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接洽

    叶铮说:“工作要是不顺心的话,干脆就辞了吧。我可以养你。”

    这样的话,也只有他能说的有底气。

    顾蔓庭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男人有底气,可不代表她也跟着有底气。“不用了。”顾蔓庭连忙摆手,“其实……我喜欢编辑这份工作的。”

    叶铮看了她许久,才笑,“只要你高兴就好。”

    顾蔓庭被他安慰了,脸上便也浮现出点点笑意。她说喜欢,便是真的喜欢。大概是家里的父母都是教师的缘故,顾蔓庭从小的文字功底就不错。她喜欢泡在图书馆里,啃食着各种各样的书籍,小小的方块字会给她很亲切的感觉。

    在学校里的时候顾蔓庭也尝试过自己去写一些东西,但到了后来,她便只喜欢看别人写出来的东西了。好的坏的,总有许多故事值得她去期待。

    所以说,图书编辑的确是一个十分适合她的职业。

    她不需要别人来养,她完全可以自己养活自己。

    但在听到那样的话的时候,内心里还是会涌出一股子喜悦之

    厨房里冒出阵阵油烟来,过了一会儿就飘出浓浓的香味来。顾蔓庭将头发扎的高高的,忙来忙去,叶铮在外面看着,觉得这种感觉,奇异极了。就在他方才询问顾蔓庭要去哪里吃饭的时候,她犹疑了下回答说:“我们回家吃吧。”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种场面。

    事实上顾蔓庭只是觉得总是下馆子和总是去父母那里吃饭这两种选择都不太好而已。家里的厨房虽然看起来根本就没有用过几次,但它也不是坏了嘛。

    只是在回家之前,两个人必须先去超市扫了许多蔬菜加调味品回来。每个母亲都教导过自己的女儿,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必须先抓住男人的胃。所以顾蔓庭会做饭,还是在她母亲那里学来的手艺。当香味层层叠叠地扑面而来的时候,叶铮终于忍不住走过去抱住了顾蔓庭的腰。

    “老婆,你真贤惠。”

    “呀。”

    顾蔓庭被吓到,手一抖,盐就洒多了。

    她忍不住瞪后这个男人——不要总是上演小说里的烂俗节,现实和小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于是就见叶铮被自己的老婆像推一件碍事的东西一样给推了出去,“好了我会叫你的。”她这样说,叶铮不得不摸了摸自己的鼻梁,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在国外的时候家里会有佣人。回到国内也会有接踵而至的应酬。所以也怪不得他家里厨房连个案板都没有了。叶铮很少自己下厨,能把一个鸡蛋煎好就已经算是不错了。现在看到有一个人在为了他而忙碌,打心眼里觉得幸福。

    他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这座冷冷清清的房子似乎也真正变成了一个温馨的家。衣柜里面互相留有空间挂着彼此的衣服,玄关处两个人的鞋子整整齐齐摆成一排,就连他们洗漱用品也跟着成双成对了起来。

    他突然想明白,心头的那种感觉,大概就是“过子”的感觉。

    柴米油盐酱醋茶,简简单单的细水长流。

    真好。

    鱼香丝,青菜豆腐,红烧茄子,还有熬好的汤。顾蔓庭对于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满意的。扭头看了看,她去敲了书房的门。

    “你在这里干嘛?吃饭了哦。”

    叶铮正倚在那面书柜上,随意地翻看着一本书,看到顾蔓庭进来便笑了,“我怕我受不了惑,被你馋的流口水。”

    “喂!”

    不带这样说话这么有歧义的,顾蔓庭狠狠地瞪他一眼。

    每回进入书房她都要对那面大书柜叹为观止一下,今次当然也不例外。只是顾蔓庭忽然看到了叶铮后的某一格里放得竟然都是漫画和小说,这不免让本以为这个书柜里放得都是专业书的她有些惊讶。

    “你还看这些啊?”

    顾蔓庭的手指点过去,很好奇地问。叶铮瞟了一眼,“我在考虑要不要腾出这个格子来专门放你出版过的书。”

    他或许是在开玩笑。顾蔓庭并没有回应,眨了眨眼睛从里面抽出一本绘本来,“这个,好看吗?”

    叶铮沉吟了下,“前半段很精彩,后面的,不是太合我胃口。”

    他说完,就见顾蔓庭用一种很奇异的目光盯着他看。像是他说了什么很诡怪的话一样。叶铮笑了笑,从她手里抽离了那本书,随意的往架子上一搁,然后揽过了她的肩膀,“我们还是去吃饭吧老婆,为夫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去你的。”

    虽然这样说,但是顾蔓庭也并没有甩开他的手。

    书房的门被合上,那本漫画被孤零零的搁置在一旁,花花绿绿的封面上书写着艺术字体的标题——《王子病》。

    绘者:深白。

    深白就是白岚。

    此刻的她刚刚回到家里,烦乱地将头发朝后拂了拂,连鞋子都还没有换好,她那个当文化局副局长的爸爸便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啊小岚,你今天有没有和叶铮见到面啊?”

    人生是有许许多多的“偶遇”的,但你也许真的不知道那些所谓的“偶遇”到底是不是出自于偶然。

    白岚面无表地点点头说:“见到了。”

    假装车技不好,让他帮忙倒了一下车,顺势提出答谢要请他吃饭的时候,被拒绝的毫不留

    “抱歉,我还要去接我太太下班。”

    用得是和上次一模一样的借口,可它该死的就是这么好用!

    白岚注意到了他手上的戒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上回还没有,这回就戴上了。难道他是听到了自己的吐槽不成?还是这真的是真的?想不通。可是不管怎样,人家就是对自己一点意思都没有。

    偏偏白副局长还在一个劲儿的撺掇,“爸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可指望,你一定要和叶铮多亲近亲近……”

    白岚对他这说辞真是烦透了,几乎是嚷了起来,“爸!你有意思没有啊!非让你女儿上赶着去勾引一个已婚男人干什么啊!你把我当什么了!”

    白副局长被她这么一呛,暴躁的脾气便完全显露出来了,“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勾引不勾引的!关键时刻就会给我掉链子!成天就知道你那个破工作室,要是没有我你能开得起来吗?!忙忙忙有什么好忙的!你说你要是个男的我至于这么糟心吗!我要女儿有什么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算是勾引又怎么了,现在哪个男的不在外面偷腥,装得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你要是真能把他勾过来那也是你的本事!”

    “闭嘴吧你!”白岚算是一刻都不想和她这个父亲待下去了,踩着高跟鞋上楼去,心里就像团着一团火,“你有本事生儿子就去生啊!管我做什么!”

    “砰”的一声,房门被大力的甩上了。

    每回,每回,都是这样。

    真是受够了。

    手机响了起来,员工发来的短信——头儿,北方已经答应要将小说的改编权给我们了,只是还需要跟出版社方面接洽。

    白岚看了一下,唇角才算上扬了一丝弧度。

    她回了电话过去,“知道了。我亲自去谈。”

    约了时间,约了地点。这便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见面的地方是一家环境不错的餐厅。白岚走进去看见等在那里的一男一女,显得颇有点惊讶。

    “顾……”

    而她的惊讶明显不是针对江北的。白岚假装拢了拢头发,掩去眼中那一抹亲自尴尬,镇定自若地朝对方伸出了手去,“蔓庭,怎么是你啊?”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