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一更

    “我们吵架了。”顾蔓庭的脚步生生地被他这句话给拖住,当她回过头去的时候,江北苦笑了一声,“我和她吵架了。”

    我和她等于江北和苏红。

    在苏红提出那个想要手机的建议时,江北并没有做出什么实际行动。当他前几年还认为手机是一件消耗品的时候,时间已经让这样方便快捷的东西成了生活必需品。思及此,江北突然从抽屉里将他的第一部手机给翻出来了。

    直板白屏,机上还有各种各样被“蹂躏”过的痕迹,看起来相当老旧过时。

    但对于苏红来说,这样就足够了。

    买手机也是一笔支出,远远不如去直接买一张手机卡。两个人几乎达成了这样的共识,而且,小北用过的东西交给自己用本就无可厚非。

    苏红的表就跟当初新买了手机的江北一样,开心,兴奋,不释手。

    从营业厅出来,一路回到家,女人的视线就没有从屏幕上移开过。江北想他大概完全能理解这样的心,所以什么话都没有说。

    苏红兀自叫着,“小北,你看我会打字了。”

    “嗯嗯。”埋首敲键盘的人并没有理她。

    她在第一时间将江北的名字存在通讯录里,向下滚动了滚动,发现那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号码。

    晓曼编辑。

    小北的编辑?怎么这里面也有呢?

    然而更多的是出现在一个小信封的图标里。

    【晓曼编辑:亲滴大神~我永远是你的老虎油~】

    【晓曼编辑:亲的,我想你了】

    【晓曼编辑:大神!快交稿啊大神!你不会是想要我杀到你家里将你从被窝里揪出来吧XD虽然我很乐意这么做】

    【晓曼编辑:除了吃饭和看电影,你还有更好一点的约会创意吗?】

    【晓曼编辑:书我很喜欢,人我更喜欢】

    ……

    【晓曼编辑:你现在就可以等着出版的好消息了XDDD回头我寄样书给你】

    【晓曼编辑:文章很不错。稿费收到了知会我一声哦】

    当她将这些短信一条条的翻完,如果再看不出来其中有什么端倪那她大概就是傻子了。编辑和作者,会亲密到怎样的地步才会称呼彼此为“亲的”呢?

    苏红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砸了一下一样,砸得她脑中一片漆黑。先前的兴奋之全数化作了无力感,手臂垂落,手机也从她手中滑落了下来。

    “小北……”声音里带着一些颤抖,甚至到了此时她还有点自欺欺人的想,也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或许她应该听听江北的解释也说不定。

    江北烦乱地将键盘给推了回去。有许多人在写文的时候都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但其实江北是无所谓的。以前顾蔓庭在他边看着,时不时罗里吧嗦的讲一些其他的事,他也不会介意,十指在键盘上翩飞,一章的节几乎是一气呵成。但是现在,江北的思路被生生的阻断了。明明她的声音也不大来着。

    “你做什么?”看到掉落在地上的手机,江北显得有些不满。他一边想着摔坏了他可没有钱再去买新的了一边走过去将其捡起来,盯住上面的内容,动作一下子僵硬了。

    “我帮你删掉。”

    “为什么要删?”

    短短的两句话,让气氛凝滞了。苏红抬起头来看他,眼睛里似乎有薄薄的一层水光。她仍然怀揣着最后一丝不死心的念头问道:“这些……都是真的吗?”

    “是真的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江北抿着嘴唇,捏着那个手机几乎要将它捏碎。“跟你没有关系。”

    那一刻的苏红吃惊地张大了嘴巴,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从不认识的人。

    是该愤怒,还是该委屈,她像是一下子丧失了自己的观感。

    苏红呆呆地问:“你……喜欢她?你们……”

    其实又何必再这样问呢?他的行动已经告诉了她最好的答案。很长时间的沉默过后,屋子里爆发出一声女人尖利的叫声,“你混蛋!”同时一个枕头用力地朝江北飞了过去,在砸到他的肩膀之后,沉闷地落到了地上去。

    遇到这样的事,恐怕没有一个女人还能维持淡定,更别提还是苏红这样的女人。她的世界总是简单而质朴的,结了婚,成了家,江北就是她唯一的支柱。有人说,男人出去后就会变一个样子,但在苏红的心里,江北似乎一直是那个会和她一起念书的青梅竹马邻家大哥。她怀着这个念头,直至今,终究被现实碾了个粉碎。

    在这个花花世界,她的老公已经走出很远,而她,却依旧站在原地,惦念着那点过去,傻傻的,像个白痴。

    “为什么?”比起嘈杂来讲,似乎更不能忍受的是女人的哭闹。“小北你告诉我……为什么啊?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她……是她主动……”

    “闭嘴!”

    他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火气。女人抓住他的肩膀,一双被水洗过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浓浓的哀求神色。她也只是在求他的一个解释。江北想,不管自己说什么,女人大概都是会相信的。

    可是他什么都不想说。

    手机里的短信越往后越亲密。江北看着一个个跳出来询问他是否要删除的提示信息,手指僵硬着再也按不下去。他推开苏红,朝门口走去。

    “你要去哪儿?”

    “你管不着。”

    女人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完全不能理解此时此刻他还要外出的心态。

    “你是不是要去找……”

    “不是!”

    门边的垃圾桶被“砰”一声踢翻了,发出好大的声响。

    “放开我。”

    “小北……”女人的泪珠子成串的往下掉,她忍不住叫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才是你的老婆啊……”

    老婆?只是办个酒就能算老婆了吗?没有结婚证算什么老婆?在听到这句话时他是个什么感觉,就连江北自己也形容不出来了,他大力地甩开了苏红的手,甚至将手中的手机也摔了,赤红着眼睛吼:“走开!”

    “妈妈。妈妈。”小孩子的声音突然穿□来,想来是在房间里睡觉的时候被吵醒了。看到苏红被推到地上去后,眼睛里不流露出震惊的神色,然后,飞快地跑到江北的旁边,抬脚踹道:“为什么要打妈妈?坏爸爸!”

    “闭嘴!”

    江北猛然回过了去,手也跟着挥了一下,正好擦到了小孩子的头。江小海踉跄着退一步,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整个人被骇得愣了好几秒,才声嘶力竭的嚎啕起来。

    苏红的背磕在沙发的棱角上,却也顾不得疼痛,急忙冲过去将她护在了怀里,柔声哄慰着,眼睛又红了一圈。“江北,你不能这样,他是你的孩子啊……万一摔到了怎么办?你忘了医生说过的话了吗?”

    只有在面对孩子的问题的时候,她的态度才会显得果决且激烈。

    “小海,别哭了小海,没事的,爸爸和妈妈只是在闹着玩而已……”

    都是他的错。

    什么都是他的错。

    他这种人被怎样骂都是应该的不是吗?

    江北看着女人抱着孩子的模样,只觉得自己脑海里嗡嗡的乱作一团,他看到了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血浓于水,可是他和他们完全无法做到“亲密无间”的关系,这整个家庭,都像是在排斥他一样。

    在这个压抑的空气里,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憋闷的想要爆炸了。

    “抱歉。”

    门打开又合上的声音,苏红的眼泪“唰”一下流了下来。

    江北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里,他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结果就走到了出版社的门口。过去他也经常来这里,签合同,取样书什么的,总能看到一个人温柔的笑容。

    她问大神你的手机号是多少?于是他就省吃俭用的为自己添置了一部手机。

    她说想看虐文,于是他就将笔下的男女主角折腾的死去活来看着她鼻涕一把泪一把。

    最后她说分手吧,他无言以对。

    如果不是喜欢,又怎会念念不忘?

    可是现在的她不会对自己笑了。

    她毫不吝啬将自己的笑容给予别人。

    ……

    江北到底还是没有说出自己和苏红吵架的具体原因。他只是说了很多以前的事,说起他,说起苏红,说起他们的孩子。

    “血友病你知道吗?就是流血了之后,止都止都不住的那种病。小海得的就是这种病,不能根治,只能在平时小心地防护,一旦受伤了必须送到医院去止血……”

    顾蔓庭不咂舌,想到上回苏红对于小孩子那么紧张的神色,心说难怪。这种常被写在小说里面的病真实落在一个小孩子的头上,的确令人同

    “她是过来投奔我的,可是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还那么小,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呢?就算是时时刻刻看护着也难保会有疏忽,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他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过,顾蔓庭盯着他这个人,觉得他上充满了一股子前所未有的颓丧感。她想她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前一段时间江北要急急地将自己书籍的漫画改编权卖掉了。因为小孩,苏红无法去工作,医院一去就等于烧掉一把钱,江北一个人要养一大家子,几乎超脱于他的能力之外了。

    果然,在生活与现实面前,任何人都会被打击的弯下腰来。

    顾蔓庭沉默了一会儿道:“江北,你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找一份工作吗?”

    “……”

    作者这种职业,恐怕很少有人当做事业来做。从构思到出版需要多久?从出版到拿到稿费又有多久?远水解不了近渴。太多的精力,太长的时间,都不是你能耗得起的。更不要提卡文卡到掉头发,修稿修到想吐血。这样一天天的耗下去,又能维持多久的呢?

    既然你有需求有责任有义务,为什么不去选一种更加稳妥的方式?

    顾蔓庭张了张口,言又止,到最后只说了一句。

    “江北,成熟一点吧。”

    向她说这些干什么呢?她不是他的垃圾桶,她也帮不了他任何事

    江北微微笑了一下,“是吗?”眉眼间说不出的苦涩。顾蔓庭转想走,手腕却被抓住,他低哑的声音传过来,“小蔓,我们还是朋友吗?”

    分手后最愚蠢的事就是问对方还是不是朋友。顾蔓庭想勾一下唇角,却发觉自己连讽刺一下的念头都没有。

    “你的稿子改好了就发我吧,我会报给主编,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对了,最近出版社决定新开一本杂志,你可以投稿,见刊即发稿费,很快的。”

    顾蔓庭的话,仅止于此。

    江北一点点地松开了自己的手,手指缩起攥成拳,忽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然抱住了眼前这个女子。

    “谢谢你。”

    顾蔓庭的表有些惊愕,微微张开了唇。

    以前的时候,她也总是帮着他,为他出谋划策。或许是拿他当做了不成熟的小孩子。江北的声音有些颤抖,那里面究竟包含了多少的感,谁也不知道。

    但可以清清楚楚听个明白的是,厉声的呼喝突然从旁传了过来,女人的声音,包含了许多惊讶还有猜疑。

    “你在干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