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疲惫

    她看起来很好,很幸福。

    也许这才是属于她的生活吧。江北想,他们那段从头到尾都充满了欺骗的,大概就根本就不能称之为

    顾蔓庭一向是个直率的人,对亲昵的人主动撒这样的事也不是不会在她上出现。和江北交往的时候,也是她主动开口说的喜欢。那一刻的江北几乎是彻底呆住了,他想他是应该拒绝的,可是话到了嘴边,就怎么也无法说出口。

    他觉得他对顾蔓庭是有好感的,这样相貌好格好的女孩子,无法不让人怦然心动。这样的女孩子会喜欢自己,让江北觉得他简直是三生有幸。

    看着她因为自己的点头而微微红了脸颊的时候,他也不自地跟着开心的笑了起来。

    而后便是接踵而至的浓重不安感。

    他还是个没有本事的穷学生,住在小小的租来的房子里面,连话都不知道该怎样说。每当顾蔓庭腻在他边想要亲近的时候,江北就会坐到电脑前面努力盯着电脑屏幕开始噼里啪啦的码字,这种逃避的姿态也可以解读为他奋发的“上进心”,顾蔓庭也不会多说什么,甚至主动与他讨论起人物大纲故事节来。可以说,是她一步步地将他捧到了大神的位置,至今他的书都还在书店的畅销书位置摆放着。

    “大神”这个名头从而也为他披上了一层自信的外衣。江北对于顾蔓庭,有多少感激,就有多少愧疚。拖着拖着,真相总有被戳颇的一天。

    那一刻的他恍若从云端被人拽下来,失去了一切光环,跌落于泥土里,不过仍旧是一个从骨子里就透露着卑微的穷学生。

    甚至,还蒙上了许多卑鄙。

    早该料到这样的结果了不是吗?他没有资格再去追她回来,更没有资格再去阻挡她寻找幸福。这让他觉得难受极了。而陷在这样的痛苦当中的似乎也只有他一人,顾蔓庭看起来比他还要拿得起放得下的多。为什么就能这么洒脱的放弃然后去寻找另外的人呢?江北想不通,现在的他只能蹲在角落里面,虽然攥紧了拳头,却眼睁睁地看着幸福从他指尖滑过,溜走了。

    “小北,你在这里干嘛呢?”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江北抬起了头来,眼睛里布满了通红的血丝。

    苏红算是比他大上半岁,所以一直这样“小北小北”的叫他,听起来格外显得幼稚。

    “你怎么不进去啊?外面怪冷的……”她的普通话说得不好,夹杂着一股子方言的味道,却很贴心的将外披到了男子上。江北没有动,手指微微松了松,这才发现手中的住院单都被他捏得皱了。

    “没事。我刚把钱交了。”

    若不是江小海生了病,城里的小医院连个全面检查都做不了,苏红也不会千里迢迢地跑来找他了。

    毕竟他是他的父亲。连面都没有见过几次的父亲。不过三岁大的孩子跟他生疏的很,就连那一声“爸爸”也是在女人的反复催促之下才叫出的口。

    丝毫喜悦之都没有。

    这里是儿科。病房里的小孩子几乎都睡熟了。苏红惊讶地看他,“你不是说……你哪来的钱呀?”

    “我把小说授权给一家工作室做漫画改编,这钱是他们给……”江北见苏红眼中露出迷惑的神,烦乱的收住了话,“说了你也不懂。”

    苏红的眼神黯了一下。她确实不懂。电脑这样的东西在她看起来都是一样新奇玩意,江北每天都坐在前面敲敲打打,苏红问他在做什么,江北答是在写小说。小说在女人的脑海里也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待她继续问下去的时候,江北就烦了。她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她现在的丈夫十分容易暴躁,一点都不复往的温和。苏红便也不敢多问,但在听到江北赚了钱的时候还是十分高兴的,“写字也能挣钱啊,小北,你真厉害。”

    面对着这样一句夸奖,男人一点表都没有。

    “可是小北,你来这里都这么久了,都没有找工作吗?”

    “你也看到了,我写小说可以赚钱我为什么要去找工作!”

    江北的口气明显不好。

    跟她说这些做什么呢?她根本什么也不懂。

    “我不是……家里人都以为你是在大城市里找到了好工作,太忙了所以才不回家的。你别生气,我也只是问问啊……”苏红拉了拉他的袖子,语气都带着怯。江北愈发的烦躁起来,耙了耙自己的头发,想要站起来,却因为蹲太久导致脚麻而一下子踉跄了一下,苏红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这让江北的头一下子靠在了苏红的肩上。

    “小北……”

    她轻唤出声,时间仿佛一下子静止了。

    苏红的家就住在江北隔壁,他也不知道后什么时候就多了一条小尾巴。从小学到高中,他们两个都是在同一所学校。后来苏红高中毕业就去县城开始打工,挣回来的钱大部分交给她父母,却会留下一小部分给他买吃的,买书。直至他复读两年后终于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大学。

    靠着苏红的时候,江北想起很多往事来。

    他们两个人凑在一起看同一本书,凑得很近,江北看得快,每看完一页后都会抬头看看苏红,等到她也看完后才将那一页翻过去。有什么好东西,苏红第一时间想的,是要分一半给江北。两人也曾牵过手,到村里的麦地去玩耍,然后,她就穿着红色的衣裳从苏家嫁到了江家。

    她为他做过很多事。她甚至还为他生了一个孩子。可是呢?他渐渐的发现,原来他不她。

    苏红又握住了他的手,掌心贴着掌心,一片温

    “小北,你说小海,会有事吗?”

    作为一个母亲,她现在最担心的,只有她的孩子。

    “不会的。”

    除了这三个字,还能说些什么呢?就算关系并不亲密,此刻的他,也必须负起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来。

    静谧的医院走廊上,两个人就这样支撑着。忽然,病房里传来了小孩子的哭闹声音。

    女人心中一凛,顿时丢开了江北。哪怕这个声音不是小海的,她也要亲自去看一看。前那个温暖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江北呆立在那里,眉目间是说不出的疲态,就连笑容,都是苦涩的。

    ……

    顾蔓庭明显没有睡饱的样子,在车上都打起了瞌睡,头发也变得乱七八糟。她索将皮筋都解下来咬在嘴里,拢的高高的重新开始梳理。

    叶铮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这个动作,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美感。不管是嘴巴里咬住的皮筋,还是拢高头发后露出来的细长的脖颈,或者举得高高的胳膊,都特别的赏心悦目。叶铮说:“看来我以后还需要在车里备一把梳子。”

    顾蔓庭瞪他一眼,从口中拿走了皮筋,嘴巴微撅了起来。

    “我下班后直接去医院,你不用来接我了。”叶铮的眉毛挑了挑,顾蔓庭说:“这里有直达的公交车,你直接去的话也近的,可是你先来接我再去医院就太麻烦了,来来回回的跑多浪费油钱啊……”

    叶铮失笑:“我还以为你是怕我累着,原来只是担心油钱啊。”

    “哎呀……”顾蔓庭嗔责地看了他一眼,“你在意这个干什么啊……都有啦。”

    果然,以后说话应该只捡好听的他听的说。顾蔓庭拽了拽自己的马尾,得意于自己从中了悟出这样一个道理。

    “你今天不会再出去陪作者谈合约了吧?”

    叶铮再度开口,竟是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顾蔓庭愣愣地看着他,听他先一步解释:“我昨天来接你的时候,听你的同事说的。”

    “啊……是。”

    叶铮笑起来的样子很温婉,对她说:“不要太累了。如果没有精力的话就将事交给其他人做。你怕我累着,同样的,我也怕我老婆累着啊……”

    叶铮的手温柔的抚摸着顾蔓庭的脸颊。阳光倾洒进来,又为这个画面平添几分朦胧的光晕。

    他这个人吧,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的话总能让人的心变得格外柔软起来。

    于瞬间坍塌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