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争吵

    她一点点地将手从男人手中抽出了,别过了脸去,小小声地说:“才没有。”

    她不过是赞叹着女子的白与瘦。

    她不过是瞠目着女子那么高的高跟鞋。

    她不过是……

    但是,那么小的声音,是不是因为底气不足呢?

    顾蔓庭的鞋子从来没有超过五公分高,打开衣橱也全是简单休闲的上衣和裤子,她在梳妆打扮这方面,几乎是有点贫乏到乏味的地步了。老妈就经常说她,再这样不思进取下去,说不定会嫁不出去的。

    可是现在她不仅嫁出去了,还嫁了个十分优秀的老公。

    于是顾蔓庭突然开始有了忧患意识。男人相貌好家世好人品好各种好,边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女人,他是怎么看上自己的?自己又不白又不富又不美啊……要是有别的女人对叶铮使一招美人计什么的,那她的老公是不是要被勾走了?!

    当顾蔓庭的脑中冒出了这个火星撞地球般的想法,她的思维呆滞了很久,很久……

    叶铮在被子里发出了闷闷的笑声,长臂一捞将她捞进怀里,看着她在黑暗中炯亮炯亮的眼睛,覆吻住了她的唇。

    他这段时间心很好。

    或者应该说自从那天过后,他的心就没有一刻是不好的。

    看着他笑,顾蔓庭就觉得郁闷,好像她做了什么很可笑的事一样。

    担心自己的老公被抢走,很可笑吗?

    顾妈妈看着自己女儿一脸萎靡不振的样子说,“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没精神啊?跟叶铮吵架了……”

    “没有。”怎么可能吵架,他现在恨不得拉着她天天上演拉灯小剧场。也不知道哪儿来得那么多精力。

    “我看也是。”顾爸爸的出院手续,还多亏了男人忙前忙后的呢。此刻的爷俩正在愉悦地聊着天,顾妈妈看着顾蔓庭坐在椅子上扭来扭去,淡然道:“上回你们拿过来的补品我们也吃不完,不如你带回去自己吃吧。”

    “妈!”

    顾蔓庭又羞又恼地叫了起来。

    叶铮配合的点点头,岳母英明。女人就是要养得白白胖胖的,抱起来才舒服。

    ……

    关于那张请柬的事,顾蔓庭在听叶铮说的时候,就不屑的瘪起了嘴。“非得去吗?”

    像她这样的人,这辈子参加过的宴会恐怕就仅仅只限于婚宴和同学宴,这样的请柬,看起来就好高端好洋气的感觉,一点都不适合她这样的人。

    所以说,嫁给叶铮这样“高端洋气”的男人,麻烦事就是多。

    “啧,你忍心将你老公推入花丛之中沾染一粉尘?”

    这个比喻可真具象啊。顾蔓庭都能想象出那样的场景了,想象得嘴角抽搐。

    其实叶铮连宴会的衣服还有鞋子都给她买好了,白色的抹晚礼服,就放在那个精包装的礼品盒里面。和衣服配的镶钻高跟鞋,顾蔓庭试穿了一下,觉得整个人都像是在踩高跷一样。

    他果然还是喜欢漂亮的女人吧。她忿忿不平地说:“男人果然都喜欢漂亮的女人……”

    叶铮笑着挠她的脚底心,“在我眼里,你是最美的。”

    微痒的触感从足底直接刺激到了心里。顾蔓庭差点没将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来的那句歌词给唱出声来,哦你在我眼里是最美,每一个微笑都让我沉醉……

    笑意星星点点的,斑驳进眼睛里面。

    菁菁用力地在顾蔓庭面前挥了挥手,也没能让她回过神来。“小蔓姐,你在想什么呢?笑得真可耻……”

    “哎呀吓我一跳!”被人重捶一拳的顾蔓庭猛拍着自己的口稳着神,白她一眼,“我哪有笑啊……”

    位于市中心的书展会总是人头攒动的,各家媒体人、出版人还有许多编辑作者一起聚集到这里,顾蔓庭所在的出版社占据书展上面一个显眼的位置。看自家出的书,看别人出的书,来来往往间,一些人在互相勾搭,一些人正准备勾搭,还有一些人……在发呆。

    利落的职业装看起来似乎很适合她,只是跑一圈下来,腿都能跑细了。好不容易抽空发个呆,还硬生生地被人给打断了。

    菁菁八卦地问:“快别说了。你不见你刚才嘴巴都快咧到耳根子后面去了,怎么了?是有什么好事?”

    “也不是什么好事了……”顾蔓庭收敛了脸上的表,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对菁菁道:“哎,我一会儿还有事,想要先走一步。你一个人应该没问题的吧?千万不要向主编告发我哦~”

    “喂!”菁菁震惊的看着她一副想要翘班了神

    “可是一会儿还有作者签名售书的活动啊!”菁菁对着顾蔓庭的背影叫道,得到对方的一句回答,“我不参加了,你把签名书带给我就行。”

    这是什么前辈?居然给她这个职场新人做出这样的表率来,实在是太可耻了啊!

    顾蔓庭站在路边拦车,她得先回去家一趟,换好衣服后才能和叶铮一起去参加那个宴会。唉,已经在外面站了一天了,还要继续站一个晚上吗?光是想想就觉得腿疼。

    她给叶铮发送短信,我一会儿就到家^_^

    刚按下发送键就突然感觉到像是有个什么东西径直撞到了自己的腿上来。“爸爸……妈妈……”花花绿绿的卡通气球直接和顾蔓庭的鼻端来了个亲密接触,她将视线看下去,正好和抬起头来的小孩子黑白分明的瞳眸撞在一起。而那根气球的线正紧紧攥在他的手中。

    小男孩又迅速垂下眸去,向后退了两步。大概是走路不看路,所以才撞到了自己上来吧。看起来不过两三岁的样子,是找不到自己的父母了吗?

    “妈妈……”他又叫了一声,朝前方走过去。顾蔓庭的心中却一瞬间卷起了许多波澜。

    “哎……”宽阔的马路,顾蔓庭眼看着那个小孩子抬脚下了台阶,而这时从非机动车道上正以极快的速度驶过来一辆自行车。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顾蔓庭急急地叫了一声“小心啊”,便冲到了小孩子旁迅速将他抱上了人行横道,可能是太急了,竟然还在台阶上磕了一跤,沾染了一裤子的灰。同时,一声尖锐的刹车声,自行车连带着他的车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也摔了个嘁哩哐当。

    小男孩呆呆地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当他被顾蔓庭抱在怀里的时候,似乎还没有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飘在上空的气球晃得乱七八糟,最后仍是绷出了一条直线。

    “卧槽!TMD有没有长眼睛啊!什么人也往路上乱跑!你TMD会不会看孩子啊!”

    “你乱吼什么!没看到自己都要撞到人了吗!”骑车男子的出言不秽让顾蔓庭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拍拍上的灰就站了起来,且嗓门一点都不弱于他。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因为两个人的互不退让,就此引发了一场争吵来。

    “撞到了吗?哪儿撞到了!老子的车子都摔坏了好吗?还没管你要修理费呢!你家孩子自己乱跑你怎么不说他呢!你怎么当妈的啊!”

    “我……”顾蔓庭忽然涨红了脸,被人给噎住了。“我不是他妈……”

    小男孩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那里,眼睛里充满了茫然与失措,俨然就不明白他们究竟实在争辩些什么,又为什么要说话这么大声。他只是一声一声的,不停地叫着,“妈妈……妈妈……”

    得,这下可是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男人的脸上不露出一抹鄙夷之色。“跟我吵的这么凶,反倒是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了,你什么人哪!泼妇!”两只手做出两个八字,猛地向下一比。顾蔓庭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的气血都往上涌了。为了避免再这样无理取闹下去,她转回去,想问问那个小孩子的妈妈究竟在哪儿,却见他一边叫着“妈妈”一边向前挪动两步,手中的气球飘飘悠悠地晃到了路边的树枝上,砰的一声爆裂了开来。

    吓人一跳。

    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寂静了。

    直到小孩子的哭声爆发出来,尖利刺耳。

    他因为那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整个人都跌坐到了地上去,手掌心撑在地上,还缠着那个气球松松绕绕的线。

    “小海!”一位衣着简单的红衣女人惊慌失措地跑了过来,挂着一脸紧张的表。哭泣的小孩被她纳入怀中,迭声的安慰着,“小海,你有没有事?妈妈不是说过了不让你乱跑了吗?别哭别哭,让妈妈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这突发的场景让人有些反应不过神来,愣怔怔地盯着女人将小孩子的全上下都检查了一遍,在摊开他的双手时,看到他手上丝丝渗出来的血液时,嘴巴大张。

    “啊……怎么……怎么会这样……”

    应该是摔倒的时候手掌擦到了地上,磨破了皮。没有人会知道这位年轻的母亲为什么要这样的大惊小怪。她激动地回过头来,叫着,“打120,快打120……”

    顾蔓庭呆呆地看着她,无法做出反应来。

    女人长得并不算漂亮,也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不过只是见过一面,但她无法不对她印象深刻。

    她叫苏红。

    她是……江北的妻子。

    作者有话要说:我一定是被谁诅咒了……为什么我写了句小庭庭的腿会疼然后我自己的腿疼了一天啊!我哪里都没有去乱跑啊~摔!这太不科学了!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