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初遇

    顾蔓庭和叶铮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酒吧里面。

    慢摇的舞曲加上忽明忽暗的灯光,酒杯碰撞的声音和各种各样喧闹的人声交织在一起,是个很适合都市男女下班后忙碌一天后过来消遣的地方。

    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忽然就爆发出女子尖利的吼声:“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我顾蔓庭就是不愿意做小三!”

    一瞬间,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音乐有了短暂的停顿,人们的动作也因此而停滞,他们纷纷窃窃私语,将视线转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试图找出这个叫顾蔓庭的女孩子。

    或许是真的太愤怒了,她抓着手机的手都在抖,几乎是将手机摔到了吧台上,却又不小心碰倒了桌上的酒液,红通通的酒液直接洒了她一

    顾蔓庭却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一般,目光涣散着,一点一点地从座位上滑落下来,将头埋在自己的膝弯里,肩膀不受控制的颤抖。

    长T恤,牛仔裤,头发也只是简单的扎成马尾。她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平淡无奇。很多没看到她的人早已将视线转移了回去,而其余的人也秉承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继续着他们原先的话题与活动。

    心不好,所以跑来买醉。

    在酒吧里,这样的例子简直是太多太多了。

    音乐声再次响起来,女孩子的抽泣声便完全被淹没在了其中。

    就在这时,一只手朝她递过了纸巾来。男人的声音并不大,却让她听了真真切切。

    “别哭了。”

    明明是带有安慰质的三个字,却像是一下子打开了她心中所有的委屈一般。顾蔓庭非但没有去接他那张纸巾,反而更加是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

    那是她人生中十分灰暗的一天。

    她失恋了。

    顾蔓庭怎么也想不通,她和她的男朋友交往了那么久,怎么到最后她反而成了一个“第三者”的角色。

    她喜欢江北。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他们在一起三年多了,就在刚才顾蔓庭还兴高采烈地想着要用什么方式庆祝一下,可当她去到江北的家里时,就看到已经有一个女人在那里了。

    还带着一个小孩子。

    小孩子看起来有两、三岁的模样,窝在女人怀里眨巴着眼睛问道:“爸爸,这个阿姨是谁啊?”

    他问得是江北。

    他靠在墙边,面对着两个女人,一言不发。

    女人很局促地朝顾蔓庭伸出手来,说话还带着一点家乡的口音。“你是小北的朋友吧。你好,我是小北的妻子,我叫苏红……”

    顾蔓庭已经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了,她跌跌撞撞地跑出了江北的家,完全罔顾后有人在叫:“小蔓,听我解释!”

    解释?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她居然到现在才知道,她了三年的男朋友是个有妇之夫,而她平白无故地给人当了三年的小三儿!

    结婚了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为什么不在他们交往之际就一早将实告诉自己?这样耍着她很好玩吗?她顾蔓庭简直就是个瞎了眼的大傻瓜!

    而江北,就是天下第一号的大骗子。

    “骗子!都是骗子!”她终于还是将手机摔了,通红着眼睛,咬牙切齿的骂。男人连忙伸手一把扶住了踉踉跄跄的她,关切地问:“小姐,你没事吧?”

    “你叫谁小姐!”

    “呃……大姐?”

    “呜……”这下可不得了,顾蔓庭不仅哭得更委屈了,而且还“哇”的一声吐了起来,然后继续靠着男人抽抽噎噎。

    “她喝醉了。”酒保在一旁擦着透明的高脚杯,揶揄地笑道:“叶铮,你真是自找麻烦。”

    一看就又是一个为伤怀的女子。那一大瓶酒,若不是被碰倒了,说不定能全部被她灌进肚子里面。

    她的酒品可真不好。

    哭花脸的样子,也丑爆了。

    叶铮蹙了蹙眉,扶起顾蔓庭来,使得她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自己上,然后对酒保说:“给我找间房间。”

    “哇!叶大少才归国几天啊,难不成是准备辣手摧花?”

    “少废话!”离开之前,叶铮还不忘拿了顾蔓庭的包捡起她的手机,那上面还显示着有好几个未接来电。

    诺基亚的牌子,果然很防摔。

    顾蔓庭就这样被丢到了房间里的大上。当她第二天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上三竿了。

    惨了惨了!上班要迟到了!

    当她捂住发痛的脑袋从上翻坐起时,这才回想起今天是周六。

    周六不用工作。

    周六是可以用来约会的。

    可是……

    一想到江北,记忆便像潮水一样朝顾蔓庭涌了上来,然后停止在男人朝她递过来的纸巾,温柔地对她说的那一句“别哭了”。

    这不是自己家里的

    而她上的衣服显然被人换过了。

    天!她该不会是喝醉了趁机和陌生男人那什么什么了吧?!

    顾蔓庭一下子跳下来,然后发现,什么都没有。

    房间里既没有陌生男人的影子,上也没有什么怪异的感觉,上更没有什么奇怪的痕迹。

    有的只是挂在衣架上的一裙子和夹在衣服上的纸条。

    顾蔓庭穿着睡衣走过去,男人的字龙飞凤舞的,辨认起来有些困难。

    “姑娘,你的衣服送去干洗了,单子在这里,等你醒来后可以自己去取。裙子是新的,可以放心穿。下回请不要喝这么多酒,因为……

    你弄脏了我的一西装。

    叶铮。”

    叶……铮。金字旁的铮。

    姑娘这样的称呼,有点土啊……

    如同想起了什么一样,顾蔓庭猛然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总觉得……有点不堪回首。

    她的包,她的手机,她的钥匙,东西倒是一样都没有少。顾蔓庭去洗了一把脸。哭得狠了,眼睛到现在还是浮肿的。自己这个样子,难看到连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手机里面有许多的未接来电。

    江北的。

    妈妈的。

    顾蔓庭把江北的名字删掉,然后给自己母亲回了一个电话。

    “庭庭啊,你昨天怎么一晚上都没有回家啊,是出了什么事了吗?”妈妈用担心的语气问她,隐约透出一丝疲惫。

    “对不起妈,我昨天……我只是……”

    在顾蔓庭还没有想出一个好的借口来的时候,就听到电话那头的人说:“唉,庭庭啊,你现在是回家了吗?我和你爸都不在家……你爸还不让我告诉你,他昨天又晕倒了,我们现在在医院呢……”

    “妈!你说什么!”

    顾蔓庭显得激动起来,匆匆挂了电话,终究还是上了那黑裙子,将干洗店的单子和叶铮的纸条都塞进了自己的包里,然后迅速跑出了这个房间。

    顾妈妈用得是一个“又”字,说明顾蔓庭的父亲已经不是第一次晕倒了。老人家的体向来不好,高血压,心脏病,可偏偏固执的不肯上医院做一个详细检查,只说平时吃点药就不会有事了。顾蔓庭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老爸在病上吸着氧,还耍脾气地闹着要出院。

    顾妈妈说他:“行了行了,你看闺女都来了,你就听点话吧!”

    “爸,您觉得怎么样?我看还是再检查一下比较好吧,您看您这个月都晕了好几次了……”

    老人家并不乐意地撇了撇嘴,上下打量着顾蔓庭,“庭庭上的这件裙子好像没有见过,是新买的吗?”

    “爸……”

    他转移话题的能力可真是堪称一绝了。

    “眼睛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哭过?怎么回事?谁让你受委屈了?”

    “没、没有。”

    顾爸爸的眼睛十分毒辣,一眼就看出了自己女儿的状态不正常。顾蔓庭连忙侧过脸去加以掩饰,听着老人家想要刨根问底,“昨天你应该去约会了吧?那小子做了什么!把我闺女惹哭了,我非要去揍他不可!”

    激动地想要跳下去替女儿出一口气,可是体状况却不容许他这样做,最终老人家又脸色发白的躺回上去,顾妈妈连忙帮他抚着前顺气,埋怨道:“你看看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也许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呢……”

    “是啊,爸,我没事的……眼睛红只是因为昨天看了一部电影,太感人了,所以才……”

    顾蔓庭点着头附和,抓住了顾爸爸伸过来的手。

    “我的女儿我当然心疼了。庭庭现在有喜欢的人了,那就快点结婚吧。爸现在就盼着能喝一杯你的喜酒,然后再给爸妈生个大胖孙子呢……”

    顾爸爸的脸上带出笑容来,话却说得让顾蔓庭鼻头一阵酸涩。

    也许他不愿去检查的原因就是怕自己真的检查出什么病来,自己担忧然后又影响别人吧。他一直盼望着女儿能嫁给一个好男人,能够亲眼看着她步入婚姻的堂,这才算了了老人家的一桩心愿。

    类似的话顾妈妈在和顾蔓庭两人独处的时候也说过。

    恋谈够了,就结婚吧。

    “你都快27了,不小了,就算你不愿意结婚,也把对方带回家里来,让我们见一见啊……”

    是的。她和江北谈了三年的恋,却连双方家长的一次面都没见过。

    他不愿意带她回家,也不愿意跟他回家。

    直至今天,顾蔓庭想她总算是找到原因了。

    要她如何说出口,她曾经那个很相的男朋友,现在已经不属于她了呢?

    顾蔓庭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同一个办公室里的都是和顾蔓庭一样的在电脑前面一坐八个小时的年轻小白领,新来的负责后勤的阿姨似乎对她们的人生大事各种关心,有男朋友没有啊?结婚了没有啊?有孩子里没有啊?上了年纪的老大妈,最做的事大概就是为人说媒拉纤。

    “如果没有的话,跟阿姨说,阿姨为你介绍!”

    顾蔓庭愣怔半晌,竟是轻轻道出一句:“好啊。”

重要声明:小说《婚非昏(高干宠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