。”

    苏红又将小海往她边带了带,仰了一下脖子,叹道:“我们回去找爷爷好不好?”

    “好。我想爷爷了。”小孩子灵动的眼睛眨了眨,伸出手摸在女人的脸颊上,“爸爸坏,妈妈,我不要他了。”

    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来,苏红的心里既觉得好笑又觉得酸涩。

    大人的言行,总是会在无意中对孩子产生影响。江北推了她一下,小海就觉得他是个“坏爸爸”。他不想要这个“坏爸爸”了,那她又该怎么办呢?

    苏红甚至忍不住想,她要是不来这一趟就好了。

    一直待在家里,等着江北寄过来的钱,自欺欺人的说我的老公在外面很能干。

    苏红用力将眼睛里面的一点水气眨回去,摸摸小海的脑袋,“好!我们不要……”

    “苏红!”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气冲冲跑到她边的人给打断了。

    大概是跑得累了,他还有点大喘气。话语里面充满了急躁,还有气愤,“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小……”

    只发出了一个音节,苏红就抿住了嘴唇。她没有想过江北会追来这里,这让她显得不知所措。

    “你想要干嘛啊你!女人都是这么小心眼的吗?一点点小事就闹离家出走?你来火车站干嘛啊,你想要回家对不对?你大老远的来找我了这么快又回去你让爸妈怎么想啊?还是你已经想好要跟他们说我怎么怎么辜负你了……我承认我是有不对,但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冲动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个这么格的人。”一席话说完,江北的呼吸也平复了。他抓了一把女人的手,“先跟我回去。”

    苏红却缩了一下,没让江北抓着。她咬了下唇,将目光投到别的地方去。

    “你……”

    “坏爸爸!坏爸爸!抱别的阿姨,我们不要你了!”

    江小海却正义感十足,挥着两只手扑打着江北,说出来的内容更是让两个人都沉默了。

    眼泪滑落出来,苏红快速地伸出手抹掉。“我们都看到了。”

    “你还是去找了你的编辑……”

    “你主动抱住了她……”

    江北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你跟踪我?”

    “小北,你有把我当成你老婆吗?”

    “那是个误会!”

    “你喜欢她对不对?”

    “别说了……”

    “那我呢?”

    “就算我喜欢她又怎样!她已经结婚了!”江北将这一句吼了出来,颓丧地坐在了椅子上。

    过大的声音引来路人的侧目。苏红的眼泪又一次湿了满脸。

    “对不起。”道歉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涩然。江北埋下了头,埋得深深的,“她已经结婚了。我敢肯定她现在一定对我很厌恶,或者说,是恨?我们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她的老公,是个比我好太多、太多的人……我知道你现在也一定很讨厌我。都是我不对,我承认。可是,如果你愿意听我解释的话……”

    江北的指尖有些颤抖,当他来抓女人的手的时候,感受到从指尖蔓延开来的冰凉。

    苏红没有拒绝。

    ……

    “亲的老婆,请问,你现在又跑到哪里去了?”叶铮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此时此刻正用一种无比“绅士”的语调跟顾蔓庭打电话。

    果然不去接她下班就是个错误!无法及时掌握动态信息什么的真是让人懊恼!

    “啊,叶铮……我现在和妈妈正在周阿姨家里面……”

    “嗯?”

    “那个什么……打麻将!糊了!”

    “我去……”

    叶铮嘴角抽搐地把电话给挂了。

    作者有话要说:稍后还有第三更奉上=v=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