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三十

    赶到单位打卡的时候是八点零一分,顾蔓庭华丽丽地又一次迟到了。

    近来她迟到的频率有增无减,主编看她的脸色相当不好,甚至在早上的例行会议中对她提出了点名批评。顾蔓庭垂着头恨不得钻到地缝里面去,却对主编的批评感到相当匪夷所思。工作业绩不提,竟然苛责起她的着装打扮来,这是个什么道理?

    电脑屏幕映出了她的模样。简单的衬衣长裤,跟以前没有任何分别啊,就算有一点点黑眼圈,也没有到让人看不顺眼的程度啊。顾蔓庭郁闷地抓抓头发,完全想不透彻。菁菁看了她一眼,忍不住滑着椅子凑过来,在她耳边悄悄说:“小蔓姐,你知道的,咱们主编还没有结婚呢……”

    “啊?”

    菁菁抿着唇笑了,然后指了指顾蔓庭的脖子,很好心地说:“回头我借你条围巾吧。”

    “啊!”顾蔓庭这下算是顿悟了,连忙抬起手遮住了自己的脖子,脸颊于瞬间变得通红。那上面会有些什么,不用猜也知道了。男人抱着她亲亲亲,这下可让她丢人丢大了。

    “叶铮个混蛋!”顾蔓庭把衣领拉高,恨恨地痛斥一声,顺路经过的主编大人脸色更是黑成了锅底。

    菁菁在一旁又好气又好笑地咬着笔杆子,“小蔓姐,你说说你怎么总是刺激人而不自知啊……”

    看看她新换的皮包,看看她新换的手机,真是足够让人眼红到底了。

    “我要是能找到这么好的老公,我就在家当全职太太,专心相夫教子,再也不出来工作了!”被某些2B作者折磨到心神俱灭的某苦编辑抬起头来咆哮了一句,众人纷纷点头附和。于是,被各种目光包围的顾蔓庭再度羞耻到抬不起头来了。

    说起来,叶铮也说过他可以养她这样子的话。

    顾蔓庭微微翘着唇角,小声嘟囔一句,“哪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好……”

    嫁给一个各方面都十分优异的人,她的压力真的是很大的口牙~

    ……

    ——今晚要吃什么?

    下班的时候顾蔓庭和叶铮传短信,突然进来的一个电话让她连号码都没来得及看清楚就直接按下了接听键。“喂?”顾蔓庭的语气是愉悦的。男人似乎并不是很发短信,若是他不忙就直接打电话过来了。所以顾蔓庭理所当然的将这个电话当做了是叶铮,但对方长时间的没有出声,让顾蔓庭反应过来了。

    “请问你是?”

    手机上的那个号码,她并没有见过。

    就在顾蔓庭以为对方是打错了将要挂掉的时候,对面突然小声地传来一句,“顾……小姐……”

    夹杂着一点点方言的口音,让顾蔓庭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劈了一道似的。

    苏红……

    “请问……小北是不是去找你了?”

    “没、没有啊。”

    “真的……”她的声音真的很小,总给人一种低到尘土里的感觉。手机贴在耳边,顾蔓庭觉得自己的耳朵和整个脑子都开始发麻。她听到了那两个字,却不知道女人是以怎样一种绪说出。她的声音好像有一丝颤抖,就如同顾蔓庭的指尖,必须陷入掌心中去。脑子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浮现出那天苏红看着自己时,眼睛中流露出哀求之色。

    “顾小姐……你真的,是小北的编辑吗?”

    她又问出这样一句,顾蔓庭觉得自己第二次被雷劈了。这句话的含义……不明就里。但还没等她回答,电话里出现了忙音。

    挂掉了。

    突然问了这样一句,又突然挂断。

    她是什么意思?

    顾蔓庭不敢想。

    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一条短信,来自叶铮。

    ——怎样都好。只要是你

    话尾后面没有标点符号,顾蔓庭嘴角抽搐了下,强烈怀疑他是忘打了“做的。”两个字,不然一点都不符合男人他严谨的作风。

    顾蔓庭将手机揣起来,离开了办公室,然后,不出意外地见到了江北。好像连吃惊的步骤都可以省了,她抬头撞上了他的视线。原来,他是真的来找自己了。

    “我发了短信跟你说谢谢。这次是把你替孩子缴付的医药费还给你,上次的事麻烦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那几百块钱对于顾蔓庭来说或许是个微不足道的数字。她没有推辞什么,从江北的手中接过了钱,“没关系。”

    短信什么的,她换了手机,想看也看不到了。

    “你……”顾蔓庭开了口。其实她很想问问江北他和苏红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苏红会给自己打电话?为什么她竟然会有自己的号码?但这些话卡在她嗓子眼里转了一圈终究还是被她咽下了。知道那么多做什么呢。他和她的事,本就不应该有自己的参与。

    江北眼睁睁的看她换上一副淡漠的表,失落之色溢于言表。

    “他今天没有来接你吗?”

    顾蔓庭反应过来江北口中的这个他是指叶铮之后,有些小囧。“嗯。他今天要开会。”

    就算不开会,顾蔓庭想他也应该是不会来的。在方淑兰那句话过后,她就不愿意做出“小孩子”的事。所以一向愿意“听老婆话”的叶铮,不得不在老婆的决定面前低了头。

    很浅的一抹笑意,勾勒在顾蔓庭的脸颊上。

    江北注意到了,内心的烦躁又扩散了几分。

    “你看起来过的很好。”很幸福。他喜欢的女子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他应该高兴不是吗?但江北觉得自己的心里就像是被凿了个洞一样,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疯狂地往外窜。这样的幸福不是自己给她的。她和那个男人才认识了多久,为什么在提到他时会这样开心!是的,是嫉妒。他嫉妒那个人,快要发疯。

    顾蔓庭看着他,言又止。说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还是省了吧。于是她说:“如果你找我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走了。”

    去超市买点和青菜,晚上不如就煲汤好了。男人貌似喜欢吃鱼。不过鱼这么麻烦的东西,她才懒得做。

    “我们吵架了。”顾蔓庭的脚步生生地被他这句话给拖住,当她回过头去的时候,江北苦笑了一声,“我和她吵架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想不出标题了……_(:3」∠)_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