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回家

    “结……”

    “结婚了?!”

    两位老人家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实给震了一下。怎么说呢?虽然他们一直盼着自己的闺女能早点嫁出去,可真的到了这一天,实在是有点缓不过神来。

    “爸,妈,你们好。初次见面,这是一点薄礼,不成敬意。”叶铮彬彬有礼地将手中的东西递过去,顾妈妈因为他的称呼恍了一下神,连忙笑着接过,家里面不出意外的响起这句“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呀”的客话。

    顾爸爸则招呼着,“别站着了,快,快进来坐。”

    小伙长得精神的,还有礼貌。和自家闺女站在一起,还真有几分郎才女貌的意味。老人家偷着打量几眼,心里面也有了几分评论。庭庭的眼光果然不错,选的男朋友真是一表人才。

    “你看你们这也太突然了,我们都没有做什么准备,庭庭也不早说一声……先坐、坐,我去找找茶叶在哪里,还得多炒几个菜才行。”

    本来悠闲的老两口这下子顿时忙得团团转起来,看这样子倒不知道该紧张的究竟是谁了。顾蔓庭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连忙拉住他们,还没开口叶铮就抢先一步说道:“爸妈,你们这是把我当客人了吧?不用这么麻烦,我和庭庭都已经结婚了,以后不就是一家人么,你看我都改口叫你们爸妈了,你们再对我这么客气的话我可是会难过的。”

    “是啊是啊。”顾蔓庭跟着点头附和。两位老人果然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叶铮这一番体贴又不失风趣的话一下子拉近了他们不少的距离,顾父顾母露出笑容来,心里的好感倍增,“这孩子……可真会说话。”

    顾妈妈终究还是决定下厨房再做一个菜来,顺手就将顾蔓庭也叫过来帮忙,其实就是想说她几句,“看看你今天搞的这一出,明知道你爸体不好还玩先斩后奏这一招,好歹也给我们先做个心理准备啊,他是你喜欢的人,难道我和你爸还会反对不成?”

    喜欢的人……

    顾蔓庭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误会了什么,也许她应该解释,可她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不过人看起来倒是真的不错,只是那些燕窝什么的也太贵了吧,怎么买这些东西过来?”

    “啊,那些都是叶铮挑的。”

    “那也不能挑这么贵的啊……”顾妈妈一边切菜一边抱怨。老人家总是喜欢在钱这方面斤斤计较,生怕儿女为他们多花了浪费了。“对了,叶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这可把顾蔓庭给问住了,回想了一下他的名片上写的政府的地址,抓着头发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公务员?”

    顾妈妈看了她一眼,怎么这么不确定的样子?

    这时叶铮轻轻地敲了两下门,问用不用进来帮忙,于是顾妈妈便把两个人都给推出去了。

    顾蔓庭好奇地问他:“你会做饭?”

    叶铮想了想回答道:“煎蛋算吗?”

    顾蔓庭实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鄙视他。

    客厅里顾爸爸正拿着那两本结婚证颠来倒去的看,时而眉开眼笑,时而万千感慨,顾蔓庭知道,这都是老人家开心的表现。

    “我还以为你和庭庭一般大,没想到你比庭庭还要大上几岁,那你们交往的时候应该都已经大学毕业了吧,怎么庭庭说还在念书……”

    结婚证上写着两个人的年龄,叶铮比顾蔓庭大上四岁,三十出头即将奔四,在他用一句“三十而立”再合适不过了。

    “爸……不是这样的,你、你记错了吧……”顾蔓庭将手握了起来,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和叶铮从来就没有交往过,交往的人和结婚的人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江北甚至比顾蔓庭还要小两岁,他们认识的时候顾蔓庭已经毕业工作了,而江北仍然还是个大学生。

    叶铮抓过了顾蔓庭的手,将她的拳头掰开,一根根的手指与自己交握在一起,很淡然地说:“庭庭应该是没有跟爸说清楚,我在国外进修过一段时间,这几年一直待在国外,直到今年才从国外回来,然后就决定要和庭庭生活在一起了,对不起爸,我应该早一些来看你们的……”

    他是个很睿智的男人。这一席话不仅很好的帮她圆了漏洞,还跟着解释了为什么她一直没有带男朋友回家来的缘故,甚至还能让她的家人惊叹道:“啊……原来小叶还是个海归呢……”

    海归这样的事,连顾蔓庭自己也不知道。

    顾妈妈探出头来,“咦?不是公务员?”

    这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让顾蔓庭的头都疼了。

    “啊?是的,我回国之后就直接进入政府机关工作了。”可对于叶铮来说,这些好像都不是问题,谈笑间几乎就能将其迎刃而解。所以到了后来顾蔓庭几乎不说话了,垂着眸坐在那里,手掌间的温度几乎能将人烫伤。

    心里面不自觉地想,她这个老公,好像是个十分厉害的人。

    父母都在国外。

    自己也在国外进修过。

    回国后直接是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

    ……说不是富二代估计都没人相信吧……

    饭桌上显得一派其乐融融,叶铮又多了一个知识渊博的优点,顺着顾爸爸的话题,几乎什么都能够说一点。两个人小酌了几杯,便被顾妈妈和顾蔓庭制止。“爸,您体不好,这杯就由我替代了吧,您喝茶就好。”

    顾蔓庭用一副“你真识趣”眼神看他。

    这一顿饭吃下来,气氛好到了极点。自己家人开心顾蔓庭当然也跟着高兴,而这时顾爸爸抛了一个问题给她。“既然你们两个已经领证了,有没有想过婚礼要怎么办?”

    “这个……”

    顾蔓庭又答不上话来了。

    所有脑海中设想过的景又一股脑地涌了上来。婚纱、捧花、婚礼进行曲……可是边的人换了。她惶然无措间,竟不知道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和叶铮的婚礼……一定有必要吗?

    原本以为结婚很简单,可看样子不过是她想的太简单。

    面对着父亲期待的眼神,顾蔓庭无法狠心开口说出一个“不”字。她的爸爸或许还等着牵着她的手亲自将她送到新郎的边。

    顾蔓庭说:“我想叶铮已经有主意了吧。”

    叶铮看了顾蔓庭一眼。她总是显得很被动,被动的将一切事务都推给了他。不过这也没关系。“放心吧爸妈,我一定不会让你们还有庭庭失望的。”

    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让他去宠她,让她来上他。

    “天色也不早了,我想我们应该回去了。”

    叶铮这句话一出口,顾蔓庭就愣住了,“回哪儿?”

    “当然是回家了,还能回哪儿?”

    她好像始终反应不过来,自己已经是个有夫之妇了。还是顾妈妈在一旁敲打起来,“对对,庭庭现在已经嫁人了,怎么还能一直住在家里,快跟小叶回去吧,路上记得小心一点。”

    小叶叫得好亲。这让顾蔓庭有了一种感觉,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轰”出来的一样。因为自己结婚了,家里就不需要她了,所以赶她去别的地方睡。心里郁闷着一口气,直到坐上了叶铮的车,也没有缓和半分。

    于是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

    灯火通明的晚上,一栋栋高楼矗立。叶铮将车子开进了地下车库,帮顾蔓庭解开了安全带,却并没有急着下去帮她开车门。

    “不高兴?”

    “没有。”

    顾蔓庭垂着眸,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来。

    她的侧脸很好看,睫毛弯弯的,像是一把扇形的小刷子。

    叶铮打量着她,凑近了些许,顾蔓庭顿时将体倾斜向靠车门的那边。虽然没说出口,但脸上分明写着——怎么突然靠这么近?

    叶铮笑了,笑得有点暧昧。

    “你是害怕我吗?”

    顾蔓庭想了想,摇头。

    叶铮牵着她的手将她牵回了原位来,两人的距离贴近了许多,几乎要到鼻尖对着鼻尖的程度。隔得这么近,顾蔓庭更是不敢看他的眼神。她想要打开车门下车去了,可是手偏偏被那个人抓着。而叶铮的另一只手抚着顾蔓庭的脸颊,轻轻的摩挲着,带起瘙痒的触感。

    “你……”

    也许狭小的空间可以助长愫的滋生,这样的气氛,实在是太暧昧了。顾蔓庭想开口说点什么,叶铮就率先说了一句,“庭庭,我们已经结婚了。”

    叠加在一起的两个字,怎么就能叫得这么顺口,这么……煽

    然后就见他便越凑越近,越凑越近,直到两个人之间一点距离都没有。双唇贴在一起,辗转缠绵。接吻的时候应该把眼睛闭上,顾蔓庭也知道这点,以前的她也是这样做的。可是现在她僵硬的连呼吸都要滞住了。

    那是一个很轻巧的吻,舌尖只是在她的唇边流连了一圈就打道回府,离开的时候带着许多恋恋不舍。顾蔓庭显得很乖顺,甚至没有抗拒。叶铮的眸中映出她微红的脸颊,浅笑道:“你是我的了。”

    那一瞬间,竟然有些怦然心动。

    他们已经结婚了,她是他的妻子,这个事实使得他的行动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他曾经说过他喜欢她。

    是……认真的吗?

    顾蔓庭按住自己乱七八糟的心跳,伸手去拉车门。

    “我们回家吧。”

    叶铮又一次笑了,快步下车去帮他打开车门,两个人的手再度交叠在一起。

    “好。”

    他们的夫妻生活,也许就要正式从这个吻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