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吃醋

    顾蔓庭将礼物拿出来的时候,明显看到方淑兰的表松动了一下。

    是喜欢的吧。男人的眼光很好,对自己母亲的喜好总是了解的清楚,选的款式也是很适合她气质的那一种。他倒是没有说出“这披肩是顾蔓庭亲手织的”这种鬼话来,却仍将所有的功劳都推到她的上来。“庭庭的眼光不错吧?本来她是想亲手给您织一条的,但是时间不够了……”

    顾蔓庭听着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硬生生拔高着自己的高度,通红着脸只恨不得将头埋到地下去。

    这下可好。看来她回去以后必须得去学习编织了……

    方淑兰看着那条披肩温婉地笑,算是接受了,却并没有迫不及待地去试一下。叶铮的话说出来就像是在她耳边刮过一阵风似的,那定然是一个字都不能信的。

    “是顾……”女人顿了一下。为了表示亲昵而又不会太过亲昵,还是省略去姓氏吧。“蔓庭挑的啊,那还真是有心了。不过太破费了,你们挣点钱也不容易,这种东西,下回还是免了吧。”

    顾蔓庭揣度着她话里的弦外之音,硬着头皮道:“没有啊妈,孝敬您,是我们应该做的。”

    破费这个词,用的确实也没错。男人出手总是阔绰的,光是她上的这条裙子,就是上千块的名牌。这样的价值,一个小小的顾蔓庭,当然是绝对负担不起的。

    挣点钱也不容易。对她而言,确实不容易。

    为了防止自己的思维再发散下去,顾蔓庭主动跑到了厨房去洗碗。这大概已经是她养成的习惯了,以前帮自己的母亲来做,结了婚就和男人分摊着来做。但她这个举动却令方淑兰无端皱起了眉头来,终是没有出声反对。

    “过几天你周叔叔家里举办宴会,这是请柬。”

    女人将红色的卡纸放到了叶铮面前,见他兴致缺缺地看了一眼,刚要开口说点什么,方淑兰就先他一步开了口,“你是想拒绝吗?”

    叶铮便把话给咽了回去。像他这样的家庭,各种各样的交际、应酬总是少不了的。随便立个名目,就能将那些权贵们聚集在一起,巧言令色,拉帮结派。而他也不过是其中的一员。

    方淑兰说:“我这次回来,是和蕊儿一起回来的。”

    叶铮挑了挑眉毛。

    “你周叔叔也是你爸爸的老朋友了,女儿学成归来,他也高兴的。你不能驳了他的面子。更何况蕊儿也想见你的……”方淑兰笑了笑,“你们两个的关系不是很好吗?”

    好吗?叶铮在脑海里面回想了半天,才渐渐忆起了蕊儿姑娘的一个轮廓。

    “哦。”他淡淡地应了一声,“那我带庭庭一起去。”

    “你!”方淑兰被噎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好,目光中流露出震惊。“你故意的?”半晌后女人顺了一下气道:“随便你。”

    只要她不给他丢脸就好了。

    方淑兰几乎可以断定,对于顾蔓庭这样的女孩子来说,那样的场合铁定是完全陌生的。

    叶铮的唇边勾起一抹笑容来,像是彰显着自己的胜利。他诚恳地道:“妈,我觉得这件披肩比起您脖子上的丝巾来要适合多了。真的。”

    女人的目光移过去,轻笑,“还不是花你的钱。”

    她介意的大概也就是这一点了。平凡女子嫁入了豪门,怎么看都是麻雀变凤凰攀了高枝了。叶铮的手指轻轻点着桌面,“我挣钱就是给我老婆花的……您平时也不经常拿着我爸的金卡去消费吗?”

    “你!”她这个儿子可真好,就像是存心来跟她抬杠的。方淑兰将眼睛瞪了起来,“那能一样吗?”话未说完,就听见厨房里面传来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两人的目光同时望过去,女人也顺利地转移了话题,叹气道:“果然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

    毫无疑问的是顾蔓庭将碗给打碎了。

    她蹲在那里,想将碎片捡起来。叶铮就急匆匆地冲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腕。“别动。”他突如其来的喝止声可把顾蔓庭给吓坏了。

    然后就见一个围着围裙的老妇人也跟着跑了过来,哭丧着一张脸道:“少、少,您怎么会……这种事交给我来做就好了啊……”

    顾蔓庭将嘴巴张成“O”字型。

    谁是少

    这个称呼太玄幻了啊……

    叶铮抓着她的指尖问:“有没有伤到?”

    “怎么可能。”她连碗的碎片都没有碰到。顾蔓庭想她真的不应该一边擦碗一边还好奇着外面的两人在讨论着什么,这不,手一滑就闯祸了吧。

    “那就好。”叶铮认真地说:“以后你不要做这种事,我们家有佣人的,交给他们来做就好了。”

    “我觉得我好像穿越到了言小说里面……”这可真是让人起鸡皮疙瘩。顾蔓庭咕哝一句,看向叶铮,“可我们回家以后还是要洗碗的啊。”

    “……”男人先是无语,遂即失笑,“交给我也行。”

    顾蔓庭心想她可不敢交给他,万一被叶铮的母亲知道那岂不是更加坏菜了。偷听是个不好的习惯,得改啊。顾蔓庭微微垂下了眸子,心里翻搅着一股子格外微妙的东西。

    “你妈妈想要拆CP呢。”

    “嗯?”饶是睿智如叶铮,也未懂得这个网络流行用语的含义。

    顾蔓庭抬起头来直视他,“蕊儿是谁啊?”

    “是……”叶铮想,他好像有点明白她的意思了。只是解释还未说出口就又听顾蔓庭说了一句,“我见过她。”

    不按常理出牌的她把叶铮也给噎住了。

    顾蔓庭瘪了一下嘴巴,确定自己的猜想是没错的。“那天和你妈妈一起逛街的是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长的特别白,两条腿又细又长,穿这么高的高跟鞋……”顾蔓庭刻意加重了语气,向叶铮比划出了从拇指到中指指尖一乍宽的距离,再度表达了自己的惊叹之

    叶铮愣着,突然抓住了对方的手,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你吃醋了?”

    顾蔓庭于瞬间收住了自己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