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洗澡

    当顾蔓庭的名字突兀地跳跃到手机上时,江北的心头不颤了一下。

    她大概不知道,在书展上有一个人一直在默默看着自己。这样的行为大概很恶心,没有勇气走上前去,只能躲在暗处偷看,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神经质。他那一系列的书籍还摆在出版社的摊位上,看上去很显眼。顶着“北方大神”这个名号,大概就能与她并肩站在一起了吧。可是江北看了许久,还是默默地走开了。

    接电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出了一手心的汗。

    而这个电话的内容也足以让他的上也跟着一阵阵的冒冷汗。

    “小北,我是苏红。你能来医院一下吗?”

    不是顾蔓庭。而是苏红。

    为什么会是苏红?

    为什么苏红会用顾蔓庭的手机给他打电话?

    这个事让江北整个人都惴惴不安。

    当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脸色惨白的儿子和看到他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女人。江北却觉得很烦躁,很混乱,他几乎当场就和女人吵了起来。

    “我不是让你好好看着小海的吗?你为什么还要将他带出来!”

    不论在什么时候,医院的位都是紧张的。他们入了院,又很快出了院,得到的是一大叠的检查结果和病历。或许在以后漫长的时间内,他们都逃脱不开医院这个地方。

    江北努力地张了张口,“你是用谁的手机打电话给我的?”

    苏红没有抬眼看他,“是你的编辑。”

    回想她和顾蔓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江北也是这样介绍的。他把写好的小说交给编辑,编辑会帮他印成书赚钱。于是在苏红心中,顾蔓庭就是个能帮江北挣钱的人。既然这样,他们是应该要搞好关系的。可是……两个人的关系好像有点不自然。

    她在看到自己时会不自然,江北在提到她时也会不自然。于是这种不自然也蔓延到了苏红的内心深处。脑子里闪过了一丝东西,女人轻轻握住了小海的手。

    “小北,你给我也买一部电话吧,以后有事我也可以找你。”

    江北沉默了许久并未出声,像是在考虑着这个意见。

    他想了想,默默地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顾蔓庭,“今天的事,谢谢你。”

    只是,把整个背包都扔进水里的当事人,要去哪里看到这八个字呢?

    顾蔓庭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浑浑噩噩的,好似整个魂魄都游离在外一样。叶铮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一边将车子开回了家。倒了杯水给她,关切地问:“你还好吗?”

    无论什么时候,家里的环境总是会让人感觉到轻松安宁的。顾蔓庭抿着唇不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子里回想起那条大狗扑过来的画面,脸色惨白。晃一晃又切换成叶铮揽着别的女人跳舞的场景,脸色铁青。在这青青白白之间变化数度,真是惹得男人好焦急。

    一定是被吓惨了,所以到现在都没有缓过神来。叶铮想着,在浴缸里面放满了洗澡水,试好了水温之后,才又回到顾蔓庭边去,“什么都不要想,先去洗个澡吧,会舒服很多。”

    顾蔓庭不言不语不动就像根木头。

    “庭庭?”叶铮无奈了,喃喃道:“再不说话我就只能抱你去了。”她真的不说话,叶铮笑了笑,将胳膊穿过她的腿弯又一次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好像还很乐在其中。浴室跟客厅的距离并不远,亮着暖黄色的一盏灯。顾蔓庭在看到浴缸里面氤氲的水气时忽然返过神来。

    “啊!”她双手一挥将正在为她解扣子的男人推开,“你出去!”

    虽然反应有点大,可是好歹也算是有反应了。叶铮开口想说点什么,顾蔓庭就比刚才更大声的叫了一句,“快出去!”

    说着还撩起池子里的水朝她上泼。

    “唉哟!”男人简直哭笑不得,“好了好了,你自己洗,我在外面等你。啊,对了,浴巾给你。”

    砰地一声,用力合上的门差点撞到自己的鼻子。

    真生分啊。他们不早就已经是夫妻了吗?

    顾蔓庭将抓着自己领子的手放开,蹲在浴缸边缘看到自己映在水里的倒影。红通通的眼睛,向上撅着的嘴巴,苦大仇深的面容,灰头土脸的一个人。

    她用力眨了眨眼睛,伸手将浴缸里的水搅乱,小小声地说:“你是个白痴。”

    方淑兰打来电话时口气一点也不好。儿子带着儿媳妇当场于宴会场上遁了,于是众人将问题一股脑地全抛向了她这个唯一还在场的当事人。“哎呀你儿子什么时候结婚的呀?”“不知道叶太太是哪家的小姐?做什么工作?”最后周蕊儿略带着委屈地朝方淑兰瞟了一眼,“姨,这算什么啊?你怎么没告诉我叶铮哥结婚了啊?”老太太这叫一个哑言。

    “看看你们做的好事!”不过是指望她能稳妥一点,到底是给捅了篓子。方淑兰不自将心底的数落尽数倒向了叶铮。

    “妈,庭庭她今天吓坏了,你就不说安慰她一下吗?”

    “呃……”

    “还有,庭庭到了的时候您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呢?”

    “怎么通知?你那个时候不是正在跳舞吗?”

    叶铮的额角跳了跳。然后他就听见浴室里传来哐哐当当的声音,吓了人一跳。“庭庭,你怎么了?”

    嘟……嘟……嘟……

    突然听到电话被切断了的方淑兰整个人都呆滞了。怒气噌噌噌的往上涨。翅膀硬了的小兔崽子,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当妈的啊!嘴里嘟囔着些什么,也没人听她说得清楚。“叶夫人。”只是当听到有人叫她时,脸上迅速又挂起了款款大方的笑容来。

    “这是我们捞出来的一些东西,我想也许应该交给您。”

    顾蔓庭的钱包,顾蔓庭黑屏了的手机,一串钥匙,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诶?那花花绿绿的东西是什么?糖?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还吃糖?方淑兰皱着眉头扫过去,这里面最值钱的怕就是叶铮的那张卡了。而顾蔓庭的全部财产都泡了水,也不知道钱包里的那几张粉红色毛爷爷还能不能抢救一下。

    旁外吵闹的声音传来,是周蕊儿正对自己家的牧羊犬发火,“你这条笨狗!我是平时没有喂饱你还是给你吃的不够好?你跑去抢人家包里的东西干什么!白痴啊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方淑兰拿过了顾蔓庭的钱包。方寸照片上的一家三口,抹去水渍,更显得其乐融融。

    ……

    “庭庭?”叶铮想都没想的打开了浴室的人,就看到浴缸里面一池的泡沫,顾蔓庭的脑袋上一头泡沫,各种瓶瓶罐罐倒了一地。

    顾蔓庭挤着眼睛,凭借感觉朝门口转头,眼皮子微微有些颤抖。

    “你……”

    “我是你老公。”她刚想说点什么,叶铮就截断了她的话,并成功地将她噎了回去。“我进来了,没关系的。”

    什么没关系?怎么就没关系了?泡沫扎进眼睛里去了,有点痛。想去拧水龙头的开关冲掉时,手又碰倒了台子上的东西。内心被浓浓的无力感充斥着,顾蔓庭想象着男人的表,觉得他一定是在看自己笑话。

    “你别动,我帮你把泡沫冲掉。”

    叶铮说着,就走过去将淋头拿了下来,然后真的帮她冲洗着头发,轻轻的揉搓着发尾,动作细腻且温柔。

    她一直垂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露在外面的只有白皙的脖颈和圆润的肩头,叶铮装作不经意的用指尖轻划一下,将水关掉了。

    “怎么不睁开眼睛?”

    夫妻之间洗个澡应该也没什么吧?他也没做什么羞耻度爆棚的事吧?叶铮捏了捏她熏红的脸,忽然就感觉那上面一片潮湿。

    顾蔓庭努力将眼睛张开,控制不住,泪珠子擦着男人的手指往下滚。

    “洗、洗发水进眼睛里了!”

    你信吗?

    连她自己都不信。

    顾蔓庭曲膝将自己抱了起来,索也不伪装了。委屈和压抑都爆发了出来,“我就是个笨蛋。”眼泪落进水中,还噗通噗通的。

    叶铮将手抚到了她的额头上,用拇指轻轻的摩挲。

    “你是笨蛋,那我是什么?”

    他还在笑。可是顾蔓庭却很喜欢这样的笑。暖融融的。温暖的手是属于她的,眼睛里满满的也都是自己。她吸了一下鼻子,突然隔着浴缸就扑到他的怀里。

    “叶铮、叶铮……我知道我今天很丢人,我也不想迟到,可是,可是……有人骂我是泼妇!”

    委屈?伤心?愤怒?自责?或许都有吧……说话的声音都走了个样子。许许多多的绪被糅合在一起,然后全部倾倒给了这个她可以依赖的人。

    哗哗啦啦掀起来的水足以将他的衣服尽数打湿,但是现在,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哦?”语调转了一个音,男人温柔地抚摸着对方光滑的脊背,“是谁说的?”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我被你们温暖了。昨天的绪实在是太糟糕了,觉得自己好丢脸的说。现在已经想开了不少,不管事发展成什么样子,都顺其自然吧=v=

    我会继续加油的~努力把文写好,努力传播正能量O(∩_∩)O~大家继续支持我哦~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