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为夫

    “来,新郎和新娘再靠近一点,笑容再甜蜜一点,好嘞!一、二、三……”

    当时父亲说快了,于是便真的很快。

    结婚,也不过是两个人,九块钱的事

    “咔擦”一声,照片便被永远定格了下来。顾蔓庭看着那两本红色的结婚证,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叶铮笑得算是如沐风,顾蔓庭的表却是十分僵硬,一定是因为那个时候叶铮突然将手搭在她的腰上的缘故。思及此顾蔓庭不狠狠瞪了一眼她边的那个人,而对方则用完美的笑容包容了她那点小脾气。

    这下可算是名副其实了。

    这下她的衣服可真的不用还了。

    叶铮揽住了顾蔓庭的肩陪她走出民政局。这个动作让顾蔓庭有些不自在,下意识地抖了抖肩想要甩掉那只手,但却反被对方揽得更紧了。顾蔓庭捏着手里的结婚证,由他去了。

    “你说,我们这算是闪婚吗?”

    从见面,到领证,甚至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我觉得不算。”叶铮笑得很爽朗,说:“因为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顾蔓庭分辨不出他究竟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他比自己要开心,这倒是事实。顾蔓庭便又开始瞪他,“你这个人看起来正经的,没想到这么贫。”

    “是什么给了你我很正经这样的错觉?”

    “……”

    他这是在逗她?

    当看到顾蔓庭无语后,叶铮开心地大笑起来。此番景在外人眼中看来,俨然就是一对小夫妻在民政局门口光明正大的打骂俏,气死人不偿命。

    顾蔓庭气鼓鼓地甩开了他,叶铮连忙追上来,温柔地牵起了她的手,“老婆要去哪里?为夫来给你当司机。”

    顾蔓庭果然停下了脚步,思索了好一会儿才下了决定,“那个,你跟我一起去见我爸妈,好不好?”

    见父母这样的事被放在了领结婚证后面,顾蔓庭心里总有许多的愧疚感。

    “好。”

    叶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见岳父岳母这种大事,可马虎不得。

    两手空空是不道德的,所以男人将车子在一家商场前面率先停下了。“你来选吧,看看咱爸咱妈喜欢什么。”

    “呃……”

    这还没见面呢,就咱爸咱妈喊上了。顾蔓庭看了叶铮一眼,总有一种这个男人进入角色太快,而她跟不上他的步伐的感觉。

    只能说,虽然结婚证已经攥在手里了,但是“妻子”这个职位,她果然还是需要很长时间来胜任才行。

    顾蔓庭默默垂下头看商品上的标签。

    “其实不用的,我爸妈对这些东西不在意的……”

    其实顾蔓庭立刻就被标签给闪瞎了。

    好高档啊!货架上的一排排简直晃晕了人的眼,燕窝什么的,雪蛤什么的,人参鹿茸什么的,保管老两口这辈子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也尝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能买得起这些东西的,非富即贵。

    叶铮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将手搭在顾蔓庭肩上嘱咐:“我第一次见岳父岳母总不能空着手去吧。你尽管挑没关系,挑好了我来付账就行……”

    顾蔓庭看着他走到一旁去接电话,心里更加没谱了。

    尽管挑没关系。

    我来付账就行。

    妈妈呀!她找了个金主老公?!

    “你自己做主就行,不用事事来请示我……我知道了,你把文件发我邮箱……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好了好了,说……”

    说起来,他送给她的那两件衣服,好像也是挂在精品店里的名牌货。顾蔓庭又将目光投向叶铮。男人打电话时候的样子和刚才很不一样,眉头紧紧蹙着,看着甚至还有点吓人。

    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顾蔓庭郁闷地呼出一口气。都结婚了,她对她的老公却一点都不了解。

    这样贸然的婚姻,是不是昏了头了呢?

    顾蔓庭已经想不清楚了。

    那天回到家后,她就将叶铮送的裤子和先前那条裙子挂在了一起,然后她发现,裤子的后口袋里,放了一张卡片。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简单的名片。一个姓名,一个电话,一个地址,再无其他。地址居然还是本市政府的地址,顾蔓庭惊讶地将嘴张了张——难不成这人竟是个公务员?

    名片的背面上又被人龙飞凤舞的写上了字。

    心不好的话,欢迎随时来扰。

    顾蔓庭将叶铮的名片和他先前留下的那张纸条都拿在手里,忽然就笑了。

    所以当那天晚上她被大姨妈折磨的在上翻来覆去死去活来的时候,顾蔓庭就真的打电话给叶铮了。

    “蔓庭,有什么事吗?”

    大概是有意的,男人这样不带姓的称呼她,一下子就显得亲昵了起来。

    顾蔓庭抖着声音道:“……我肚子疼……”

    其实,并不只是这样的。她打电话给叶铮,并不只是因为这个。

    江北在沉寂数天没有消息之后终于又给她打了电话来。在顾蔓庭无数次的按掉,他偏偏锲而不舍地无数次又打过来,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小蔓,我想见你。”

    顾蔓庭必须用两只手握住电话,她说:“我不想见你。”

    勉力控制的呼吸声仍是有些不稳的颤抖。在安静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后,对方问了一句,“小蔓,你还喜欢我吗?”

    顾蔓庭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指甲掐进掌心里,留下深深的痕迹。她趴在上很大口很大口的吸气,说不上来的愤怒。问出这种问题的意图是什么,难不成他还想和自己继续交往下去,让她做他的地下人吗?还是他准备抛妻弃子,永永远远的和自己在一起?简直就像是那种狗血的虐恋深小说,但无论是哪一种结局,顾蔓庭都无法接受。

    如果真是小说就好了,她可以狠狠地拍回去让作者改设定改结局。

    可是现实显然要比小说残酷上百倍千倍。

    现实里的顾蔓庭和江北早已是注定了BE无误了。

    跟愤怒一起涌上来的便是下腹部一阵又一阵的绞痛感。“混蛋!去死吧!”顾蔓庭痛苦地蜷成一团,冷汗层出不穷,这个时候骂声也变成了一种发泄。

    难受到极点的时候,负面的绪总是会跟着放到最大。

    为什么会这么疼?

    为什么她会这么倒霉?

    为什么这种时候总是她一个人?

    混蛋混蛋混蛋!顾蔓庭抹了一下眼睛,然后,她就看到了放在桌面上的那张名片。

    嘟……嘟……嘟……

    可就在她说出“肚子疼”这样令人感到羞耻的事后,对面竟然传来了忙音。

    他挂了?

    他挂了!

    顾蔓庭整个人都呆滞了。

    如果不是体不许的话,她简直就要跳起来抓狂了。

    果然……男人都是渣……

    在这个念头不受控制地飞过顾蔓庭的大脑时,短信铃声一条又一条地响了起来。发信人完全一致,都是那个名片上的号码。

    一条条的短信全部是“痛经的治疗方法”以及“如何缓解例假疼痛”还有“红糖水有用吗”的内容。小小的手机屏幕容不下太多的字,顾蔓庭按着滚动键,看到最后字体都有点模糊了。

    这时男人的电话又打了过来,“疼得厉害的话就吃点止痛药,实在不行就上医院去吧,你这个样子……”

    “叶铮。”

    顾蔓庭出声打断了他。脱口而出的名字,竟一点都不显得生硬。短信的内容大概都是他在网上搜索到的,其实顾蔓庭都知道。她只是很难想象,一个大男人在搜索框里输入“痛经”这样的字眼时,内心里会不会觉得十分窘迫?那个时候他脸上的表究竟是关心更多一点还是尴尬更多一点呢?也许这真的只是随手的一件小事,可顾蔓庭不得不承认,她在看到那些短信的时候,感动了。

    眼泪从眼角处滑了下来,顾蔓庭吸了吸鼻子,嘴唇却是微微翘起。

    “我们结婚吧。”

    ……

    “选好了吗?”

    叶铮打完电话回来就看到顾蔓庭在发呆,无奈地敲了一下她的脑门道:“回神了老婆。”

    “啊?啊……就这个吧。”

    顾蔓庭下意识地接了一句,然后她发现她手里拿得正是一盒价值不菲的燕窝。“不不不,这个好像太贵了,我们还是不要买这么贵的东西了。”

    叶铮扑哧一声笑出来,“你是在替我省钱吗?看来我果然找了个贤惠的好老婆啊……”男人看了看,到最后还是自己选定了,那几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顾蔓庭拎着都觉得沉。叶铮揽住了她的肩膀,“走吧,我们去结账。”

    “你好像……很有钱?”

    顾蔓庭眼神中流露出好奇来,却见叶铮高深莫测的一笑,“还好,反正养你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顾蔓庭鼓了鼓腮帮子,将头又转了回去。

    能不有钱吗?付款都是用银行卡付的。

    该不会是个富二代吧?

    车子很快就在顾蔓庭家里楼下停住了。很朴实的楼房,一栋栋地也分不出有什么特色来。叶铮拎着所有的东西,和顾蔓庭一起走到门口处。这还是第一次,顾蔓庭敲门的时候觉得有点紧张。

    “等等。”

    楼道里有些昏暗,顾蔓庭被叶铮吓了一跳,只见他将自己空余的胳膊弯了起来,笑着看她。顾蔓庭怔了下,将自己的包从左手换到右手,然后缓缓地挎上了他的胳膊。

    有些别扭,却也有些……心神漾。

    门很快就开了,顾妈妈说了一句“庭庭回来了”然后才抬眼看到叶铮,顿时愣住了,然后激动地伸手招呼道:“哎,老顾你快来看,庭庭带男朋友回来了!”

    “妈!不是的!”

    不是男朋友。顾蔓庭第一念头就是想这样解释,可突然又收住了声音。挎在一起的胳膊像是在昭显着他们亲昵的关系一样。

    确实不是男朋友。

    顾蔓庭挂起了笑容来,“爸、妈,这是叶铮。我和他……已经结婚了。”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