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偷拍

    闲庭漫步群。

    【流水落花:求曼编爆婚纱照】

    【公子无良:求曼编爆婚纱照+1】

    【码字无力中的鱼:求曼编爆婚纱照+2】

    【IceCream:求曼编爆婚纱照+3】

    【拖延症末期患者求宽限:求曼编爆婚纱照+10086、、、排队神马的我最喜欢了】

    ……

    【爷来给妞笑一个:求曼编爆婚纱照+NNNN】

    顾蔓庭看着自己群里这一溜儿的队形,面部表纠结在一起,对某位始作俑者咬牙切齿,对这帮起哄架秧子的作者更是咬牙切齿,于是她恨恨地敲键盘到——

    【编辑晓曼:好啊。我爆一张照,你们给我交一篇稿子,爆多少你们交多少,怎么样?】

    ……

    【流水落花:救……我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恶意[吐血]】

    【拖延症末期求宽限:LS你不是一个人〒▽〒】

    顾蔓庭在电脑前面英俊的笑,重重地吐出了中的一口郁气。以叶铮那个人的作风,他们的婚纱照只会多不会少,以至于顾蔓庭一想起那惨痛的两天,从脚踝到小腿都是一抽一抽的疼。

    一天拍室内,一天拍室外。顾蔓庭衣服都不知道换了多少,她可能永远都无法理解叶铮在第一眼看到自己化好妆走出来时的惊艳感,正如同她自己也无法理解为什么高跟鞋一定要穿十公分以上的一样。

    他的妻子太漂亮了,比之橱窗里的模特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男人想将这一刻的美好永远定格在相框里,而顾蔓庭却只觉得,穿着高跟鞋一站站一天对她而言简直就像是上刑一般难过。所以拍到最后的时候,她直接就罢工了。提起裙摆往草地的石头上一坐,不管不顾。叶铮只好过来哄慰她。他一白色的西装,帅得简直令人不敢视。

    “乖啊,马上就是最后一组了,坚持一下好不好?”

    “骗人,你一个小时前就说是最后一组了!”

    “……这次是真的。等我们拍完了,你父母看到不是也会很高兴吗?”

    “不要。我脚疼死了。”他真的很懂她的弱点在哪里,一句话就说到了她的心里去,可顾蔓庭仍然是坐在那里,连动都不想动一下。于是就见叶铮在众目睽睽之下,脱掉了她脚上的鞋子,真的替她轻轻的按摩起来。

    他怎么就能做的这么坦然这么的无所顾忌,顾蔓庭惊讶过后瞬间就不好意思了。看啊,周围的人都在偷笑呢。

    “别这样……我们,我们还是继续拍吧。”

    就在顾蔓庭想将鞋子穿回脚上的时候,叶铮凑近她的耳边说:“老婆,你觉得为夫伺候得还舒服吗?”羞耻感一下子就涌了上来,这样有歧义的话让顾蔓庭觉得她的脑袋顶上都快要冒烟了。这时却听“咔嚓”一声,摄像师在一旁按下了快门。

    “抱歉,我实在是觉得这个场景很有拍下来的价值。”

    那确实是一个很美的场景,两个人坐在一起相依相偎,叶铮从前侧过来停靠在她的脸侧,这个角度就像是亲昵的触碰在了一起一样。一人浅笑,一人羞涩,比起那些按照摄影师的要求刻意摆出来的动作,这个样子似乎更符合他们平时相处的状态。于是照片被叶铮数倍,挂在了他们的卧室里面。顾蔓庭说,只是这样看,大概不会有一个人会料到他环在她腰上的手就在前一秒还抓过她的臭脚丫子。

    流水落花给顾蔓庭发来私聊,“泪流满面”的抱怨着她老总不给她准假所以无法去参加顾蔓庭婚礼的事

    【流水落花:你看我连礼服都买好了……但是现在它只能在角落里哭泣……哭泣啊……】

    顾蔓庭看着对话框里面的内容,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迟小花这个人吧,有时候二的,扎在人堆里的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可是却偏偏写着明媚到四十五度忧伤的文艺小说。于是顾蔓庭得出了结论,她就是一个普通的2B文艺青年。本来两人属于同城,但怀抱着为远走天涯的伟大,跑到了一个老远的地方去工作。

    她像是知道了什么,不再问顾蔓庭和江北有关的问题,甚至也不再顾蔓庭面前提起江北的名字,只是问了顾蔓庭许许多多关于她老公的细节。最后却说:“不行啊,无法亲眼一睹真容我不安心!”

    就像是生怕她上了贼船一般。顾蔓庭想了想说:“我发照片给你吧。”

    “要生活照!PS的艺术照没有参考价值!”

    顾蔓庭囧。她的要求还多。趴在上的顾蔓庭抬眼偷瞄叶铮,男人正坐在书桌旁,和自己一样认真的盯着电脑屏幕。他会时不时的停下来蹙起眉头,托着腮思索着什么,然后继续在键盘上敲敲打打。顾蔓庭屏息凝神地举起手机来,将男人的侧脸框在了正中央。认真的男人果然很帅啊……顾蔓庭盯了好一会儿,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在发花痴了。然后,她手中的手机就被抽走了。

    叶铮显得很稀罕的样子,笑意盈盈道:“你老公就坐在那里供你观赏,你居然还玩儿偷拍?”

    顾蔓庭此刻就像是一个做了亏心事的小学生一样。

    “帮你设桌面怎么样?”

    “不要逗我。”顾蔓庭将手机拿回来,撅起嘴来,“你太自恋了。”

    叶铮把她的笔记本搁到一旁去,“下了班了就不要玩电脑了,一天到晚盯着,眼睛会受不了的。”

    这个男人管的好宽,比自己老妈还宽。两个人都倒在了上,叶铮接着说了一句“不如……”,一天到晚坐在电脑前看着小说稿的顾蔓庭编辑突然就自动脑内出了一句“不如我们就来做一些更有益心健康的运动吧”,哦闹实在是太糟糕了。

    顾蔓庭一个鱼打就从上翻起来了。

    “不不不,我还没有洗澡,我先去洗澡。”

    她低头快步走出了卧室。叶铮无语,怎么觉得她脑袋总是装着那些有的没的的东西呢?本来他是没有那个意思的,现在看来,必须得好好考虑一下了。虽然最近一直都是忙忙碌碌的,但是结婚证都领了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将自己老婆吃干抹净,会被人嫌弃“不给力”的吧。

    于是当顾蔓庭洗澡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叶铮看着自己的眼神中闪过了一道精光。

    浑一抖。

    “我、我关灯了。”

    顾蔓庭是背对着叶铮睡的,她又往边缘处靠了靠,两人之间几乎隔出了一掌的宽度。黑暗中男人的手突然搭上了她的腰,这不使得顾蔓庭的全都紧绷了起来。

    “庭庭,你想去哪里度蜜月吗?”

    男人醇厚的声音响在耳边,顾蔓庭脖颈上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她惶然地睁着大大的眼睛。突然靠得这么近是想要做什么吗?顾蔓庭有些不敢想。

    “就在国内怎么样?我们去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怎么样?”

    她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叶铮的手一直在摩挲着她腰部的皮肤,紧紧地把她箍在怀里,动都不敢动,只觉得从后传来的度几乎要将她灼伤了。

    “庭庭,我们是夫妻了。”

    随着这句话,叶铮的动作也更近一步,轻轻点点地探进她的睡衣里面,像是在上面跳起了舞。顾蔓庭终于想要抗拒一下,却连双脚都被人缠住,连都翻不过来。

    “有些事是必须要发生的。所以啊……”叶铮咬上她的耳朵,“你得先做好准备才行。”

    顾蔓庭终于发出一声细若蚊蝇的□,双颊就像是要烧起来了一样。

    “别……”

    叶铮的手到底还是在一个危险的地带停住了,轻笑一声,温柔地吻下来,说:“睡吧……”

    睡吧。睡吧。

    怎么可能还会睡得着?!

    而这时等在电脑前的“流水落花”,仍未得知“晓曼编辑”突然下线的理由。

    ……

    三天后,在A城露天的绿茵广场之下,举办了一场算不上特别盛大却依旧显得隆重的婚礼。

    绿茵,红毯,鲜花,气球。雪白的婚纱衬托出新娘子俏的容颜,笔的西装更让新郎异常的英俊潇洒。当婚礼进行曲响起,顾爸爸亲自牵着自己的女儿的手走上那一生或许只有一次的红毯。

    顾蔓庭想那一刻的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呢?

    也许想了很多。也许真的什么都没有想。

    可是当父亲把自己的手放入对面这个男人的手中,仍迟迟不肯放开,对他郑重地嘱托着,“叶铮啊,以后,我这我唯一的女儿就交给你了……你们,一定要幸福啊!”

    顾蔓庭的眼睛刹那间就湿润了。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